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四章嚴肅少女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德里城中的一條偏僻街道上,馬蹄聲響起,緩緩的朝著街上行來。

    騎在馬上的是一名英武的銀甲騎士,身上穿著銀光閃閃的盔甲,護面甲也放了下來,遮住了他的臉龐,讓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有一雙黑色的眼睛露在外面,放射著炯炯有神的光芒。

    這個騎士正是艾爾華,既然已經確定桃露絲圣女就躲在這條街道上,他當然便帶著部下前來搜索,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桃露絲圣女再從他手中逃掉了。

    在他的身后跟著大隊的精壯騎兵,衣甲鮮明,卻是最精銳的王宮衛隊,被艾爾華帶了出來,幫著他在街道上進行搜索。

    另外一些騎兵則是在路上遇到的巡邏隊,也被一并帶了過來,查探這一處街道,以防人手不足。

    居民區的百姓們認出了騎兵們的衣甲,都恭敬的彎下腰,向著他們行禮。

    艾爾華驅馬走過街道,微微仰起頭,感受著空氣中那一絲絲的圣力傳動。

    不得不說桃露絲圣女掩飾得非常好,空氣中隱約的圣力,若非艾爾華全力體查,根本就感覺不到,而且這一絲圣力是均勻的分布在整條街道上,很難分出街道上哪一處的圣力更濃厚一些。

    雖然已經得知了桃露絲圣女所在的大致位置,卻還不能精確到是某家某戶,若是查錯了,驚動了另一家里面的桃露絲圣女,被她趁亂逃出,那又是麻煩。

    于是,艾爾華策馬前行,在街道上來來回回走了幾遍,終于停下來,指著一戶人家的門,命令道:去敲門,讓里面的人把門打開!

    兩名巡邏隊的騎兵翻身下馬,跑去那戶門前,開始拍打著緊閉的房門,喝令里面的人出來開門。

    敲了一會兒,門從里面打開了個少女站在門里,冷冷的問:你們是誰?要做什么?

    巡邏隊,來搜查叛黨的!一個騎兵大聲呼喝道,正要推開她,另一個騎兵卻微微變了臉色,拉了那個騎兵的衣服一下,向那個少女賠笑道:是索諾莎小姐嗎?我從前在令尊部下當兵,沒想到索諾莎小姐是住在這里,一向少來探望。

    那個少女的臉色變得稍微好了些,仍是很嚴肅的說:不是已經搜查了好幾遍了嗎?為什么還要搜查?

    那個騎兵賠笑著說些當差不由己的話,艾爾華騎馬立于街道上,望著那個少女,不由得凝目看著她,感覺到一絲興趣。

    那個少女容貌清麗,看起來有些瘦弱的模樣,臉上帶著嚴肅的表情,瘦削的身體上穿著樸素的衣裙,褐色的長發從肩上披散下來,掛在臉頰兩邊,襯得臉頰有些瘦削。

    那是一個生命女神的信徒,而且還很虔誠。艾爾華在看到索諾莎第一眼的時候,就這樣對自己說。

    艾爾華在圣女修道院里面住了這么久,對于生命女神的信徒,他閉著眼睛都能認得出來。

    當門打開時,艾爾華能夠感覺到空氣中的圣力更加深了一些,讓他能夠更清楚的感覺到,因此他差不多就可以確定,桃露絲圣女便是藏在這附近,很可能就在這個少女的家里。

    由于埃斯特拉女王的布置,他并不太擔心桃露絲圣女會逃走,反而是對這個少女產生了興趣,他跳下馬來,滿身的盔甲喀喀作響,邁步走到索諾莎的面前,沉聲道:我要進去搜查!

