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四章少男初吻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接下來的幾天,艾爾華如愿地沒有受到懲罰,甚至沒有被愛麗絲說一句重話。

    他到處打聽,聽那些修女們說,白羊圣女這些年來,從未向修女們發過脾氣,也未處罰過什么人,如此純潔軟弱的少女,真的是天下絕無僅有。

    因為她的純潔善良,*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白羊宮的修女們從來不敢因為她的軟弱而欺負她,反而常常心生憐意。因為對圣女的崇敬,她們只要看到她露出一絲難過的表情,就會讓她們感覺到自己罪孽深重,跑到懺悔堂中痛哭流涕地向懺悔修女們認錯,并發誓永不再犯,永遠不惹得白羊圣女難過。

    幾百年來,白羊宮中一直持續著這樣的情形。軟弱的圣女,與虔誠的修女們,就這樣繼續著平靜的生活?墒窃谶@一天,當一個不信神的少年闖入了圣潔的修道院,一切都將改變。

    這幾天,艾爾華除了專心修煉控獸之術以外,就是在白羊宮努力工作,將愛麗絲照顧得無微不至。時間一長,愛麗絲看著他的奇異目光也漸漸消失,化為溫和關切,就象他們初見之時。

    這天中午,艾爾華懶洋洋地午睡起來,伸個懶腰,打個哈欠,感覺到日子過得真是逍遙自在。

    和他住在一個屋里的西蓮不在床上,大概是出去幫別的修女干活去了。說實話,象艾爾華這樣懶的修女,在白羊宮中還真找不出來,其他的修女都是虔誠而勤勞,能有勞動的機會絕不放過,而艾爾華除了對照顧愛麗絲有興趣之外,其他的活是能躲就躲,想睡多久就睡多久。而愛麗絲性格軟弱,也從不責備他。

    艾爾華披上修女的白袍,走到里間,想看看午睡的白羊圣女是不是起床了。他和西蓮住的房間,跟愛麗絲的臥室緊挨著,算作是一個大套間,這樣修女們才更方便照顧她。

    白羊圣女臥室的陳設,簡單而精美。雖然圣女修道院不崇尚奢華,但是作為圣女的房間,當然不能隨意地布置,幾百年來多次的修葺,以及歷代白羊圣女對白羊宮的布置,讓這里充滿了神圣的氣息,如果是一個心中有神的虔誠信徒,只是走到這里,就會忍不住跪在地上感謝生命女神,讓自己能夠進入傳說中的圣地。

    艾爾華不是信徒,所以毫不在意,大模大樣地走進去,來到愛麗絲的床邊,掀起雪白的紗帳,探頭進去,看到十五六歲的純潔少女,正蓋著被子,側身躺在床上,沉沉地熟睡著。銀色的柔滑長發從頭上披下來,散落在枕上、被子上面。

    在她的身上,只穿著雪白的絲制內衣,又沒有蓋好被子,大片的肌膚都暴露在空氣之中。

    睡夢中的少女,臉上帶著一絲微笑,靜靜地沉入睡眠之中,是如此的美麗祥和。艾爾華站在床邊,默默地看著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美麗的少女側身躺著,高聳的酥胸無法被薄薄的抹胸遮住,大半的**都露了出來,而內褲更只是小小的一片薄布,雪白的香臀從內褲外面露出,刺激著艾爾華,讓他的心劇烈地跳動。

