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七章王子公主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圣安王國和德里王國的盟約,終于簽訂了下來。

    代表德里王國簽約的,自然是該國的最高主宰,埃斯特拉女王:而代表圣安王國簽訂盟約的則是占領軍的領袖,享有至高威望的萊歐圣女。

    在簽訂盟約的之后,萊歐圣女就立即將情形寫成書信,送回國去。在書信里面,她詳述了德里王國答應給予圣安王國的眾多好處,包括割地、賠款等等豐厚的條件,再加上她的圣女身份,圣安王國的偽王里爾二世怎么也得給幾分薄面,一般來說,這個盟約應該能夠得到他的認可和同意。

    但是這些割地、賠款的條件,全被嚴格的保密,不讓德里王國的百姓知道,這樣做是出于安撫百姓的需要,若是他們知道自己國家的女王陛下竟然答應了這么屈辱的條件,恐怕會對埃斯特拉女王的威望又很大的影響。

    私底下,艾爾華也在考慮,是不是該真的把這些好處給予圣安王國,現在的情勢,德里王國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由他的性奴控制著,也等于是他在控制這個國家,如果把地盤和金錢都給了圣安王國,那就等于是從自己的口袋里掏錢,然后塞到偽王的里爾二世的口袋里去。

    所以艾爾華決定先拖著再說,只要里爾二世同意了盟約,一切都好商量:至于割地、賠款的事務,可以盡量的拖延,即使真的割讓了力出去一部分土地,也一定要讓威武軍團和獅騎兵團來控制那些地區,將來與德里王國合兵攻機里爾家族的時候,也就更方便一些。

    簽訂了盟約之后,萊歐圣女下令軍隊退出德里王城,讓城中的百姓們松了一口氣。若是別人率軍,還要提防身處敵國腹地,可能會遭遇到偷襲和背約,不過雙方軍隊的最高領袖都是艾爾華的情婦和性奴,算得上是一家人,根本就不必擔心這個問題。

    有什么條約,大都也是在床上協商好了,再由美艷女王光著身子下床,在床頭柜上寫好后,拿給艾爾華看,三人都同意了,這個盟約才算成立。

    古往今來,像這樣在床上簽訂的條約,也算是極為罕有了。

    合作的具體事項自然也要在床上決定下來。在西面,西努王國的軍隊正在向德里王國的腹地挺進,埃斯特羅女王已經下令各地守軍嚴加戒備,隨時準備反戈一擊:而萊歐圣女則要率領精銳部隊出擊,與德里王國的各地守軍密切配合,組織對西努王國的戰斗。至于一切后勤供應,都由埃斯特拉女王督促德里王國的官員來辦理。

    萊歐圣女率領軍離開了德里王城,艾爾華倒是舍不得走,他在埃斯特拉女王的王宮里面看到了那么多美麗的侍女,要是不玩個痛快再走,那簡直有負穿越者的情圣之名。

    而且埃斯特拉女王的兩個女兒那么水靈,讓他不斷暗流口水,剛占領城市的時候,因為事情太多,后來還要忙著盟約與合作的問題,一直沒有時間去把她們玩個痛快,現在總算抽出空來,當然要先去占占她們的便宜了。

    于是,就有了這樣一幕。在深夜之中,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借著夜色的掩護,悄悄地向賽西莉亞公主的寢宮摸去。

    整個宮殿布置精美,在埃斯特拉女王的親自挑選下,一切用具都用最好的,把整個寢宮布置得就像童話中公主所住的宮殿一樣,而賽西莉亞公主天生恬淡清雅的愛好,讓她的宮殿也在布置上顯得高貴典雅、清雅脫俗,讓潛入宮殿的色狼一邊看一邊贊嘆,感覺自己就像進入了仙境的小愛麗絲一樣,心中充滿小時候全心浸在童話里面的那種奇妙感覺。

    英俊的色狼,身上穿著王子的服飾,躡手躡腳的走在公主的寢宮里,朝著她的臥室摸去。

    他身上這套嶄新的王子服飾,是埃斯特拉女王派人做好送給他的。萊歐圣女已經率領所有的占領軍撤離,在這座被他的女王性奴牢牢控制住的城市的王宮里,他可以盡情地回復王子的身份,而不用擔心消息泄露出去。