    艾爾華抬起手按在少女的肩上,將她從門前推開,邁步走進了房間里面,而在他身后的那只手,悄悄的向部下打了個手勢,幾名王宮侍衛會意,上前將門關上,并會同巡邏隊將這一帶封鎖起來,禁止任何人接近這間房屋。

    站在房屋中,艾爾華仰起頭來看著這間屋子,屋中有些陰暗,擺設樸素整潔,是王國中普通人家的模樣,卻從樸素的擺設中現出幾分雅致,墻上還掛著幾面盾牌和盔甲,大概是索諾莎的父親留下來的。

    艾爾華轉過身,看著那個少女,發現她的相貌也算不錯,雖然嚴肅的表情中隱含著冷漠與敵意,有拒人于千里的感覺,不過這樣更能刺激男人的征服**。

    艾爾華伸手將自己的頭盔取了下來,現出了自己的本來面目。

    少女清麗冷漠的臉頰上現出了一絲驚訝的表情,失聲道:是愛爾莎修女……

    緊接著,她又緊緊的閉上嘴,將目光不再看他,身上隱含的敵意卻突然變得明顯起來,雖然在努力壓抑,卻也能夠讓艾爾華感覺得到。

    艾爾華將銀盔放在桌子上,直截了當的問道:我也不和你廢話,你就干脆的說了吧!桃露絲圣女在哪里?

    索諾莎緊緊的閉著嘴,臉上嚴肅的表情中隱隱含有堅強不屈的神色,面對他的逼問,一言不發。

    索諾莎自然知道,桃露絲圣女已經把地下室的門緊緊的鎖好,正在里面用神術為自己療傷,如果這名圣女殿下曾經說過的邪惡少年闖進去的話,會打擾她的清修,還可能危及她的安全。

    想起桃露絲圣女描繪過的這個少年的邪惡行徑,嚴肅的少女臉上升起抹紅暈,忍不住抬起頭來,狠狠的瞪了這個竟然敢扮成修女的邪惡少年一眼。

    艾爾華瞇起眼睛,對她這樣的目光十分不爽,心想:男女兩個人獨處一室,還敢這樣藐視我,她真當我是吃素的嗎?

    艾爾華現在也沒有什么閑心和她啰嗦,冷笑著伸出手去,搭在她削瘦的肩膀上,感覺著她堅硬的肩骨在自己的手中,突然用力一撕,將她的衣衫從中撕裂,發出嗤的一聲裂響。

    雅致的衣衫被艾爾華一直撕到腰間,露出了雪白的酥胸。

    少女馬上大聲尖叫起來,滿臉都是驚恐厭惡的表情,不假思索的抬起手來,狠狠一個耳光打向艾爾華的臉。

    艾爾華抬起手臂擋在她的手前,當的一聲,纖手打在銀甲護臂上。震得她纖手生疼,忍不住痛呼一聲,回手掩住衣衫破碎的胸部,眼中卻驚恐的看到,那個穿著銀甲的俊美少年已經如餓狼一般撲了上來,將她狠狠的撲倒在地上,砸得她幾乎暈去。

    匡當一聲大響,艾爾華身上的銀甲撞在地面上,沉重的身體壓在她的身上,讓她幾乎窒息,只能大聲尖叫著,憤怒的痛罵著艾爾華的邪惡行徑。

    艾爾華微皺眉頭,爬起來騎在她的身上,用雙膝壓住她亂揮亂打的雙手,回身隨手布下隔音結界。外面雖然都是他的部下,可是有些事若被他們聽到了,也會有點麻煩。

    被他坐在酥胸上面,索諾莎幾乎喘不過氣來,絕望的瞪大眼睛,看到他低下頭靜靜的看著自己,唇邊還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

    就這樣騎坐在削瘦少女的身上,艾爾華開始從容不迫的脫去自己的衣甲,將沉重的銀甲從身上卸下來,放在一旁的地上,隨即又開始抬起身子,費勁的脫去下身的銀甲。

    索諾莎憤怒的想要反抗,可是艾爾華的動作靈活快速,力量又大得遠超過她的想像,輕松便瓦解了她的反抗,不到一會兒就已經脫去了甲胄。艾爾華騎在她的身上,又用靈活的動作脫去衣衫,并且迅速的脫去褲子時,用膝蓋砸在她的手腕上,砸得她手臂酸麻,再無反抗的力氣。

