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七章攻克險關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我佛如來曾言:愛本是恨的來處。

    艾爾華就像佛說的那樣,心中充滿了對萊歐圣女的怨恨,就像一般被始亂終棄的可憐少女一樣,幾乎痛不欲生,對萊歐圣女的愛戀漸漸轉化為憤恨,深深地積聚在內心深處,即使是來到了威武軍團,在眾男性將士崇敬目光的包圍下,也不能讓他的心情稍好一些。

    艾爾華曾經被獅子圣女的精神力量影響過,所以會對她產生崇拜的愛戀,而萊歐圣女則是因為殺戮過多,心中產生魔性,因此與屬下修女也就是愛爾莎發生了禁忌之戀,兩人的戀情陰差陽錯,雖然有著女同相戀的絕美戀情,卻終究慘澹收場,令人嘆息。

    在品嘗到了女歡女愛的歡愉之后,萊歐圣女本來想與愛爾莎共度一生,后來卻被流淚的生命女神神像所震驚,發現自己的魔性,于是將艾爾華趕走,到威武軍團去任職,自己則虔心修行,一心虔信生命女神,努力驅除心中的魔性,讓自己恢復成一個純潔至極的圣女。

    而被拋棄的艾爾華憤恨莫名,獅子圣女精神力量對他的影響力已經過去了,創傷卻仍然在他心中留存,他騎著戰馬行進在佇列中時,仰望天空看到的都是萊歐圣女的美麗容顏。

    打了這么久的仗,在接二連三的勝利之后,艾爾華得到的還是郁悶與被拋棄的悲憤。

    艾爾華目前是呆在威武軍團之中,那個滿臉胡須的粗壯老頭,也就是威武軍團的軍團長坦道爾在與萊歐圣女密謀之后,給了艾爾華一個百夫長之職,看起來是準備要他當一個沖鋒陷陣的猛將了。

    在戰斗之后,這支軍隊在本地休養了一天,重新補充了部分兵源,威武軍團總共將近三萬人,然后循著大路向前推進。

    艾爾華跟在威武軍團的佇列之中,朝著萊歐圣女離去的方向,默默的念誦著:萊歐圣女,妳等著吧!我一定要讓妳為這種始亂終棄的行為付出應有的代價!

    艾爾華仰頭望著天空,也暗地咒罵著自己:好好的男人,扮女人好趁機占便宜也就算了,為什么會真的想做女人呢?難道真的是像小魔女說的那樣,有可能會被圣女的精神力量影響嗎?可惡!不光占我的便宜、騙取我的純潔身體,還要用精神力量影響我,讓我真的愛上了他,這種行為絕對不可原諒!哼!居然讓我有變成女人的心思,哪天把你弄到手了,一定要讓你嘗嘗我身為男人的利害!

    艾爾華想著自己若以男人的身份出現在萊歐圣女的面前,用強暴的手段征服她時,她臉上所表現出來的驚訝表情,他就不禁陰險地笑出聲來。

    雖然艾爾華現在的能力還跟萊歐圣女差得太遠,不過矢志復仇的少年,哪怕經歷千難萬險,總會有希望達到自己的目標。

    艾爾華的心思很快又轉到了生命女神的身上,他暗自罵道:可恨的女神!對于那些修女的精神控制比我還厲害,把她們一個個變得那么聽話,害我不容易搞上她們,最可恨的是還賜給獅子圣女以精神力量對抗我施加的精神影響,害我差點變成女人,最后卻以圣潔的名義把我拋棄掉,難道我是這么好欺負的嗎?我呸!哪天一定要把妳所有的圣女都搞上手,讓他們都墮落成為魔女,把那當成對你和對萊歐最好的報復!

    艾爾華默默地幻想著若有一天自己神功大成,逮到萊歐圣女時,該對她如何折磨報復,然后用和小魔女商定的計劃,讓她徹底地墮落。

    想起自己曾經跪在地上吻吮服飾萊歐圣女,艾爾華更是悲憤惱怒,發誓一定得要她像自己那樣,跪在地上吮吸自己的男性器官,到時候她驚愕屈辱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

    三萬大軍緩緩前行,沒有人知道,在這個虔信生命女神的軍隊當中,竟然還有這樣的瀆神者,一心一意要搞上生命女神選出來的圣女,作為對女神的殘酷報復。

    在離敵人占據的曼斯關還比較遠時,艾爾華又一次接到了命令,率隊出發了。這一次他是一支百人隊的首領,接到的命令是探查情報,看看敵人的關隘里到底駐扎著多少敵軍,裝備如何,如果攻打的話,從哪里主攻會更好一些。

