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四章奪取貞操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潔白的貝齒狠狠地咬在粗大的**之上,天秤圣女只覺腦中轟的一聲,仿佛咬在一個有著膠皮套子的鐵棒之上,牙床登時便被震出了血。而那讓她憎惡的大**,卻是絲毫未損,最多也只是在上面留下了兩行整齊的齒痕。

    艾爾華閉著眼睛,心里大叫:完了!只當這一口就要替自己斷根,剛破了處男之身就要變成太監,滿心的悲憤痛苦,可是**上在劇震之后*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竟然沒有痛感,睜眼一看,天秤圣女正滿嘴是血的怒視著自己,貝齒拼命地在他胯下**上研磨著,象要把它磨斷一樣。

    劇烈的快感從**上傳來,經歷了魔女處子血浸泡的**敏感異常,卻也如浸泡了龍血的皮膚般,堅韌至極,即使是刀劍也無法將它砍斷。

    艾爾華一見還有希望,趕忙把**從天秤圣女嘴里抽出來,卻還要一路經受她的貝齒追擊,亂咬不停。香舌也來幫忙,狠狠地頂在魚口之上,象要從最軟弱的地方鉆進去戮它個窟窿一樣。

    艾爾華將**擱在玉人柔美的酥胸上,如巨炮般架在嫣紅**上面,低頭仔細檢查了一遍,發現上面除了沾滿天秤圣女香甜的口水,以及從根部到**都留下了她細碎的齒痕之外,并沒有受什么傷害,連皮都沒破。

    他抬手擦了一下額頭,只覺滿頭冷汗,暗自慶幸道:真是萬幸!想不到小魔女的處子鮮血還有這樣的作用,早知道就象那些屠龍勇士一樣,鉆進去在血里面洗個澡了!

    他抬起頭看著天秤圣女,只見她牙床已經被震得出血,訝然想道:書里說的原來是真的!記得從前看書,說有人咬了男主角的手一下,反而震得嘴里流血,那是因為內功好:現在我雖然沒有內功,可是硬功也不錯,這賤人想要咬斷我的**,要不是我神功大成,真的要被她偷吃我一塊肉!

    想到這里,心中憤然,伸手捏住天秤圣女的玉頰,**狠狠地插進去,怒吼道:我讓你咬,現在讓你知道厲害!

    他的**又粗又長,用很快的速度在美麗女子純潔的口中**,直干得天秤圣女淚水長流,口水混著鮮血順著玉頰流下,櫻口破處之血,染在美麗紅顏之上,看上去是那么的令人憐惜。

    艾爾華憤怒之下,連干她櫻桃小嘴數百下,直噎得天秤圣女美目翻白,幾乎窒息。終于,他也在天秤圣女濕滑溫暖的小嘴里達到了快樂的頂點,**顫抖著頂進圣女口腔最深處,分開喉間軟肉,開始了劇烈的噴發。

    天秤圣女被嗆得痛苦咳嗽起來,純潔的淚水灑滿玉容,搖著頭痛苦抽泣,雖然覺得骯臟,可是**已經直接頂住食道,將精液射進了她的喉中,強迫她咽了下去。

    艾爾華滿臉的滿足,緩緩抽出**,將剩下的精液射進她的口腔,灑在香舌貝齒上面。他噴射的精液如此之多,直到**拔出櫻口,還在噴射,將白濁的液體,射在她純潔美麗的玉容之上,混著淚水口水和處女口腔被干破的鮮血,形成奇妙的敷面液體。

    **!艾爾華屁股坐在處女柔軟的酥胸之上,劇烈地喘息著,心中大爽。自己從電腦上看到過這樣的片子,對能夠向美女**的男主角羨慕不已,F在和自己合演三級片的女主角,比自己見過的那些片子里的女郎還要性感美麗百倍,大大滿足了他曾經有過的美妙幻想。

    天秤圣女痛苦地抽泣干咳著,憤怒地吐出嘴里的臟東西,順著玉頰流下?墒腔艁y之中,還是吃下了幾口精液,讓她一想起便羞憤欲死,對自己曾經圣潔的身體的骯臟感覺,讓她已經失去了繼續做圣女的信心。

    突然,一個嬌小的身影在她身邊出現,從空中撲下來,趴在她的臉上,用力吻上了她的櫻唇。

    天秤圣女驚駭地瞪大了眼睛,嬌小俏麗的少女卻毫不管她,只是用力吮吸,把她嘴里尚未吐出的精液都吸到了嘴里,大口大口地咽了下去;伒男∠闵嗌踔吝要伸到她的紅唇中,上下舔弄,搜刮著口腔中殘留的每一滴精液。

    直到天秤圣女快要被她吮得窒息,小魔女才抬起頭來,很不滿地批評道:你好浪費哦!這么好的東西,你吃一口,吐兩口,不知道該浪費多少!