    沒多久,艾爾華就只穿著一條內褲騎坐在她的身上,她胸部裂開的衣衫中,少女的柔嫩酥胸和他的臀部大腿進行親密的接觸摩擦,讓她心中羞憤欲死,口中喃喃的痛罵著,眼中卻忍不住流下淚來。

    艾爾華冷笑著,屁股用力在她酥胸上摩擦著,感覺著她嬌嫩的**摩擦著自己的屁股,看到她的臉上露出痛楚的表情,知道她被摩擦得很痛,心中不禁大樂,沉聲逼問道:快說!桃露絲圣女躲在哪里?

    索諾莎閉上眼睛不去看他,緊緊咬住嘴唇,臉上浮現出堅強不屈的神色,似是誓死也不肯出賣桃露絲圣女的樣子。

    艾爾華瞇起眼睛,眼中射出威脅的目光,直起身子,抬腿脫下內褲,隨即又坐回到索諾莎的身上,雙腿緊緊夾著她的溫軟嬌軀,下體緩緩的向她的臉頰湊去。

    索諾莎閉目不語,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頭被抬了起來,嘴唇被一個又粗又硬的東西頂開了,她大吃一驚,隨即睜開眼睛瞪視著艾爾華,看到他滿臉獰笑,又伸手捏住她的臉頰,將粗大**滑過光潔貝齒,一直向她口中伸去。尖端碰觸到了她柔軟滑膩的香舌。

    索諾莎滿臉驚愕厭惡的表情,憤怒的尖叫起來,卻因為嘴里被塞上了東西,讓她的尖叫聲顯得有些含糊不清。

    艾爾華冷笑著,腰部用力一沉,粗大**深深的頂進她的口中,艾爾華能清楚的感覺到她溫暖滑膩的小嘴正包裹著自己的**,**已經頂到了她的咽喉,處在香舌上面,**上部能夠感覺到她上顎的溫暖滑膩和喉頭軟肉的溫度。

    索諾莎被他頂得一陣作嘔,心中羞憤欲死。她平生敬奉生命女神,一心只想攢夠路費到圣女修道院去當一名修女,從來沒有見過男人的身體,現在卻被艾爾華用胯下惡物塞進嘴里,如此強烈的羞辱,讓她怎么能夠忍受?

    她的眼中已經流出了悲憤的淚水,放聲痛罵著艾爾華的邪惡行徑,可是嘴里已經被滿滿的堵上了粗大**,讓她的痛罵聲只能顯得含糊不清,即使想要咬斷艾爾華的**,卻也沒有絲毫作用,反而是貝齒緊緊咬住**狠命研磨的動作,帶給了艾爾華更快樂的刺激。

    艾爾華也不管她在嗚嗚的叫著什么,只是抓緊她的螓首,用力狠干她的小嘴,粗大**狠狠的搗進她的咽喉里面,將氣管擠得幾乎閉合,使得她喘不過氣來,臉頰霎時因窒息而變得脹紅。

    艾爾華痛痛快快的在她口中取樂,**摩擦著她的小嘴內壁和香舌,直干得她美目翻白,幾乎窒息而死才抽出**,冷冷的拷問道:快說出桃露絲圣女的下落,免你一死!

    差點被干死的索諾莎急促的喘息著,干嘔咳嗽著,許久才緩過氣來,憤怒的抬起滿是淚水的雙眸,怒視著艾爾華,狠狠一口唾沫向他的臉上吐來。

    艾爾華一閃身,將這一口攻擊躲過,對于這個不知悔改的頑固少女,他心中也是充滿惱怒,決心給少女一點教訓,讓她知道對抗自己的下場!