    他如夢游一般,緩緩地在床邊坐下來,俯下身子,接近了白羊圣女的臉龐。

    她的容顏純潔而美麗,略帶著幾分稚氣,睡夢中的櫻唇微微翹起,象在索吻一般。

    艾爾華的習慣一向是樂于助人,對于這樣的要求更是不可能拒絕,于是他緩緩俯下身去,嘴唇輕輕地印在愛麗絲的櫻唇之上。

    雙唇輕觸,艾爾華清楚地感覺到她櫻唇的溫軟濕潤,一股淡淡的幽香從她唇上傳來,艾爾華的舌尖,從自己口中伸出,輕輕舔著她溫軟的香唇,神魂飄蕩,不知所之。

    這樣輕吻了許久,他才回過神來,抬起頭,看到愛麗絲還在熟睡著,只是櫻唇微動,發出輕微的呢喃,唇邊帶著一絲微笑,象是做著什么好夢。

    艾爾華咽了一口口水,只覺唇上香甜至極,純潔少女香唇的滋味,果然是讓人回味無窮。

    他小心地將手伸過去,撫摸著愛麗絲的臉頰,觸手柔滑,微微有些發燙。

    他的手,漸漸地從她的臉上滑落,撫摸著她的雪頸,直至酥胸,觸手處無不柔軟滑嫩得令人嘆息。愛麗絲的肌膚,如此之好,簡直比嬰兒的皮膚更加柔嫩。

    “這樣的肌膚,應該算得上是極品了吧?不,應該說,這個少女,是真正的人間極品,美麗得簡直超過了天使,我真是幸運,能夠碰觸到這樣極品少女的肌膚,想想從前那個世界的女明星,和她比起來,簡直就跟垃圾一般!”艾爾華興奮地想著,手指小心地捏著少女的**,感覺到少女香乳是那么的柔軟豐滿,讓他忍不住垂下頭去,在

    她的**上輕舔起來。

    雪白柔軟的**,口感非常之好,舌尖上,感覺到香甜的氣息。能夠舔到白羊圣女的**,對于整個圣安王國的百姓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而艾爾華把這當作自己最大的幸運——不,也許這幸運,還不是最大的,接下來,他將會把這幸運擴大,直到達到自己能夠擁有的極限。

    艾爾華抬起頭,小心地看著愛麗絲。她依然在沉睡,絲毫不知道自己純潔的少女**已遭狼吻。艾爾華唯一惋惜的,是她的抹胸雖然窄小,卻系得很緊,沒有辦法在不弄醒她的情況下,把抹胸脫下來。

    不過那沒有關系,艾爾華相信自己會把它脫下來的。他興奮地微笑著,手指從高聳的少女酥胸上抹過,當碰觸到絲制抹胸下的嬌嫩**時,睡夢中的少女忍不住嬌軀微微顫抖,口中發出無意識的昵喃聲。

    她的內衣,是兩段式的。雪白平坦的小腹,也是那么的柔滑,艾爾華趴下身,在她的小腹上輕吻舔舐,舌尖在她柔嫩的肌膚上滑過,給她帶去絲絲涼意。

    艾爾華的手,堅定地伸向那一處常出現在他夢中的圣地。純白色的絲制內褲,觸手柔滑,愛麗絲身為圣女,雖然不崇尚奢華,但是她的衣著,仍然不是普通的女子可以相比的。

    少年的手指已經按在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中間,隔著內褲,輕輕用力,在內褲上凹陷下去。處女花園的柔軟,即使隔著內褲,也讓艾爾華陣陣暈眩,將臉趴在愛麗絲的小腹上,輕輕地喘息著。

    在睡夢中,仿佛感覺到自己處女的花園受到侵襲,愛麗絲的嬌軀微微顫抖,呼吸也變得有些急促。

    艾爾華的手指,堅決地活動著,隔著內褲揉搓她的私處,漸漸地,絲制內褲里面,有絲絲的液體溢出,給內褲留下淡淡的濕痕。

    艾爾華瞪大了眼睛,慌忙伏下身去,顫抖的雙手抱起少女的香臀,掌心感覺著她的柔滑,用最慢的速度,小心地將她的內褲褪了下來。

    美麗的處女花園,出現在他的面前。艾爾華心頭如遭巨錘撞擊,雙眼緊緊地盯在雪白柔嫩的美腿中間,呼吸急促,不由自主地低下頭去,將最崇敬的濕吻,獻給那曾經無數次出現在他夢中的美麗花園。

    光潔無毛的處女花園,淡粉紅略帶紫色的嬌嫩裂縫,被他的嘴唇印在上面,輕輕地顫抖著。艾爾華的舌頭,迫不及待地從唇中伸出,舔在圣女最珍貴的裂縫上面,清楚地感覺到內壁嫩肉的嬌嫩,以及剛才他的手指造成的絲絲清澈液體的味道。

    少女純潔的蜜汁,還是第一次從她的體內流出。在此之前,沒有任何人,包括她自己會對這里進行愛撫。滿心虔誠與圣潔理想的少女,對此一無所知,即使是洗澡時,也僅僅是和對其他的肌膚一樣清洗,而不去多加碰觸以求快感。

    能夠讓她流出蜜汁的,艾爾華是天下的第一人。在以后的許多年里,每當想到自己做下了這樣的功績,艾爾華都會感覺到無比的自豪,對自己胯下的白羊圣女**得更加猛烈,聽著她嬌喘呻吟的聲音,微笑著與她一同回憶青澀少年時的快樂往事。

