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七章菊花開放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爾華堅硬如鐵的手臂上發出巨大的力量,霎時扯動長長的皮鞭,將埃斯特拉女王那美艷性感的玉體向自己懷中用力地拉了過來。

    若是魔功大成,埃斯特拉女王的力量自然要遠遠超過艾爾華,可是現在她的力氣完全無法與艾爾華相比,就見她的玉手用力抓住鞭柄,卻被大力牽扯,一個踉蹌向前撲來,扯動美腿中間的傷口,痛得她花容失色,嬌軀無力,踉蹌地跌向艾爾華的懷中。

    艾爾華眼中噴射著狂暴的怒火,身為幾乎被皮鞭斷鳥的受害者,他理所當然地有權力進行報復,于是他一雙有力的大手從兩邊捏住埃斯特拉女王盈盈一握的柔美纖腰,用力將她抱起來,朝著自己暴怒而立的地**上狠狠一放!

    啊……凄厲的嬌呼聲從埃斯特拉女王嬌艷的紅唇中發出,她美麗的眼睛霎時瞪地大大的,里面充滿了不敢置信的悲憤眼神。

    剛才的奸淫還是在她失去神智的情形下發生的,現在這個少年竟然就在她兩個女兒的面前,如此粗暴地將**插入了她的身體。

    粗大的**籍由剛才的精液和血跡的潤滑作用,順利地插入了她緊窄的花徑,溫暖濕潤的爽快感讓艾爾華精神一振,胸中的怒火霎時消散了大半,有力的雙臂抱緊埃斯特拉女王性感美艷的**玉體,手掌從她纖腰后面繞過去托住她雪白柔滑的香臀,幫著她上下活動,讓自己的**能夠在她體內順利**。

    為了不摔下去,埃斯特拉女王被迫用玉臂抱住他的脖頸,美腿被他的手抬起來,夾在他的腰間,嬌軀被他拖著一下一下地向上聳動。

    她的嘴里啊……啊啊……地叫著,悲憤的淚水從美目中奔流下來,灑在艾爾華的肩上。她清楚地感受到那根粗大**在自己的體內兇猛突刺著,將自己本來已經傷痕累累的花徑撐地傷上加傷,鮮血從**口處撕裂的傷口中流下,灑在她雪白的大腿、香臀上,以及艾爾華的**、睪丸上面。

    這是她為了修煉魔功堅持禁欲十多年后,第一次與男人交歡,就遭受了這樣粗暴的對待,昏迷中被奸地流血,現在又要用站立的姿勢,承受這樣痛苦的**。

    艾爾華昂然站立在石室中,感覺到自己真的是十分強壯,可以這樣輕松地抱著一個美艷成熟的美女進行站立交和。她性感的嬌軀在他的手中,輕得就像羽毛一樣,并不費什么力氣就能托起來,讓她的玉體上下顫動,緊窄的花徑快速地在他**上套弄,陣陣的劇爽讓他心頭怒火煙消云散,一心一意地干著這個高貴的女王陛下,等待著與她一同爽到極點的美妙時刻。

    盡管已經生過兩個美麗的公主,但是多年來的禁欲已經讓埃斯特拉女王的花徑比處女還要緊窄,而她修煉的魔功讓她的體內腔道柔嫩又富有彈性,收縮時的強大力道讓艾爾華爽得幾乎暈倒。

    在他的對面,那兩位美麗的公主都已經嚇得目瞪口呆,癡癡地看著這一幕,不敢說話。

    純潔善良的賽茜莉婭公主自然是嚇得流淚,心中痛苦不堪,而她的妹妹,粉紅色的可愛少女跪在地上,緊緊地抱住她**的修長**,俏臉貼在她那染著精液和落紅的處女**商,瞪大眼睛看著埃斯特拉女王與男人交合,少女心靈中隱隱有著說不出的興奮。

    這樣的情形,琪娜娜公主從來都沒有看過,更沒有見過身為女王的母親如此嬌弱的模樣。在她的印象中,埃斯特拉女王一向是威嚴美麗、端莊自制的模樣,誰知竟然會被這個與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干得流淚又流血,簡直和她剛才差不多。

    天真可愛的少女輕輕地咬著手指,眼睛閃閃發光地看著這一幕,默默地想著:他那根又粗又大的東西,好像是插在我出身的地方,嗯……還有姐姐也是從那里出生的,不知道將來過上幾個月,母親會不會再幫我們生下一個小妹妹?

