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七章軍營夜戰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萊歐身邊別的侍女都分派到軍營中,卻督促各部將士準備起程,今晚是不會回來了。帳中只有艾爾華一個人,想找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躺在床鋪上面,艾爾華默默地想著:“明天我就要去參加戰斗了嗎?真可惜,好象來得太突兀了一些?蓯鄣陌籽蚴ヅ,**的天秤圣女,還有誘人的西蓮妹妹,恐怕要很久見不到她們了。尤其是我那可愛的西蓮妹妹,一直沒有機會干到她,到現在為止,也只是和她玩過女同……什么時候,才能和她再見面,真刀真槍地干到她呢?”

    本來還想要把當初陪自己一同泡溫泉,讓自己看過**的二三十名美麗少女們一齊召集起來,重新洗一回溫泉,然后在旁邊草地上開無遮大會的,可是現在已經沒有機會,只能留待日后有緣再干了。

    尤其是想到青春爽朗的水瓶圣女和金發飄飄的處女宮圣女的時候,他就更覺得可惜。處女宮圣女確實是很難弄到手,可是水瓶圣女沒有精神力量又不會武技,當時把她按在床上本來可以有機會干到她的,若非戰斗一起,萊歐硬把自己拖到軍隊中來,現在說不定自己已經可以干得水瓶圣女哭泣求饒了。

    “唉……”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想著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把那些圣女一個個地干過來,完成上天賜予自己的偉大使命。

    只希望,那些戰斗系的圣女真的很厲害,能夠輕松擊敗德里王國的軍隊,讓他早日回來繼續未完成的事業吧。

    “你在嘆什么氣?”一個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艾爾華驚喜地抬起頭,一把抱住趴在身邊的小魔女,將她按在床上,也不及多說,撕開她下體的衣衫就把**插進了她的身體。

    魔電龍槍進入她緊窄濕潤的通道,艾爾華舒服地嘆了一口氣,壓在她的身上,嘆息道:“你怎么來了?不怕被萊歐發現你,對你發起攻擊嗎?”

    “怕啊,”小魔女老老實實地說,“可是你明天就要走了,不來送你行嗎?”

    “你不跟我一起去嗎?”艾爾華驚訝地問,對于孤身從軍感覺到了潛藏的危險。

    “不去。我煉藥正在緊要關頭,不能隨便離開的。要知道,剛弄到的圣女元精可不能浪費,若是差了一點,以后就再也沒有辦法彌補了!”小魔女滿臉認真地說,小巧的香臀向上挺動,迎合著艾爾華的動作,幼嫩的*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花徑緊緊夾住他的**,套弄磨擦著取樂。

    看到艾爾華一臉的失望震驚,小魔女安慰地撫摸著他的頭發,柔聲說:“別難過,我們遲早還會在一起的。你一個人去打仗,剛好可以讓你在危險中學習如何戰斗和生存,更好地刺激你的潛能發揮出來,讓你早日成為一個偉大的魔王!”

    她這樣安慰著艾爾華,翻身騎到他的身上,熟練地挺動著腰肢,**夾緊魔電龍槍,溫柔地同他交歡,脫下身上的衣服,嬌軀一絲不掛地趴在他身上,柔嫩豐滿的玉峰在他胸膛上磨擦著,柔聲說:“你放心,你走的這些天,白羊圣女、天秤圣女和她們宮里的那些修女我都會給你安排得妥妥當當的,不會有什么問題。你在圣女修道院里面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只等你回來,我們再完成我們未竟的偉大事業!你知道嗎,只要能控制所有的圣女,就能控制整個大陸,這是我們魔族上古時流傳下來的秘密傳說!”

    “說得輕松,不要說別的圣女,那個戰斗系的獅子宮圣女,你有把握打倒她,讓我上了她嗎?”艾爾華抱怨道。

    “沒有……”小魔女沮喪地說,隨即又打起精神,斗志高昂地說:“不過,我們一定會有辦法的!就算今天不行,改天我們一定會想到辦法,讓她成為你胯下最忠實的性奴!你放心,這是以最高貴的魔族血統為保證,發下的重大誓言!”