    索諾莎憤怒的尖叫大罵著,卻被艾爾華翻轉過來,按在地上,用力撕掉她的衣衫,不一會兒,她潔白的身體就一絲不掛的出現在艾爾華的面前,被他狠狠的騎在身下。

    艾爾華低下頭,冷笑打量著她的身體,見她身材削瘦,純粹的骨感美人,騎在她柔滑纖細的玉背上,屁股能清楚的感覺到她身上的堅硬骨骼,就像她堅硬的心靈一樣。

    對于這樣心地堅韌的少女,艾爾華十分喜歡,于是騎在她的身上,大聲逼問,同時揮手痛打著她的屁股,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索諾莎啊的一聲,大叫出來,屁股被男人用手痛擊,讓她羞怒得哭泣,用力扭動著身子掙扎,卻無法將身上騎著的男人摔下來。

    艾爾華用力翻轉她,讓她仰天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伸手掰開她修長纖細的大腿,雙手抓緊**向兩邊分開,沽滿少女口水香津的橙色**向前探去,頂在她嬌嫩的花瓣上面。

    正在憤怒痛罵他的索諾莎臉色立即變了,瞪大眼睛怒視著他,眼中充滿驚慌與狂怒,揮起玉手來痛打著他,卻因為艾爾華的頭離得太遠,只能啪啪的打在他的肩膀和手臂上面。

    對于這樣的小手痛擊,身體堅韌的艾爾華只當是蚊子的拍擊,**頂開柔嫩花瓣,和嬌嫩的**口進行著親密的接觸,緩緩研磨著向里面挺進。

    平生未曾見過男人的身體,自然也不知道男人下體是什么顏色的索諾莎對于橙色的**并不十分驚異,反而是**口被頂開,**插進來,脹滿的感覺讓她微覺疼痛,心中更是恐懼憤怒,瞪大眼睛看著艾爾華,咬牙切齒的痛罵道:你這個邪惡的混蛋!我就是死,也絕不會把桃露絲圣女的下落說出來!總有一天,她會逮住你為我報仇,把你身上的肉一塊塊的割下來……

    話未說完,頂在**中的**突然向前猛力沖刺,粗暴的撕裂了她少女純潔的花徑,狠狠的向里面沖去,一直撞到子宮上面。

    啊……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從少女口中發出,如此居烈的攻擊,毫不憐香惜玉的一插到底,讓她在劇烈慘痛中當場暈過去,纖美身體躺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不省人事。

    艾爾華也被她緊窄的花徑夾得劇爽無比,看她暈了,也不多說,抱緊她的纖細身體,手掌捏住纖腰和光滑臀部,跪在她的兩腿中間,腰部用力前挺沖撞,粗大**在她緊窄花徑中摩擦沖刺著,享受著少女初破瓜的美妙滋味。

    很快的,索諾莎就在劇痛中清醒過來,睜開眼咬牙怒視著在她身上肆虐的艾爾華,感覺著自己兩腿之間,火辣辣的一片疼痛,讓她幾乎再次暈去,在難以忍受的劇痛之中,只能放聲痛罵著艾爾華的邪惡行徑,詛咒他將來一定要下地獄。

    花徑內未經人事的嫩肉,被粗大**劇烈的摩擦著,比刀割還要疼痛,心靈和**上的沉重打擊讓她痛不欲生,淚水已經不可抑止的從雙眸中流淌出來,灑在純潔的臉頰上?墒敲鎸Π瑺柸A的逼問,堅強的少女寧可被他干得腿間流血,也絕不肯吐露半句,依然是口中放聲痛罵著,將她所知道的任何辱罵之辭都堆在艾爾華的頭上。

    艾爾華干她倒是干得挺爽的,被她的處女花徑緊緊套住自己的**,感受著粗暴摩擦處女花徑中嫩肉的美妙觸感,胯部更加用力的向前沖刺,一下下的沉重沖撞在她的身體上,胯部在她的雪臀上面狠狠撞擊,發出啪啪的響聲。

    她的身體很瘦削,臀部也同樣清瘦,雙腿被架在艾爾華的肩膀上面,這樣的姿勢讓她的臀部形成尖銳的角度,臀骨撞擊在艾爾華的胯部,將艾爾華撞得有些疼痛,能夠從雪白光滑的臀肉中感覺到她骨骼的堅硬。

