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四章舊愛新歡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哎呀!一股劇痛突然向艾爾華襲來,他立刻抬起手按住額頭,臉上的肌肉還微微抽搐。

    頭痛很快就消失了,艾爾華手撫額頭,心理納悶的想著:為什么會突然頭疼,難道是因為我將控獸術用得太頻繁,對身體產生什么不好的影響嗎?

    他現在的情形就像琪娜娜公主一樣,全身一絲不掛,露出了純潔無暇的身體,坐在碩大的木桶中,接受著身邊美貌侍女殷勤柔軟的清洗服侍。

    苔絲修女現在變成是艾爾華的侍女了,由于她的強烈要求,已經升任軍團長的艾爾華不得不收下她作為侍女。

    艾爾華懷疑是這個美貌少女的奴性太重,而且從前服侍萊歐圣女慣了,一天不服侍人,就會渾身難受。

    這個大木桶就是當初萊歐圣女洗澡用過的木桶,睹物思人,艾爾華頓時想起當初自己與苔絲一起服侍萊歐圣女淋浴時的香艷情景,才不過隔了短短的一段時光,如今卻人事已非,讓艾爾華不由得暗自嘆息。

    苔絲溫柔滑膩的玉手放在艾爾華的身上,又輕柔的將水潑在他的身上,擦拭著他的皮膚,幫他清潔淋浴。艾爾華微閉雙眼,將頭靠在大木桶,想著自己當初獨自服侍萊歐圣女淋浴時,卻被她騙上了床,玩弄了清白的身子,不禁難過得直想哭。

    突然,艾爾華一伸手,將苔絲拉進大木桶中,撲通一聲,水花四漸,漸得大木桶外的地上到處都是水。

    事出意外,苔絲啊的一聲,驚叫了出來,身上薄薄的修女長袍也被水打濕,緊緊的貼在身上,嬌軀隔著濕衣被看得清清楚楚,就像**一樣。

    艾爾華嚴重露出邪惡的目光,微微喘著粗氣,粗魯的將苔絲的衣衫剝得干干凈凈,扔到外面的地上,不到一會兒,大木桶中就出現了兩個清麗動人的**少女,當然,其中一個是假扮的。

    苔絲縮成一團,驚訝的瞪大眼睛,惶恐的看著艾爾華,趕緊抬起手來急迫的護住胸部,她幫萊歐圣女洗了這么多年的澡,還是第一被自己服侍的人拉進桶中一同淋浴。

    艾爾華輕輕的擁住苔絲,大手放肆的在她身上活動著,像是幫他洗澡一樣,撫摸著她柔軟滑膩的肌膚,臉上的肌肉還微微抖動,輕聲笑道:苔絲姐妹,當初你幫圣女殿下洗澡的時候,她有沒有叫你一起近來洗澡呢?

    苔絲趕緊搖頭回答到:沒有,從來沒有,我只是一個侍女,怎么可以和圣女殿下一同淋浴呢?

    艾爾華心中一寬,微微的松了一口氣,低頭看著苔絲嬌美誘人的**,不由得暗自吞了一口口水。

    碩大的木桶,嬌美的少女坐在桶中,一絲不掛,而且她潔白的嬌軀還緊緊貼著艾爾華,艾爾華的大腿甚至可以感受到她身體各部位肌膚的滑膩柔軟,這讓艾爾華的情緒漸漸興奮起來,手也不由自主的撫上了苔絲的香肩,并且緩緩向下滑去。