    當然,現在他還不會想到將來會發生的事情,只是虔誠地用嘴唇深吻著處女花園的嬌嫩裂縫,輕輕地吸吮著,將她第一次流出的初蜜,吸舔到自己的口中。

    傳說中的少女蜜汁,他終于品嘗到了。并不象從前聽說過的,有些不好的味道。愛麗絲終究是白羊宮的圣女,體質不同于常人,花園中流出的蜜汁,香醇甘美,微微帶著一絲甜味,簡直比最醇美的烈酒更加醉人。

    艾爾華迷醉于處女的幽香,以及圣女的初蜜,腦中一片昏昏沉沉。他貪婪地吮吸著,舌尖深入她的裂縫之中。他的臉,埋在少女的兩腿間,雪白滑嫩的大腿貼在他的臉上,溫暖的香氣,盈滿了他的鼻中。

    他的鼻子,頂在少女的私處上方,呼吸出來的熱氣,打在少女私處之上。鼻尖輕頂著愛麗絲的柔嫩皮膚,她在夢中低低呻吟著,一顆小小的紅豆,從裂縫的頂端伸展出來,如嫣紅的蓓蕾,等待著雨露的滋潤。

    艾爾華抬起頭,瞪大眼睛看著這顆紅豆,興奮的熾烈目光幾乎要將它融化;蛘,這就是傳說中,少女的陰蒂嗎?

    他的舌尖顫抖地抵在上面,和同樣在顫抖的紅豆親密地接觸著。嘴唇也跟了上來,吻住這顆紅豆,將它吸吮在口中,舌尖和嘴唇,輕輕吮吸著它,溫柔地舔舐著,吸吮著少女私處流出來的越來越多的美味蜜汁。

    他的舌頭伸得很長,深入少女花園的嬌嫩裂縫之中,吸吮著香蜜,并制造出更多的蜜汁。就在他興奮得不能自已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愛麗絲的嬌軀動彈了一下,心里明白,這位純潔的圣女,終于在自己的毒舌攻擊下,蘇醒過來。

    在上方,愛麗絲用柔弱的玉臂撐在床上,支撐起自己的身子,瞪大美麗的眼睛,吃驚地看著伏在自己胯下的那個身穿修女服飾的人。

    從上面看,這位修女的臉埋在她的兩腿中間,看不清楚,頭發卻是黑色的短發,愛麗絲知道,在自己的白羊宮里,長著黑色頭發的,只有愛爾莎修女一個人,平日里她總是甩動著一頭黑色的短發,看上去颯爽俏麗。

    可是現在,她趴在自己兩腿之間干什么?愛麗絲雖然不太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可還是羞得滿面通紅。

    她可以感覺到,愛爾莎的嘴唇在溫柔地輕吻著自己兩腿之間的方寸之地,濕潤的舌頭靈巧地在那里動作著,給她帶去陣陣溫熱的觸感。

    劇烈的刺激從那里傳來,愛麗絲忍不住輕聲叫了出來,顫抖的呻吟聲,讓艾爾華聽得心中大爽,舔舐得更加溫柔。

    愛麗絲滿面通紅,貝齒輕輕咬住嘴唇,羞澀吃驚地叫道:“愛爾莎姊妹,你在做什么?”

    艾爾華用嘴唇含住她花園上方的小豆豆,抬起眼來,微笑著看向她。他的臉,也漲得通紅,畢竟第一次做這樣的事,不激動是不可能的。

    他含著處女純潔的陰蒂,舌尖輕舔,溫柔地吻吮著圣女的花園。讓愛麗絲又忍不住低低地尖叫起來。

    愛麗絲驚訝地和他對視著,而艾爾華正含吮著她的陰蒂,眼中激動興奮的笑意,讓她覺得恐懼。

    陰蒂被人含住吮吸,愛麗絲很難在這種情況下和他好好談話,只覺得腦中一陣暈眩,顫抖地伸出軟弱的手,推著艾爾華的頭,斷斷續續地叫道:“愛爾莎姊妹,不要,不要再舔那里……”

    她第一次遇到了不肯聽話的修女。艾爾華索性對著她的小裂縫狂吻起來,舌頭如毒龍般飛躥,在**口舔得更是激烈。

    愛麗絲雙頰通紅,低聲尖叫著,無力地倒在床上,口中發出斷續的嬌弱呻吟,已經無力再去推拒。

    艾爾華的舌頭越來越快,飛速地舔著,愛麗絲終于尖叫一聲,柔軟的大腿用力地夾緊艾爾華的頭部,嬌軀劇烈地顫抖著,已經在他的毒舌攻擊下,達到了人生的第一次**。

    大量的蜜汁從圣女的花園中淌出,艾爾華用力地吮吸著,將它們吮入口中咽下,如此美味的汁液,他一滴也舍不得浪費。

    突然,一股熱流從他的腹中涌起,通過血脈,向周身流去。不多時,這股熱流便已流遍了四肢百骸,讓他的身體,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

