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三章戀人重逢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莊嚴華麗的王宮大門前方,身材魁梧、滿臉落腮胡的的強大劍士,正騎馬昂然立于大道上,眼中閃耀著堅定的光芒,現是他身為王宮的衛隊長,誓死守衛王宮的決心。

    威武軍團的十幾名彪悍騎兵紛紛舉起雪亮的鋼刀,縱馬飛馳向前,戰刀臨空劈落,決心要將這個強大的戰士當場劈落殺于王宮的前方。

    因為他們已經從俘虜的口中得知,他們最敬愛的萊歐圣女,自從被送進王宮之后,就再也沒有出來過。顯然是被關在王宮之中。為力救出萊歐圣女,他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德里王國最著名的劍士駱里聳立如山,看著刀光堪堪及體。突然大孔一聲,手中闊劍滿天狂揮而出,轟然巨響聲中,數名攻到他身邊的戰士被重劍擊中胸膛,瞬間從馬上倒飛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身上鮮血狂噴,都受了致命的重傷。在駱里旁邊,有數名騎兵怒孔著揮刀攻來。他看也不看。闊劍左右揮動,如雷霆霹靂一般,閃電般的擊在那些戰士身上,將他們重重的擊飛出去。

    那些戰士飛落在地,身上盔甲破裂,而且都已經被重劍斬出了巨大的裂口,鮮血從裂口中噴濺出來,將王宮前的大道染的一片殷紅。

    夜空中,一匹戰馬飛馳而來,馬上戰將銀甲披掛,手握長刀,望著駱里怒哄一聲,雙腿一夾,如離弦之箭般,飛速射向前方的敵將!

    長刀凜厲劈下,重重的斬向駱里的頭顱,夾帶著巨大的力量,卷起風聲呼嘯,銳利又刺耳。

    駱里眉峰一緊,舉劍相迎,雙方運足力氣,大哄一聲,刀劍相交。發出巨大的轟鳴聲,震響了整個夜空。

    強健雄駿的戰馬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都向后倒退,而駱里橫劍擋胸,望著前方的敵將,心中暗自驚異,對于敵將的強大力量驚漢不已。

    那個敵將眉清目秀,身穿銀甲,在月光的照耀下光芒閃閃,從銀盔外披散的發型來看,敵將似乎是個女子。

    圣女修道院的戰斗修女!駱里瞬時明白了敵人的出處,想起上次見過萊歐圣女的強大,心中斗志徒生,舉起闊劍,放生大哄到:前面的戰斗修女,可敢接我一劍?

    艾爾華心急如焚,一心只想盡快將萊歐圣女救出來,免得遭到敵人的臨辱,所以哪有心思與駱里廢話,就見他怒喝一聲,長刀瘋狂劈去,直指駱里的面門!

    駱里見對方刀勢兇猛,不敢怠慢,大哄著舉劍擋開,手臂也被震的麻木,心中暗驚:這個修女的力氣好大!

    眼見自己驚慌趕來的部下已被敵軍殘殺以盡,面前圍攏的又盡是敵兵駱里心中也焦急不已,暗怒到:這個修女顯然是敵軍重要任務,先殺了立威再說!

    斗氣心法瞬時在他心中涌動,強大的斗氣通過經脈,在體內急速運行,駱里身上開始反射出強烈的光芒,怒哄一聲,手中沉重的闊劍朝著前方凜厲劈出,劍尖上光芒暴射,已是將他修煉多年的斗氣劇烈的釋放出來,一心要將那高個修女劈為兩半。

    看著眼前耀眼批來的光芒,艾爾華眼中也迸射出強烈的光芒,對于萊歐圣女的擔心與焦急、憤怒混雜在一起,讓他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體內斗氣狂涌而出,怒哄著揮刀劈向前方,刀鋒處光芒暴烈,圣潔耀眼的光芒絲毫不必敵將的遜色。

    轟然巨響聲中,兩道斗氣劇烈撞擊在一起,沖擊波向四面發散,如狂風掃過,四周圍觀的戰士都清楚的感覺到了皮面而來的歪風,兩匹戰馬同時向后倒退,在眾人的目光中,英姿勃爽的銀甲修女突然張開嘴,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威武軍團的戰士們大驚失色,紛紛大叫道:軍團長大人!