    被派出去的隊伍不止艾爾華這一支,他們同時還負有騷擾的任務,如果遇到敵人出來到鄉間搜刮糧食的部隊,要逮出機會,讓敵軍不能順利地得到糧草。

    艾爾華帶著部隊朝著關隘的方向進發,成為派遣小隊的首領,讓他騎在馬上的儀態也不由得帶上了一絲威嚴。

    艾爾華的那些部下大都很年輕,看著這位俏麗的高個修女,都顯得有些拘謹。作為生命女神的信徒,他們相信褻瀆神圣會遭受天遣,因此沒有人敢對這位俏麗的修女動什么歪腦筋,反而是將他當成生命女神在塵世間的代言人,對她畢恭畢敬。

    那一座關隘名為曼斯關,十分險峻,易守難攻,當初敵軍攻破它時,也是用了一些時間,死了好多人才成功地把它攻了下來。

    艾爾華帶著隊伍,在曼斯關附近游蕩,見到了一些出來探索的敵軍小隊,就以優勢兵力包圍了他們,打了幾仗,斬殺了百余名敵兵,刀法越見純熟。

    那些敵兵當中,偶爾有一、兩個高手,也都在艾爾華極快的刀速、沉重的力道打擊之下,無法抵抗他的進襲,慘死在他的手下,而其他的敵兵更加不是他的對手,到了后來,基本上沒有能擋住他一招的人。

    殺了這么多人,大肆發泄過后,艾爾華心中的郁悶漸漸減輕,隨著時間的流逝,心情也逐漸好了起來。

    由于武力的強大,艾爾華部下的那些士兵們對她越來越敬畏,對他的命令無不服從,艾爾華看著他們崇敬的目光,到后來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一天,艾爾華騎著戰馬在曼斯關附近游蕩,身后跟著上百名戰士,忽然看到遠處煙塵涌起,鳥雀驚飛,似乎有什么人經過的樣子。

    哪個方向位于曼斯關的北方,艾爾華心中一動,立即帶隊追上去,想要看個究竟。

    戰馬奔馳甚快,很快就追到了煙塵的后方,艾爾華沒有太過接近,只是遠遠地望去,發現那些都是德里王國的士兵,足有數千之眾,正在向北方行進。

    怎么回事,他們要撤兵嗎?艾爾華郁悶地想著,遠遠地跟在后面,終于看到一個脫隊的士兵。

    那個士兵鉆進莊稼地里想要小解,還沒解開褲帶,一把鋼刀就突然架在他的脖子上,他抬頭一看,竟然是一個虔信生命女神的修女,嚇得他臉色慘白,慌忙求饒。

    艾爾華壓低聲音,逼問道:快說!你們要到哪里去?為什么要離開?曼斯關現在還剩多少防衛力量?

    士兵支支吾吾的不肯說,艾爾華冷笑一聲,眼中寒光暴射,凝視著他的眼睛,將精神魔法的力量自眼中探入,沉聲再問道:你要老老實實地說,不要說謊,知道嗎?

    士兵的眼神變得呆滯,呆呆得說:我們接到命令要撤兵,曼斯關里面現在還有五百人,準備稍微抵抗你們一下,好讓我們可以從容撤走。

    他們真的要放棄曼斯關?艾爾華驚訝地想著,又逼問了幾遍,看有沒有什么錯誤,然后隨手打暈了敵兵,帶上馬趕回去,召集了部下,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他們。

    上百名的戰士都驚訝地議論著,艾爾華也暗自想到:坦道爾軍團長率領的本部大軍大概明天早上能趕到,如果被他們一擋,恐怕就不能順利地去追趕敵軍了。他們想逃回國去,這么輕松地走了可不行,說什么也得讓他們多付出一點代價!

    對于靠殺戮發泄郁悶的渴望讓艾爾華下定了決心,他抬頭看看天色已晚,用力一拍手,喝道:干了!來人,傳我命令,馬上派幾個人去附近的那支派遣隊里,就說我們趕去攻擊曼斯關了,要他們快來支援。再派一個人去坦道爾軍團長那里,把敵人的動向報告給他知道。我們現在吃飯,等天黑就出發,去把曼斯關奪下來,讓大軍可以順利地追擊敵兵!