    這樣的想法讓她嬌軀發熱,微微地顫抖著,泛起紅霞的俏臉不由自主地在賽茜莉婭公主的小腹和大腿上摩擦,將她那里粘著的精液和處女鮮血全抹在臉上,當然,這是她自己的處女鮮血,而不是賽茜莉婭的公主的。

    可是她對于少年的憤恨沖淡了心中隱含的興奮感覺,可愛的公主突然跳起來,強忍著雪白**間的撕裂痛感,沖向正在奸淫著她母親的艾爾華,抓住他又踢又打,放聲痛哭道:你這個壞人、色狼、變態!你把我的處女膜還給我,我要留給姐姐!

    艾爾華雙手肆意地揉捏著埃斯特拉女王的溫軟香臀,托著她上下起伏,突然被琪娜娜公主沖上來亂踢、亂打,不由得吃了一驚,慌亂地轉身將她母親的**玉體朝向她,替自己抵抗她的拳腳,卻又突然被她伸出玉臂,緊緊抱住自己和她母親,低下頭,狠狠一口咬在自己的肩膀上面。

    她粉紅色的頭發散亂地甩過來,打在他的臉上,帶著可愛處女的淡淡幽香,柔密蓬松的感覺讓他心中蕩漾。這些長發一直飄到他和埃斯特拉女王的交合處,撫在睪丸和**根部,弄得他陣陣發癢。

    在這樣劇烈的奇妙刺激下,艾爾華終于忍受不住,也不顧琪娜娜公主正在咬著自己的肩膀,雙手用力捏住埃斯特拉女王的柔滑香臀,手臂緊緊抱緊她絕美的性感嬌軀,將**用力挺進她的**里面,慌亂中甚至把粉紅色的長發末端都連帶塞進了花徑里面,劇烈地顫抖著,就這樣站在石室的中間,開始了猛烈的噴發。

    埃斯特拉女王的玉體也開始劇震起來,玉臂抱緊艾爾華的脖頸,顫聲哭泣著,清楚地感覺到這個少年的滾燙精液,正狠狠地射進自己的玉體深處,一直射到自己曾經孕育著兩個美貌女兒的地方。

    琪娜娜公主顫抖哭罵著,纖指狠狠地擰著艾爾華的皮肉,將他身上到處擰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弄得艾爾華大聲痛呼,在射精到她母親體內的時候,感覺既爽又痛。

    精液剛一噴射完畢,艾爾華就迫不及待地把埃斯特拉女王放到地上,讓她跪倒在地面上顫抖哭泣,一把抱住琪娜娜公主的柔嫩腰肢,扭住她的雪白玉臂,將她擰得轉過身去,輕易地制服了她。

    由于與魔神少女交合過的緣故,他的魔龍電槍得到了強大的魔神力量,即使射精之后,仍然能夠保持著旺盛的斗志,在抱住琪娜娜公主的玉體后,手臂和胸膛碰到她嬌嫩柔滑的肌膚,心中一動,下體前湊,立刻頂住在她雪白柔軟的香臀上面。

    感受到后面的粗硬東西頂著臀部,琪娜娜公主氣得大哭大叫,用腳向后面踢著他的腿,努力掙扎著想要逃脫,可是力量完全無法與他相比,感覺著那根滑膩膩的粗大**向自己的雪股中間挺動探索,卻只能尖叫著大聲哭泣,絲毫無法逃脫他的控制。