    銀盔之下,清秀的臉龐上慘白一片,卻帶著慘烈的笑容,艾爾華緊緊的咬著牙,緩緩的舉起了手中的戰刀。

    清冷的月光之下,銀甲修女手中戰刀雪亮,臉上帶著勇往直前的決絕神情,這個場面凄冷慘烈,讓剛剛經歷血腥搏殺的戰士們都不禁看呆了。

    艾爾華咬牙仰制這自己吐血的沖動,那個美麗圣潔的女子曾經傳授給他的斗氣心法,正一遍遍的在他心中涌起,而女子曾經對他的傳藝之德和傾心相戀之情,他決定要在此刻做個回報。

    燦爛的光芒在銀甲上迅猛泛起,帶著強烈的神圣氣息,無數信奉生命女神的戰士已經熱淚盈眶,看著純潔美麗的愛爾莎修女,他們敬愛的軍團長大人,正緊緊咬住嘴唇,緊握手中的戰刀,神圣的感情瞬時占據了他們的身心。

    雪亮的長刀緩緩揚起,高高的舉在夜空之上,帶著淡淡的優雅,慷慨赴死的決心,使得艾爾華涌盡超越極限的所有力量,迅猛暴烈的揮出了這一刀!

    圣潔耀眼的光芒割過夜空,重重的劈向德里王國強大的劍士,同樣強烈的斗氣也從駱里的重劍上射出,強力的與刀芒撞擊在一起,剎那間發出震天的轟聲。

    只見鮮血狂噴,兩個同樣擁有必死斗志的強大戰士拼盡全力的一擊,讓他們的內腑同樣受到聚震,兩股血從他們的口中噴出,將兩騎之間的地面噴的大片鮮紅。

    艾爾華還快的大笑著,口中噴著鮮血,以優雅的動作,緩緩轉動著刀柄,將戰刀在空中揮過,準備著下一刀的痛擊。

    駱里緊緊咬著牙,鮮血從齒縫中奔流出來重劍緊緊握在他的手中,準備在下一招中,就將銀甲修女斬下馬。

    對方固然很強,但是駱里從縱橫德里王國多年,絕非浪的虛名,若以實力而論,他有十足的自信絕不會輸給這個只有十幾歲的清秀修女。

    斗氣劇烈的沖撞所帶來的對身體的劇震讓駱里的大腦昏沉,聽力迷糊,使得他竟然聽不到在自己的腦后,有疾風襲來的聲音。

    利爪臨空揮舞,在夜空中劃過詭異的弧線,重重的抓在駱里的咽喉上,駱里瞬時瞪大眼睛,重劍閃電般的向上刺出,凄厲的蹄聲過后,駱里重劍上已經穿過了一只巨大的老鷹,老鷹身上鮮血直流,顯然在剛才的夜襲戰中也受了些傷。

    燦爛的光芒在夜空中暴烈射來,駱里心中大叫不好,卻已經來不及揮劍,只得來的及轉過頭去,看到那揮刀批來的銀甲修女清麗的臉龐上一抹如釋重負的清冷笑容。

    圣潔的刀光重重劈在駱里的胸膛上,瞬間將他的重甲擊穿,刀鋒一直劈進胸膛,刺透心肺,從后心穿出,只見駱里魁梧的身軀向后飛起,鮮血重胸膛中飛射噴出,在空中撒下大片的血珠。

    在空中,駱里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充滿了驚奇與憤怒。身為生命女神的修女,圣女修道院里面以堂堂正正著稱的戰斗修女,竟然會在面對面的決戰中,作出這樣不合規矩的事情,這讓駱里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而且那只老鷹又是從何而來,難道敵軍中有控獸師或是訓練戰鷹的高手?這是駱里的最后一個念頭,帶著不解的疑問,魁梧沉重的身軀摔落在地,濺起大片的血花。

    守衛王宮的最后一個強者,在艾爾華的強力突襲下,被當場斬殺,尸橫于地。

    艾爾華看也不看他,控獸術的咒文從心地泛起,得到命令的戰馬如利劍般急射向前,穿過駱里的尸首,飛速沖向王宮大門。

    在艾爾華蒼白的面容上,一片清冷,他只想救出自己心愛的萊歐圣女,至于武士們的戰斗精神,又于他有什么相干?