    部下戰士都吃了一驚,可是看到艾爾華篤定從容的目光,也都不再說什么,只是默默地拿出干糧啃著,準備養足氣力,跟他一起去曼斯關中殺個天翻地覆,為自己被敵軍殘害的同胞報仇雪恨!

    艾爾華也吃了一點東西,等到天黑下來,就帶隊來到曼斯關前,讓那個被俘虜的敵兵大聲喊話。

    關頭上,一個士兵探出頭來,大聲問:什么人?

    已經被精神魔法控制的敵兵仰頭叫道:我們是皮爾將軍派來的,因為將軍大人的一份重要文件丟在屋里了,他在路上想起來,所以派我們回來取。

    等一下。士兵回去,過了一會兒,一個小隊長模樣的人從關上探出頭來,拿著火把向下面晃,喝令關下的人拿火把照亮自己身上。

    艾爾華帶的士兵都已經換好了衣服,都是從那些被殺的敵兵身上扒下來的,艾爾華下刀時比較小心,沒有弄破什么地方,洗干凈血跡后,還能穿,也沒有什么破綻。

    小隊長望著他們,猶豫道:天色太晚了,明天早上再讓你們進關吧!皮爾將軍明白,也應該會體諒的。

    艾爾華身穿敵軍盔甲,踏上一步,高聲叫道:長官,我這里有皮爾將軍的信物,請你看一下!

    艾爾華舉起手,左手大拇指上刻有天秤形狀的白玉戒指在皮膚中浮現出來,同時凝目望向那個小隊長,心中默念咒文,瘋狂催動體內魔力,將精神魔法向遠處的小隊長發射過去。

    在軍隊中呆了一段時間,艾爾華也漸漸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精神魔法師十分少有,因此普通人對于精神魔法的抵抗力并不強,如果突然施展精神魔法攻擊,很有可能一擊成功。

    話雖如此,隔著這么遠的距離,艾爾華也不知道能否成功,他也只有努力催動精神魔法,希望能影響到那個小隊長的判斷了。

    敵軍的小隊長看著艾爾華手上的白玉戒指,忽然微微一呆,站在那里呆立不動,半晌才說道:哦!是這樣,我明白了。來人,把城門打開!

    身邊的士兵有些遲疑,卻被小隊長大聲罵道:你們沒聽到嗎?我說打開城門!這位長官要到哪里就到哪里,不許阻攔他!

    這個時候,負責守城門的就是這個小隊長了,那些士兵也不敢怠慢,連忙打開大門,放艾爾華等人進來。

    艾爾華在附近轉了一圈,悄悄地布下結界,帶人走到關上,看著那個呆滯的小隊長,微微一笑。

    這個時候,精神魔法的效力過了,就像艾爾華想象的那樣,隔的距離太遠,效果就會變弱,敵軍的小隊長突然回過神來,望著艾爾華吃驚地叫道:你是誰?怎么會跑到這里來?

    艾爾華也不多說,從腰間拔出鋼刀,狠狠一刀將他剁翻在地,隨即一刀在空中拖過,將旁邊一名敵兵的喉嚨割斷。

    既然首領動了手,部下的士兵們也不含糊,立即抽刀拔劍,向那些敵兵砍去。

    敵兵們驚慌地大叫著,呼喚城中的同伴快來救援,不過艾爾華早已布下了隔絕聲音的結界,阻礙了聲音的傳播,雖然別的結界他并不熟悉,但是要布下隔絕聲音的結界,他卻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關中尚有數百名士兵,都是留下來準備抵抗敵軍追擊的死士,根據情報,他們知道明天敵人才會來,他們也只要能抵抗敵軍,讓他們沒有時間去追殺同伴,讓同伴能夠順利逃回國內就好了,因此今天晚上大部分人都在熟睡,準備應付明天慘烈的守關廝殺。

    關頭上的戰斗并沒有引起關內熟睡士兵的注意,直到艾爾華率人將敵兵趕盡殺絕,里面還是沒有人注意到。

    屠殺者悄悄地走下城墻,進入了士兵們的營房,艾爾華又一次布下結界,在屋中,只有沉悶的剁肉聲和慘叫聲隱約響起,卻傳不到房屋的外面。

    殺人如割草。這是艾爾華想到的一句話,他不喜歡這樣在睡夢中殺人,只喜歡在戰斗中暢快淋漓地發泄,可是為了戰斗的勝利,他還是非做不可。

    在關口外,大開的城門前方,幾支百人隊緩緩地圍攏過來,守在城*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前的士兵趕忙上前接應,引領他們進入城中,加入了屠殺者的行列里。

