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三章白羊圣女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按照當初光之圣女建立十二宮時的規定,在白羊宮修行的只能是年齡很小的純潔少女,因此每一年在白羊宮服侍白羊圣女的,都是新進的修女。艾爾華的運氣不錯,因為長相俊美,因此被認為是純潔的處女,被派來服侍白羊圣女。

    上一批在白羊宮工作的少女們,溫柔地引領著艾爾華這一批新進修女,教給她們在白羊宮應該做哪些工作,例如如何照顧花草和小動物,努力保持白羊宮的清潔,以及如何服侍白羊圣女,她的愛好和習慣,也由這些少女,不厭其煩地教導給她們。

    她們的眼中,時常射出羨慕的目光,看著那些新來的少女。因為每一屆修女都只能在白羊宮服役一年,她們即使想要留下來,也沒有先例。

    這些少女,運氣好些的,可以到十二宮中別的宮中服役,服侍那些圣女;若是沒有被圣女們選上,她們就只能到外宮去,和那些普通的修女在一起修行,這和能夠服侍圣女的榮譽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上。

    看到那個美麗的白羊圣女之后,艾爾華心里就一直在想著她,趁機打聽她的事情。那些修女也都知無不言,將她的身世一一地告訴了他。

    每一屆的白羊圣女,都是由女神選出來的。而現在這位圣女,雖然只有十六歲,卻已經做了十年的白羊圣女了。

    十年前,白羊宮的上一個主人,虔誠的白羊圣女升入了天堂,生命女神發下神諭,指示在某某城市的哪一戶住宅中,那個名叫愛麗絲的小女孩,是神選中的圣潔女孩,有資格做新的白羊圣女。

    那個時候的愛麗絲,還只有五六歲,因為生命女神的神諭,她由一個普通貴族的女兒,成為了深受王國百姓崇敬的圣女,從那之后居住在白羊宮,直到今天。

    每一年,白羊宮都會換一批修女,唯一留在白羊宮不動的,就只有愛麗絲一人。她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看到新來的修女,都會很溫柔地善待她們,甚至期待著新來的修女給她講一些外面的事情,因為她在十年內,都未曾離開過圣女修道院一步。

    當上一批的修女們教會這一批的修女應該做些什么事后,她們就要告別離開了。而在離開之前,她們要最后一次在白羊宮的溫泉中洗浴,來承受生命女神的再一次恩賜。

    同時,剛加入白羊宮的修女們也要同時在溫泉中進行洗浴,享受生命女神的賜福。艾爾華很幸運被算在里面,跟著她們走到溫泉旁邊,呆呆地看著她們開始脫衣裳。

    白羊宮占地很大,里面的溫泉湖也較為廣闊,足夠容下許多人一同洗澡。在溫泉旁邊的碧綠草地上,許多美貌少女在一同脫衣服,露出了她們潔白嬌嫩的肌膚。

    她們的年齡,都只有十六七歲,最大的也只有十八歲。每名少女,都是精挑細選的美貌女孩,衣服一件件地脫下來,丟在青草地上,雪白的肌膚暴露在艾爾華的視線中,引得他的目光一片恍惚。

