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五章獅子圣女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爾華將賞錢分發給車夫和幾個搬運工,自己趕著馬車,帶著沉重的白石屏風,向圣女修道院的方向馳去。

    為了保持圣女修道院的純潔性,身為男性的車夫是不能進入的。為了方便,艾爾華索性把車向他租了下來,只讓他明天早上到圣女修道院的大門口去領車就可以了。

    白石屏風被放在大車上,伊妮莎修女坐在旁邊,小心地守護著它。雖然精神上被艾爾華部分控制,可是長期以來對圣女們的忠誠和崇敬,讓她將任何一個圣女的命令都堅定地執行下去,哪怕今天費盡力氣買來的,只是為了讓水瓶圣女高興的一個小小玩具。

    艾爾華從來沒有趕過馬車,可是在控獸術的作用下,他能夠輕易地與那些拉車的馬溝通,只要在心里命令它們往哪個方向走,它們就會又快又好地將他的命令完成,讓他趕起車來得心應手,手中的長鞭已經成了擺設。

    艾爾華趕著車向前走,心里暗自得意:“現在趕車簡直比從前開汽車還方便嘛,這根本就是心靈遙控的,太輕松了!上次干了白羊圣女,真是太明智了,果然就有了她的控獸能力,真的是好人有好報!”

    他坐在車夫的位置上,在他的身前跪著一個美麗可愛的黑發少女,將頭俯在他的胯下,掀起他的長袍,用紅潤的櫻桃小嘴吸吮著他高高翹起的陽物,直吸得咂咂有聲,聽得大車上的伊妮莎修女面紅耳赤,雖然用手掩住了耳朵,那聲音還是透過指縫,鉆入她的耳中,直聽得她渾身都熱起來,剛剛破處不久的花徑入口處也忍不住有陣陣的麻癢感覺傳到她的心中。

    跪在艾爾華身前替他品簫的,自然是高貴邪惡的魔女殿下。因為趕車回圣女修道院的路上太過寂寞,小魔女閑得無聊,就抓住艾爾華的魔電龍槍,品簫解悶,倒也是自得其樂。

    為了防止被路人看到,她布下了結界,施展幻術,讓路人只能看到艾爾華一本正經地趕著車,他身前被掀開的長袍、脫下的褲子別人統統看不到,只有伊妮莎修女能通過自己的聽覺,猜測出事實的真相。

    艾爾華被小魔女的櫻桃小口**品弄得陣陣劇爽,終于在馬車駛入圣女修道院側門的時候,將粘稠的精液射進了她的小嘴里面,讓她吃了個痛快。

    拉車的馬絲毫沒有覺察后面純潔的修女在做著什么勾當,還是拉著馬車,向水瓶宮的方向駛去。

    艾爾華喘息了一陣,看著守衛側門的兩個美貌修女正在含笑向自己打招呼,慌忙點頭還禮,抬手擦擦額上的汗水,覺得有些臉紅。

    幾匹馬拉著他們一路狂奔,來到了水瓶宮的大門前。還沒等艾爾華上前叫門,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青春美麗的水瓶圣女帶著幾名修女站在門前,興奮地拍手歡笑道:“愛爾莎,你真是能干!這么大的屏風,你真的把它弄回來了!”

    小魔女早在用小嘴吮舔干凈艾爾華的**之后,就替他整理好了衣服,現在更是躲得遠遠的,免得被感覺敏銳的圣女覺察到自己的存在。艾爾華和伊妮莎跳下車來向水瓶圣女行禮,水瓶圣女看了伊妮莎幾眼,夸獎了她幾句,隨手送了她幾件自己喜歡的小飾物,就讓伊妮莎喜上眉梢,為自己得到圣女殿下的夸獎而高興不已。

    看她這么高興,艾爾華偷偷地將神念貫注到她的腦中:“看到了吧,跟著我,很容易受到圣女殿下夸獎的!這還只是開始,只要好好地跟我混,以后所有的圣女都會很高興地夸獎你!”