    實際上這些派遣隊也發現了敵軍退走的跡象,但是他們的隊長沒有一個人能有這樣的勇氣,在大軍到來之前,就對這座堅城發起攻擊。

    清晨之前,當坦道爾帶著大軍兼程趕到時,看到的是一座空蕩蕩的關隘,滿城的敵軍都已經在夜襲中被殺害,尸首全被丟擲在大街上。

    留下來善后的只有幾十個在夜襲中不小心受了輕傷的士兵,那些敵軍終于有些人在最后關頭驚醒,與他們進行殊死拚殺,卻也只能給威武軍團的士兵造成輕微的傷害,而他們失去的卻是寶貴的生命。

    至于這次夜襲的功臣,英勇的愛爾莎修女,已經帶著三百多名戰士出發了。他們的座騎是他們在關里關外能搜羅到的所有戰馬,循著敵軍逃竄的方向追出去,并且留給坦道爾一句話,請他快點派遣援軍來對敵軍進行追擊。

    被愛爾莎修女的英勇行為感動的坦道爾,立即帶著大批的騎兵向著北方奔馳狂奔。他只希望能在愛爾莎修女他們發起攻擊之前,追上他們,以免勇敢的愛爾莎修女在戰斗中受到傷害,他并且在心中暗自決定,如果愛爾莎修女真的能將敵人攔下來,將會破格被提升為千騎長!

    不過坦道爾終究晚了,在天還黑著的時候,艾爾華已經帶著三百名戰士,騎著快馬追上了敵軍,并且發現他們在荒野中的宿營地。

    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一段時間,艾爾華和戰士們只有稍微休息,就騎上戰馬,高舉著鋼刀火把,沖進了敵軍的營地里面。

    黑暗之中,飛馳進營地的戰士揮舞著鋼刀,將火把扔在敵軍的營帳上,看著它熊熊燃燒起來。

    里面的敵兵從夢中驚醒,驟然看到營帳起火,都驚慌地大叫,沖出營長想要逃命,不過迎接他們的是當面劈來的鋼刀!

    敵兵們慘叫著跌倒在地上,僥幸沒有被殺的敵兵如無頭蒼蠅般四處亂跑,驚慌恐懼地嘶喊著,混著夜空中不斷傳來的慘叫聲,讓德里王國的士兵們不知道究竟來了多少敵人,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陷入重圍了。

    越來越多的士兵開始沖出營帳驚慌地逃跑,拿著武器漫無目標地劈砍著。本來在敵國的土地上就已經很讓人擔心了,何況傳說中的敵人那么強大,連本國英勇的第二軍團也被他們擊敗,幾乎全軍覆沒,這讓他們感到十分膽顫心驚。

    黑暗之中,艾爾華率領著騎兵們,在風中呼嘯著四處追殺敵軍,鋼刀凌空砍下,鮮血迸射,無數的敵人倒在他們的刀下,慘叫聲震動荒野。

    但是天很快就亮了,驚慌失措的敵兵發現沖進營地的不過數百人,比自己的人少得很多,軍心漸漸開始平靜下來,也不再拿著刀劍四處亂跑,免得無意中傷到自己人。

    地上躺著的都是德里王國的士兵,他們當中有些是被愛爾華率人砍殺,更多的則是被自己人亂揮的武器傷到,而這個時候,艾爾華也發現天空出現晨曦,當機立斷,帶著三百名騎兵撥轉馬頭向營地外沖去。

    這個時候,驚魂稍定的皮爾將軍勃然大怒,對于這樣的羞辱感到無法忍受,立即下令騎兵準備,親自帶著六百名騎兵追殺上去,發誓要讓這些騷擾自己軍隊的敵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因為時間不足,艾爾華沒有來得及在營外設置陷阱對付這些騎兵,但是他有更方便的東西——控獸術。

    奔馳了一夜,艾爾華部下的騎兵都已人困馬乏,很快就被皮爾將軍率軍追上,但是緊接著,那些追兵的戰馬突然立起來,將馬上的騎兵全甩了下去!