    即使是在夢中,他也沒有見過如此多的美麗少女,更不用說看到她們同時在他面前脫衣服,露出少女純潔的**了。

    他瞪大眼睛,盯在離自己最近的西蓮的身上,清楚地看到,她的長袍被她脫下來,隨即解開內衣,露出了嬌嫩的椒乳,雪白渾圓,看得艾爾華狂吞口水。

    在她旁邊,是一個約十八歲長發少女,也已經脫下了衣衫,露出了豐滿的美乳,看著雪白高聳的**,艾爾華幾乎忍不住要伸出手去,一把握住,來感覺夢想中的少女**的滋味。

    因為是在姊妹們的面前,她在這一年里已經和她們洗過無數次溫泉了,因此毫無羞澀地彎下腰,用優美的姿勢脫下褲子,露出雪白修長的大腿。

    這個時候,溫泉湖旁邊已經站滿了半裸的少女,粉腿雪股,乳波臀浪,強烈的視覺刺激讓艾爾華頭暈目眩,身子微微搖晃,幾乎站立不住。

    可是由于從前老師關于“堅強”的教誨,艾爾華還是緊緊咬著牙,堅強地站在那里,頑固地瞪大眼睛,緊緊地盯著長發少女的兩腿之間,期待著能夠親眼看到夢想中的花園。

    他并沒有等待多久,長發少女毫無防備地脫下白色的內褲,在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中間,草叢茂密,淡紫紅色的花園出現在艾爾華的眼前,讓他的身體搖搖欲倒,頭腦中一片暈眩,幾乎當場被刺激得暈過去。

    “愛爾莎姐姐,你怎么了,為什么不脫衣服?”一個清脆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艾爾華迷迷糊糊地回過頭,看到西蓮一絲不掛地站在他的面前,清純的臉上帶著一絲羞澀,好奇地看著他,這位唯一還穿著修女長袍的姐姐。

    看到她純潔的雙目,艾爾華慌張地應了一聲,立即開始脫衣服,三兩下揪光自己身上的衣服,縱身跳進了溫泉里面,濺起大片的水花。

    溫泉的水,溫熱柔和,讓他熱血沸騰。他迅速地蹲下身子,泡在溫泉中,看著岸上那些少女雪白的大腿,以及兩腿間的極樂圣地,只覺渾身的血都仿佛沖到了頭上,腦中一暈,鼻中兩股熱流涌出,直流到嘴唇上。

    艾爾華心中暗叫不好,慌忙低頭,只看兩滴血珠從鼻中滴落,灑在溫泉的水面上,化為兩片鮮艷的血花。

    他趕快撩起水,將臉上洗凈,免得那些修女看到自己興奮得流鼻血而感到奇怪。

    由于大魔法師施加在他身上的幻術的作用,現在他的身體,看上去也很象少女的身軀了,只是胸部還是很平,很有做“太平公主”的潛質。

    那些少女脫光衣服之后,開始小心地邁進溫泉中。艾爾華眼巴巴地看著她們一絲不掛的雪白嬌軀,一邊擦鼻血,一邊吞口水。

    幾十名修女,很快都進入了溫泉之中?粗齻冏哌M溫泉深處,艾爾華也站起來跟著走過去,希望泉水能夠遮擋住自己的身體,免得被她們看出破綻。

    在溫泉深處,幾十個少女擠在一起,難免要挨挨擦擦。艾爾華小心地擠在一群美少女當中,手腿并用,小心地在她們身上揩著油,感覺到她們肌膚的柔嫩,不由神魂飄蕩,如墮夢中。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向旁邊一個美少女伸過去,手指輕輕地捏著她光滑的香臀,舒服地嘆了一口氣。大家都傳說少女的肌膚最是柔嫩,果然是真的!

    他擔心被那少女覺察,慌忙松開手,擠到另外一堆美少女之中;仡^看時,那個少女果然很疑惑地轉頭看,象是不知道剛才是誰在跟自己開玩笑,摸她的身子。

    艾爾華接下來的行動更加小心,和那些美少女們擠在一起,只用身體在她們身上碰觸擠擦,用胸腹腿股感覺著她們肌膚的柔嫩,鼻血幾乎又要噴出來,慌忙低下頭,讓它們灑落在溫泉之中,迅速散開,直至淡得看不清楚。

    “她們的身上,都沾上了我的血了吧?唔,讓她們占點便宜也沒什么,不過哪天一定要連本帶利地撈回來,就用她們的處女血來補償吧!”