    宮中一定還有敵軍守衛,我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殺光他們,找到萊歐圣女被關押的所在,將我衷心敬愛的萊歐圣女解救出來!艾爾華不斷的思考著。

    華麗威嚴的王宮外,高大的宮門前,身穿銀甲的年輕軍團長緊緊握住手中鋒利的戰刀,縱馬飛馳,如閃電般的向王宮大門沖去。

    密室的石室當中,充滿了淫扉、詭異的氣氛。

    德里王國中,受到所有臣民衷心愛戴的埃斯特拉女王,此時不知羞恥的坦露著她性感有人的玉體,昂然立于石室中的魔法陣上,大聲的念涌著長長的咒文。

    他她肌膚雪白晶瑩,身材高而窈窕,腰肢纖細,酥胸高聳,有著魔般的性感身材,容貌更是美艷迷人,冰冷的黑眸之中,隱隱散發著狂烈的欲火,正射向前方被鎖鏈縛住的**美人。

    在他雪白光潔的玉足下,黑霧從巨大的魔法陣上急劇升騰,滾滾向上涌起,布滿了整個石室。

    她高挑纖美的嬌軀上,披著一件長長的黑色禮服,上面布滿類似于魔法陣般的詭異花紋,無數黑色的珍珠寶石全鑲嵌在花紋上面,閃閃放射著光芒。

    在黑霧翻涌之下黑色長袍向她身后漂浮起來,將她淫蕩身材的表面徹底的暴露出來。

    高聳的玉峰在滿屋的黑霧翻涌中,更顯得堅挺誘人,而她的一雙雪白修長的美腿則立于黑霧之中,**中間的美妙花園還不知羞恥的暴露在翻涌的黑霧之上,粉紅色的嫩肉上淫液欲滴,配合著她眼底熊熊燃燒的欲火,顯得這個威嚴冷酷的女王心中以達到了**的頂點,只見她欲火中燒的緊緊盯著前方的高大美女,幾乎快要直接撲到高大美女的身上去。

    寬敞石室的地板上,雕刻著巨大的魔法陣,在它詭異的花紋上出現了兩個中心點。其中一個點上面站著威嚴而淫蕩的埃斯拉特女王,而另一個中心點上面則是一位高大而又健美的女子,她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四肢被鐵鏈固定,牢牢的被鎖在地板上的鐵環之中。

    即使是躺在地上,也能輕易的看出她比埃斯拉特女王高上許多而且嬌軀健美之極,里面還含著極為強大的力量,就像悲劇中的英雄一樣,被強行鎖住,無法掙脫。

    此時容貌美麗至極的她,已經陷入了迷亂的深淵,美麗的大眼睛里一片迷茫,熊熊燃燒的欲火似乎比埃斯拉特女王還要強烈。高大健美的玉體正急促的顫抖著,由于**的作用而變的滾燙,大片的粉紅色從上面泛了開來。

    她的眼神迷亂、櫻唇顫抖,口中喃喃念涌著一個名字,隱約聽來似乎是在叫著愛麗莎。

    圣潔的白光彌漫在她的玉體周圍,將她的嬌軀包囊起來,不讓黑霧侵濁到她的體內?墒撬幜妱诺囊幰呀浬钊肓怂捏w內,影響著她的神智,讓她的**高漲,每當她劇烈顫抖著叫出愛麗莎的名字,圣光變減弱一分,而黑霧就會趁勢侵襲,將圣潔的白光擠的只能在很小的一塊區域內,勉強保護著她的玉體不受黑霧的侵犯。

    在她的對面,埃斯拉特女王的玉顰也在迅速的泛紅,欲火無法遮蓋的從她美眸中射出,口中的咒文念涌聲也越來越大,隨著她悅耳的聲音響徹整個石室,黑霧瘋狂的從她玉足下涌起,朝著萊歐圣女奔涌而去。