    高大寬廣、設施精美的宮殿里,雕刻著美麗花紋的嶄新屋門,被悄無聲息的打開了。色狼手中拿著王宮所有房門的鑰匙,想要摸進公主的臥室,實在是再容易不過了。

    臥室寬敞至極,里面擺放著精美的家具設施,到處散發著淡淡的少女清香。在臥室的最里面,裝飾精美的墻壁下面,中央位置處擺放著一張精美的大床,撩起來的淡青色紗賬下面,如露珠般美麗純潔的賽西莉亞公主正睡在顏色溫馨潔凈的床單上面,美的就像童話里面的睡美人公主。

    艾爾華輕手輕腳的走道床邊,低下頭,看著美麗至極的公主,如此寧靜浪漫的畫面,讓他感動地幾乎落下淚來。

    在他的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從前聽到那些美麗童話時的感觸,低頭看著自己,如此英俊瀟灑,還弄到了一套王子的服飾穿在身上,果然和這位睡美人是天生的一對,恐怕就連生命女神也要祝福他們。

    于是,本來偷吃小紅帽的大野狼變身成為童話中的王子,單膝跪在床上,向著清麗絕倫的睡美人公主緩緩地彎下腰去,用最虔誠的動作,溫柔的吻向她誘人的櫻唇。

    這個時候,賽西莉亞公主卻在做著惡夢,而夢中的男主角,毫無疑問的就是艾爾華本人。

    在艾爾華控制住整個城市之后,她已經從牢里被放了出來,回到了自己清靜幽雅的寢宮中,可是在地牢里面遭遇到的一切,卻讓她無法忘懷,幾乎每天都要做惡夢,夢到自己和母親、妹妹一起被那個偽裝成修女的邪惡少年非禮,擺成無數屈辱的姿勢,承受著他粗暴的奸淫辱弄。

    就在這一刻,當艾爾華吻上她柔軟香唇時候,她剛好夢到他在干完母親和妹妹之后,又把她按在刑架上,用他那粗大的邪惡肉幫,插進了她的美腿中間,狠狠的刺破了她的處女膜。

    !賽西莉亞公主失聲的驚叫了起來,可是叫聲很快就被堵住,使得她柔嫩悅耳的聲音變得有些模糊。

    美麗的公主從夢中驚醒,瞪大清澈如水的眼睛,惶恐的看著壓在自己唇上的那張英俊臉龐,一時之間不知自己是不是還在夢中。

    艾爾華溫柔的吻著她溫暖柔軟的櫻唇,舌頭放肆的伸進她的嘴唇里面,撬開光潔貝齒,與她柔嫩滑膩的香舌攪在一起。而艾爾華的雙手也沒有閑著,左手放在她的頭上,繞過枕頭環保住她的嗪首,輕柔的撫摸她青色的柔滑長發:后手直接伸到了被子里面,深入她身上穿的絲質睡衣,從酥胸上面撫摸過去,一把捏住溫暖柔滑的少女**,并且肆無忌憚的捏弄起來。

    櫻口、酥胸遭受到溫柔的侵犯,賽西莉亞公主終于徹底的從夢中醒來,直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驚怒羞急之下,用力扭動掙扎,瓊鼻中唔唔的哼著,表示這自己的不滿。

    可是英俊的王子絲毫不顧睡美人公主的反對,還是連親帶摸,直到占夠了便宜,才心滿意足的抬起頭來,心里得意的想著:童話里面的那個王子,恐怕在吻醒公主的時候,也是像這樣占夠了便宜,才逼著公主含淚嫁給他的吧?要是老子是王子,肯定不能放過這個好機會,就像現在這樣。

    血統純正的王子這樣想著,低頭看著含淚的公主,手掌用力一捏她的柔嫩**,聽著她用輕嫩的嗓音低低的尖叫了一聲,不由得心中大樂,左手滿懷同情的撫摸著她臉上的清澈淚珠,柔聲道:你看,怎么哭了?在這么下去,會變成林黛玉的。

    賽西莉亞公主不知道什么是林黛玉,對于王子殿下的好心好意絲毫不領情,只是努力掙扎著,纖手用力的按在他的肩頭,拼命的將他推開,拉起絲絨長被掩住自己的玉體,坐起來靠在床頭,驚恐的尖叫道:不要過來!你在過來,我就要叫了!