    艾爾華站在她的背后,雙手抓住她的玉臂,緊緊地按在她的胸前,用力將她抱在懷中,胸膛碰到少女光滑溫潤的裸背,心中一陣火熱,不由得劇烈地喘息著,魔電龍槍頂在她的花園中間,用力向前一挺,把那根剛從她出生通道中拔出來的粗大**,狠狠地插進了她流著鮮血的嬌嫩**之中。

    琪娜娜公主慘叫一聲,痛得嬌靨扭曲,臉上滿是晶瑩的淚水,洶涌灑落。

    艾爾華興奮地挺動著胯部,在她體內亂沖、亂刺,感受著她**緊夾的快感,抬頭看著對面閉目哭泣的青發美麗少女,心中一動,用一只手抓住琪娜娜公主的雙手,回身看著埃斯特拉女王,微微彎腰,一把抓住埃斯特拉女王如云的青絲,用力提起來,拉著她的頭發向前走去。

    埃斯特拉女王正掩面哭泣,突然被抓住頭發,痛得大聲尖叫,像條母狗一般被他拽著在地上爬行,心中痛苦不堪。

    母女二人的力氣都無法與他抗衡,被他用胯部頂著琪娜娜公主、提著埃斯特拉女王德頭發,就這樣用怪異的姿勢走到行刑架前,一把將琪娜娜公主按到賽茜莉婭公主的身上,大笑著放開手,胯部快速挺動,在她的花徑里粗暴**。

    琪娜娜公主放聲大哭,雙臂緊緊抱住輕發少女的柔弱玉體,香臀花徑痛苦地承受著艾爾華的暴烈奸淫,櫻唇卻在賽茜莉婭公主的玉頰上用力熱吻著,仿佛要用這種方法來消除自己被奸淫的痛苦,或是幻想著自己是被賽茜莉婭公主用假**干著一樣。

    行刑架掛著幾條絲帶,本來是琪娜娜公主準備用來綁自己姐姐的,艾爾華決定用在她身上,免得她手指亂戳,不管是戳破了賽茜莉婭公主的處女膜還是掐痛了自己,都會很麻煩。

    于是,他揪過那幾條柔韌的絲帶,將琪娜娜公主的小手牢牢地綁在上面,讓她只能在賽茜莉婭公主臉上亂親,卻不能伸下去摸她的下體了。

    為了不讓她有機會踢自己,艾爾華隨后把她的鞋子也脫下扔到一旁,這樣就算踢到,也不會太痛。

    做完這些事,艾爾華開始念起咒文,治療自己身上的創傷,剛才猛干的時候不覺得很痛,可是終究還是得治療才行,不然留下后遺癥就麻煩了。

    因為是輕傷,所以傷口很快就愈合了,沒有留下一絲傷痕。艾爾華放了心,轉而抱住兩個公主的柔嫩腰肢,上下撫摸著她們純潔的香軀,腰部挺動,暴奸著其中年齡小些的那個粉紅公主。

    剩下一個美女,她們美艷的母親,艾爾華當然也不能讓她閑著。他回過頭,手里抓住一把柔順的青絲,將埃斯特拉女王拉到身后,下令道:女王陛下,舔我的屁眼。

    這句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將正在疼痛哭泣的高貴女王當場震得呆住了。

    她身為德里王國最尊貴的女王,擁有大陸上最高貴的血統,竟然被這個比自己女兒還小的少年強令作這樣的事情。

    她呆呆地跪在艾爾華身后,一動也不動。艾爾華回過頭,白了她一眼,喝令道:妳不舔,是不是想讓妳的兩個女兒來舔?

    在與魔神少女交合之后,她身上的魔性沾染到了艾爾華的身上,讓他心中魔意大增,現在只想痛痛快快地發泄,就像所有**小說的男主角一樣。

    見埃斯特拉女王還是呆在那里一動不動,艾爾華冷笑著,將手伸到了兩個公主的身上,左手順著琪娜娜公主光滑的裸背撫下去,手指放在她兩瓣雪股之間,輕輕地按摩著她粉紅色的嬌嫩菊蕾:右手伸向前方,撫摸著賽茜莉婭公主的大腿,從她美腿中間,**的下面伸過去,拇指按住她的處女嫩穴,中指插進她因恐懼而緊縮的柔嫩菊蕾里面,咬牙冷笑道:你的大女兒現在這里還是處女,我這輩子還沒有干過處女的菊花,要不要請你女兒喝一杯菊花茶呢?