    突然,一聲劇烈的嬌吟從萊歐圣女的口中發出,躺在地上的她拼命的挺起胯部,形成一個美妙誘人的反弓形,美腿中間的花園里,亮晶晶的液體流淌出來,順著健美的大腿流到身下,仿佛一個小溪般,顯然她體內劇烈的**已經達到了極點。

    純潔圣女的春潮奔涌的蜜汁一滴滴的落到黑色的魔法陣上,瞬時滲入那深深刻在地上的詭異花紋之中,整個魔法陣因而光芒大作,血紅色的邪意光芒很快就將成個石室照亮。

    由黑色花紋組成的魔法陣,在萊歐圣女的身下瞬間變成了血紅色,而這血紅色的光芒如水波般迅速的向周圍擴散,血光到處,地板上深深銘刻的黑色花紋,全部都變成了血紅之色,如紅寶石般,耀然放射著邪意的光芒。

    血光涌來,一直蔓延到埃斯拉特女王的玉足之下,剎那間,美麗邪意的埃斯拉特女王嬌軀狂震,雪白嬌嫩的**玉足上泛起了血紅色的光芒,并且迅速涌上小腿,讓潔白的**肌膚也化為了艷麗的紅色。

    血光朝曼妙的大腿往上涌,女王的**迅速化為燦爛的鮮紅之色,最后如同一個由紅寶石雕刻出來的俏麗佳人。

    女王突然弓起腰,發出一聲痛苦的獅哄,巨大的力量瞬間從她嬌弱的軀體中迸發出來,詭異的黑色長袍發出劇烈的撕裂聲,一陣轟然巨響,化為無數碎片,向四面八方飛去,落在已經變為赤紅的魔法陣上,然后迅速消失不見,就像被詭異的魔法陣閃電般的吸收了一樣。

    痛苦嘶叫過后的埃斯特拉女王,張開雙臂,仰天站在魔法陣的中心,顫抖的櫻唇用力張大,發出了一聲劇烈的尖嘯。

    尖歷的嘯聲穿透了石室厚厚的墻壁,順著整個地牢,一直向遠方傳去,讓大地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血色的魔法陣的中央,美麗邪異的埃斯拉特女王,軀體真個化為血紅之色,燦爛的紅色從她身體的每一寸暴射出來,耀的整個石室一片通明。

    她威嚴而美麗的大眼睛也化為了血紅之色,詭異的光芒從里面射出,埃斯拉特女王張開紅唇,大聲的念涌著威力強大的咒文:遠古時占據天地的偉大魔神!請聽從你忠誠信徒的祈禱,從沉睡中醒來,賜予我強大的力量!

    隨著咒文的念涌,巨大的魔法陣上,瞬時升起了血紅色的濃霧,聚攏在埃斯拉特女王的身邊,瘋狂奔涌,而她的身后則形成一個巨大的軀體,在空中劇烈的搖動著,仿佛是恐怖的魔神正在發出尖歷的獰笑。

    埃斯拉特女王舉起放射著燦爛紅光的玉臂,迅猛指向前方,而她玉指所指的方向,一抹紅光從她的指尖暴射而來,飛速沖向對面的萊歐圣女,重重的擊在她周身的白光上面。

    轟然巨響之中,整個石室都在劇烈的晃動,而那神圣的白光則被詭異的血光當場震碎,化為無數光電,四散而去,但是他們無法飛遠,在四散途中,被滿屋狂卷的血物當場捕捉,并且徹底的吸收化為了魔法陣上奔涌血霧的一部分。

    密閉的石室墻壁和天花板上,升起了大片血紅色的花紋,詭異的紅光從四面的石板中透出,只見剎那之間,整個石室已經血光大作,仿佛與地面上的魔法陣融為一體,稱謂了一個巨大的魔法陣,將陳中兩個絕色美女緊緊的包囊在里面。

