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章少女劍陣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當艾爾華清醒過來的時候,石室中的一切都已經恢復了原狀。

    他依然是在原來的石室里,只是所有的緋紅色石壁和地板都變成了原來的青石板,魔法陣的符號也恢復成了純黑色,粉紅色的一切都像夢一般飄然散去。

    不過艾爾華清楚的知道剛才的一切并不是夢,最直接的證據就是埃斯特拉女王還躺在他的懷里,**依舊緊緊的夾住他的**,**的玉背也貼在他的胸膛上。

    艾爾華伸過頭去,從前面看著她美麗嬌艷的容顏,見她雙眸緊閉,不由得暗嘆一聲,知道魔神少女已經離開,不再附在她身上了。

    他輕輕的將埃斯特拉女王放在地上,變軟的**從她**的緊窄**中抽出,雖然軟了,看起來還是很粗、很長,濕濕的垂在他的胯下。

    看著數步外的萊歐圣女,艾爾華心中一動,邁步從埃斯特拉女王身上跨過去,**在晃動中,將數滴精液悄然灑落在女王陛下那尊美麗的玉容和櫻唇上面。

    他走過去,抱起萊歐圣女高大健美的玉體,以他現在的力量,輕而易舉的將這個比自己還要高很多的美女抱在懷中,低頭仔細查看著她的情況,發現她依然在昏迷之中,顯然是剛才爽得太過頭,直接給爽暈了,現在還醒不過來。

    艾爾華倒也不急著弄醒萊歐圣女,將她放在埃斯特拉女王的身上,看看自己的部下是否已經占領了王宮,此刻又是否因為找不到他而著急不已。

    不過他也不是很擔心,戰斗計劃在事前做得很完備,又指定了老成持重的法努在他不在的時候主持大局,只要法努按照計劃來指揮戰斗,德里城現在應該是已經在他們手里了。

    他穿上修女長袍,拿起鋒利的戰刀,卻沒有穿戰甲。戰甲太過沉重,如果是騎在馬上還方便一些,在步戰時穿戰甲,動作會很不靈活。不過戰刀還是要拿的,誰知道在王宮中會不會有隱藏的敵人,至今沒有被他的部下清除呢?

    他開門出去,小心的把室門關上,將這兩位曾經不共戴天的敵人,一起關在石室之中。

    剛關上門,他又覺得不太對勁,擔心埃斯特拉女王醒來后會對萊歐圣女不利,立即開門進去,將萊歐圣女的嬌軀抱起,邁步走出石室,尋找有什么地方可以讓她安歇。

    他并沒有找多久,就在旁邊的石室中找到了合適的位置,那里似乎也是用于關押犯人的,不過設施要好得多,至少有一張床,還有被褥,都是嶄新的,看起來還沒有哪個囚犯有幸用過。

    艾爾華抱著萊歐圣女高大健美的玉體,邁步走進囚室,將她的嬌軀放在床上,愛憐的替她蓋好被子,低下頭,在她的櫻唇上輕輕一吻。

    為了防止萊歐圣女因為爽得太厲害,醒得比埃斯特拉女王晚,艾爾華又跑去埃斯特拉女王身邊,從她的衣服里面*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翻出鑰匙,把萊歐圣女所在的囚室鎖上,除了他之外,沒有人可以打開門侵犯到熟睡的圣女。