    艾爾華在心里暗自意淫,想著有朝一日,一定要把溫泉里的這些少女都按在溫泉里,狠狠地干上一通,不過那要等自己的**重新長出來以后,有了利器,方才能暢快如意地臨幸她們。

    “我現在是不是很幸福?能和這么多的美少女一起洗澡,還能趁機占她們的便宜,這在前世,是想都不敢想的事!”艾爾華心里興奮地想著,耳邊忽然傳來低低的驚呼,他慌忙抬起頭,看到西蓮和那些新來的少女們都瞪大了眼睛,向溫泉湖邊看去,便轉過頭,目光投向那邊。

    他的眼睛,霎時瞪大了,臉漲得通紅,仿佛所有的血都涌上了頭,兩行鼻血,迅速地從鼻孔中流下,一直淌過嘴唇,流到下巴上,灑落溫泉水面。

    在溫泉旁邊的草地上,一位銀色頭發的絕美少女正微笑著,邁步向溫泉里走來。

    她的眼睛,是淡綠色的,大而明亮,配著她清純的面龐,看上去美麗至極,在溫泉中,沒有哪一個美少女可以與她相比。

    她的身上,一絲不掛,雪白的嬌軀徹底地暴露在空氣之中,只有銀色的長發順滑地從頭上垂下來,遮掩住了部分春光。

    艾爾華的目光從上而下,貪婪地打量著她的身體,清楚地看到,她的**雪白渾圓,發育得很好,上面那一對嫣紅的櫻桃輕輕地顫動著;纖腰盈盈一握,窈窕的身材令人眩目,雪白的美腿之間,光潔無毛,與溫泉中那些少女柔發茂密的草地大不相同。

    她柔嫩的肌膚,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晶瑩的光芒,看上去,充滿了圣潔的味道。艾爾華的心中有一種感動迅速地涌起,忍不住想要對她頂禮膜拜,果然是白羊圣女,魅力讓人無可抵擋。

    美麗的銀發少女微笑著,緩緩走進溫泉之中,與美少女們共同泡在同一個水池里。

    溫泉中,修女們都低下頭,微微躬身,向她行禮,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充滿崇敬的感情,即使是那個冒充修女的少年,也不例外。

    愛麗絲舉起光潔的玉臂,伸出纖手,輕輕地撫摸在那些修女的頭上,向新來的修女們賜福,歡迎她們的到來;而那些即將離去的修女,也受到她的賜福,依依惜別的表情,浮現在她純潔的面龐之上。

    艾爾華低著頭,等待著她的賜福。他的目光,悄悄地落在她水面上的那對美乳之上,口水混著鼻血滴落溫泉之中,手腳亂顫,激動得幾乎控制不住自己。

    那對美妙**的主人,在水面漫步而行,為一個又一個的美少女賜福,漸漸走到艾爾華的面前。

    雪白的手臂從水中舉起,纖纖玉手按在艾爾華的頭上,柔嫩而圣潔的聲音,傳到了艾爾華的耳中:“愿生命女神賜福于你!”

    就在這一刻,她忽然感覺到,在水面之下,有一只手,突然伸到了她的兩腿之間!

    從未被他人碰觸過的柔嫩花園,突然受到強烈的刺激,愛麗絲霎時呆住了,嬌軀劇顫,幾乎忘記了一切,只是呆呆地站在水中,微微地顫抖著。

    這只手的主人,正是站在她面前的艾爾華。他在那支玉手按在自己頭上的時候,終于忍耐不住心中的**,下意識地把手伸過去,一直伸到了白羊圣女的兩腿之間。

    溫泉碧綠的水面掩蓋住了他手上的動作,他的心神已經變得迷茫,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手上,手指輕柔地活動著,撫摸著她圣潔的花園,手指上傳來的柔嫩觸覺幾乎要讓他感動得流淚。

    愛麗絲的鼻中,發出了可愛的喘息,鼻翼輕輕扇動著,無神地看著自己面前的高個修女。這個修女,第一次進入白羊宮,怎么就會做出這么奇怪的事來?