    苔絲的酥胸柔滑細嫩,肌膚雪白晶瑩,玉峰尖挺,可以看得出已經發育得很好了。

    艾爾華的手微顫著,漸漸的撫向苔絲的**,想要把**握到自己的手中,好好把玩這具青春少女的玉體。

    不過他突然看到了這個大木桶的壁上,刻著一個小小的心形圖案,那是不久之前的某一天,他滿懷著對萊歐圣女愛戀,獨自在桶中輕輕刻出來的。

    艾爾華的眼神瞬間變得迷茫,開始回憶著那個夜晚,滿懷單純愛戀心思的他,認真的在桶中一心一意的刻著這個圖案時的純真往事,而他的眼中還有濃重的感情緩緩的流動著。

    很快艾爾華便驚醒過來,他搖了搖頭,將以往的戀情全拋到腦后,看著已經被他抱到懷中的**少女,卻突然沒有了興致,只是潑水幫她洗掉了身上的香汗。

    寬大的營帳中,擺放著碩大的木桶,一對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美貌少女正在里面淋浴著,還互相用手擦拭、撫摸著對方的身體,而她們的心目中都想起了美麗迷人的萊歐圣女,一股淡淡的感傷在她們心中流動著。

    將純潔的少女身體洗得干干凈凈,艾爾華拉著苔絲一起躺在大床上,默默的回憶著從前的往事。

    那個時候,他也是這樣和萊歐圣女一起躺在床上,這張床也是從軍營中一起運過來的,萊歐圣女一直使用的大床,由于萊歐圣女長的高大健美,因此這張床也特別大,可以輕松的躺下他和苔絲。

    艾爾華緩緩的翻了身,側過身看著苔絲,她就在自己身邊,纖細苗條的嬌軀背對著他,香肩還微微的抖動著,像是因為想念萊歐圣女而哭泣,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來。

    懷著同樣的思念,暗自感傷的艾爾華緩緩的移到苔絲的身后,伸出手臂將苔絲摟在了自己懷中。

    苔絲顫抖了一下,隨即迷失在艾爾華溫暖的懷抱里,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圣女殿下,今天你……

    苔絲很快就回過神來,發現摟住自己的并不是萊歐圣女,而是愛爾莎姐妹,她不禁咬住櫻唇,淚水又一次從眼中緩緩流了出來。

    艾爾華輕輕的擁住她,身體貼著她纖細的嬌軀,感受著她玉背香臀的嬌嫩柔滑。她們兩個都是裸睡,身上一絲不掛,就像當初與萊歐圣女同睡時的情形一樣。

    兩個都曾作為萊歐圣女床伴的可憐侍女,就這樣默默的躺在床上,艾爾華代替萊歐圣女的位置,摟真清純美貌的少女,臉頰貼著她柔軟的青絲,幽幽的問道:苔絲,我不在的那幾天,圣女殿下是不是像現在這樣,摟著你睡覺?

    苔絲無言的點了點頭,暗想到:我好懷念圣女殿下的懷抱,不但溫暖還充滿著力量,讓人忍不住想要迷失在圣女殿下的懷抱里,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就是我最幸福的時光,我每天都是在最幸福的美妙感覺中,沉沉的在圣女殿下的懷中睡去。

    苔絲曾經無數次虔誠的像生命女神祈禱,希望自己能夠永遠享受這種幸福,享受在圣女殿下擁抱睡去的美妙滋味,可是萬惡的德里王**隊奪去了她的幸福,將可憐的少女打入了無底的深淵中。

    苔絲無助的啜泣著,身體向后靠了一些,**的嬌軀緊緊貼在愛爾莎姐妹懷中,心想:愛爾莎姐妹的懷抱也是那么溫暖有力,讓人感覺十分舒服,可是和圣女殿下比起來好象還差了點。

    主要是艾爾華的身高不如萊歐圣女那么高大,抱起來就當然就沒有那么舒服,而且胸部也比萊歐圣女平得多,這讓已經習慣了被豐滿玉峰頂在脊背上的苔絲修女總覺得背后好象少了些什么一樣。