    至于埃斯特拉女王,艾爾華懶得去搬她,反正在這地牢里面她又跑不掉,在此之前,他要出情形,最好能找些救兵來,控制這整個地牢,免得夜長夢多。

    走出石室,他向來路走去,隔上一段路,就有魔法燈在石壁上閃爍,照亮他面前的道路。

    踏上高高的臺階,他看到的是一扇巨大的鐵門,上面用三道手臂粗的鐵閂橫著攔住,讓外面的人不能輕易撞開門進來。

    實際上,這三道粗大鐵門閂是艾爾華自己放下的。當初他殺光地牢門外的守兵之后,撞開牢門進入地牢,就放下了門閂,免得后面有敵人沖進來傷到自己。

    也幸好他放下了鐵門閂,科撒中隊長和他的部下才沒有能夠在及時趕到后,撞開大門沖進地牢,救出他們最敬愛的尊貴女王,讓她免遭慘烈的奸淫之辱。

    艾爾華側耳傾聽,門外好像沒有什么聲音,便將三道鐵門閂一一拉開,用力拽著大鐵門的門把,將它拽開,手握戰刀刀柄,提防著外面有敵人偷襲。

    沒有敵人,什么都沒有,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青石筑成的冰冷石墻。

    艾爾華一時之間只當自己因為干得太猛,縱欲過度而導致頭暈眼花,抬手用力揉揉眼,定睛再看,還是那堵石墻,并沒有什么通道和木門。

    以艾爾華的聰明才智,很快就猜出了這很可能是魔神少女的杰作,她為了和自己暢快淋漓的交歡,就設下這道墻擋住所有的人,而在完事后又忘了把石墻收走,依然把自己關在這里面。

    艾爾華翻了翻白眼,對于魔神少女的急色和粗心頗感無奈,腦中想起剛才她和自己激烈交歡的香艷場景,又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他用刀柄狠撞石墻,結果一點作用都沒有,魔神少女設下的石墻堅固得令人贊嘆咬牙,老鼠都別想從這道石墻的縫隙中穿過去。

    同樣,它的隔音效果也是普通石墻不具備的。在墻壁的另-邊不管出什么事,哪怕是廝殺得驚天動地,這邊也聽不到一絲聲音。

    在石墻上費了半天的勁兒,艾爾華終于決定放棄,他轉身向石階下走去,同時祈禱這個地牢不要只有唯一的出入口,不然的話,他從此就只能在這個地牢之中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每天只能猛干兩個絕色美女作為唯一消磨時間和排遣寂寞的娛樂方式了。

    走過地牢中長長的通道,艾爾華一間一間的石室找過去,希望能在那些石室中找到隱密的通道。

    石室大都是關著的,不過艾爾華手中有從埃斯特拉女王身邊搜來的鑰匙,試了幾次就能打開,進去翻找一遍,除了嶄新的床鋪被褥,別的什么都找不到,更不用說發現什么秘密通道了!

    有的房間是囚室,有的房間是行刑室,用來拷打犯人的。他還幸運的找到了一間食物儲藏室,里面有大量的干糧和清水,倒是足夠他們三人用上好多年。

    艾爾華知道自己不會餓死在地牢里,稍微放了心,關上門繼續向前走去,心中卻充滿憂愁:雖然不會餓死,但是難道要在這個地牢里待上一輩子,做異世界的魯賓遜嗎?要是學基督山伯爵的老師那樣挖一條地道出來,只怕等地道挖好的時候,埃斯特拉女王和萊歐圣女為我生的孩子都已經長得很高了。

    他獨自走在地牢里長長的通道之中,腳踩在青石板上,發出陣陣腳步聲,在寂靜的通道中遠遠的傳播開去。

    突然,一絲輕微的聲音傳到他的耳中,艾爾華的瞳孔急速收縮,立即仰起頭,看到在自己的頭頂上方,兩道寒光向著自己的頂門疾射下來!

    艾爾華想也不想,隨手拔出戰刀,刀勢快捷如風,閃電般的向上方劈去,狂刀既出,寒光四射。

    上空處有兩個美貌少女手持利刃,從上方疾射下來,兩雙美目中殺氣森然,手中利刃飛刺而至,鋒芒直指艾爾華的脖頸。

    戰力揮處,如狂風卷起,轟然劈在兩把利刃之上,將那兩個少女刺來的劍勢重重的劈向一旁。那兩個少女手中的短劍搭在刀鋒之上,藉由戰刀之力,縱身躍開,輕巧的落到數步之外,玉足踏地,步伐穩健,舉起短劍,冷然指向艾爾華,美目中充滿了敵意。