    艾爾華在高興之中,渾身放松,倒也沒有故意和她較量力氣,被她從床上推下來,向后退了幾步,站在房間中央,看著床上臉掛淚珠的美麗公主,心中大樂,霎時由王子變身成魔王,雙手把腰一叉,用低沉的嗓音,豪情萬丈的說道:叫吧!就算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賽西莉亞公主只是縮在床上瑟瑟發抖,而艾爾華的臉上則現出了迷人王子般的微笑,邁步向前走去,一步步地接近公主的臥床,還特地的舉起雙手,使出抓奶龍抓手的姿勢,朝著她的酥胸探去。

    賽西莉亞公主擁被坐在自己宮殿的臥室之中的精美大床上,呆呆的看著一步步逼近的色狼,不知所措。

    此時已經是深夜,王宮里面的大多數侍女都已經睡下了,即使她們還沒有睡,聽到這里傳來的尖叫聲,也肯定沒有人敢來管。埃斯特拉女王早已頒下嚴令,整個王宮里面的所有人,都要聽從艾爾華的命令,不得違背。

    知道叫也沒有用,賽西莉亞公主只有擁被發抖流淚,毫無反抗的余力。

    看著淚流滿面地美麗公主,想起自己從前聽過的童話故事,王子殿下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絲純潔的感情,放下手,嘆息道:看你哭得這么可憐,一定是怕弄壞你的處女膜,嗯……不如這樣,你用小嘴來滿足我吧?

    擁被而坐的美麗公主拼命的搖頭,嚶嚶啜泣,哭得無法自制,對于他這個好心好意的提議并不領情,發而暗恨他如此淫蕩下流,居然向自己提出這么過分的要求,自己干凈純潔的唇舌,怎么可以去**他那根骯臟的東西!

    一想到在地牢里看到埃斯特拉女王和他親熱地相應畫面,賽西莉亞公主就忍不住渾身發熱,將臉貼在膝蓋上,深深地埋在絲絨被中,讓淚水浸透到里面去。

    艾爾華微蹙眉頭,對她的不近人情暗自慍怒:我已經退了一步,為何她還是如此不肯讓步?

    他站在床邊,突然伸出手,將絲絨被扯到一邊,微風凜凜的大喝到:既然你如此決絕,那我只好……

    精美的大床上,賽西莉亞公主身上只穿著睡衣,露出了優美纖細的身材,長發凌亂,淚痕斑斑,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不知所措的看著他,突然看到他的手閃電般的伸到腰間擺弄了兩下,隨即便見長褲唰的落到腳面上,露出了他**的下體以及高高翹起的粗大**。

    !賽西莉亞公主短促的尖叫了一聲,玉頰立即羞得通紅一片,當即纖手掩面,不敢再看,只有晶瑩的淚水從玉掌的指縫中滲出來,撒落到絲織的睡衣上面。

    艾爾華隨手扯去身上的衣服,跳到床上,**裸的走道賽西莉亞公主的面前,挺胯將**伸到她的面前,威嚴的命令道:你,舔它!

    命令發出,賽西莉亞公主卻連頭也不抬,只是掩面哭泣,縮到床腳處,淚水從絲織睡衣下擺所露出來的玉膝都打濕了。

    看到自己的命令被拒絕執行,魔電龍槍大魔神陛下感覺很沒面子,于是威嚴的冷哼了一聲,突然跪倒在床上,雙手抓住她纖美德**,用力分向兩邊。

    賽西莉亞公主短促的尖叫一聲,隨即感覺到自己的睡衣被撕開,內褲也被扯裂,露出了雙腿之間的美妙花園,羞得她玉頰泛紅,努力的掙扎,卻絲毫無法擺脫艾爾華的侵襲。

    這個時候,艾爾華的眼睛已經被那純潔嬌嫩的美妙花園吸引住了,在柔軟青絲覆蓋下,賽西莉亞公主的花瓣顯得那么嬌嫩可愛,當中露出的那條狹窄裂縫仿佛也在散發著淡淡的清香,讓他聞之欲醉,忍不住低下頭去,將臉埋在她雪白修長的美腿中間,伸出舌尖,在花瓣上面輕輕的舔了一下。

    這一下讓賽西莉亞公主嬌軀劇顫,俏臉慘白,心中如遭雷擊一般。純潔無瑕的少女玉體被歹徒侵犯,最隱秘貞節的地方也不能幸免,這讓一心將自己獻給戰爭女神的美麗公主羞憤欲死,纖手用力抓住艾爾華的頭向外推,憤怒的哭泣著,清澈的淚水不滿了潔白羞紅的玉頰。