    萊歐圣女的玉體劇烈的顫抖著,失去了圣光的防護,滿屋的血霧奔涌,無數道燦爛紅光自整個石室里的詭異花紋中射出,目標都是她那純潔無瑕的健美玉體。

    萊歐圣女痛苦的尖叫起來,詭異的紅光瞬間沖進了她的身體之內,讓她的嬌軀劇烈的痛苦顫抖,并且在地上滾動抽搐著,還不停的變換著姿勢,手腳上牢牢緊鎖的鐵鏈則發出嘩啦啦的碰撞聲。

    在她的前方,埃斯拉特女王尖聲大笑,雙臂向前揮去,詭異的紅光從她誘人的美體中射出,轟然射在萊歐圣女的身上,

    萊歐圣女痛苦的揚起頭來,大聲尖叫,那道紅光一射入她的身體,隨即讓她帶著健康膚色的美體,迅速變成了血紅的顏色。

    劇烈的怒哄從她的口中發出,失去的力量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她的身上,萊歐圣女四肢狂震,狠狠的一掙,束縛住她的粗大鎖鏈瞬時片片碎裂,跌落在魔法陣上,被血霧包囊住,迅速侵濁,不過轉瞬間,無數的鋼鐵碎片便已消失不見,就像被血霧徹底土圖恩吞吃了一樣。

    失去了束縛萊歐圣女卻沒有站起來向埃斯拉特女王發起攻擊或趁機逃走,她依然躺在地上,仰天劇烈的喘息著,充滿淫欲的光芒從她美麗的眼中射出,瞪大眼睛看著天花板上那充滿奇異力量的花紋,她的健美**呈大字形,用力的伸展著,以淫扉的姿勢平坦在魔法陣的中心,充滿**的嬌軀正輕輕的顫抖,仿佛在發出邀請一般。

    對于這樣的邀請,埃斯拉特女王絲毫不會誤會,她的臉上露出了勝利者的燦爛笑容,淫邪的目光從眼中射出,帶著**裸的欲火射向萊歐圣女一絲不掛的健美玉體。

    血紅色的詭異光芒從她性感的美體上退去,美麗美人的埃斯拉特女王迅速恢復成了原來雪白晶瑩的膚色,但是在她身后由紅色煙霧組成的巨大軀體卻變的更加清晰,狂亂的揮舞著手臂,仿佛在發出無聲的吶喊,命令她走上前去占據萊歐圣女純潔神圣的身體。

    失去神智的萊歐圣女劇烈的顫抖著,紅色的煙霧彌漫在她的周身,而她身上遍布的鞭痕在紅霧的侵濁下迅速消失不見,變的依然光滑如初,就像出來沒有遭受過埃斯拉特女王的毒打折磨一樣。

    她的玉臂下一識的擺動著,指尖無意碰到了一根白玉物體,讓她在地面上輕輕的滾動了一下。

    那根東西呈男子的**形狀,正是埃斯拉特女王剛才在念動咒文,催動魔法陣中隱藏的強大魔神力量時解下來放在萊歐圣女身邊有萬年溫玉制成的假**。

    經過了埃斯拉特女王的長期魔力錘煉,她并沒有像鐐銬一樣被血霧吞食,反而隱隱散發出血紅色的光澤,仿佛由白玉化為了血玉一般。

    石室中央,邪異美麗的埃斯拉特女王輕移蓮步,用優美的姿勢朝著前方踏去,當他那纖美的足尖輕輕塔在紅色的魔法陣上時,整個石室仿佛都隨著她的步伐顫抖起來。

    地面上堅硬的石板已經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色,在她的玉足之下,竟然也變的柔軟起來。她每踏過一步,都會在地板上留下淡淡的足跡,就像踩在海灘的細沙上面一樣。

    埃斯拉特女王絕美的臉龐上露出了一絲淫媚的笑容,纖手輕揮,仍在地面上的血玉**就像被無形的手握住一樣,立刻臨空飛起,在血霧的涌下,飛到了埃斯拉特女王身下,黑色的皮帶自動縛在她的腰上,血玉**在她美腿間高高翹起仿佛長在她身上的紅色**一般,樣子看起來詭異又充滿淫扉的氣息。