    你們是誰?艾爾華厲聲喝道,揮舞著戰刀,只待一言不合,便狠狠將戰刀劈過去。

    塞茜莉婭公主殿下的隨身侍女!四個清脆的聲音同時大喝道,寒光暴射中,四把利刃閃電般的向艾爾華疾刺。

    艾爾華大吼一聲,戰刀狂速揮出,重重撞在左右兩個少女的短劍上,將她們連人帶劍震飛到一旁,不待兩女落地,艾爾華已振臂而起,戰刀豎直向上,劈向上方攻來的兩個少女。

    他看得很清楚,在通道的上方,有一個很大的孔洞,足以同時躍下兩個人。剛才的兩個少女便是從那里躍下的,現在又有兩個少女縱身從洞中躍下,手持利刃向他刺來。

    她們的身上都穿著侍女的服飾,卻剪裁得十分合身,緊緊貼在身上,并不妨礙她們進行戰斗。此時,上方的兩個少女正頭下腳上,緊握著鋒利短劍,飛速刺向艾爾華的脖頸,眼中殺機閃爍,似是一心要讓他頸上的鮮血噴灑在這個寂靜的地牢之中。

    艾爾華的戰刀如電,飛速砍向兩個少女的嬌軀,刀鋒處,疾風涌起。那兩個少女見刀勢兇猛,卻也不慌張,短劍飛速變招,在刀鋒上輕輕一點,借勢遠遠躍出,穩穩的落在地上,與先前兩個少女成四角之勢,手持利刃將艾爾華圍在當中。

    艾爾華暗叫可惜,若非這兩次的突襲都是出其不意,憑他現在的戰力,剛才一刀便可讓她們血濺當場。

    看著四個滿臉敵意的美貌少女,艾爾華揮了揮戰刀,冷笑道:你們拿著兇器把我攔住想干什么?該不會是見色起意,想占我便宜吧?

    聽他說話輕薄,少女們都紅了臉,含怒啐道:賊修女!我們是戰爭女神的信徒,怎么會起這種壞念頭!

    既然你們是戰爭女神的信徒,我又是生命女神的虔誠信徒……說到這里,艾爾華的臉紅了紅,厚著臉皮繼續說道:大家本來應該好好親熱、親熱,你們手持兇器圍著我是什么意思?難道這個地牢是你們家開的,只許你們走,不許我走嗎?

    在他左側的一個少女含怒道:我們的公主一直在地牢里沒有出來,我們是來找她的。

    艾爾華前方的少女截斷她的話,喝道:賊修女,你們圣安王國的軍隊攻入我們的王宮,現在你就是我們的敵人,沒有什么話好說,看劍!

    不待艾爾華回話,少女便一劍朝他的胸刺來,劍勢凌厲,寒光懾人。

    艾爾華舉刀相迎,正打算要狠狠一刀將她擊飛出去,不然至少也要讓她受傷吐血時,兩側與后方卻同時有勁風襲來,逼得艾爾華的招式不敢用老,飛快一刀將她擊退,迅速回防,朝著身邊揮出戰刀,叮當一陣亂響,攻來的侍女同時被他的刀勢擊退,向后退出數步,咬牙凝立,劍尖指著他,提防他的反攻。

    她們四人都是塞西莉婭公主的侍女,一向信奉戰爭女神,也曾苦心修習武技,彼此之間的配合也十分有默契。這次圣安王國大軍攻入王宮,侍女們大都驚悚恐慌,只有塞西莉婭公主寢宮中的侍女因為熟悉戰斗,所以并不慌張,只是擔心塞茜莉婭公主出什么事情,因此冒著危險潛入地牢來尋找塞茜莉婭公主。

    地牢的出入口并不唯一,其中一個入口便是在塞茜莉婭公主的寢宮,只是不太好走,要在隧道中爬上好久,平素沒有人用這個入口,不過為了預防萬一,可以從宮中逃生之用。

    現在敵人大軍攻進宮中,事態緊急,這些侍女也顧不得太多,直接就穿過狹窄的隧道進入地牢,誰知剛一離開洞口,便看到艾爾華穿著圣女修道院的修女長袍拿刀而過,顯然便是敵軍中的戰斗修女,因此也不多說,立刻揮舞短劍女長袍拿刀而過,顯然便是敵軍中的戰斗修女,因此也不多說,立刻揮舞短劍疾刺他的頭頂!若不是艾爾華機警,現在身上已經多了幾個透明的窟窿。