    就象為加重自己說話的語氣一樣,她一雙**緊緊夾住艾爾華的腰部,**也用力地緊縮起來,緊緊套在**之上,堅定地向艾爾華提出真實的保證。

    艾爾華也沒有什么可說的了,他只是抱緊身上性感迷人的小魔女,用力地挺腰沖撞著她的誘人玉體,和她激烈地交合,享受這即將遠離前的最后一次歡娛。

    帳篷周圍已經布下了隔絕聲音的結界,也不會有好色忘生的士兵膽敢進來帳篷褻瀆生命女神的修女。艾爾華和小魔女興奮地交合著,聽著她嬌滴滴的**聲越來越響,充滿了整個帳篷之中。

    終于,艾爾華達到了興奮的頂點,滿臉猙獰地將小魔女按在身下,痙攣地將滾燙的精液射進她嬌小玲瓏的玉體之內,喘息半晌,翻身從她嬌軀上面滾下來,仰面躺在床上,粗重地喘息著。

    小魔女也是俏臉緋紅,充滿了交歡后的快樂和喜悅。因為交歡時間過久,下體的可愛花園已經被干得又紅又腫,象是快要破皮流血一般。

    休息了一陣,艾爾華伸手摸摸她的酥胸**,興致再起,翻身正要上馬再干,卻被小魔女伸手握住他粗大的**,笑瞇瞇地說:“別急嘛,我這里還給你準備了臨別贈禮呢!”

    “什么臨別贈禮?”艾爾華奇怪地問,卻看小魔女用玉臂撐起嬌軀,隨手一揮,口中喃喃念誦咒文,大大的眼睛里,出現了促狹的目光。

    就象天使降臨人間,一個美麗至極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帳篷的中央。黑暗之中,在她性感完美的嬌軀上面,散發著淡淡的光芒,看上去是那么圣潔美麗,讓人忍不住有向她頂禮膜拜的沖動。

    她美麗的臉龐上,帶著淡淡的羞澀,微微垂首而立。眼中隱含著一絲憤怒,卻又有一絲春情,隱約在眼中泛起,看起來有些水汪汪的。

    能在黑暗中自動發光的,自然是圣女才有的特殊本領。艾爾華吃了一驚,訝道:“她怎么來了?”

    “當然是我帶她來的了!”小魔女得意地說,“用一個小小的幻術,就可以帶她離開圣女修道院,進入軍營。自從她墮落之后,我就可以部分地控制她,將一個幻術施加在她身上,讓她看不到聽不到,只是機械地跟著我離開圣女修道院,并不是什么難事!

    天秤圣女美目含羞,悄悄地看了艾爾華的**一眼,眼波如水,又羞又怕。

    在小魔女的控制下,她并不是一直什么都看不到。剛才進入帳篷之后,小魔女就促狹地解開了她視覺和聽覺的束縛,因此她就只能乖乖地站在這里,在近距離內親眼目睹了艾爾華和小魔女的活春宮。

    在與艾爾華有了親密關系之后,天秤圣女潛藏的**得到了開發,現在又清楚地看到艾爾華健美的**,讓她想起了被他奸辱的一幕幕悲慘情景,羞憤之余,卻又一絲興奮之意,涌上心頭,讓她瓊鼻中喘出的氣息,微微變得急促了一些。

    看著天秤圣女美妙動人的倩影,艾爾華不由食指大動,想想剛才被獅子宮圣女勾起了**,卻不能干到她圣潔美麗的身體:現在小魔女卻帶了天秤圣女來,同樣美麗誘人的軀體就在面前,可以任由自己玩弄,當即欲心如熾,沙啞著嗓子叫道:“天秤性奴,過來服侍少爺!”