    但這與少女所受到的疼痛相比,就不算什么了。粗大的**在她嬌嫩花徑中粗暴**又摩擦著,一次次的闖進她純潔的子宮之中,被子宮頸套住**,隨即又拔出來,在劇烈的摩擦中,帶給艾爾華刺激的快感,以及讓少女痛得幾乎暈去的劇烈痛楚。

    盡管如此,她仍然緊咬著不肯松嘴,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被少年粗暴痛奸著,口中還在有氣無力的詛咒著艾爾華,直到粗大**從她體內暴烈**帶出了大量鮮血,把她雪白臀部染紅,一直將身下的地板都浸得大片濕紅。

    艾爾華猛干她的時候,還在努力控制著自己**的催情能力,他心想。如果讓她發情**,像發情母狗般向我求歡,倒是很有趣,可是那樣就失去折磨她的意義了,讓我的這個行為更不像嚴刑拷打。

    在艾爾華的努力之下,終于控制住了魔電龍槍的催情力量,讓索諾莎除了痛苦之外,感覺不到絲毫的快感。

    痛痛快快的爽了一番,艾爾華停下來休息,緩緩從她的嫩穴中拔出**,看著她臀部下面地板上的大片殷濕,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初夜落紅如此之多的少女,艾爾華還沒有見過,這也與他的粗暴和索諾莎的纖瘦有關,再這么下去,說不定她會被活活干死。

    可是這個少女的倔強讓他惱怒,看著少女眼中蔑視的意味,更是讓艾爾華無法忍受,索性一用力,將她整個人翻轉過來,向后拖動她的身體,讓她的臉貼在地板上的濕處,粗大**頂在她的菊穴上,惱怒的喝道:最后一次機會,把桃露絲圣女的下落說出來!

    索諾莎無力的趴跪在地板上,用這樣屈辱的姿勢,如母狗般趴在地上,臉頰無力的貼在手背上,淚水不停的從眼中流出,將手掌浸濕,與手掌下面的落紅沾染在一起,將血跡沖淡,

    淡淡的血腥與**氣味讓索諾莎知道,自己手上、臉上沾到的,是自己的處女落紅,從此之后,她再也不是純潔的處女,無法用最完美的姿態來侍奉生命女神了。

    可是為了保護偉大的圣女殿下,就算讓她付出再大的代價,她也在所不惜!而這代價之中,就包括了她即將遭遇到的,頂在她后庭上的邪惡**……

    用于排泄的后庭被男人的性具插進去,對于純潔少女來說,是更為沉重的打擊。想到已經遭受和即將面臨的一切,索諾莎痛不欲生,可是臉上仍然帶著嚴肅仇恨的表情,緊緊咬著牙,不肯說出桃露絲圣女的下落。

    在憋氣忍痛之中,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菊蕾被堅硬的**頂開,粗大**緩緩的插了進來,撕裂了菊蕾,鮮血從菊蕾中流了出來,一直流到雪白纖瘦的大腿上面。

    艾爾華跪在她的身后,看著已經用菊穴吞沒口口己**的沉默少女,那纖細窈窕的雪白嬌軀趴跪在地上的屈辱姿勢,身上透出來的倔強與絕望,讓他更加興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腰部猛力前挺,粗大的**狠狠的插進了少女的菊蕾之中!

    這不像剛才那樣緩慢,粗暴的動作瞬間將少女的菊道大幅撕裂,鮮血快速奔涌出來,順著纖細美腿奔流而下,與她嫩穴中流出的處女鮮血混合在一起,雪白鮮紅,眩目美艷。

    趴跪在地板上,用屈辱姿勢高高翹起臀部的少女,眼睛霎時瞪得極大,痛苦悲憤的目光從她鼓出的眼睛里面射出來,倔強的少女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撲倒在地板上,臉頰貼著自己的處女鮮血,就這樣在身心雙重打擊之下暈了過去。