    艾爾華被她的纖手抓的頭發有些痛,大為惱怒,深受在她柔滑香臀上擰了一下,一把抓住她的雙手按在床上,然后把臉固執的貼向少女美腿根部,舌尖伸長,探入嬌嫩裂縫中,深深地舔著公主殿下最神秘的地方。

    清香的蜜汁染到他的唇上,艾爾華靜靜地品味著那股清香帶著甜蜜的美妙滋味,手肘壓住她的柔美雙腿分向兩旁,嘴唇貼在美麗公主的花唇上,陶醉的吸吮著,還發出啾啾的聲音。

    賽西莉亞公主嬌細的哭泣聲傳到耳邊,聽起來就像伴奏的仙樂一般,艾爾華吸吮的神魂飄蕩,心中不由自主地想到:記得從前看童話故事的時候,好像沒有說到那些美麗公主的花唇問題,這里好像比她身上別的部位更讓人陶醉的樣子……

    舌尖在美妙的裂縫中攪動,賽西莉亞公主**口處嬌嫩至極的嫩肉被艾爾華的舌頭來回舔弄,弄得她嬌喘吁吁,玉體劇烈的顫抖著,感覺到心跳的好厲害,像是要從櫻唇中跳出來一樣。

*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對自己身體反應的悲憤和自責,讓賽西莉亞公主哭得更大聲,華麗的宮殿中,精美優雅的公主臥室里,到處充滿了美麗公主的哭泣聲,幽咽悲戚,令人聞之鼻酸。

    艾爾華也聽得傷心起來,眼中含著傷感的淚水,從賽西莉亞公主胯下抬起頭,看著她如梨花帶雨般的美麗臉龐,澀聲道:不要哭了,來,我干你一場,你就哭不出來了。

    賽西莉亞聽得大驚,瞪大淚眼,朦朧中看到他爬到自己身上,雙手握住她的香肩,下體粗大的**緩緩滑過雪白柔軟的大腿,堅定地向她美腿中間的嫩穴挺進,讓她不由得尖叫一聲,慌忙將玉手按在兩腿間貞節寶貴的圣區草地上,另一只手則慌亂的向前推拒著,努力的保護著自己最珍視的少女貞操。

    小妹怕日手遮蔭……艾爾華心里默默唸詠著他那個世界中流傳的網絡名句,忽然感覺**一緊,原來是被公主的纖手捉住,他不由得爽的瞇起眼睛,深深地嘆了口氣。

    賽西莉亞公主在情急之下,用玉手握住他的大**,拼命的扭動著,向旁邊推去,直到聽見艾爾華劇爽的呻吟聲在耳邊響起,才想起自己在做什么,心中一急,又痛苦起來。

    艾爾華聽到她哭聲悲痛至極,心中也可憐起來,便從她的身上爬起來,站在她的面前,柔聲撫慰道:別哭了,公主殿下,你要是不想失去貞操的話,可以用別的方法來讓我滿足,比方說用你的小嘴來滿足我,讓它射出來,不是也很好嗎?

    感覺到他站起來不再壓著自己,賽西莉亞公主也哭泣著坐起來,努力縮成一團,跪坐在床上,瞪大恐懼的淚眼,看著艾爾華的**不停的挺進,直向她的櫻唇頂來。

    賽西莉亞公主迅速的轉過頭,悲憤的哭泣著,纖手依然放在他的**上面,握住它推拒著,但是她的力氣顯然沒有艾爾華的大,怎么也不能將他推開。

    看著哭泣中的美麗公主,艾爾華又不禁同情心泛濫起來,柔聲道:公主殿下,或者你可以用你的小手來套弄它,這樣也可以讓我滿足!