    看著她點頭,艾爾華的臉色不由得沉了下來,悲憤的目光從他眼中射出,滿懷嫉妒的看著懷中肌膚雪白的少女,緊緊的咬住了嘴唇。

    我只不過離開了幾天,她就又去找了別的女孩,難道說她把我趕走,就是為了給苔絲空出地方來嗎?艾爾華憤怒的想著。

    艾爾華仔細打量著懷中的女孩,發現苔絲的容貌其實也十分美麗,只是在萊歐圣女的光輝下一直被掩蓋,因此自己才沒有十分注意他。

    青春美麗的少女就這樣躺在艾爾華的懷里,被他緊緊的摟住,讓他的呼吸不禁微微有些急促,腦中想到了一些香艷的情景,整個人頓時覺得有些眩暈。

    這讓他不禁想到:連我都無法提防苔絲這個青春少女的誘惑力了,而萊歐圣女難道就會放過這可口的美味佳肴嗎?或者她已經肆意的玩弄過苔絲的身體,讓苔絲和我一樣變得不再清純了。

    嫉妒與悲憤瞬間沖昏了艾爾華的頭腦,理智漸漸的不復存在,曾經被萊歐圣女殘酷玩弄過的艾爾華不由得伸出手去,握住苔絲胸前那對溫暖滑膩的雪兔,澀聲問道:那么……殿下也是這樣摸你的嗎?

    苔絲的酥胸尖挺高昂,柔嫩又充滿了彈性,手感好得不得了,可是艾爾華卻沒有注意到這些,在沉寂的黑夜之中,他的聲音聽起來那么空洞,甚至還隱含著一絲悲憤和無助,就這樣冰涼的響起在黑暗之中。

    艾爾華手臂的力量也迅速加大,繞過苔絲修女嬌柔纖美的侗體,將她一絲不掛的嬌軀緊緊的摟在懷中,幾乎讓她喘不過氣來。

    清脆的瞧門聲突然響了起來,在這個寂靜的夜里的深夜中顯得特別響亮。

    正要深吸一口氣,撲到床上猛干自己生命中的第一女人的琪娜娜公主突然停止了動作,纖手按在床上,憤怒的轉頭看向房門,大聲問道:是誰?

    在她身下是萊歐圣女熟睡中的美麗儀態,萊歐圣女的衣衫已經被除去了一半,露出了美麗無暇的上半身,波濤洶涌的身材,足以令任何人都看得喘不過氣來。

    早已經欲火焚身的琪娜娜公主,對打擾自己青春初夜的人充滿了痛恨,暗自發誓如果是哪個不長眼的侍女膽敢不顧自己的命令來打擾自己的話,將來一定要逼著她坐木驢,讓那木制的假**狠狠的戳得她流血哭嚎,已懲罰她不服從命令的大罪!

    結果意料不到的熟悉聲音,清涼的從門外傳了進來:是我,快開門!

    琪娜娜公主愣了一下,臉色微微發白,她從來沒有想到會是自己的母親,高高在上的埃斯特拉女王,居然在這么深的夜里來自己的臥房。

    不是才在慶功宴上分開而已,為什么會突然又跑過來找我呢?琪娜娜公主疑惑的從床邊直起身來,怏怏不悅的走過去開門。

    裝飾華麗的房門一打開,穿著高尚宮廷禮服的埃斯特拉女王立即出現在門前,她看著一絲不掛的小女兒,眼中沒有一點意外,只有一抹異色出現在她冷漠的黑眸之中。

    **著嬌小玲瓏玉體的琪娜娜公主屈膝行禮,讓開路請埃斯特拉女王進了房間,然后小心的關上了門。

    埃斯特拉女王緩步走到床前,低頭看著昏迷在床上的半裸圣女,也不由得微微愣住,視線不由自主的萊歐圣女高聳尖挺的迷人玉峰所吸引,呼吸也漸漸變得急促起來。

    不過她終究是萬人之上的高貴女王,很快就恢復了神智,她轉頭看著琪娜娜公主,冷冷的笑著,說道:好!原來你一個人急著從慶功宴上逃出來,就是為了回來做這件事。你有那么多侍女,難道不夠你玩弄呢?