    愛麗絲自從成為白羊圣女之后,就再也沒有離開過圣女修道院,多年來一直生活在圣潔寧靜的環境中,從未經歷過這種事,這方面的經驗少到接近于零。她不知道該怎么應對,只是瞪大驚恐的雙眼,呆呆地看著艾爾華。

    艾爾華的手指,在她柔嫩的**內側撫摸著,就要伸入她純潔的花園之中時,突然縮了回來,抬起手,擦了擦鼻血,把腰彎得更低一些,心里怦怦亂跳,不知道自己怎么會色令智昏,突然做出這樣奇怪的事來。

    如果要怪,也只能怪白羊圣女的魅力太強,即使象艾爾華這樣羞澀的處男,居然也會昏了頭,突然伸手去摸她的私處。

    愛麗絲輕輕地喘息著,半晌才回過神來,拖著疲憊酥軟的雙腿,從艾爾華面前走過,向下一位修女賜福。

    修女們都低著頭,不敢直視白羊圣女**的身體。雖然奇怪她為什么會對愛爾莎如此青睞,在她面前站了許久,卻也沒有想到別處去——她們在這方面的經驗,其實并不比愛麗絲多多少。

    當賜福完成后,白羊圣女沒有敢在這里久留。她搖搖晃晃地走到溫泉岸上,伸手拿起岸邊的一條浴巾,裹在身上,回過頭,望向溫泉中那個高個的愛爾莎修女。

    艾爾華抬起頭,目光與她接觸在一起。她的眼睛很大,碧綠可愛,里面充滿了迷茫與困惑,象是還不明白他剛才做的事的意義。

    她緩緩轉過頭,裹緊浴巾,向自己的臥室走去。艾爾華從后面默默地看著她,她嬌弱的身軀,就在他的視線中遠去,看上去,是如此的純潔嬌弱,真的象一只柔弱的潔白羊羔一般。

    愛爾莎修女幸運地成為了白羊圣女的貼身侍女,讓新來的少女們都羨慕不已。但是她們卻不敢嫉妒,因為按照生命女神的教誨,嫉妒是很可怕的原罪,虔誠的修女,絕對不能有這種感情。

    愛麗絲統率的修女實際上有上百人之眾,不過大都在外宮修行,能夠進入白羊宮的只有區區十幾人。而艾爾華和西蓮就是這十幾個修女中的幸運兒,作為白羊圣女的貼身侍女,可以和她睡在同一個大房間里。

    艾爾華不知道愛麗絲為什么要選自己做她的貼身侍女,有點心虛,生怕她治自己摸她**之罪?墒沁^了些天,沒有什么事,他也就不再擔心了。

    這些天里,他盡心盡力地服侍這名純潔美麗的少女,努力揣摩她的心思,凡是她想要的,都盡量提前一步想到,替她做好。因此,他很快就成了愛麗絲在白羊宮中最得力的侍女,只是她看著他的眼神,總是有些怪怪的,時常陷入恍惚之中,象在默默地回味著他的手指帶給自己的奇特感覺。

    這位純潔美麗的少女整天住在白羊宮中,沒有什么事做,只是偶爾會去另外的十一宮中看望別宮的圣女,有時還會去參加圣女評議會的會議,閑下來的時候,就把新來的十幾名修女召集到一起,對她們進行虔誠的教導。

    她的第一次布道,是在青青的草地上舉行的。美少女們圍攏在她的身邊,坐在草地上,虔誠崇敬的目光落在她清純美麗的臉上,靜靜地聽著她的講授。

    白羊圣女純潔優雅的聲音在草地上響起,訴說著著女神的教諭,以及關愛世人與動物的道理。她的眼睛閃閃發光,草地上的少女,顯得如此純潔美麗,就象晶瑩的露珠一般,散發著眩目的光彩。

    艾爾華混在美少女們的中間,默默地看著她清純的絕美容顏,心中有些傷感。如此純潔美麗的少女,在前世的地球上,他從未見到過;現在到了這個世界,有幸呆在她的身邊,偏偏自己又沒有了**,在她面前呆一會都會自慚形穢,更不要說去追求她了。

    即使一年之后,他的**長出來了,又能如何呢?她是圣女,永遠不可能嫁人的;他現在的身份,是被推翻的王室的王子,即使有幸成為了國王,也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韙,去迎娶圣女修道院的圣女,所有百姓心中最純潔的象征。

    想到這里,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心中充滿了憂傷。

    愛麗絲的目光,向這邊飄來,見他嘆息,心中微喜,只當他聽到生命女神的神諭,心有所感,不由暗自想道:“這位愛爾莎姊妹,悟性倒是很高的呢!”