    前面奔逃的騎兵們立即撥轉馬頭,將鋼刀刊載衰落地面的敵兵的頭上,而皮爾將軍首當其沖,被艾爾華一刀砍裂喉嚨,只見他雙手緊緊捂著流血的脖頸,不敢置信地看著艾爾華,倒在地上直到死去仍然是瞪大著眼睛,無法瞑目。

    其他的騎兵也都摔落馬下,即使僥幸沒有被艾爾華的部下們砍殺,他們也不能再騎到馬上了。那些戰馬就像受了驚一樣,向四面八方逃竄,而呆立在原地的騎兵,也只有被敵人斬殺的命運。

    失去了主將和所有的騎兵,剩下的將士們個個呆若木雞,望著外面耀武揚威來回奔馳的敵軍騎兵,他們只能據營固守,因為他們知道,一旦沖到外面,在荒野之上,他們只有被沖擊力極強的騎兵砍殺的份。

    但是他們終究不能永遠固守,當坦道爾率領大隊人馬趕到時,德里王國剩余的將士都只能哀嘆一聲,面面相覷,因為如果現在不投降的話,就只有一條死路可以走了。

    滿身是血的艾爾華騎在馬上微笑著,悠然地望向北方,他知道自己即將跟隨著威武軍團前往北方的德里王國,將戰火燃燒到敵方的國境之中。

    在那里,艾爾華將見到高大美麗卻讓他刻骨銘心的萊歐圣女,以及金牛、射手兩宮的圣女,他想要掌控這個國家、報復生命女神所必需征服的另外兩個目標。

    關中的敵人之所以要逃走,是因為戰報傳來,圣安王國的各路軍隊都在與德里王國的戰斗中取得了勝利。

    艾爾華相信萊歐圣女他們一定會乘機追擊,率軍進入德里王國的國境,讓那位發起戰爭的美麗女王付出慘重的代價!

    *****

    愛爾莎……萊歐圣女縱馬馳騁在原野上,望著前方茫茫的路途,在心中默默地念誦著那個可愛少女的名字。

    騎馬跟在萊歐圣女的身旁,已經恢復健康的苔絲恭敬地問道:圣女殿下,天色已晚,我們是不是應該休息了?

    萊歐圣女回過神來,望著落下的夕陽,淡然答道:好,讓士兵們安營扎寨,我們今晚在這里宿營。

    苔絲點頭答應,催馬馳去各營傳令,心中卻好奇地想著:我這次傷愈歸來,總是發現圣女一個人在發呆,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萊歐圣女勒馬立于荒野,望著茫茫前路,心中一片茫然:我率領的軍隊已經按照計劃追擊敵軍,一直進入到了德里王國的邊境,而且根據情報,在前方敵軍也已經集結了三萬人,似乎要與我的部隊在平原上決一死戰的樣子。

    萊歐圣女雖然也提防敵軍是否會有什么詭計,但是各種情報都表示敵軍已經沒有太多的后備軍,德里王國其他的軍隊大都在各條戰線上,與圣安王國突入德里王國的各個軍團在交戰,阻擋他們前進的步伐。按照數字計算,能夠與她會戰的敵軍也只有三萬人左右。

    在一望無際的大平原上,單憑萊歐圣女的萬人鐵騎,如果想要擊潰敵軍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有可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因此她下令召喚威武軍團前來參加會戰,四萬人對三萬,比較有必勝的把握。

    不過這樣一來,萊歐圣女就有可能在戰場上見到愛爾莎,會戰結束之后,還得重新合兵一處,以后更有可能會朝夕相見,到了那個時候,她又該以什么樣的心態,來面對曾經與她極為親密的愛爾莎修女呢?

    萊歐圣女以手撫額,美麗的臉上充滿了憂郁的神情,許久之后,她決定不再多想,既然自己已經決心做生命女神最虔誠的修女,那就無論如何都只能依循這條路走下去了,見到愛爾莎也只能按照修女應有的禮節,與她平靜相對了。

    此時,在萊歐圣女騎兵大軍側翼后方的威武軍團之中,艾爾華也騎在馬上望著夕陽,默默地回憶著萊歐圣女的美麗容顏、誘人玉體以及她在自己身下嬌喘呻吟的嬌態。

    艾爾華想著想著,他的手激憤地握緊成拳,暗自發誓一定要讓羞辱、拋棄自己的來歐圣女和逼迫她作出這樣天怒人憤之事的生命女神付出代價!