    琪娜娜公主嬌面羞紅,微微低著頭,輕聲說道:母親,你有不是不知道,那些侍女出身低微,怎么配真的與我享魚水之歡呢?這些年來,我只是讓她們相互玩弄取樂,可沒有真的讓他們享受女兒高貴的身體呢?

    琪娜娜公主湊近兩步,從后面抱上埃斯特拉女王的玉體,櫻唇湊到她的耳邊,親昵的說道:這個萊歐圣女真的好誘人喔!讓人一看到她,就想和她**,母親,這不是你說過的,她們那些圣女特有的精神力量呢?

    埃斯特拉女王冷哼一聲,沉聲道:你知道就好!你是信奉魔神的,所以會對她產生**,我不怪你,至于你姐姐就讓人生氣了,她是信奉戰爭女神的,居然也會像那些生命女神的信徒一樣,對獅子宮圣女產生愛戀之情,真是可惡!

    琪娜娜公主聽的精神一振,紅潤小舌輕舔櫻唇,柔聲媚笑道:既然姐姐怎么讓你生氣,不如讓我來懲罰她好不好?說完話,她的一雙玉臂隨即抱緊了埃斯特拉女王,**嬌軀在埃斯特拉女王身上摩蹭了,整個人立即嬌喘吁吁,身體里頭仿佛帶著無盡的火熱**。

    埃斯特拉女王輕哼了一聲,似乎被琪娜娜公主的**所感染,聲音也漸漸帶上了幾分慵懶,無力的說道:好了,不要再玩了,這個萊歐圣女我要帶走,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就像聽到晴天霹靂一樣,琪娜娜公主瞪大眼睛,失聲叫道:母親,你是說真的嗎?人家好不容易千辛萬苦才把她抓來,還沒有來得及好好玩一下,就要從人家手里搶走……

    埃斯特拉女王皺著眉頭,寒聲說道:大事要緊,如果被你一高興玩殘了,那我還怎么用她來修煉魔功呢?你想一想,這些年里,被你玩死、玩殘的侍女有少過嗎?

    琪娜娜公主噘起了櫻桃小嘴,不服氣的說道:那些侍女都是下等人,雖然長的很漂亮,但是出身卑微,誰看真的把她們當作愛侶看待。我也只不過是拿鞭子抽抽她們,拴著她們當狗玩,又沒有真的和他們做過愛,當然是不會愛惜她們的,所以玩死幾個也很正常,沒什么大不了的,不過這個萊歐圣女就不一樣了,她可是圣女修道院的圣女,很珍貴的,況且人家又是真心喜歡她,愛惜她都來不及了,怎么可能把她玩壞呢?

    埃斯特拉女王還是搖頭不允,堅決要求把萊歐圣女帶走。琪娜娜公主哭泣纏鬧了許久,見沒有什么效果,只得拭淚沉思,突然一咬貝齒,恨恨的說道:母親要帶走萊歐圣女也行,可是姐姐得給我,你不得再干涉!

    埃斯特拉女王像是早就料到琪娜娜公主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她的表情不但不詫異,紅唇邊還露出一抹會意的微笑,淡淡的說道:那是你的事,跟我說做什么?

    埃斯特拉女王微微彎腰,小心的替萊歐圣女拉好衣衫,遮住了她雪白高貴的酥胸,回身喊道:來人,把萊歐圣女抬到地牢里去!