    他的手指突然向里挺進,三根手指同時向里面插入,進入了溫暖緊窄的通道之中……兩個公主都痛得尖叫一聲,賽茜莉婭公主的叫聲更是充滿恐懼,因為她真的很擔心艾爾華的拇指會把她的處女膜頂破出血。

    他的話和動作終于起了作用,埃斯特拉女王雪白性感的嬌軀顫抖著,跪在地上的玉膝緩緩地挪動,向他接近。而她那傾國傾城的玉容竟然真的貼在艾爾華德臀部后面,伸出柔滑尊貴的香舌,舔向他那個骯臟的部位。

    一股溫暖濕潤的感覺從后庭傳來,艾爾華舒服得直嘆息,將手指從賽茜莉婭公主的**和菊道中拔出來,上面還帶著她的體液,回手溫柔地撫摸著埃斯特拉女王那一頭如云般的青絲,嘴里慈祥地安慰道:別難受,我在打仗以前,剛洗過澡,因為剛和一個修女干了一場,不洗澡的話,會渾身難受,所以叫人弄了一桶水,自己跳進去洗了個痛快!

    不安慰還好,埃斯特拉女王一聽到這番話,心中更是難過,跪在他身后,香舌機械地舔弄著他的后庭菊花,內心深處羞憤欲死。

    艾爾華興奮地挺動腰部,雙手抱緊兩個公主的纖腰,將粗大的**在琪娜娜公主的花徑中飛快地**著,享受她緊窄**濕潤嬌嫩的滋味,手掌肆意地捏弄著賽茜莉婭公主的嬌臀,惡作劇式地將手指塞進她的菊蕾中**著,聽著她顫抖的嚶嚶哭泣聲。

    而在他的身后,埃斯特拉女王還在用唇舌服侍著他,跪在他的身下,舔弄著這個正在奸淫自己女兒的少年的菊花,讓他充分享受到后庭被溫熱香舌舔弄的美妙滋味。

    埃斯特拉女王緊閉美目,默默流淚,機械地舔弄著,將魔神少女殘留在艾爾華身上的體液一點一點地舔了進去,吞下腹中。

    突然,一股強勁的熱流在她小腹下泛起,艾爾華剛剛射進她子宮內的精液中帶有魔神力量,催發了她體內為完成的魔功,讓她的嬌軀瞬間充滿了力量!

    暴烈的憤怒突然從埃斯特拉女王胸中泛起,她停止了舔弄艾爾華屁眼的動作,收回香舌,猛然跳了起來,突然充滿力量的纖弱玉臂,狠狠地擂主艾爾華的脖頸,將他用力向后拖。

    艾爾華猝不及防,身體霎時被她拖向后面,粗大挺直的**啪地一下,從她女兒的處女**中拔出,在空氣中飛速晃動著,甩出大量**和落紅,全灑在兩位公主的雪臀美腿上。

    埃斯特拉女王暴怒地嘶吼著,就像一只被激怒的雌獅,玉臂拼盡力氣勒住艾爾華德咽喉,一心一意只想把這個強奸凌辱自己,而且逼迫自己幫他舔屁眼的惡徒當場勒斃!

    獲得了魔神力量的埃斯特拉女王強大而可怕,艾爾華霎時被勒得眼前發黑,喉嚨生疼,幾乎暈厥過去。

    埃斯特拉女王兇狠的怒吼在他耳邊響起,震響在他的心中:該死的家伙,我一定要殺了你!