    她一邊說,一邊在天秤圣女臉上吮舔,吃掉了大量從玉頰上流下的精液,突然又拿出小瓶,放在她臉旁,默念咒文,霎時間,天秤圣女臉上的淚水、口水、精液和處子口腔落紅都飄浮起來,射入黑色玉瓶之中。

    艾爾華坐在天秤圣女雪白柔嫩的小腹上,用屁股磨擦著她的嬌軀,感覺著美妙的觸感,雙手揉弄著高聳玉峰,奇怪地問:上次就忘了問你,這是什么,你收集這東西有什么用?

    小魔女向他拋了個媚眼,媚笑道:是好東西呢!收集起來可以煉藥,很有用的!你不知道嗎?圣女的處女落紅,好珍貴的!再混上你的魔電龍槍射出來的精液,嘻嘻……

    到底是魔女,古里古怪的!艾爾華心里嘀咕,也不再追問,一手捏著天秤圣女柔軟的**,一手摸向小魔女的酥胸,用力捏揉著,品味這兩個絕色美女的**不同的風味。

    突然多了一個觀眾,天秤圣女驚得淚水也忘了流,呆呆地看著小魔女,吃吃地問:你是從哪里來的,怎么會突然出現在我房間里?

    小魔女皺了皺鼻子,笑咪咪地說:才不是突然出現的!從一開始我就在這里,看著你們**,剛才你用力吸他的大**,我都看到了!

    都看到了……天秤圣女羞得玉頰如血,扭過頭不敢看她。小魔女卻還不肯放過,笑咪咪地趴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剛才他舔你下身的時候,你的**流得好多哦!

    天秤圣女差點暈過去,羞窘欲死。小魔女卻已經趴在她的身上,張開嘴角還留著被撐裂后血痕的櫻口,含住她嬌嫩的**,興奮地叫道:真有趣!我早就想嘗嘗你們這些壞圣女的身體是什么滋味了,現在終于可以一遂心愿了!

    她咬牙切齒地說出最后一句話,雙手拿下來,用力在天秤圣女身上到處掐擰起來,雪白光滑的肌膚,在她的肆虐下,很快就變得青紫一片,到處都留下了她的指痕。

    艾爾華也不去管她,反正天秤圣女打自己的時候,用的皮鞭抽起來更狠,自己寬厚仁慈,不用皮鞭狠抽她誘人的如花嬌軀也就算了,現在小魔女來替自己折磨她,也算她的報應。

    他只顧爬下去,將很快又勃起來的大**對準天秤圣女分布著漂亮銀毛的神秘花園,緩緩地向前頂入。

    天秤圣女正在咬牙忍受著小魔女的掐擰折磨,突然感覺到下體傳來奇怪的感覺,慌忙低頭一看,嚇得花容失色,失聲驚叫道:不要,不要插進來!

    艾爾華的**已經挺入了花瓣,和圣女的穴口嫩肉進行著親密的接觸,感覺著她那里的溫暖與濕潤,感動得熱淚滾滾,抽泣想道:我終于插到圣女的**了!這和從前用手指插的時候,感覺完全不同!

    嫩嫩的**,溫柔地包圍著**的前端,輕輕地蠕動著,象小嘴一樣吮吸著**。帶給艾爾華溫柔的刺激。他的雙手抓住天秤圣女豐滿柔滑的雪臀,漸漸向前挺入,直到碰到薄薄的屏障,才停下來。

    這是圣女的處女膜嗎?艾爾華興奮地想著,和她侄女的處女膜的感覺有些象,上次我雖然用手指摸到過白羊圣女的處女膜,卻因為沒有帶**來,不能痛痛快快地弄破它:現在準備弄破這一張處女膜,感覺也不錯!

    天秤圣女驚恐地尖叫著,性感嬌軀如蛇般拼命扭動,想要躲開艾爾華的**威脅?墒前瑺柸A的手掌如鐵般抓住她的柔滑雪臀,小魔女也幫著他按緊了她,讓她無法躲開。

    小魔女滿臉興奮之色,小嘴湊到天秤圣女的耳邊,低低地嬌笑道:純潔的圣女,他的大**正頂在你的**前面,已經進去一點了呢!怎么樣,你的**能感覺到他的**很大吧?

    天秤圣女圣潔美麗的臉上,滿是驚恐悲憤,羞慚欲死?墒**前端進入了自己的圣潔之處,這是不爭的事實,讓她無可辯駁,如一汪碧水的漂亮大眼睛里,迅速地盈滿了淚水,也只是強忍著不讓淚水流出來,免得被這可惡的魔女嘲笑。

    艾爾華低下頭,興奮地看著這美麗的圣女。她的嬌軀看上去是那么的圣潔美麗,充滿著完美女性的魅力,玉峰在掙扎下顫抖著,雪白高聳,誘人至極。在她美麗的眼中,充滿純潔的淚水,絕望的目光落在他的臉上,仿佛在乞求著他的憐惜。

    **抵在她純潔的花園里,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她**的嬌嫩柔軟,隨著她的拼力掙扎,顫抖著在自己的**上碰撞磨擦。在整個圣安王國,恐怕也只有自己能有這樣的機會,可以把大**頂在圣女的純潔花園上了吧?