    她走到萊歐圣女的前面,玉足從萊歐圣女身上輕輕邁過,踩在萊歐圣女的纖腰兩側,張開美腿跨在萊歐圣女健美的玉體上面然后低下頭欣賞著萊歐圣女的美態。

    萊歐圣女美目迷離,無神的雙眼看著用淫扉姿勢跨在自己身上的絕色美女。一滴淫液從埃斯拉特女王張開美腿中央的粉紅色花瓣里滴落下來,輕輕的落在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面。

    赤紅的光芒迅速的從萊歐圣女身上退去,侵入地下仿佛被魔法陣吞食了一般。萊歐圣女的眼中也開始出現了一絲清明,她瞪大眼睛看著一絲不掛的埃斯拉特女王,隱約的懼色從她美麗的臉上泛起,就見她努力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在埃斯拉特女王的身后,血霧組成的巨大人像突然伸出手臂,用力的按在她身上,輕易的瓦解了她的力量,讓萊歐圣女顫抖的躺在魔法陣上,無法動彈,強大的魔力從她的肌膚透入,讓她眼中又一次射出了**我光芒。

    埃斯拉特女王歡快的尖笑起來,揚起頭望著上方高高的舉起玉臂,放聲大叫道:遠古偉大的魔神!請附在你信徒的身上,奪取這個生命女神信徒的力量吧!

    就像在回應她*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的呼喚,那個浮在空中由血霧凝成的巨大人像迅速的凝聚,化為一個窈窕的美女的形象,緩緩的向她的身體里面滲透,像是要真個滲入她的體內一般。

    埃斯拉特女王興奮的淚光閃閃,經歷了這么多年的勤修苦練,現在終于有機會讓她能夠有強大的實力,向生命女神和她的信徒進行殘酷的復仇了!

    她低下頭,充滿欲火的眼神打量著萊歐圣女的健美**,暗自吞著口水,迫不及待的蹲下身,跪倒在萊歐圣女淫扉大張的健美**之間,就像在用跪姿向她行禮。

    但是她的動作卻顯示截然相反的意味,纖美的玉手按在萊歐圣女的嬌軀兩側,埃斯拉特女王性感迷人的嬌軀緩緩的向下伏去,壓向萊歐圣女健美的玉體,血紅色的假**在女王的身下散發著淫扉的紅光,緩緩的接近萊歐圣女純潔的玉門,仿佛隨時會刺進她的體內一樣。

    在強大魔法陣的作用下,地面柔軟至極,女王跪在地上,膝部絲毫沒有感覺到地板的堅硬所帶來的疼痛,反而甚為舒適,就像跪在自己臥室里的大床上一樣。

    萊歐圣女劇烈的顫抖著,雖然體內燃燒的**之火讓她不由自主的渴望著一次歡暢的**,但是失貞的危險讓她感到極度的恐懼,盡管她奮力掙扎,還是一點都無法動彈,仿佛有巨大的力量將她壓制住了一般。

    與遠古時魔神的強大力量相比,萊歐圣女身上具有的神力就像螞蟻的力氣一樣,絲毫不能發揮任何作用。

    在空中,煙霧組成的巨大人像迅速縮小,化為美妙的少女形象,一點一點的鉆進埃斯拉特女王性感的美體里面。埃斯拉特女王歡暢的淫笑著,欣賞萊歐圣女臉上恐懼又混雜著強烈**的有趣表情,她知道一旦遠古時偉大的魔神附上自己的身體,就是就是破除萊歐圣女的處女之身和奪取她力量的時刻。

    萊歐圣女的美麗讓身為女子的她也不由的春心萌動,美腿間滲出絲絲淫液。同樣以美麗著稱的埃斯拉特女王忍不住低下頭,將自己性感的紅唇,吻向萊歐圣女劇烈顫抖的嬌嫩櫻唇。

    與此同時,女王的俏臉越來越紅潤,雪白的香臀悄悄的向萊歐圣女美腿間接近,就見女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準備只要魔神附上自己的身體,便一鼓作氣破萊歐圣女的處女膜,奪取這個美麗圣女的貞操,蹂踏她美妙的**,讓她只能跪在地上,哭泣的舔著自己的花園,享受自己賜予她的美妙**。

    就在女王的紅唇即將吻上萊歐圣女嬌嫩的櫻唇時,突然傳來一聲巨響,震的女王嬌軀一顫,訝異的抬起頭來,吃驚的看著石牢那堅固至極的鐵門竟然被人奮力踹開了!