    被四女持劍圍住的艾爾華舉刀擋胸,看著幾個少女長得都還下錯,雖然不如苔絲那么漂亮,更遠遠不及今天自己在地牢里干過的美女們那般性感完美,可是也都算得上美貌少女,這么舞刀弄劍的樣子,不成體統。艾爾華正想好言規勸她們放下屠刀,從了自己,今后跟著自己做個歡喜佛,但是在他正面的少女卻是急性子,不等他說話,又是一劍疾刺而來,這一劍則刺向了他的面門。

    艾爾華眉頭一皺,正要反擊,兩邊又有少女持劍刺來,逼得他不得不揮刀相向,手上也絲毫不敢放松,鋼刀如風劈出,將三名少女逼退,大踏一步,舉刀直進,正要-刀劈翻對面的少女時,身后疾風刺來,原來是他背后那名少女趁勢進擊,短劍疾刺他的后心,似要將他透胸而過。

    勁風襲體,艾爾華來不及追擊面前的少女,立即回身揮刀,劈向舉劍刺向自己的少女,這一刀的力量甚大,只想將她-刀震傷,消除這個潛在的對手。

    這時左側的少女卻已經緩過氣來,嗤的一劍朝他刺來,劍勢凌厲,寒氣森然。艾爾華心中微驚,這一刀便不敢再加力氣,只來得及將先前的少女震開,便迅速收刀回擋,將左側少女的劍勢推開,順勢回劈-刀,而右側的少女卻又疾攻上來,讓艾爾華的攻擊無法用上力道,便不得不回刀抵擋。

    地牢的通道之中布滿了刀光劍影,寒氣四射,金鐵交鳴之聲急促響起,震響在這個寂靜的通道上。

    四名美貌少女手持短劍,從四面夾攻艾爾華。這個通道修得甚是寬闊,正適合她們四人圍攻,四把短劍漫天飛刺,化出道道寒光,招招都指向艾爾華的要害.

    艾爾華手持戰刀,飛速揮舞,在身周布成一張刀網,寒光暴射中,將少女們刺來的短劍都擊開到一旁。萊歐圣女傳授他的刀法在此時施展得淋漓盡致,防守無懈可擊,讓四名少女的每一招凌厲進擊都無功而返。

    雖然牢牢守住,艾爾華卻只覺得有苦難言,這四個少女的速度和力量明顯差他太多,可是卻配合得很好,進退有度。每一人進攻時,就有人在旁側攻擊呼應,讓他難以防范周全:若是他想揮刀攻擊其中一個少女,便有別人發起攻擊,吸引他的注意力,讓他不能全力攻擊。

    艾爾華的每一擊都是半途而廢,根本無法傷到那四個少女中的任何一個。

    通道中,利刃在空中飛舞沖撞,兵刃撞擊聲響個不停。戰了許久,艾爾華也漸漸看出這四個少女似乎在布一個劍陣,攻擊防守之間都互相配合,所以才這么難以應付。

    艾爾華一邊揮刀與少女們激烈交戰,心里一邊暗暗的琢磨著:這是什么陣,四象兩義?三才五行?唔……我看倒像是……

    他想了半天,還是沒想出這到底是什么陣法,因為他在地球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見過四象劍陣,當然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四象陣,別的劍陣他也沒有見過,現在只能兩眼一抹黑,拼命的舉刀抵擋,擋得了一時是一時了。

    他雖然無法反攻,可是傳自萊歐圣女的刀法精妙,守得滴水不漏,那些少女一時也攻不進他的刀圈,攻守之間,雙方漸漸陷入了僵局。

    抵擋了許久,看看少女們也漸漸香汗淋漓,攻勢不似剛才那么猛烈,艾爾華喘了一口氣,正要利用自己的雄辯口才,說服這些美貌少女不要再跟著埃斯特拉女王和塞茜莉婭公主當炮灰,下加拜于自己胯下,從此跟著自己混,保證她們吃香喝辣的,話未出口,突然心生警兆,戰刀狂揮而出,將四名少女逼開數步,隨即飛速舉刀上指,刺向上方襲來的敵人。

    上空處,一個美貌少女身穿侍女服飾,縱身從洞窟中躍下,成頭下腳上之姿,美目中寒光四射,狠狠的瞪向艾爾華,纖手緊握利刃,兇猛的刺向他的頭頂,只欲一劍貫腦而入,將他當場擊殺!