    聽到這樣侮辱性的稱呼,天秤圣女玉容羞紅,可是在精神魔法的控制之下,又不能違抗他的命令,只能一步步地挪到床前,在他的指揮下,滿懷屈辱地跪在他的兩腿之間,含淚垂下了粉頸。

    艾爾華已經坐起來,大模大樣地坐在床邊,張開兩腿,看著跪在自己胯下的美麗圣女,心中充滿征服的快感,冷酷地命令道:“天秤性奴,替少爺含吮**!”

    成熟性感的天秤圣女含著淚,屈辱地張開鮮艷的紅唇,小心地將艾爾華已經勃起脹大的**含進了純潔的櫻口里面。奇怪的味道從味蕾上散發開來,天秤圣女知道那是艾爾華的精液,混著小魔女的**,強烈的羞辱感覺,讓她的淚水終于忍不住流下來,灑在艾爾華的**和陰毛上。

    小魔女已經秤圣女的頭上飄浮著,興奮地看著她羞辱的情狀,尖聲叫道:“天秤性奴,哭什么?還不快些舔,替主人把**舔干凈!”

    天秤圣女嚇了一跳,生怕她再想出什么床上的花招折騰自己,慌忙用櫻唇香舌含吮舔弄,將上面的精液、**和自己的淚水都吮吸進嘴里,咽了下去。

    正含吮得起勁,空中的小魔女又發出陣陣壞笑,口中默念咒文,玉手一揮,只見在天秤圣女的身后,又出現了一個美麗倩影,正在驚慌地瞪大眼睛,目瞪口呆地看著床邊這幅**的情景。

    天秤圣女耳聰目明,聽到身后急促的呼吸聲,目光微轉,向那邊看去。小魔女卻飛到那美女的身后,用力一推,將她推倒在地,剛好撲在天秤圣女的身邊,兩人面面相覷,其中一個,嘴里還在含著粗大的**,看著自己貼身的修女,驚容滿面!

    被小魔女推過來跪在她身邊的不是別人,正是跟隨了她十幾年的忠實侍從,溫柔嫻淑的伊妮莎修女!

    這是小魔女設下的又一重詭計。用幻術將她們兩個隔開,在最緊要的關頭再揭開來,為的就是要看到這激動人心的場面!

    伊妮莎瞪大了美麗的眼睛,驚恐地看著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用紅唇叼著男人陽物的女子是自己最崇敬的天秤圣女。雖然早已經猜到了真相,可是親眼看到自己崇拜的圣女做著這樣**下賤的勾當,對她的心靈沖擊極為巨大,剎那間,仿佛一個偉大的偶像在她心中轟然崩塌。

    看著她的表情,天秤圣女淚流滿面。被自己最忠實的侍女看到這副下賤模樣,讓她羞慚欲死,玉齒不由自主地咬了起來,借以發泄心中的激動不安。

    “哎喲!”艾爾華痛得叫了起來,伸手捏著她柔滑的面頰,斥道:“有你這么吹簫的嗎?你當是買了根香腸?”

    天秤圣女恍然發覺自己還在含著他的**,慌忙吐出來,恨恨地啐了一口。

    艾爾華低頭看看自己的**,那上面亮晶晶的,沾滿了她的口水。而且還有一排細密的牙印,正是天秤圣女那排金碎玉的貝齒咬出來的。

    “好啊,還敢啐起主人來了!”艾爾華怒火中燒,仰頭看看小魔女,知道是她施手腳讓自己的精神魔法效力變得差了一些,一時倒不明白她的意思,琢磨了一下,才有些明白:“她是想看天秤性奴害羞的樣子吧?哼,果然是魔女,邪惡得象惡魔島上來的人一樣!”

    既然小魔女想看,艾爾華也覺得有點意思,就下令道:“天秤性奴,上來,騎到我身上,在你屬下的面前,就讓你在上面一次吧!”