    伊妮莎修女紅著臉,恭敬地向水瓶圣女告辭,回去了天秤宮。而水瓶圣女則指揮著艾爾華和其他的修女們,將沉重的白石屏風搬下馬車,送到自己的臥室里面去。

    等到屏風被放置好,幾個少女也已經累得嬌喘吁吁,無力地下去休息了。只有水瓶圣女帶著艾爾華站在臥室里,走來走去,對這座精美的屏風左看右看,臉上盡是滿意的笑容。

    艾爾華也有點喘息,隨侍在水瓶圣女的身邊,等待著她的下一個命令。

    水瓶圣女在屏風前看了好久,滿意地走到艾爾華身后,一雙纖纖素手按在他的肩上,將櫻唇湊到艾爾華的耳邊,興奮地笑道:“愛爾莎,你做得太好了!現在我正缺一個貼身侍女,你來幫我的忙,好不好?”

    艾爾華哪有什么不愿意的,慌忙點頭,對于未來的生活充滿著熱切的希望。

    “嗯,我有點累了,扶我去休息一會吧!”剛收下這個貼身侍女,水瓶圣女就毫不客氣地行使起權力來,將纖手搭在艾爾華的肩上說道。

    艾爾華小心翼翼地扶著她走向寬大的臥床,嗅著她身上誘人幽香,心旌搖蕩。

    天色已經漸漸晚了,水瓶宮里別的修女們休息的休息,做飯的做飯,一時沒有人會到這里來。而艾爾華通過神念感應,知道小魔女就在不遠的地方——大概是守在臥室門前附近吧。

    也就是說,如果他在這布滿誘人香氣的寬敞臥室里面做些什么事,沒有人會來阻止。即使有,小魔女也能輕易地打發掉!

    這個念頭在艾爾華的心里如草種發芽,迅速地生長起來,撩得他心中陣陣發癢。手掌扶著水瓶圣女的玉臂,隔著漂亮的貴族少女服飾的長袖,也可以感覺到她柔滑溫暖的肌膚,耳邊聽著她嬌喘息息,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她的臉,只覺眼前的少女美麗迷人,身上充滿了青春的氣息,果然是生命女神賜予男人的恩物!

    到嘴的肉不吃,會被生命女神降罪的。這個認知開始深深地根植在艾爾華的心中,他狠狠一咬牙,下定了決心,就在走到床邊時,腳下一個踉蹌,裝作滑倒,將水瓶圣女撲倒在床上,順勢壓在她的嬌軀上面,手掌覆蓋住了她胸前高聳的玉峰,用很小的力氣,輕輕地揉捏著。

    水瓶圣女被他壓在下面,卻咯咯地笑了起來:“愛爾莎,不要搔我的癢!你是怎么知道我怕癢的,是不是那幾個小丫頭告訴你的?”

    艾爾華輕輕喘息著,在她耳邊輕聲笑道:“不是……可是也無所謂了,接下來的事情會更有趣呢!”

    他的手隔著衣衫撫摸著水瓶圣女神圣的玉峰,順勢滑下去,從她的腰間衣服縫隙中探進手掌,碰觸到了她腰間潔白滑膩的肌膚。

    手掌剛一碰到她的肌膚,艾爾華只覺腦中“轟”的一聲,仿佛興奮的焰火在腦海中點燃,劇烈地爆炸開來。

    她的肌膚是艾爾華所摸到過的最柔嫩的肌膚,仿佛比水還要柔滑,碰在手上,讓他幾乎要擔心她的肌膚會因為這樣的碰觸而破裂。

    柔滑肌膚潛藏的韌性讓他的擔心成為多余。艾爾華瞪大眼睛看著她瑩潤的肌膚,從外表上看果然白皙美妙,可是接觸到它才知道,它的柔滑將遠遠超過他的想象。

    艾爾華的手輕柔地在她的腰肢上撫摸著,弄得水瓶圣女陣陣發癢,又咯咯地笑了起來。她的笑聲引得艾爾華欲火升騰,正想要放出剛才收回腹中的**痛痛快快地享受一次,忽然聽到一個少女遠遠地喊著:“獅子宮圣女殿下駕到!”