    幾名侍女應聲從門外走了進來,恭敬的向埃斯特拉女王屈膝行禮,上前抬起萊歐圣女的玉體,放在一個新趕制出來的巨大擔架上,朝門外走去。

    在她們的身后,琪娜娜公主嬌俏美麗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悲苦失望的表情,反而露出了興奮的甜美笑容,她的心中暗自歡呼雀躍著,人則蹦蹦跳跳的向門外跑去。

    得到母親默許的她,現在正急著跑去找塞西莉婭公主,準備向塞西莉婭公主傾訴這些年來自己對她的愛戀之情。

    如果機會允許的話,我就會……被德里王國的公眾一致視為天真可愛至極的琪娜娜公主,想到這里不禁偷偷的笑出聲來。

    大床上,美貌少女瞪大眼睛,詫異的看著自己的姐妹,對于愛爾莎的問話和覺動感到不可思議。

    其實苔絲被萊歐圣女抱在懷中,是每一夜都有的事情,可是被萊歐圣女撫摸胸部倒是很少有,只是在她離開幾天之后,再回來時,萊歐圣女偶爾偶爾會在睡夢中撫摸她一、兩下,隨后又會醒來默默的看著她,眼中閃動著她不明白的心痛光芒,此后圣女殿下經常會瞪大眼睛看著帳篷的頂部,直到天亮。

    這些天里苔絲修女不知道萊歐圣女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而她也不敢問,現在聽到艾爾華的問話,心里忽然升起了一個念頭:難道是我受傷不的這些日子里,愛爾莎姐妹和圣女殿下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苔絲想到這里,整個人不由得呆住了,目光也變得茫然,一時之間完全說不出話來。

    艾爾華把苔絲的沉默當作了默認,他緊緊咬住了嘴唇,嫉妒的烈火在他的心底熊熊燃燒了起來。

    我懷中的少女是這么嬌俏美麗,以玩弄少女身體為愛好的好色圣女,又怎么可能放過這么清純誘人的女孩呢?恐怕她現在已經不再純潔了。艾爾華悲憤的想著。

    或者是在和我有過**關系之前,她就一直是萊歐圣女的親密的親密床伴?原來我只是這個女孩的候補,一個被好色圣女隨手玩弄的傻瓜修女!艾爾華痛苦的想著,嫉妒讓他失去了理智,就見他低下頭朝著苔絲微微顫抖的櫻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苔絲幾乎要驚呼出聲,可是小嘴卻被艾爾華的唇舌堵住了,她用力的掙扎著,力量卻遠遠不及艾爾華,被艾爾華緊緊的抱在懷中,舌頭還肆無忌憚的闖進她的口中,與她柔軟滑膩的香舌纏在一起,用力的吸吮著她口中的香津,并且大口大口的咽下去。

    苔絲的櫻唇溫暖濕潤,里面的津液香甜可口,丁香小舌也是那么的誘人,讓艾爾華不由自主的緊緊吮吻著,仿佛怎么也吻不夠一樣。

    當艾爾華抬起頭來,苔絲已經是淚流滿面,她并不像白羊圣女那樣對性一無所知,對于自己初吻的喪失,可是悲痛至極,心中還想著:如果是被萊歐圣女吻了,我還不會這么難過,但是被愛爾莎姐妹……

    其實在苔絲的心里,她也暗自希望自己的初吻能夠獻給強大而美麗的萊歐圣女。

    艾爾華輕輕的喘息著,眼中散發著邪異的光芒,幽幽的問道:圣女殿下她有沒有這樣對你?

    苔絲啜泣著,已經聽不到艾爾華在說什么,只是在流著眼淚,喃喃的呤誦道:圣女殿下,我……

    嫉妒的烈火從艾爾華眼中射出,面對這個一*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心要替萊歐圣女守貞的美貌少女,他的憤怒讓他不顧一切的趴下去,張開嘴努力的將苔絲小巧的**含到了口中。

    苔絲短促的驚叫了一聲,低頭看著愛爾莎在自己胸前用力吸吮,酥胸上傳來的酥麻感讓他嬌軀發軟,只能不知所措的看著愛爾莎,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艾爾華滿懷悲憤的吮舔著苔絲柔滑的**,用力張大嘴含進去,感覺充滿彈性的**頓時占滿了整個口腔,他用牙齒輕輕的咬在上面,很快就被彈了回來,他心想:這樣柔韌的彈性,果然不虧是被萊歐圣女調教過的健美少女,身上不但滿是青春的活力,還有誘人香氣不斷撲鼻而來。