    對于這樣的優待,天秤圣女并不心存感激?墒窃诰衲ХㄊO碌男Яψ饔孟,她還是只能流著淚,哭泣著爬上了艾爾華的床。

    黑暗之中,美麗圣潔的天秤圣女,抽泣著緩緩褪下圣女的長袍,除去內衫,露出了雪白**的嬌軀。

    看到這副完美的軀體,艾爾華和伊妮莎都忍不住稟住了呼吸。艾爾華是因為這副美妙的**之誘人程度并不下于剛才洗澡的萊歐圣女,而伊妮莎則是被圣女玉體的魅力所迷——圣女圣潔美麗的身體,即使同為女性,也會陷入迷戀之中,更何況伊妮莎一直深深地敬仰崇拜著天秤圣女,將她視為自己的偶像。

    天秤圣女美妙的**終于**地暴露在空氣之中。她的玉容上靜靜地流淌著淚水,用凄涼而又優雅的動作,向著艾爾華緩緩跪坐下去,壓在他的身上。

    她雪白修長的玉指顫抖著握住艾爾華堅挺的**,嬌嫩貞潔的**口尋到了**的尖端,緩緩地坐下,清楚地感覺到它的粗大與灼熱,頂開花瓣,進入了她的身體。

    伊妮莎目瞪口呆地看著那根丑陋的粗大**緩緩進入天秤圣女圣潔美麗的玉體,只覺一陣陣地眩暈。眼前的一切讓她不敢相信,有一種不真實的虛幻感覺,就象在做著惡夢一樣。

    即使是她本人被強奸,失去了侍奉生命女神的資格,她也沒有這么震驚和悲痛過?粗憹嵉氖ヅ黄冗@樣屈辱地侍奉著男人,她善良的心仿佛要破碎了一般。

    她想要沖上前去,將天秤圣女從惡徒的身上拯救出來:可是即使是小魔女已經故意地放松了精神魔法的禁制,她還是不能做出這樣的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幕在自己面前發生,默默地流著淚,發出低低的悲泣聲。

    天秤圣女聽到了她的哭聲,也是心中羞慚欲死,卻只能上下挺動著纖細性感的柳腰,讓粗大的**在她的**中來回**,帶給交合的雙方陣陣快感刺激。

    艾爾華已經舒服地呻吟起來,雙手握住天秤圣女柔滑豐滿的高聳玉峰,肆意捏弄,時而抬起頭咬住**吸吮。

    陣陣的快感從下體和酥胸涌來,天秤圣女的美目漸漸變得水汪汪的,緊緊咬住櫻唇,不想讓自己發出快樂的呻吟。

    如果只是和艾爾華、小魔女在一起,叫出來也沒有什么:可是現在觀戰的是自己最倚重、對自己最忠誠的善良修女,天秤圣女在她面前和男人交合已經是羞慚不堪了,就是死也不愿意再在她面前發出淫聲,讓自己最后一絲遮羞布都被扯掉!

    可是小魔女卻不肯放過她,從空中飛落下來,香臀騎在艾爾華的小腿上,雙手緊緊抓住天秤圣女的纖腰,突然用力上下晃動起來,動作快速激烈,就象篩糠一般,只不過方向是豎直的。

    天秤圣女忍不住失聲驚呼,劇烈的快感如潮水般涌來,花徑被粗大的**磨擦著,就象著了火一般,火辣辣的痛感和快感霎時將她淹沒。而艾爾華也失聲叫了起來,爽得六神無主,無可言喻。

    在小魔女的激烈幫助之下,天秤圣女很快就達到了**,哭泣著趴倒在艾爾華的身上,嬌軀劇烈地顫抖,花徑痙攣地箍緊艾爾華的**,將一**的陰精灑在**上面。

    伊妮莎流著淚水,瞪大眼睛看著這驚人的一幕?粗斐邮ヅ疂M臉紅暈地顫抖著,她雖然**經驗很少,還是猜出現在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圣潔的圣女達到了****,這種事情讓她震驚而痛苦。

    艾爾華卻還沒有達到頂點。因為和小魔女剛做過了一次,他的持久力要強得多,見天秤圣女已經不能動了,小魔女又笑嘻嘻地跪在床上看熱鬧,他索性翻身將天秤圣女壓在下面,大**狠狠地在她的花徑里暴烈**起來。