    賽西莉亞公主一想到要用自己干凈的手來碰觸他那根骯臟的東西,心中就忍不住作嘔,可是抬起淚眼,忽然發現自己正緊握著他的粗大**,不由得呆了一呆,突然撒手扔掉手中硬物,掩面痛哭。

    看到自己的建議一再被公主殿下否決,艾爾華就是再好脾氣也忍不住有些惱怒,他冷哼一聲,伸手抓住賽西莉亞公主的纖手分到一旁,胯部挺進,將粗大**神威凜凜的頂在嬌嫩紅唇上。

    從**傳來的柔嫩感覺讓艾爾華舒服的嘆息了一聲,肉幫頂開櫻唇,緊緊地頂在堅硬光潔的貝齒上面,雙手抱住賽西莉亞公主的嗪首,試想想要頂開她緊閉的貝齒。

    賽西莉亞公主的手一獲得自由,立即下意識的攔在嘴前,一把握住艾爾華的大**向旁邊推拒,哭泣著將臉轉向一邊,纖手握住**迅猛的套弄著,像是要用這激烈的動作來發泄自己心中的不安。

    公主殿下的纖纖玉手讓艾爾華劇爽無比,雙手抱住她的嗪首,強迫她將臉轉向自己,看著她的自己的動作,可是賽西莉亞公主卻緊閉美目,淚水不斷的從長長的睫毛中流淌出來,撒在絲織的柔滑睡衣上,心中充滿痛苦,為自己被迫要用手來滿足這個家伙而痛苦不已,但手上卻不敢絲毫停滯,生怕他提出更過分的要求。

    布置精美、充滿了夢幻般氣息的公主臥室之內,喘息聲和哭泣聲交織在一起。美麗至極的純潔公主,用自己的纖纖玉手握住少年的粗大**,迅速的套弄著,這個情景就像古代歐洲的油畫一般,充滿了詭異的美感。

    在美麗公主的劇烈服侍下,艾爾華感覺著她手心的柔嫩,玉指緊緊地纏繞在他的下體上,使得他的雙腿輕輕的顫抖,終于忍不住包金她的嗪首,下體顫抖的向前挺進,低聲吼叫著射出了自己的精華。

    感覺到他的身體的變化,賽西莉亞公主恐懼的瞪大了眼睛,拼命的向后面退縮,勉強和他拉開了一點距離,沒有讓**頂到她的臉上,可是就在她努力的閃躲的時候,粗大的**突然在她的手心中劇烈的跳動起來,一股白色的液體從馬眼處劇烈的噴射出來,直直的射向了她美麗的臉龐!

    距離如此之近,射速又快得讓賽西莉亞公主前所未見,她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精液便已經射到她的面前,噗的一聲,筆直的射在她美麗的大眼睛上面,霎時讓她的視線變得很模糊。

    賽西莉亞公主短促的尖叫了一聲,猝不及防之下根本來不及轉頭,她不知所措的握緊大**,感覺它劇烈跳動著,并且將大股的精液射滿了她的美麗容顏。

    艾爾華仰起頭,閉著眼睛粗重的喘息著,爽得渾身都在發抖,兩腿幾乎無力支撐他的重量。而在他的胯前,美麗的公主半裸著跪在大床上,哭泣著承受著精液怒射,乳白色的液體從她的額頭、玉頰和櫻唇上流下來,流過雪白瑩潤的下巴,朝著酥胸滴落。

    充滿著少女幽香的清雅臥室中,精美溫暖的大床上,純潔美麗的公主跪在少年的面前,白色的精液從她純潔無瑕的玉顏上流下來,這個情景詭異又充滿邪惡的美感。

    慌亂之中,唇中嘗到的精液滋味讓賽西莉亞公主心中作嘔,幾欲嘔吐,而艾爾華卻是爽得六神無主,緊緊抱住美麗公主的嗪首,肉幫持續的跳動著,不停的將大股的精液射向美麗的玉顏。

    就在這個時候,臥室的房門突然被打開了!

    繪著精美花紋的房門被推向兩邊,在門口出現了一個粉紅色頭發的可愛少女,身上穿著粉紅色的宮廷禮服,美麗可愛的就像一個公主一樣,而她也確實是德里王國的琪娜娜公主。

    只見她瞪大美麗的眼睛,驚恐悲憤的看著艾爾華站在賽西莉亞公主的面前,肉幫劇烈的跳動著,還將白色乳箭射向賽西莉亞公主純潔的臉龐。

    悲憤地淚水從可愛的少女的眼中奔涌而出,她清楚地看到,自己最愛的姐姐正用玉手套弄著艾爾華的大**,而白色的液體從**里面射出,劃過空氣,如箭般的射到她姐姐的玉頰瓊鼻上,又順著瓊鼻滑落下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