    艾爾華已經無法呼吸,身體也霎時變得無力,他只能拼盡力氣,抓住埃斯特拉女王的手臂,努力的想要把它拉開。

    埃斯特拉女王憤怒的低吼著,用盡力氣勒住他的脖頸,不讓他的努力得逞。在剎那間接近魔功大成的她,已經接近了萊歐圣女的力量,不是艾爾華的力氣可以對付得了的。

    但是用魔神的力量來對付魔神的情夫,注定是沒有什么好下場。就像突然得到了這股強大力量的時候一樣,這股力量又突然從她身上消失,仿佛從來沒有出現在她身上過一樣。

    帶有魔神少女力量的體液流到艾爾華的身上,順著他的身體一直流到屁眼,被埃斯特拉女王舔入的部分并不多,也只能支撐剎那間強大力量,待魔神少女的力量消耗殆盡,埃斯特拉女王就回復到了原來的狀態,被艾爾華輕而易舉的扮開了手臂,按倒在地上。

    埃斯特拉女王趴跪在地上,憤怒的哭泣著,心中充滿了絕望:既然魔神的力量都指望不上,那么我還有什么希望可以從這個色狼少年手中逃脫呢?

    艾爾華一腳踩在她的裸背上,摸了摸自己的喉嚨,痛得臉上變色。埃斯特拉女王的手臂剛才變得就像鐵一般,幾乎讓他的喉骨被勒斷。

    他迅速的向咽喉放了一個治療術,可是依舊隱隱作痛,讓他心中大為不爽,低頭看著伏地哭泣的埃斯特拉女王,眼中怒火熊熊。

    幾乎被當場勒殺的危險,讓艾爾華憤怒不已,和魔神少女交合后所得到的魔性瞬間被激發出來,狠狠一腳將埃斯特拉女王踩在地上,絕美玉容與冰冷的石板地面進行著親密的接觸。

    憤怒讓他的**也高高的昂起了頭,艾爾華彎下腰,用力一把抓住埃斯特拉女王的纖腰豐臀,將她的嬌軀拖到琪娜娜公主的身邊,自己帶著滿臉的冷笑,緩緩的跪了下來,將粗大的**將向她的雪白香臀湊去。

    在這么近的距離看來,埃斯特拉女王的香臀有著完美的曲線,而且雪白柔滑,手感極好,低下頭還可以清楚的看到滴著淫液落紅的嬌嫩**,以及有著無數皺褶的淡紅菊蕾,菊蕾處粉光玉致,看起來倒也充滿了女王陛下的奇異美感。

    埃斯特拉女王此時已經觸怒了他,知道必然逃不過一場殘酷的奸辱,她反而放開心中的顧慮,回頭向他放聲大罵,悅耳的嗓音配上惡毒的咒罵,響徹在石室之中。

    艾爾華被她罵得心頭火起,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把心一橫,索性將**掉轉方向,朝上面偏了偏。

    埃斯特拉女王的咒罵突然停止,絕色美麗的容顏上出現了驚駭的神情,趴在地上,努力的回頭看他,失聲叫道:你要做什么?

    艾爾華冷冷的笑著,眼中寒光四射,他的大**已經頂在了女王陛下的菊蕾上面,能夠清楚的感覺到美妙菊花的溫暖和緊窄。

    疼痛感向埃斯特拉女王襲來,她已經嚇得花容失色,眼中怨毒之色升起,張開櫻唇,放聲大罵道:你這色狼、變態、下流卑……

    在她張嘴大罵的時候,艾爾華已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此時滿懷兇暴的低吼一聲,腰部用力前挺,借由**上沾滿的落紅,**和精液的潤滑作用,突破了埃斯特拉女王菊蕾的阻隔,兇猛的刺進了她的后庭之中。

    啊……埃斯特拉女王仰起頭,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幾乎將室中另外三個人的耳膜都刺破了。

    劇烈的疼痛從后庭襲來,埃斯特拉女王痛得滿臉是淚,嬌軀顫抖不止。她本是高高在上的女王陛下,一向養尊處優,哪會受過這樣的凌虐折磨,當下真的是痛不欲生,后庭痛得都不想活下去了。