    艾爾華飛快地跳了起來,臉上霎時消失了血色,驚慌地向四周環顧,尋找逃跑的路徑。

    水瓶圣女從床上坐起來,奇怪地看著他,問:“愛爾莎,你怎么了?萊歐常常會來玩的,有什么奇怪的嗎?”

    艾爾華胡亂應了一聲,退到一旁,擦了一把臉上的冷汗。

    也不能怪他杯弓蛇影,實在是這位獅子宮圣女的名氣太大,傳說中擁有的力量太強,而他剛才正壓在水瓶圣女的身上,如果被那位傳說中嫉惡如仇的圣女看到,只怕會一掌拍得他腦漿迸裂。

    他用神念感應,果然發現小魔女已經一溜煙地逃遠,根本不和那位萊歐照面。

    “沒義氣啊,真是沒義氣!”艾爾華在心里狠狠地罵著,正想找個借口尿遁,卻聽腳步聲響,那位萊歐圣女已經在大步向這邊走來。

    她的腳步聲,聽上去堅定有力,沉重而又不乏輕盈,隔著這么遠,艾爾華就能清楚地聽到她的腳步聲。那聲音中,很奇妙的,仿佛帶著圣潔的意味,沉重的威壓,以及難言的誘惑力,一步步地向這邊走來。

    艾爾華的呼吸因圣女的腳步聲的逼近而漸漸稟住,在她的腳步聲中,他幾乎不敢喘息,心跳也在加劇,因為他知道,即將到來的,是一位美麗至極而又武力超凡的奇女子——或者,這將是他見到的這個世界最強大的人物了吧。

    這樣奇妙的感覺不知持續了多久,終于,屋門打開了,一個高大偉岸的身影出現在門前。陽光灑在她的身上,仿佛為她披上了一層黃金色的戰甲。

    艾爾華瞪大眼睛,稟住了呼吸。出現在他眼中的女子,如他想象的那樣,容貌美麗得令人驚嘆,身材好得卻又出乎他的意料——她的身高比艾爾華還要高上半頭,身材苗條,完美地符合黃金比例,卻又健美得令人不敢置信,只是看到她,就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撲面而來,沉重的威壓壓得艾爾華喘不過氣。

    她的身材高大苗條,容貌美麗,身上穿著火紅色的皮制戰甲,腰間懸掛著一柄長長的重劍,一身的英氣勃勃,仿佛剛從戰場上凱旋回來將軍一般。

    她的手腳都顯得很長,在她高大的身材襯托下卻顯得十分和諧。戰甲覆蓋下的美腿修長健美,而雙臂也顯然是充滿了力量,長長的手掌按在腰間的佩劍上,隱含的威勢從她身上透了出來,果然是不怒而威。

    她的皮膚并不象其他圣女那樣潔白嬌嫩,雖然細膩,卻充滿了健康的氣息,卻并不妨礙她的美麗,反而平添了幾分健美女性的強烈魅力。

    在她的頭上,一頭黃金色的長發披散開來,茂密繁盛,偏又帶著很大的卷曲弧度,在陽光的映照下,散發著燦爛的光芒。清風吹來,她的金色卷發在風中蓬蓬松松地飄舞著,仿佛太陽的火蛇在噴吐著它的燦爛。

    現在,站在艾爾華面前的,就是這樣一位英武美麗、力量強大的戰斗系圣女,在陽光映照下,披著一身燦爛金甲般的強大女戰士用雄獅般的目光凝視著他,英武不凡的氣息彌漫了她健美的身體,在她的目光之下,艾爾華忍不住輕輕地顫抖,被她強大力量的威壓震懾得無法挪動身體。

    “太陽神……”艾爾華的心里戰栗著,不由自主地想道。這位美麗英武的戰士,就象傳說中的太陽神,不停地散發著燦爛的光芒。她站在門口,就象耀眼的太陽一樣,將整個房間都照亮。這樣出色的美女,不管站在那里,都將是人們注目的焦點。

    唯一能夠在她光芒映照下毫不失色的,也只有其他各宮的圣女了。水瓶圣女已經從床上跳了起來,象是絲毫感覺不到她健美嬌軀散發出來的無形威壓,蹦蹦跳跳地跑到太陽神般的美女面前,拉住她的手臂,嗔怪地叫道:“萊歐!你又在嚇我的侍女了!”