    他的雙手緊緊抓住天秤圣女雪白豐滿的香臀,用力揉捏,感受著她臀部肌膚的光潔滑嫩,**緩緩前伸,進入溫暖濕潤的**,頂在處女膜上。艾爾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開始積蓄力量,準備一舉突破貞潔的屏障,進入天秤圣女的身體。

    天秤圣女停止了掙扎,滿含淚水的大眼睛乞求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嬌艷紅唇顫抖著,輕聲哀求道:求你,不要……!

    就在這一刻,艾爾華突然發力,腰部狠狠地向前一挺,粗大的**狠狠地刺破了圣女純潔的處女膜,深深地插進天秤圣女的嬌軀之內!

    啊——天秤圣女雪白的玉頸如天鵝般仰起,用美妙的嗓音,聲嘶力竭地尖叫著。淚水從她的大眼睛中奔涌而出,灑滿白玉般的美麗容顏。嬌軀劇烈地顫抖著,象一床柔滑軟墊,鋪在艾爾華的身下,嬌軀磨擦中,給他的肌膚帶來滿足的快感。

    **勢如破竹,狠狠地插進圣女純潔的花徑之中。柔嫩的**被粗大的**撕裂,鮮血迅速流淌出來,灑在圣女雪白的大腿和香臀之上。

    天秤圣女美麗的臉上,滿是絕望羞辱的神情?嗫嗟厥亓诉@么多年的貞潔,竟被一個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強行奪去,這樣強烈的打擊,讓她無法承受。如果不是下體處劇烈的疼痛讓她有些清醒,她就要在失貞的痛苦中昏過去了。

    **被撕裂的感覺,讓她痛不欲生。艾爾華的**是如此之大,插在她兩腿中間,帶給她劇烈的疼痛和最大的恥辱。而艾爾華接下來的動作,更是讓她無法接受。

    他挺動腰部,用力地在天秤圣女的花徑中**著。嬌嫩的花徑陡然迎來第一位到訪的客人,在他粗暴的動作之下,粗大的**狠狠地磨擦著天秤圣女體內的嬌嫩肉壁,帶給她強烈的刺激與難熬的疼痛。

    天秤圣女痛苦地尖叫著,悲憤地流淚哭泣。失貞之后,還要承受如此痛苦的折磨,對于養尊處優的圣女來說,從未經歷過的虐待讓她痛苦不堪,圣潔的心似乎都要被這少年的暴虐行徑干得粉碎。

    艾爾華壓在她的身上,緊緊抱住她完美的雪白嬌軀,胸部在她豐滿酥胸上研磨著,感受著她嬌軀的柔軟光滑,臉貼著她雪白玉頰,嘴湊到她的耳廓旁,輕咬玉耳,邪惡地念誦著她對自己的鞭打折磨、還要逼自己去死的殘暴行徑,下體動作得更是粗暴,對她的行為進行嚴厲的懲罰。

    粗大的**狠狠地干著天秤圣女的**,撕裂花園,在花徑中劇烈地**。艾爾華的動作越來越用力,****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粗大的**在天秤圣女**中飛快地插弄,干得她痛哭失聲,尖叫連連。

    此時的天秤圣女,已經被艾爾華干得如淚人兒一般。嬌軀劇烈地顫抖著,淚水布滿美麗面頰。完美嬌軀被艾爾華壓在身下,抱在懷中,圣潔的花園承受著他粗暴的**,大**在她**中狠狠地干進干出,讓圣女的處子落紅,沾滿在**和**表面之上。

    奸淫圣女的興奮,讓艾爾華興奮得滿面通紅,索性把天秤圣女雪白修長的美腿,架在自己雙肩之上。天秤圣女在痛苦之中,感覺到他姿勢的變換,不由睜開眼睛,驚訝地看著這個年輕的男子,用這么古怪的姿勢,與自己進行親密的接觸。

    緊接著,她就承受了一次痛苦的沖擊。艾爾華的下體狠狠地向前沖擊,胯部重重撞在雪臀之上,發出啪的一聲響。而粗大的**也借這一擊,深深地進入了天秤圣女的體內,**狠狠地撞到最深處。

    !天秤圣女失聲尖叫道,子宮處仿佛承受了沉重的一擊,讓她痛得喘不過氣來,玉容慘白,目光迷離,呆呆地看著身上正在狠狠奸淫自己的少年,神情凄楚,令人憐惜。

    她的嬌軀一**地顫抖著,承受著艾爾華的痛奸,凄迷地看著艾爾華,紅唇蠕動,幽幽地說:讓我死吧!