    在她后庭粉光玉致處,雪股間的淡紅色菊蕾已經變成了鮮紅的顏色,鮮血從被菊蕾處撐破的肌膚中流淌出來,將她的臀部、大腿和艾爾華的**染得鮮紅。

    有人痛苦,就有人快樂。艾爾華只覺得**進入了一個溫暖的通道中,緊窄得幾乎要把**壓成一根繡花針,舒服得他不禁長長的嘆息,臉上的怒容也化成了享受之色。

    艾爾華低下頭,看著自己粗大的**插在女王陛下的兩瓣雪股之間,鮮血從菊蕾中流出,與雪白臀部交映生輝,讓艾爾華心中不由得升起自豪感,冷笑道:想不到你這里還是處女,嘿嘿……說實話,你是我干過的第一個非處女,連孩子都生了兩個,不過**倒是夠緊,夾得我挺舒服的,可是你這里更緊,干不到你前面的處女,干你后面的處女也是一樣。

    他一邊說話,一邊用雙手抓緊埃斯特拉女王的柔軟豐臀,用力將腰部向前挺進,艱難的挺入到她緊窄的菊道之中,緩慢的**著,享受著女王陛下菊道的緊窄滋味。

    埃斯特拉女王昂起螓首,尖銳的嘶叫著,菊道被干得鮮血直流,順著雪白大腿一直流到膝蓋上。艾爾華卻毫無憐香惜玉之心,想起她折磨萊歐圣女、鞭打自己,最后還想用手臂活活勒死自己,不由得怒上心頭,抓緊她的纖腰豐臀,狠狠的向里面沖刺,**深深的刺進她的體內,又重重的拉出來,就這樣兇猛的**著,一直插到最深處。

    女王的菊道緊緊的夾住他的**,前后套弄著,讓他越干越爽,速度也逐漸加快,而埃斯特拉女王卻是被干得痛不欲生,撲倒在地上呻吟哭泣,真切的嘗到了被別人折磨的滋味。

    在她的身邊,兩位公主殿下已經嚇得花容失色,顫栗不已?粗约鹤鹳F威嚴的母親受著這樣的酷刑,被大**在后庭菊蕾里瘋狂**,都讓她們渾身發冷,既怕且痛。

    琪娜娜公主倒是頗有膽色,恨艾爾華奪了自己的處女,又奪了自己母親小嘴和后庭的處女,不由得怒目圓睜,緊咬貝齒抬腿踢他。

    只是她的鞋子已經被脫掉,纖美玉足踢在艾爾華的身上,也不會覺得有多痛,反而讓他被踢出火來,伸手掀開她的粉紅長裙,抬頭張嘴,狠狠一口咬在她的小巧雪臀上,痛得琪娜娜公主尖叫一聲,扁著嘴痛哭起來。

    看到母親和妹妹都在痛哭,塞茜莉婭公主也忍耐不住,低下頭,將臉貼在琪娜娜公主的香肩上,跟著痛哭起來,嗚咽聲霎時充滿了整間石室。

    艾爾華聽到哭聲,反而被激起了虐待的快感,嘴上咬得更是用力,將少女柔嫩光滑的雪臀上咬出深深的牙印,舌頭在光滑的臀肉上舔弄著,右手抬起來,伸到塞茜莉婭公主胯下,手指摸索著,按到她雪股后面的菊蕾處,輕輕的在菊蕾上面按摩,突然伸出手指,狠狠的刺進她的菊道里面。

    塞茜莉婭公主被刺得一聲尖叫,隨即哭得更是悲痛欲絕。她這個清純貞潔的公主,戰爭女神的虔信者,竟然受到這樣的凌辱,此后還有什么面目去見臣民和侍奉戰爭女神呢?