    ※※※※

    桃露絲圣女盤膝坐在地下室里的床鋪土,閉目瞑修,希望能用圣力來修補自己破損的身體,醫好內傷,好有力量與那些邪惡的敵人進行戰斗。

    房間里面布下了防御性的結界,部分的隔絕了聲音的傳播,讓她聽不清外面艾爾華和索諾莎的對話,而修練之中更是需要靜心,將一切雜念和外界刺激都排除在心靈之外。

    許久之后,桃露絲圣女睜開眼睛,感受著體內的變化,不禁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內傷似乎有些好轉,可以和敵人戰斗了,可是埃斯特拉女王那一擊之后,留在她體內的魔氣依然在沖撞不休,讓她忍不住生出綺念,一想到艾爾華的**,以及他在花園中對那些女子做的邪惡勾當,就讓她臉紅心跳,自己也控制不住。

    桃露絲圣女正在咬牙憤恨的時候,外面突然隱隱傳來痛苦的慘叫,聽那聲音,似乎是索諾莎的!

    桃露絲圣女大驚,立即跳了起來,抓起光明戰錘向外面沖去

    盡管是初識不久,她卻和索諾莎一見投緣,感覺十分親近。索諾莎對她是崇拜敬仰,而她對索諾莎則像姐昧一樣愛護,在這么嚴酷的環境之下,她幾乎將索諾莎當成了親人一樣,F在聽到索諾莎的慘叫,知道索諾莎可能遭遇危險,當然讓她忍耐不住要沖出去救援。

    桃露絲圣女沖出地下室,大步奔到前庭之中,推開門,眼前看到的一切,幾乎讓她憤怒得暈厥過去。

    那個纖瘦倔強的少女,此時正**著雪白的身體,一絲不掛的趴跪在地板上痛苦的哀叫著,承受著身后少年的暴烈**,而艾爾華則跪在她的身上,滿臉興奮猙獰的神色,抱住她纖細的腰肢雪臀,狠命的干著她,讓鮮血不停的從她雪白的大腿上流下來,一直流過潔白膝頭,灑落在地板上面。更讓桃露絲圣女悲憤莫名的是,看那少年粗硬淫物所插的位置,正是索諾莎的后庭,她*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平素用來排泄的地方!

    桃露絲圣女剛從修練中清醒過來,一來到前庭就看到自己最大的敵人抱住自己疼愛的少女在這樣猛烈粗暴的奸淫著,悲憤與作嘔的感覺霎時涌上心頭,只見她嬌軀晃了晃,幾乎要暈過去。

    她努力定了定神,指著艾爾華厲嘯一聲,大步奔過去,就想要狠狠一錘,將艾爾華砸死在地上!

    可是這個時候,艾爾華也看到了她,興奮的跳了起來,手中仍然緊緊的抓住索諾莎的纖腰,讓她站在自己面前,當作盾牌般抵擋著光明戰錘的攻擊,而他的**仍插在索諾莎的后庭中,帶出大股鮮血,順著纖細美腿一直流到雪白腳踝上面。

    索諾莎淚眼朦朧,看著舉錘沖來的桃露絲圣女,凄厲的嘶叫著,少女心靈已經碎成無數個碎片,恨不得當場死去才好,若能被桃露絲圣女一錘打死,那就是她最好的死法了!

    盡管從少女的眼中看到了這樣的絕望感覺,明白了她的心意,桃露絲圣女還是不忍心下手,將這個照顧自己的少女和惡徒一起打死在這里。

    稍一遲疑,光明戰錘向上揮去,橫掃向艾爾華的頭顱,因為他比索諾莎要高一些,桃露絲圣女打算將光明戰錘從少女頭上揮過,然后把艾爾華的腦袋砸碎一半。

    艾爾華冷笑著,雙手抓緊少女纖腰向上舉起,用來抵擋光明戰錘,逼著桃露絲圣女換招。

    少女的菊道緊窄至極,一直緊緊的套住艾爾華的**,如小嘴般緊緊含吮不放,當她身體被向上舉起,粗大的**從里面拔出,腸壁被粗大**摩擦的痛楚,讓她又忍不住大聲慘叫,絕望看著桃露絲圣女的漂亮眼睛里面,流出了悲憤的血淚。

    這一聲慘叫,如同利刃揮到桃露絲圣女的心上,讓她心中劇痛無比,而艾爾華又再揮起索諾莎的身體,讓她的雪白嬌軀如同武器一般,向著光明戰錘狂揮而去!