    艾爾華卻是心硬如鐵,雙手手指捏弄著她的香臀和**,看著她被奸得滿臉是淚的慘狀,眼中射出快樂的光芒,興奮地笑道:別這么難過,想想你打了我多少皮鞭,現在我才賞你一**,你就這么要死要活的!想死的話,先把你打我的皮鞭還回來再說!

    他突然失笑,說:這倒讓我想起來了!我從前的家鄉有一種叫對……哦,家鄉有個人從前說過一個叫對聯的東西,很有趣的,你打我的皮鞭,剛好可以跟皮鞭二字對仗的是:**!

    他嘴里說著笑話,胯下大**狠狠地向前一頂,深深插進天秤圣女的**中,徹底地沒入她的體內,痛得天秤圣女又大聲尖叫起來。

    艾爾華興奮地大笑著,按住天秤圣女一陣痛奸,把她打自己的那些皮鞭都用**還了回來,還額外收了許多利息,直干得天秤圣女痛哭流涕,花徑中火辣辣地疼,痛苦不堪。

    小魔女跪坐在一旁,入迷地看著這場香艷的肉戲。當初她在被關押起來的百年之中,就一直在發誓遲早要報復回來,找個男人把這里的圣女都奸個遍,讓自己看看她們被男人奸淫的丑態,F在終于夙愿得償,讓她不由在心中感謝魔神的恩典。

    身邊多了這么一個觀眾,讓天秤圣女心里的羞憤成倍地增加。而且小魔女還不停地伸手撫摸著她的銀發、香肩、**,提醒她注意到自己的存在,這讓天秤圣女羞憤欲死,雖然尖叫著讓小魔女不要看不要摸是小魔女卻只是微笑著,根本不肯聽從,甚至還趴在她耳邊輕聲嘲笑,弄得天秤圣女除了悲憤哭泣以外,絲毫沒有別的辦法。

    隨著肉壁對**的劇烈磨擦,讓艾爾華的興奮不停增長,**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腰部快速地挺動著,在天秤圣女的**中狠干不休。終于,他的速度達到了頂點,腰部如風般地快速運動著,**在花徑中飛速**,讓天秤圣女只覺**里如同著了火一般,被艾爾華干得痛哭尖叫不止。

    !艾爾華大聲怒吼著,雙手抓緊天秤圣女的雪白纖腰,**用盡力氣重重一擊,直戮進天秤圣女體內最深處,胸部貼緊她雪白的大腿,虎軀劇震,開始了猛烈的噴發。

    灼熱的精液,如沸騰的巖漿,射進天秤圣女純潔的體內。圣潔的子宮,被白濁的精液射在上面,顫抖起來,仿佛知道圣潔已經被邪惡污染了一般。

    天秤圣女大聲哭叫著,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清澈的淚水灑滿玉面。她清楚地感覺到艾爾華精液的噴射,想到自己已經獻給生命女神的純潔身體內充滿了這樣骯臟的液體,就讓她恨不得馬上死去才好。

    艾爾華抱緊她的身體,虎軀顫抖著,緊緊夾在花徑中的**劇烈地跳動,將一**的精液射進天秤圣女體內。在他身下,天秤圣女嬌軀也在劇顫,兩人緊密的交合,健美少年壓在完美的玉體之上,看上去充滿了邪惡的美感。

    修長**,被艾爾華疲憊地放下,靠在自己的腰部兩側。他趴在天秤圣女成熟的玉體之上,默默地喘息著,在他的面前是天秤圣女布滿淚水的嬌靨,嘴唇貼著粉頰,可以感覺到她被自己干出來的眼淚灑在柔滑玉顏上,一片濕潤。

    天秤圣女低聲地痛苦哭泣,心象被撕碎了一樣。劇痛的下體,可以感覺到艾爾華的**在花徑中慢慢萎縮,可是彈性極佳的花徑仍然緊緊地包裹著它,天秤圣女只能感覺到不象剛才那樣被脹得很痛苦。而艾爾華的手還放在她的酥胸上,指尖捏著她的**,捻來捻去,奇怪的酥麻感覺,從下體和酥胸一起涌上來,讓她只能狠狠地咬住櫻唇,免得自己呻吟出聲。

    小魔女如水蛇般的**玉體纏繞上來,趴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纖手探下去,撫摸著兩人交合的位置,摸了一把粘滑液體,纖手拿上來,玉指探入天秤圣女口中,撫摸著天秤圣女的香舌,輕聲嬌笑道:味道不錯吧?這可是你自己流出來的**哦!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