    做著這些事,艾爾華的左手也沒有閑著,伸到前面埃斯特拉女王的光潔小腹下,緊緊攬住她的修長美腿,讓她的雪臀緊緊貼在自己的胯部,**直插到最深,感覺著菊道緊緊套弄住自己**的快感,興奮的咬著少女的香臀,腰部挺動,大肆的在女王陛下的后庭中**起來。

    他的興奮讓他的速度達到了最快,**像著了火一般,在緊窄的菊道里飛速**,嘴里和手指上感受到公主們的純潔可愛,讓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狠狠的抱住埃斯特拉女王的嬌軀,將**插到最深處,開始了猛烈的噴發。

    滾燙的精液瘋狂的射進女王陛下的玉體深處,埃斯特拉女王嬌弱無力的哭泣著,鮮血從她的**和菊蕾中流淌出來,將雪白大腿染得片片殷紅。

    艾爾華噴射了許久,**終于無力的停止了顫動,他松開嘴和手,無力的撲倒在埃斯特拉女王的性感雪軀上,大**依然深深的插在她的體內,享受著這一刻的美妙時光。

    柔軟性感的嬌軀讓他感覺到舒適無比,趴在上面,幾乎要睡著不知休息了多久,他才從埃斯特拉女王身上爬起來,看著身下哭得如同淚人一般的美麗女王,心中不忍,于是很仁慈的將**從她的菊蕾里拔出來,塞進了她的櫻桃小嘴中。

    已經被干得身軟如棉的埃斯特拉女王再也無力反抗他的暴行,意志也漸趨崩潰,哭泣著舔弄他的下體,只希望他的暴虐行為能早些終止,不要再禍延女兒們的菊蕾就是萬幸了。

    艾爾華舒服的躺在地上,只覺得渾身發熱,自從跟魔神少女交合之后,他的身上就越來越熱,躺在干凈的石板地面上,一點也不覺得寒冷,反而十分舒適,就見他閉上眼睛,享受著埃斯特拉女王的口舌服務。

    艾爾華的**被高貴的女王用香舌櫻唇**得干干凈凈,咽下腹中。在這個過程中,艾爾華的**又一次高高翹起,頂在埃斯特拉女王緊窄的咽喉之上。

    埃斯特拉女王眼中帶著恐懼,嘴里深深的含著他的**,抬頭看著他,生怕他再一次施暴,自己那流血的后庭可再也撐不住他的暴虐了。

    其實艾爾華這時候已經發泄得差不多了,正想穿衣出去看部下們是不是已經占領了德里城,如果能有女王、公主指點密徑,那就更方便了。誰知埃斯特拉女王已經被他的**嚇怕了,一看**翹起,就知道不妙,為求自保,只得先下手為強,溫柔的將他按倒在地上,滿腹心酸的跨上他的身子,摸索著將**套住了他的**,緩緩的向下坐去。

    雖然已經不想干了,不過女王陛下這么殷勤,艾爾華也不好*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意思拒絕,躺在地上欣賞著埃斯特拉女王含羞忍辱的美麗面容,心里嘀咕著:這個女王真是犯賤!越干越想干,怪不得她的男人會死得早,肯定是被她吸干的。

    看著母親的行為,塞茜莉婭公主已經羞得轉過臉去,俏臉滾燙異常,而琪娜娜公主卻是尖聲大罵,回頭瞪著艾爾華,用惡毒的臟話辱罵不休。

    艾爾華聽得十分生氣,抬頭回罵道:干你老母!我可不是說假的,現在不正在干你老母嗎?

    琪娜娜公主隨即一翻白眼,差點喘不過氣來,一時氣填胸腹,倒是罵不出來了。

    埃斯特拉女王也聽得美目翻白,強忍著不讓自己氣暈,還是得滿含熱淚,讓艾爾華的大**緩緩的滑進自己隱隱作痛的嫩穴之中。

    修煉了多年魔功,她的**果然嬌嫩,猶如少女一般,被**插弄時流出的鮮血也如處女一般,現在套弄著艾爾華的**,讓他大叫爽快,伸手抓住埃斯特拉女王胸前一對爆乳,只覺得豐滿柔軟,光滑嬌嫩,不由得用力的揉捏起來,挺胯大叫道:來!快些,早點讓老子射出來,還有正事要干呢!