    在不遠處,一只渾身雪白的小羊羔在草地上悠閑地吃著青草,愛麗絲抬起手來,向它招了招手。

    那只小羊抬起頭,向這邊看了看,突然撒開四蹄,快步地跑過來,歡快地叫著,沖進了愛麗絲溫暖的懷抱里。

    艾爾華瞪大眼睛,盯著那只雪白的羊羔,看著它將頭在愛麗絲的酥胸上拱來拱去,心中又妒又羨,恨不得自己變成那只小羊羔才好。

    愛麗絲微笑著,向修女們柔聲說道:“現在,我要教給姊妹們的,是如何與動物溝通的技巧!

    艾爾華聽得精神一振,早就聽那些離開白羊宮的修女們說過,歷代白羊宮圣女的能力,就是與動物溝通,甚至能夠指揮動物,讓它們聽從自己的命令。而那些在白羊宮中修行過的修女,也有許多學會了這樣的技巧,甚至有些修女力量強大,能夠指揮許多動物,在與別**隊的戰斗中,發揮了強大的力量。

    在大陸上,數量很少的法師中,也有一部分人能夠控制動物。這些人被稱為“控獸師”,當強大的控獸師操縱著大批的猛獸沖向敵軍的時候,常能讓敵軍恐懼,甚至被一舉擊潰,兵敗如山倒。

    但是這些控獸師,沒有人敢與圣女修道院作對。二百年前,曾經有一位強大至極的控獸師,為北方的強國效力,組織了一支猛獸大軍,與北方強國的軍隊一起進攻圣安王國,勢如破竹,圣安王國的軍隊紛紛被擊潰,無法抵擋他們的攻勢。

    但他們的圖謀注定只能破產,那一代的白羊圣女很快出現在戰場之上,揮舞著魔法杖,向那些猛獸發出命令。當她圣潔的光芒普照到猛獸大軍之中,那支強大的軍隊突然倒戈,將北方強國的士兵們沖得七零八落,當場慘敗。而圣安王國的軍隊趁機反攻,敵國的軍隊幾乎全軍覆沒,只有很少一些人能夠逃回國去,那位強大的控獸師也死于

    亂軍之中。此后那個國家一蹶不振,不過百年,就被各國聯兵所滅。

    經此役后,再沒有控獸師膽敢與圣安王國作對。因為他們知道,大陸上最強大的控獸師,居住在圣女修道院的白羊宮中,即使她從不離開圣女修道院,也不愿意幫助圣安王國進攻別的國家,她的威名,仍然能讓所有的控獸師震悚。

    艾爾華在白羊宮住了幾天,當然聽說過這個故事,心里不由想道:“這種能力倒是不錯,就算能力不足,不夠組織一支猛獸大軍攻城掠地,哪天窮愁潦倒流落街頭,還可以訓練一只猴子或是鸚鵡,到別人家里去拿些錢來給我用!

    艾爾華在心里琢磨著,目光開始變得熱切,仔細傾聽著愛麗絲的講授,一個字都舍不得放過。

    青草地上,美麗的少女懷中抱著一只稚嫩的羊羔,用柔嫩的聲音輕輕地說著話,微風襲來,吹拂她雪白的長袍,草地上的少女,顯得如此圣潔,讓周圍的修女們,以及那個扮作修女的少年,都深深地為之著迷。

    雖然她實際上是大陸上最強大的控獸師,擁有改變戰場的強大魔力,但是在眾人的眼中,她仍然只是一個青春年華的少女,美麗非凡,卻只有很小的力氣,柔弱得令人憐惜。

    歷代白羊宮的普通修女中,愛上圣女的不知凡幾。但是從沒有人敢向她表白,白羊圣女的純潔美麗,足以讓大陸上所有的美少女自慚形穢。唯一能夠打破這種局面的,只有那個心中無神、膽大妄為的異界少年了。