    桃露絲圣女慌忙后退,心神一時只系在索諾莎的身上,生怕傷到了她。就在這一刻,在桃露絲圣女的身后,木屋板壁突然無聲無息的破開,一個身穿黑色紗衣的纖美身影飛射進來,舉起玉掌向著她的后心擊去。

    艾爾華獰笑著,抓住索諾莎的纖足狂揮掄開,讓她的褐色長發在空中揮舞著,頭部砸向桃露絲圣女的螓首,逼得桃露絲圣女手足無措,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回身揮錘砸向后面攻來的埃斯特拉女王。

    可是這已經晚了,埃斯特拉女王的動作何等迅速,在桃露絲圣女心神大亂之際,趁機狠狠一掌印在她的背上,霎時擊得桃露絲圣女口中鮮血狂噴,玉體向前飛射而去。

    就當那一掌擊在身上時,桃露絲圣女已經知道大事不好,立即變招,腳下用力,斜向前方奔去,并借著后面一掌之力向前飛射,轟然撞碎臨街的窗子,飛出了房屋。

    雖是如此,她的身體仍然在埃斯特拉女王一擊之下,痛楚不堪,而擊入體內的魔氣更是激蕩起來,混合著剛才看到艾爾華淫行的刺激,讓她的臉頰迅速泛紅,無法抑制心中的動蕩和綺念。

    在這生死一線之際,桃露絲圣女咬緊牙關,在街上大步狂奔,揮起光明戰錘砸飛面前的巡邏騎兵,一直向前遠方疾速奔去。

    身后傳來索諾莎凄厲的尖叫聲,桃露絲圣女眼中珠淚滾滾,幾乎無法忍受這樣的刺激,要回身去救援她。

    可是理智終于發揮了作用,她清楚的知道,一旦回頭,自己和索諾莎都會落到那些邪惡魔徒的手中,到時候就連為索諾莎報仇的人都沒有了!

    看著狠心大步奔逃而去的桃露絲圣女,艾爾華冷笑一聲,將一絲不掛的索諾莎扔到地板上,隨手抓起自己脫下來的長袍裹在身上,縱身躍出,從桃露絲圣女撞出的大洞中沖了出去。

    在他身后,黑氣襲來,霎時將他的身形籠罩在中間,讓街上那些騎兵看不清他的模樣,只能看到黑氣滾滾朝著前方疾射而去。

    發出黑氣籠罩住艾爾華身形的埃斯特拉女王,此時身體也被黑煙繚繞遮住身形,跟著他疾速向前追去,迅速消失在騎兵們的面前,只在空氣之中留下了艾爾華的大聲命令:將這個屋子圍起來,任何人都不許出入!

    騎兵們凜然遵命,將索諾莎的居所團團圍住,看著那破開的大洞,以及里面繚繞的黑煙,雖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卻也盡忠職守,執行著上司的命令。

    在陰暗的屋子里面,纖瘦的少女一絲不掛的趴在地上,**著雪白的嬌軀,下體一片殷紅,緊閉雙目,臉色蒼白,就像死去了一樣。

    許久之后,她才悠悠轉醒,看著被撞破的大洞,以及那一片籠罩住的黑煙,已經遮住了視線,讓她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在下體撕裂的劇痛中,她費盡力氣坐起來,卻沒有多余的力氣去穿衣服,只能抱緊雙腿坐在血泊之中,將臉埋在雙膝里頭,想著生死未知的桃露絲圣女,以及自己被奸辱的巨大災難和恥辱,只見她不禁痛苦絕望的抽泣起來,讓少女純潔悲憤的淚水全灑落在鮮血流淌的嫩穴和后庭上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