    天秤圣女經受這接二連三的攻擊,被干得魂飛天外,終于忍不住發出了呻吟聲。這聲音嬌媚動人,纏綿嘶啞,聽得艾爾華心頭大動,將她一雙修長美腿架到肩上,腰部晃動,用力地猛干,胯部在她雪白豐滿的臀部撞擊著,發出啪啪的撞擊聲。

    一波又一波的**沖擊著天秤圣女,她已經被干得神魂顛倒,櫻唇無意識地張開,大聲淫叫著,發出哭泣般的呻吟聲。

    艾爾華一邊與她激烈交歡,一邊低下頭,趴在她耳畔叫道:“說,我干得你爽不爽?還要不要我再干你?”

    “要,要,快些,好人,再快些……”天秤圣女無意識地尖叫道,雪白美腿緊緊盤在艾爾華的腰部,香臀急不可待地上頂,迎合著艾爾華的猛烈沖擊。

    艾爾華得意地大笑,抱緊她圣潔美麗的嬌軀,用力猛干,直干得她淫聲浪語,叫個不停,才用力地將**頂進她體內深處,開始了猛烈的噴發。

    天秤圣女痙攣著,呻吟哭泣著,被灼熱的精液射得魂飛天外,如八爪魚般牢牢貼在艾爾華的身上,粉臂雪腿將他纏得緊緊的。

    兩個人終于崩倒喘息,天秤圣女漸漸回神,抬起眼睛,看著旁邊滿臉驚駭的伊妮莎修女,突然又哭了起來,滿心都是羞慚悔恨。

    小魔女嬌笑著飛下來,在艾爾華耳邊輕輕地說著什么,伸手在他們交合的地方撫摸,將一股催情的氣息,度入了艾爾華的體內。

    艾爾華很快就恢復了雄風,大笑著,將天秤圣女按在床上暴烈**,很快就把她干到了失神狀態,只能抱緊艾爾華,哭泣呻吟著哀求他干得再快一些。

    艾爾華愈加興奮,采用各種姿勢,將天秤圣女按在床上不停地激烈交合,而天秤圣女也在他的努力開發下,漸漸陷入了肉欲的旋渦之中,淫蕩地迎合著,不知滿足地索取著,就象一個需索無度的淫婦。

    終于,她跪在床上,淫蕩地吸吮著艾爾華又一次射精的**,高高地翹起雪白香臀在伊妮莎修女的面前搖晃,不停地叫著讓艾爾華快點硬起來,并很快興高采烈地騎在他的身上,做起了快樂的活塞運動。

    在艾爾華的身上,她性感迷人的嬌軀上下起伏著,美麗的臉龐上滿是興奮的嫣紅,充滿了陶醉的表情。這一刻,她已經顧不得一切,只有那極端的快樂,才是她最想追求的東西。

    從圣女到淫婦的轉變,讓她得到了最大的快感。當她又一次達到了**的頂點,終于沒有力量再進行交歡,顫抖地淫喊著,趴在艾爾華的身上劇烈喘息,手腳冰涼,就象興奮已經抽干了她所有的精力一樣。

    雨散云收。天秤圣女躺在床上,默默地閉目養神,許久之后,微微張開美目,看著伊妮莎修女,苦笑了一下,再沒有力氣去想多余的事,似乎連害羞的力量都失去了。

    艾爾華費力地爬起來,看著這位可以和萊歐圣女媲美的美麗圣女,感覺到自己手腳發軟,似乎是將對萊歐的一腔**都發泄到她的身上,導致消耗過度的一樣。

    他吃力地爬到天秤圣女的身上,下體湊近她圣潔美麗的臉龐。

    看著他沾滿**和精液的**,天秤圣女猶豫了一下,還是張開櫻桃小嘴,將它含進口中,靜靜地吮吸著,舌尖舔弄,和尿道口進行著調皮的交鋒。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