    有著健康膚色的美麗女戰士臉上微微現出了笑容,就象陽光穿透烏云,讓整個房間變得明亮,壓在艾爾華身上的威壓迅速地消失,就象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艾爾華這才能喘過氣來,臉色發紅,低下頭輕輕地喘息著,心里怦怦跳得厲害。

    聞名不如見面,這位萊歐圣女,比傳說中的更為強大可怕。怪不得小魔女一感覺到她的氣息,就要趕快逃走,以她現在虛弱的實力,恐怕根本就不可能是獅子宮圣女的對手。

    獅子圣女用她那健美的臂膀,挽住水瓶圣女,漫步走到屋中,雄獅般的眼神打量著艾爾華,漫不經心地說:“愛克莉絲,你這次的侍女很不錯,居然能夠不嚇得跌倒,將來如果要上戰場,應該也能做一個好戰士!

    水瓶圣女蹙起娥眉,皺著可愛的瓊鼻叫道:“萊歐,你又說戰場!為什么你每次總是喜歡說到戰斗的事情呢?我們說說鮮花、戲劇,還有漂亮的衣服不好嗎?”

    獅子圣女淡淡地微笑著,用她那低沉而富有魅力的聲音回答道:“就要打仗了,當然要多說一些戰斗的事情……你這里還有治療師嗎?我的軍隊里,需要大量的治療師來保證戰士的安全!

    水瓶圣女輕輕嘆息著,幽幽地說:“我就知道,你到我這里來,就是為了要找治療師的!可是你也知道,我這里好一點的治療師都被你搜刮走了,剩下的都是初學不久,哪還能找出多余的人來呢?”

    萊歐圣女的目光落向艾爾華,淡淡地問:“那么,她怎么樣?”

    “你說愛爾莎?”水瓶圣女驚訝地說:“她可是今天新來的啊,對治療術也是剛學……不過她可是個天才呢,第一次學習使用治療術,就能施展出很強大的治療術,我試過了,雖然只是初級治療術,可是效果真的很好,不比我的初級治療術差呢!”

    聽到水瓶圣女興奮的聲音,萊歐的目光變得專注起來,銳利的目光凝視在艾爾華的臉上,看得他幾乎流汗,半晌才點點頭,淡然說道:“愛克莉絲,這個女孩我要了!”

    “!”愛克莉絲驚叫一聲,怏怏地叫道:“萊歐,你總是這樣!人家剛找到一個合意的侍女,你就來搶了!”

    萊歐并不因為她的抗議而改變主意,只是淡淡地說:“我那里還有幾套漂亮衣服,是洛麗塔公主送來的,我穿著太小,送給你好了!”

    愛克莉絲拍著手,興奮地叫了起來:“好!你喜歡的話,就把愛爾莎帶去吧,記得在戰斗中如果有漂亮的戰利品,一定要給我留一份!”

    艾爾華瞠目結舌地看著這兩位高貴的圣女,在幾句話中決定了自己的命運,雖然想要提出自己的意見,可是卻又悲哀地發現,在這兩位大人物面前,自己好象根本就沒有什么發言權。

    水瓶圣女轉過身,用清脆的聲音,斬釘截鐵地說:“愛爾莎,你去當兵吧!戰斗很有趣的,而且跟著萊歐,她一定不會讓你受傷害的!”

    艾爾華看著這位僅僅為了幾件衣服就把自己出賣給另一個圣女的愛克莉絲,苦笑兩聲,點頭表示同意。反正小魔女也是打算讓他去參加戰斗,有這個機會倒也不錯,說不定真的能夠通過戰斗,讓自己迅速地變強起來——也不要太強,至少要能夠抵擋這位獅子圣女的追殺才行——如果她知道了自己在圣女修道院里的所作所為,只怕下一個追殺的目標,就是自己了。

    萊歐和愛克莉絲又隨意地談了一些事,從她那里敲出了最后兩個可以施展初級治療術的修女加入自己的軍隊做治療師,這才滿意離去,臨走時表示將盡快派人把那些漂亮衣服送過來,以交換水瓶圣女答應的那兩個初級治療術。