    “圣女的蜜汁,難道還是難得的補品嗎?”艾爾華沒有類似的經驗,只能驚訝地想著。

    他的欲火,也因此而高漲。很快,他就不以吮吻著這一處為滿足,舌頭漸漸地向上面移動,陰蒂上方的平坦小腹,在他的舔吻中,漸漸地沾滿了他的唾液。

    在上面,愛麗絲低低地哭泣著,雖然她貧乏的知識不能告訴她剛才是怎么回事,可是那么羞恥的地方被宮里的修女用口舌吮舔,還當著她的面泄身,這足以讓愛麗絲羞得無地自容。

    哭聲驚醒了艾爾華,他迅速地爬上去,壓在圣女純潔的身體上面,輕輕吻著她臉上的淚珠,嘴唇向下移動,貼在她的櫻唇之上。

    愛麗絲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她不了解接吻是什么意思,可是艾爾華的動作,還是讓她震驚。她清楚地感覺到,艾爾華的舌頭,毫無顧忌地鉆進她的嘴唇,挑開貝齒,鉆進了她的口中,與她的舌糾纏在一起。

    純潔少女的嘴唇,柔軟濕潤,艾爾華輕舔著她的貝齒,挑逗著濕滑的香舌,用力地吮吸著,將她口中的香津吸進來,與剛才她流出的**混合在一起,咽入腹中。

    愛麗絲的香舌驚恐地躲閃著,可是在小小的櫻口中,怎么能躲得過艾爾華霸道的舌頭,柔滑的香舌最終被他俘獲,交相糾纏。

    從未有過的強烈刺激,讓她意亂情迷,情不自禁地回應著他的吻,香舌也被吸入了他的嘴里,讓他緊緊地吮吸著。

    艾爾華吮舔著她小小的香舌,也是心神飄蕩,無法控制自己。他的手撫上了愛麗絲的**,漸漸深入花園,手指在花園中撫動著,挑逗著她的**。

    而他的另一只手,索性伸入了絲制抹胸之中,撫摸著少女的**。初次接觸的柔軟滑膩,讓他的心跳得幾乎要從口中蹦出來。

    受到上中下三方的猛烈攻擊,愛麗絲劇烈地顫抖著,雖然忍不住想要尖叫,可是香舌被他咬住,只能唔唔地呻吟,他的吻、亂動的手指如同有魔力一般,讓她興奮得簡直要發狂,終于從瓊鼻中發出一聲悲嘶,嬌軀陡然變得僵直,生生地因興奮而昏了過去。

    她的身體,變得有些發冷,手腳冰涼。艾爾華抬起頭,迷亂的眼神看著她的嬌軀,緩緩舉起手,在指尖上,有著閃閃發亮的粘液。

    他低下頭,看著愛麗絲絕頂美麗的容顏。純潔稚嫩的臉上,帶著火熱的紅潮,隱約有一絲淫蕩的表情,初次經歷**的少女,看上去是那么的性感誘人。

    艾爾華忍不住輕吻她的櫻唇,心里在暗暗地想著:“這是我的初吻嗎?或者,剛才吻她下面那張嘴,才是真正的初吻?”

    剛才這一吻,對于蘇醒過來的愛麗絲來說,確實是她第一次有吻的經驗。而對于艾爾華來說,剛才吻著她的神秘花園,才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專心親吻,而以舌頭能挑逗得圣女**,更是他最驕傲的事情之一。

    可是在這之前,他已經輕輕地吻過愛麗絲的嘴唇,那時,她還在睡著。也許那才是他們的初吻嗎?

    艾爾華微笑著搖搖頭,不愿再想這些事。反正他的初吻,已經在今天向愛麗絲付出,到底吻了她的哪一張嘴,又有什么關系呢?

    趁著愛麗絲昏迷,他伸手去解她的抹胸。這抹胸雖然不大,卻遮住了她的**,讓他不能趁心如意地撫摸那一對美妙的玉兔。

    可是就在他努力去解的時候,愛麗絲悠悠醒來了。覺察到他的用意,慌張地用手推拒,帶著哭腔叫道:“愛爾莎姊妹,不要這樣!”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