    接下來的幾天,艾爾華專心地修煉,努力提高自己與動物溝通的能力?墒前籽驅m中的那些羊羔就象與他有仇一樣,見他就跑,更不用說和他心靈相通了。

    終于有一天,艾爾華忍受不住,邪念涌起,趁著一只羊羔專心吃草的時候,從后面悄悄地摸過去,一把抓住它的后腿,將它按在地上,撥轉它的身子,頭對頭地盯著它的眼睛,心中默念咒文,希望能與它心靈相通。

    那只純潔的羊羔,瞪大雙眼,驚恐地看著他,一絲恐懼和惶惑的心情,傳到了艾爾華的心中,讓他心中暗喜,知道自己這些天的修煉,已經有了收獲。

    可是很快,他的思感就被小羊趕出了身體,艾爾華感覺到那只小羊就象在努力抵抗自己思感的入侵一樣,敵視地看著他,象是查覺到他并不是一個虔誠的修女。

    對于這樣的性別歧視,艾爾華勃然大怒,索性把它按在地上,自己撲上去,騎在它的背上,兩腿一夾,趕著小羊在草地上跑起來。

    白羊宮的羊羔,因為受到圣女修道院中無處不在的神力的影響,都有著很大的力氣。即使是這一只小羊羔,也有足夠的力氣馱著他亂跑?墒撬鼈儏s不敢反抗,仿佛千萬年來的傳統,讓它們喪失了反抗的勇氣一樣。

    小羊很矮,艾爾華騎在上面,兩條腿被拖在柔滑的草地上,嗤嗤地滑行。

    他從來沒有騎過馬,現在騎在羊的身上,看著它背著自己亂跑,心中一陣暢快,清風吹來,艾爾華仰起頭,興奮地笑著,仿佛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英勇的騎士一樣。

    騎在小羊的身上,他念起咒文,霎時清楚地感覺到小羊的惶恐與軟弱。這種感覺十分清晰,讓艾爾華幸福地發現,自己已經在成為一個偉大的控獸師的道路上,前進了很大一步。

    他的思感,傳到小羊的腦中,指揮著它向各個方向亂跑。漸漸地,這種指揮藝術變得純熟,如臂使指,那只小羊在他的命令下,慌忙地跑著,淚水漸漸從它惶惑的眼中流出,灑落草地。

    艾爾華的雙腿,漸漸夾得更緊。這些天積壓起來的**,無處發泄,當他緊緊夾住那只純潔的小羊羔,隱約的爽快,從兩腿間微微泛起。

    “愛爾莎姊妹,你在做什么?”一個吃驚的聲音,從背后響了起來。艾爾華嚇了一跳,回頭看去,卻見白羊圣女愛麗絲,正站在他身后不遠處的草地上。

    她清純的臉上,滿是驚訝迷茫,微張櫻唇,吃吃地說:“愛爾莎姊妹,你這樣,會傷到它的!”

    艾爾華有些發呆,在心中命令小羊停下,雙腿在草地上跪直,不敢再把所有的重量都壓在它的身上。欺負小羊被白羊圣女發現,會受到什么樣的懲罰,他并不清楚,只能默默地等待,看看會有什么樣的命運等著自己。

    愛麗絲輕快地跑過來,伸手撫摸著小羊羔的頭,小心地把它從艾爾華的胯下抱出來,潔白的小手不經意地碰觸到他雙*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腿之間的部位,將小羊抱在懷中,心疼地親吻著它的頭部、脊背,包括被艾爾華的雙腿緊夾過的部位。

    艾爾華呆呆地跪在草地上,心里怦怦直跳。剛才愛麗絲的小手摸到了他的下體處,雖然那里都已經縮了進去,可是被圣女的手碰觸到下身,還是讓他興奮莫名。

    愛麗絲站起來,默默地看著他,純潔的眼中有責備的神色,可是她卻只是嘴唇蠕動了幾下,終究還是沒有說什么,抱著小羊羔,向遠處跑去。

    看著少女曼妙的身姿奔向遠方,艾爾華跪坐在草地上,唇邊微微現出了一絲笑容。

    原來白羊圣女的性格是如此地溫和軟弱,他可以耐心等待,如果自己這幾天沒有受到什么處罰,以后居住在白羊宮里,就可以不用擔心懲罰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