    艾爾華現在已經是獅子宮的人了,自然要跟著她一同離去。在出門前,水瓶圣女走到他的面前,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伸出玉手撫摸著他的頭,滿懷同情地說:“可憐的小愛爾莎,不要難過,萊歐不會對你太粗暴的;如果受了傷,就用治療術來醫治自己;我這里有一本治療術的咒文集,你拿去看吧。以你這樣的材質,只要心中有神,多加修煉后,一定可以成為大陸上最優秀的治療術的!”

    艾爾華接過她手中的小冊子,咽著口水向她施禮離開,心中滿是沒有得到她似水般柔嫩身體的惋惜感。

    他快走兩步,跟上前面的獅子圣女,看著她高大健美而又窈窕誘人的身材,心里對她大為不滿:“你要晚來一會,那個身體柔嫩的水瓶圣女就是我的人了……害我不能干到她,早晚要拿你的身體來抵帳!”

    雖然這么想,可是以他的實力,好象與獅子圣女相比還差了那么一點點,于是艾爾華只能嘆口氣,垂著頭跟在萊歐身后走著,離開了他剛來了不到一天的水瓶宮。

    站在門前,艾爾華的目光被一匹高大的駿馬吸引住了。那匹馬看上去是如此雄駿,身材高大,氣宇不凡,正在昂首長嘶,盡顯雄駒氣概。

    它的身上,到處覆蓋著赤紅色的毛發,看上去就如一團烈火一般,雄雄燃燒在陽光之下。

    獅子圣女大步走到這匹高大雄駿的戰馬之前,翻身上馬,在馬上伸出手來,向艾爾華低聲喝道:“把手給我,上馬!”

    艾爾華不知所措地將手遞給她,被她有力的手掌握住,感覺到圣女手上的體溫,心中怦怦直跳。

    萊歐微一用力,艾爾華的身體騰空而起,被拉上馬背,落在她的身后。

    萊歐圣女雙腿一夾,火紅色的戰馬向前小步奔跑,速度漸快,直向圣女修道院的大門馳去。

    守衛在大門旁的修女們,看到是萊歐圣女來了,趕忙打開大門,讓她從正門出去。

    火紅戰馬奔馳而出,疾馳在大道上,帶起陣陣風聲,響在艾爾華的耳邊。

    艾爾華緊緊貼在萊歐圣女的身后,雙手抓緊馬鞍,生怕會掉下去。他并不熟諳騎術,趕車也只是靠著控獸術,而在這位實力強大的獅子圣女身邊,他又不敢輕易使用控獸術來對待她的坐騎。

    戰馬雖然高大,馬鞍也甚長,可以坐下兩個人;可是艾爾華坐在馬上,還是不可避免地要碰到萊歐圣女的身體。雖然冷硬的皮甲擋住了她上身傳來的體溫,艾爾華仍然能從皮甲下感覺到一絲柔軟。讓他心旌搖蕩,不能自已。

    在戰馬奔馳之中,他的大腿內側時而會碰到萊歐圣女的臀部和大腿,感受著從衣服下面傳來的柔軟觸感,艾爾華心里不由亂跳,瞪大眼睛,從后面看著她修長美妙的身材,舍不得把目光移開。

    雖然她身材高大,比艾爾華還要高得多,可是身體各部位都合乎黃金比例,完美至極,就象從前那個世界的超級模特一樣,甚至比她們還要美上百倍。而她身上強大戰士的英武氣息,更是任何人都無法相比的。

    很快,火紅戰馬就帶著他們馳進了城池,一直向前方馳去。它腳步矯健有力,迅速帶著他們奔到了目的地,停了下來。

    艾爾華抬起頭來,望著面前這座高大精美的建筑,隱約感覺到一些熟悉。直到一些宮廷侍衛迎上來,恭敬地感謝萊歐圣女前來王宮作客,他才恍然大悟,原來這里就是愛德華王子從前的家,自己熟悉的感覺,大概是來源于愛德華王子殘存的記憶吧。