    埃斯特拉女王美目含淚,含羞忍辱的挺動纖腰,將溫暖玉手按在艾爾華的胸膛上,嬌喘連連的用**套弄起他的**,和這個比自己女兒還小的少年,進行著激烈的交合,只希望能快點讓他的精液射進自己的體內,好結束這一場暴虐的奸淫儀式。

    女王的**花徑嬌嫩柔滑,套得艾爾華劇爽,正氣喘吁吁的大叫爽快,當他準備將自己的精液射進女王體內的時候,突然間,變故陡起!

    埃斯特拉女王也在嬌喘著,以女王上位的方式奸淫著這個十幾歲的少年,突然一股熱流從三個部位同時涌起,讓她美目赤紅,嬌軀滾燙。

    這三個部位正是今天她被魔電龍槍破處的兩個部位,以及也在流血的嬌嫩**。那里面都已經充滿了魔電龍槍大魔神的精液,量已足夠,再加上三個部位同時擁有魔電龍槍的奇異力量,恰好合乎了她魔功被催發出來所需的條件。

    埃斯特拉女王仰起玉容,美目定睛凝視著頭上的天花板,熱氣從她的嘴中噴發出來,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漸漸凝聚了巨大的力量,自己的魔功漸漸大成。

    這一次她不再是剛才那樣暫時性的實力大增,她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很快就要變得像魔神的那些優秀仆從般那樣強大。

    魔神附體帶來的好處迅速在她身上顯現出來,霎時間,她的腦海中出現了無數的資料,上記載著魔神侍從可以掌握的各種強大的魔功。

    埃斯特拉女王眼中迅速閃現出興奮又殘忍的神色,她低下頭,狠狠的瞪著與自己親密交合的少年,痛恨的目光幾乎要將艾爾華當場燒焦。

    艾爾華已經從緊密包裹著**的嬌嫩肉壁上的灼熱溫度,感覺到了事情不妙,正要一個打滾脫離困境,卻看埃斯特拉女王的玉手閃電般伸來,將他的一雙手腕劈手抓住,牢牢的按在地板上,固定在他的頭部兩側,讓他無法活動。

    現在的情形看起來就像埃斯特拉女王在殘暴的強奸艾爾華一樣,他的手被抓住,身體被埃斯特拉女王坐在香臀下面,而粗大的**也被緊緊的套住,用她高貴緊窄的美妙花徑。

    艾爾華被按住了脈門,頓時渾身無力,不禁像所有強奸案的受害者一樣,驚慌的大叫起來:你要干什么?

    埃斯特拉女王的香臀狠狠的向下壓去,在他的胯上用力摩擦著,感受這花徑中脹滿的快感,冷酷的笑容從她威嚴美艷的玉容上泛起,緊緊的咬著貝齒,用力向下一坐!

    噢噢噢噢……艾爾華痛得呻吟起來,她香臀上的力量,霎時變得如此之大,幾乎將他的胯骨坐斷,**也感覺到花徑的緊縮,仿佛要將他的**當場夾斷一般。

    埃斯特拉女王冷酷的看著身下的少年,她相信以自己現在的強大力量,可以輕而易舉的用花徑把他的**夾斷,讓他變成一個可憐的閹人,以后再也無法侵犯到女性的貞操。

    艾爾華也想到了這種可能性,立即鼓起斗志,讓自己的**變得更加堅挺,與女王的滑嫩**進行著頑強的斗爭。

    魔神的偉大力量賜予的強大魔功,在埃斯特拉女王的腦海中一頁頁的顯現。她面容冷峻,在腦中翻過了《天魔解體**》、《天魔轉生**》、《天魔附體**》等多篇最強魔功至要,尋找著適合現在這種情形,能將這個少年置于死地的最好方法。

    終于,她在腦海只能夠看到了一篇與上面那些魔功級數相同的魔功秘要,不由得眼睛一亮,用力咬牙,決定就是它了!

    這種強大魔功的名字就叫做:《天魔吸精**》。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