    千騎長大人!身后傳來了部下的呼喚,艾爾華回過頭,看到一匹戰馬飛馳而來,馬上的小兵用尊敬虔誠的目光望著他,恭聲說道:軍團長大人請千騎長大人過去商議軍情。

    艾爾華淡淡地應了一聲,撥馬朝著坦道爾軍團中軍的方向奔馳,晚風吹拂,他身上的修女長袍隨風飄揚,看起來甚是瀟灑飄逸,隱然帶著孤單清傲的意味。

    艾爾華現在已經是威武軍團中的千騎長了,以戰斗修女之身做到千騎長的高位,在軍中并非沒有先例,何況艾爾華的功勞如此之大,歷次戰斗中都有極佳的表現,得到破格提拔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艾爾華來到營帳中,默默地向坦道爾軍團長敬了禮,隨后坐在一旁,旁人看慣了這位修女孤高冷漠的模樣,出于對生命女神的虔誠,并不以為意,反而認為這才是強大修女應有的儀態,對他充滿敬仰。

    不到一會兒,各營千夫長,千騎長漸漸來到,全聚集在坦道爾的中軍帳內。

    坦道爾見人來齊之后,便宣布開始軍議,將萊歐圣女發來的命令說了一遍,并且鼓舞道:只要擊潰消滅這一支敵軍,我軍便可以聲勢大振,前往德里王國京城的道路也就少了一份阻礙,眾將士需要齊心合力,共滅敵軍才是!

    麾下眾將一齊站起來齊聲宣誓,誓要效忠王室,消滅敵軍,直到攻入德里王國的都城,逮住他們的埃斯特拉女王,押回圣安王國接受審判,以成不世之偉業!

    艾爾華站在人群之中,面容冷漠,他對效忠偽王并不感興趣,可視若能在會戰中見到萊歐圣女,她又將會以什么樣的姿態來面對我呢?想到這里,他不禁微微地冷笑起來。

    *****

    數日后,威武軍團接近了雙方預計的戰場附近,稍微休整了一下,才繼續向戰場的方向進發。

    萊歐圣女早已率軍接近了那一處將作為戰場的平原,只是為了等待威武軍團前來參加會戰,特地放慢了行軍的速度,而敵軍的速度似乎也不快。

    情報傳來,這次率領那一支名為紅粉軍團的敵軍,將要與他們交戰的竟然是敵國的二公主,名為琪娜娜的年輕少女。

    德里王國的政務一向由他們的埃斯特拉女王主導,她原本是德里王國的公主,在父親去世后作了德里王國的女王,卻又在十五年前喪夫,孤身一人帶著兩個女兒度日,卻將德里王國的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廣受稱頌,只是這一次突然發兵攻擊圣安王國,讓人有些不明白她為什么要這么做,難道不知道圣女修道院的強大力量以及它對圣安王室的支持嗎?

    埃斯特拉女王的兩個女兒,很奇怪的沒有按照大陸上早婚的習慣,在十一、二歲就嫁出去,大女兒塞西莉婭今年十八歲,因為虔信戰爭女神,決心要做戰爭女神的修女而不肯出嫁,而她的妹妹琪娜娜今年十六歲,宣稱要以姐姐為榜樣,也不肯出嫁,而埃斯特拉女王倒也不強迫他們,讓她們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琪娜娜公主對戰斗很感興趣,以德里王國的力量組建了紅粉軍團,這一次聽說就是她親自向埃斯特拉女王請命,率軍出征前來迎擊萊歐圣女率領的集團軍。

    對于這樣喜歡玩鬧的小女孩,威武軍團的各位將士都嗤之以鼻,絲毫不把她當回事。想來以這樣嬌弱公主胡鬧組建成的軍團,只怕才一交戰,就會被徹底擊潰吧?

    逮到了琪娜娜公主,她的母親一定會大為震驚,到時候不管是迫降還是繼續進攻,都會對己方大為有利。威武軍團的將領們這樣想著,心中斗志更足,催促著布下快速向前進發,像是擔心功勞被別人搶走了一樣。

    可是艾爾華帶著自己的千人騎兵行進在佇列之中,總覺得心神不寧,好像有什么事就要發生了一樣。

    他曾經聽小魔女說過,得到了圣女精元的人,在許多時候都會有超乎常人的感應能力。因此對于自己的不安,他懷疑這一次的進軍不會太容易,可是到底會遇到什么事,他也無法弄清楚,只能滿腹狐疑地帶著部隊一步步地向前進發。

    大軍行進的道路位于山區附近,威武軍團在山腳下的大道上走過,人人腳步輕盈,仿佛勝利的果實就放在前面,靜靜地等待自己去摘取一般。

    艾爾華騎馬走在佇列中,耳中忽然聽到隆隆的聲音,他疑惑地仰起頭,驚訝地望著漫山遍野狂奔而來的野牛,忽然知道自己這些不安的感覺究竟是來自何處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