    萊歐回身攬住他的腰,將他輕輕地放下地面。她的臂膀是如此溫暖有力,帶著超強的魅力,讓艾爾華渾身暖洋洋的,幾乎不舍得從她的懷抱中脫離開來。

    萊歐的手臂也只在他的腰上停留了一瞬,將他放在地面上,就抽離開去。這讓艾爾華茫然若失,抬起頭望著這座宮殿,想象著愛德華王子曾經在這里居住過的歲月。

    王宮富麗堂皇,到處都有些華貴的擺設,將它裝點得金碧輝煌。這是艾爾華在往里面走時,對它留下的印象。

    在前方,一個美妙的倩影出現在艾爾華的視線中。那是瑟絲王后,艾爾華曾經見過的最美麗的貴婦。

    她依然是那么年輕,看上去仿佛只有二十出頭的年紀。在她的頭上,戴著金色的王冠,上面鑲嵌著許多珍珠寶石,在夕陽的映照下,放射著五顏六色的燦爛光芒。

    黃金般的長發,從王冠下灑落下來,披在她柔和動人的**香肩之上。今天她穿的是一件漂亮的宮廷晚禮服,領口開得很低,晶瑩圓潤的香肩整個暴露在空氣之中,除了燦爛的金發,沒有什么衣能夠遮蓋在上面。

    她的腰肢纖細,酥胸高聳,由于領口低的緣故,露出了如凝脂般的豐滿酥胸,艾爾華可以從領口看下去,看到她深深的乳溝,讓他微微有些眩暈。

    瑟絲王后的*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氣質,依然是那么高貴優雅,手提長裙,微笑著向萊歐圣女行禮,用柔美動聽的聲音向她問好:“萊歐圣女,很高興能夠見到你!”

    萊歐欠身還禮,臉上依然是那么平靜,卻又彬彬有禮,對這位一國的母后絲毫不敢怠慢。

    “萊歐圣女,今天你看起來很英俊!”一個稚嫩可愛的聲音從旁邊傳來,艾爾華將目光從瑟絲王后那誘人的美乳上移開,向她身后看去,突然微微一呆。

    在瑟絲王后的身后,站著一個美麗可愛的女孩,看上去不過十二三歲的模樣,梳著公主頭,戴著一頂小小的王冠,金黃色的卷發如波浪般從頭上披散下來,粉紅色的宮廷長裙如傘般撐開,肌膚雪白柔嫩,美麗的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看上去簡直可愛到了極點——她正是艾爾華今天在街上看到的那個極品羅莉,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到了這里。

    “洛麗塔公主,你今天也很可愛!睂τ诼妍愃鞒錆M傾慕的目光,萊歐圣女選擇視而不見,只是平平淡淡地這樣回應道。

    “洛麗塔公主?難道說,她是偽王里爾的女兒?”艾爾華心里驚訝地想著,目光一掃,果然看到在洛麗塔公主身后的侍衛之中,有威烈娜的身影,正緊緊咬著櫻唇,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想起今天對這位紅發女騎士做的快樂的事情,艾爾華就忍不住滿心快樂,微笑著向她眨了眨眼,接著就看到威烈娜臉色漲紅,雙手緊握成拳,嬌軀微微地顫抖起來。

    夕陽掛在天空,將落日的余暉灑向大地。金色燦爛的光芒灑在人群中央的三位美女身上,仿佛為她們披上了一件美麗的衣衫。

    這三位美女,都是金色的頭發,燦爛耀眼。只是萊歐的頭發顏色更為燦爛奪目,帶著狂野的氣息,令人不敢逼視。而瑟絲王后的金發就顯得那么柔順美麗,高貴而優雅;她的女兒金色的公主頭顯得那么可愛,讓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懷里,親吻撫摸著這美麗可愛到了極點的小女孩。

    站在有著超級模特身材的極品女將身后,看著極品羅莉和美艷迷人的王后,艾爾華感覺到眼眶發熱,幾乎滴下淚來。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這三位金發美女站在落日的余暉下,這場景是如此美妙,簡直讓他有死而無憾的感覺。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