    艾爾華將戰刀舉起,寒氣森然,刀尖重重的擊在短劍之上,將那個少女擊飛,隨即閃電般的下劈,將趁機上前搶攻的少女們逼退,免得她們亂劍傷到自己。

    艾爾華的這一刀已經是晚了,那個性急的少女劍勢最快,把他的上身讓給別的姐妹去攻擊,自己揮劍直指艾爾華的下體,短劍揮處,橫掃他的胯部,似要將他的雙腿當場劈斷一般。

    艾爾華狂刀劈下,叮當聲中,將刺向自己胸、腹、面門的短劍都擊開一旁,卻來不及抵擋砍向自己大腿的利刃,只得飛速后退,幸好退得快,劍尖在他胯間一劃而過,險些便將他斬成兩段。

    戰刀的下劈勢道不減,快速斬向那個少女的肩頭,少女劍勢用老,一時來不及抽身后退,眼看就要被斬成重傷,直嚇得臉色煞白。

    在這電光石火之間,從高空中落下的那個少女一個箭步躍上前來,舉劍抵擋,當的一聲巨響,堪堪將戰刀擋住,免了少女的災厄。

    艾爾華收刀后退,低頭一看,臉色大變,他的修女長袍被從中劃開,褲子也從胯部被割裂,大腿根處隱隱作痛,鮮血從裂口處滲出,染紅了象征艾爾華純潔之心的雪白長袍。

    這些倒還罷了,讓艾爾華心膽俱裂的是,他感覺到**上也有刺痛感,難道說……

    恐怖的想象讓艾爾華臉色慘白,飛速伸手到修女長袍中,伸進褲子里面亂摸,果然摸到**上有一個傷口,淺淺的,比米粒的一半還短得多。

    大腿上的傷口要深得多,裂口翻開,鮮血從里面迅速流了出來,從鮮血奔涌的速度,就可以知道這個傷口不淺。

    艾爾華心中迅速念動咒文,白光從褲子里的左手掌心中出現,將腿上的流血止住.傷口也迅速的愈合,包括**上的淺淺傷痕。

    雖然**上的傷痕愈合,但是艾爾華心上的傷痕才剛剛開始流血。龍皆有逆鱗.人亦有逆鱗!艾爾華的逆鱗便是他的**。

    沒有丟失過**的人,不知道**的寶貴,更不知道失去**的痛苦!而艾爾華是為了**幾乎自殺過的人,深知失去**的痛苦滋味,可是今天,這些貌似可愛的少女,竟然讓他遭受了這樣殘酷的危險。

    他的左手從褲子里抽出,緩緩的抬起頭,冰冷一片的臉龐上,明亮的黑眸時霎時噴出了熊熊的怒火。

    在他的眼中,這些身穿侍女服飾的美貌少女,已經變得不再可愛,而是丑陋、野蠻如羅剎惡鬼一般。

    他的手緊緊的握住刀柄,緩緩的將戰刀舉了起來,青筋劇烈的從手背上暴起。他的手握得如此用力,幾乎要將刀柄當場捏碎!

    兇暴的眼神,血醒的殺機從他的眼中射出,有如地獄沖出的惡魔一般,將那些少女全都嚇得退開半步,最后一個少女醒覺得最快,失聲大叫道:不好,我們快攻擊他!

    她話一說出口,立即伸手搭上身邊姐妹的肩膀,左足抬起,踩在她順勢伸出的右腿上面,隨即一腳踏上另一個少女的手臂,左足飛速抬起,踏上第一個少女的香肩,縱身躍起,嬌軀翔空,如翩翩彩鳳般,持劍向艾爾華飛刺而去。

    與此同時,四個少女先后發動,四把利劍凌空刺出,少女們大聲嬌斥,眼中殺機盎然,直欲五劍齊出,在艾爾華身上刺出前后十個血洞。

    如果是在剛才,這個劍陣或許還能成功,但是現在,她們面對的是因難過和心靈同時受傷而暴怒欲狂的艾爾華!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