    吮吻著這樣美貌的胸部,艾爾華幾乎忘了所有的事情,只是不顧一切的吸吮著,感覺苔絲嬌嫩的**在自己的口中直立起來,他用舌尖輕輕的潑弄著,讓**歪向一邊,而**卻變得更加堅硬,馬上回到原位,與舌尖進行著不屈不撓的斗爭。

    直到苔絲嬌喘吁吁的發出哭聲,艾爾華才抬起頭,咬著嘴唇,顫抖的問道:圣女殿下有沒有這樣對你?

    苔絲的敏感部位突然被襲,她這時已經被艾爾華的唇舌吸得渾身發軟,意識模糊,哪里還有力氣回答他的問題,就見苔絲只是默默的啜泣著,對于自己突然遭遇到的事情驚恐萬分,不知該怎么應對。

    原來……她真的把苔絲搞上手了。艾爾華痛苦的想著,頓時咬牙切齒的說道:既然這樣,那我也不用客氣了!

    艾爾華立即趴下身子,壓在美少女的身上,伸出舌頭在她嬌軀上到處吻吮,從潔白的額頭一路向下,吻過玉頰、櫻唇,舔弄著她的雪頸、香肩,又在酥胸上頭**許久,弄得苔絲嬌喘吁吁,身軟如棉,接著舔過雪白平滑的小腹,然后將他的嘴唇狠狠的印在少女純潔無暇的花園上面。

    不要苔絲驚恐的大叫著,伸出纖美玉手奮力的推著艾爾華的頭,想把他從自己的雙腿中間推開,但是艾爾華卻比她早一步,舌頭立即在她美妙的花園中舔弄起來,瞬間讓她如遭雷霹,力氣快速從他身上流走,只能嬌弱的輕輕推著他的額頭,恍若輕柔的愛撫一般。

    艾爾華將臉埋在她誘人的雪白美腿中間,舔弄著她的花園,感覺到花瓣十分柔軟,陰毛細密整齊,**口處的肉壁嬌嫩至極,還散發著淡淡的處女幽香,讓他忍不住有寫暈眩。

    嗅著苔絲純潔而誘人的少女體香,艾爾華的心里卻是悲憤某名,他想著萊歐圣女不知玩弄了多少純潔少女,而且把他搞上了床,又始亂終棄之后,還不甘寂寞的回過手來玩弄了苔絲的身子。這些事情讓他嫉妒得發狂,舌尖于是狠狠的刺進少女嫩穴中,和她柔軟至極的肉壁進行著親密的接觸,在里面用力的舔弄著,直舔得苔絲嬌軀劇烈的顫抖,花蜜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苔絲無聲的哭泣著,嬌弱的搖著頭,纖手抓在艾爾華的頭發上,卻使不出一點力氣,在艾爾華的唇舌猛烈進攻下,她被**得意識逐漸模糊,突然,她感覺到愛爾莎姐妹用力的吸吮著自己的下體,不由得讓她嬌軀劇顫,一雙美腿緊緊夾住艾爾華的頭部,一股甜美的密汁從花徑中噴出,澆在了艾爾華的臉上。

    艾爾華用力的吸吮著少女美妙的初蜜,費力的掰開苔絲緊夾的**,從她胯下抬起頭來,咬著牙顫聲問道:怎么樣,萊歐圣女有沒有這樣舔過你?

    **過后的苔絲已經回答不出任何問題,只是流著清澈的淚水,茫然的望著帳篷的頂部,顫聲哭泣道:……圣女殿下,我……

    這個時候居然還在叫她的名字……艾爾華悲憤的眼淚幾乎流了下來,在他的心中,一個恐怖的咒文正默默的念了起來,之所以會說恐怖,是因為咒文的結果將會讓他身下的苔絲懼怕不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