    在施法最關鍵的時刻被人打斷,空中漂浮的少女軀體劇烈的顫抖起來,已經無法再侵入到埃斯拉特女王的體內,煙霧組成的身體也漸漸變的稀薄,再空氣中淡然消散。

    不過埃斯拉特女王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變化,她只是驚訝的瞪大眼睛,看著鐵牢門外的黑影,不知道是誰這樣膽大妄為,居然敢來打擾自己。

    隨機她又想起了自己在進入地牢的時候,已經關上了地牢大門,那時在地牢里的除了她和兩個女兒,以及被關押在這里的萊歐圣女之外,沒有別人。

    受到打擾的埃斯拉特女王瞪大驚奇而憤怒的眼睛,威嚴的看著鐵牢外面的那個人,暗自決定不管是誰闖進了自己精心準備的魔法陣中,還看到了自己尊貴的**,她都將要狠狠的懲罰對方,讓對方付出沉重的代價!

    黑暗之中,那個身影邁步走了進來,在魔法燈的映照下,現出了他的真正面目。

    他的容貌清秀至極,有些像女孩子,或者他根本就是一個女孩子,從露在銀盔外面的發型上來看,這個有著一頭長發的戰士,真的是一個女孩子。

    他的身材高挑,身體修長身上穿著閃亮的銀甲,不過已經沾滿的血跡,鮮血如同小河一般,從銀亮的盔甲上流淌下來,灑落在地上。

    血紅的魔法陣上,紅色的煙霧一直在劇烈的翻涌著,當血珠落地,隨機發出嗤、嗤的輕響,然后迅速的融入到魔法陣中,血霧也開始猛烈的顫抖起來,撲向那個銀甲戰士,圍攏在他的盔甲和戰刀上,快速的吞食著上面的血跡。

    不過眨眼之間,遍布盔甲、戰刀的敵人之血已經被吞食干凈,讓刀甲現出銀亮的光芒。紅色的煙霧仿佛也像吃飽了一般,開始沉向地面,順著魔法陣的詭異花紋滲透進去,沒多久就在整個石室中消失了蹤影。

    銀甲戰士并沒有將注意力放在血霧上面,他的目光落向地板上糾纏在一起的兩個角色美女,**閃閃發光,仿佛看到了自己一直在苦苦尋找的珍寶。

    他那熟悉的面孔瞬時如阿哥健美女子的神智清醒起來,躺在地上已經放棄反抗的萊歐圣女瞪大了美麗的眼睛,看著自己夢想中的可愛女孩,淚水瞬間模糊了她的眼眶,就見她微啟櫻唇,用顫抖的聲音,喃喃呼喚道:愛麗莎……

    就在剛才,看著愛麗莎身上流淌的鮮血,以及手中鮮血淋漓的戰刀,萊歐圣女已經明白可現在的形式。獲救的狂喜與對愛麗莎的羞漸歉疚交織在一起,讓她圣潔的淚水不由自主的順著玉腮流淌下來,只見她微微的側過頭,無顏面對這位被自己拋棄的少女。

    我曾經在**的驅使下,任性的奪走了愛麗莎的處女之身,接下來卻又殘酷的拋棄了愛麗莎,讓愛麗莎獨自去面對兇殘的敵人,F在我自己被敵人抓住臨辱,卻是純潔可愛的小愛麗莎,不顧危險,拼著命闖到敵國的王宮里,將我從淫邪的女王手中解救出來。

    光看著愛麗莎身上的血跡,就知道她經歷了何等慘烈的苦戰。為了一個曾經玩弄和拋棄她的人而遭受這樣的危險,她這么做,真的值得嗎?萊歐圣女心痛的想著。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