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五章三圣交歡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宏大壯麗的宮殿出現在艾爾華的面前,高高的大門上面,有一只金牛雕刻在上面,正散發著圣潔威嚴的氣息。

    這座宮殿就是艾爾華所掌控的金牛宮了。宮中十幾名美貌修女,以及外宮的近百名修女,都已經是他的屬下,只要等他正式接任金牛宮圣女之職,就得直接聽命于他,任何命令都不能違抗。

    想到上百名美貌修女裸著身子服從自己命令的美妙情景,艾爾華的臉上不由現出了圣潔的微笑,而這笑容是如此動人,讓那些前來迎接他的修女們都看得呆了。

    她們此時都恭敬的候在宮門之外,分列兩旁,微垂螓首,表示著對新任圣女殿下的尊敬。

    她們的年齡由二十歲到三十余歲不等,容貌美麗,充滿著虔誠的氣息,身材都很健美,皮膚細膩潔白,像天天泡在牛奶中養出來的好皮膚一樣。

    清風拂過,這十幾名美貌的修女臉上的表情是如此純潔虔誠,成熟的身體上散發著動人的風韻,靜默之中也有著強烈的魅力,彌漫在金牛宮門前。

    艾爾華坐在馬車上,用控獸術控制著拉馬的十幾匹馬,拖著外觀精美的巨大馬車,一直駛進金牛宮中,看著那些漂亮的修女,暗自嘆了一口氣。

    她們都是桃露絲圣女的忠實部下,如果住在這里,看到自己的秘密,發現桃露絲圣女還活著,自己一定會有麻煩。因此,雖然對她們的美貌感到垂涎,卻還是不能留她們在這里,最好還是將她們打發走,將來自己控制了局勢,再召她們進宮伺候,享受她們成熟誘人的身體了。

    馬車停在金牛宮廣闊的庭院之中,精美的宮室前面。艾爾華跳下車,打開車門,招呼那些修女們前來幫忙,將里面的黃金容器搬出來。

    橢圓柱形的巨大黃金容器十分沉重,在十幾名修女們奮力搬動之下,終于從車廂里面被推了出來。

    這些修女都是戰斗系的修女,擁有武技,身材健美,力氣也不小,一起用力抬起它,向著宮殿里面走去。

    被蓋上黃金蓋子,密封起來的黃金容器,在陽光下散發著冰冷的金光。這些修女心里充滿虔誠的情感,為自己能夠為新任圣女殿下服務而感覺到欣喜,卻絲毫沒有想到,在這黃金容器里面,竟然是自己最敬愛的桃露絲圣女,正一絲不掛的漂浮在清亮藥液中,陷入沉沉的昏迷之中。

    殉教而亡的桃露絲圣女,都被人認為是被刺客秘密襲擊,用詭異的武器炸得尸骨無存,卻沒有人知道她竟然還活著,甚至秘密的回到了自己舊日的金牛宮,并將以性奴隸的身分,艱難的存活下去。

    她們抬著被玷污了純潔身體的圣女殿下,一直走到她舊日的臥室之中,將黃金容器放在墻邊,便在新任圣女殿下的命令下,恭敬的退了出去。

    站在桃露絲圣女的臥室之中,艾爾華轉身四顧,看到這間臥室極為寬敞,里面的布置樸素溫馨,到處都彌漫著桃露絲圣女身上那溫暖誘人的氣息。

    在桃露絲圣女開始分泌乳汁之后,這一路上的十幾天里,艾爾華一直都沉浸在她乳汁的美味之中,甚至將她的甜美奶汁當成了唯一的食品,怎么都喝不夠這樣的美味,F在嗅到她的氣息,不由得流出口水,無法抑制自己蓬勃的食欲與**。

    臥室的門已經被緊閉,隔音結界也已經布下,修女們都受命到宮外等候,沒有他的召喚,甚至不能接近臥室。

    在這種情形下,艾爾華穿著圣女的長袍,動作優雅的走到黃金容器旁邊,用力將厚重的黃金蓋子打開,看著漂浮在清亮藥液之中,緊閉美目的桃露絲圣女,眼中射出了**的光芒。

    一絲不掛的躺在里面,她的身材是如此完美誘人,肌膚雪白細膩如牛奶,美腿中間的方寸之地光潔無毛,粉紅色的嬌嫩花唇內肉壁,在水波的蕩漾下,散發著晶瑩的光芒,而雪白豐滿的暴乳處,**也在飄動著乳白色的汁液,讓它飄散在清亮的藥液之中。

    艾爾華默默的看著她,心中的欲火霎時被點燃。

    伸出手,抱起美麗的圣女殿下,艾爾華轉身走向她的臥床,踏著輕輕的步伐來到床邊,將她放在床上面。

    寬大的香榻上,散發著她的氣息。由于修女們的恭謹,臥室中到處都是一塵不染,彷佛她仍舊一直居住在這里一樣。

    看著緊閉美眸的圣女殿下,艾爾華低下頭,將頭伏在她的酥胸之上,張開嘴,輕輕吮吸著柔嫩的玉峰,感覺著嬌嫩的**在自己的口中挺立起來。甜美的乳汁流淌到口中,帶來甜美的感覺,霎時讓艾爾華沉醉在這熟悉的美味之中,彷佛沉入夢幻一般,再也不愿醒來。

    睡夢中的桃露絲圣女,感覺到自己的乳汁又一次被吸取喝下,**上傳來的刺激,讓她不由自主的扭動著身子,發出輕微的嬌慵哼聲。

    艾爾華抬起頭,充滿**的眼睛欣賞著她美麗的軀體,雙手飛快的脫去衣服,爬上大床,趴在了她性感嬌媚的身體上面。

    雪白細膩的肌膚摩擦在身上,感覺暢美至極。艾爾華低頭吮吸著她甜美的乳汁,心神飄蕩,幾乎幸福得失去了意識。

    在下意識的動作之中,艾爾華整張臉都貼在柔軟酥胸上吸吮著乳汁,同時向下伸出雙手,輕柔的抓住她雪白柔嫩的大腿,向兩邊分開,自己則弓起腰來,無意識的向前挺腰,脹大的**頂在柔嫩的**入口處,緩緩的向里面頂去。

    口中的美味乳汁是如此的讓人迷醉,**緩緩的滑入嫩穴,溫潤柔滑的花徑迫不及待的將**含吮進去,緊密的包裹著它,花徑肉壁在輕輕的蠕動著,含弄著艾爾華的**,溫柔細膩的感覺,就像泡在溫熱牛奶中一樣。

    下體傳來的快感讓迷醉中的艾爾華微微清醒,抱住桃露絲圣女的纖腰隆臀,手上感受著她細嫩光滑肌膚的良好觸感,挺動腰部,開始在她的**中緩慢**,日中依然在貪婪的吮吸著她的乳汁,像是一個吃不飽的嬰兒一樣。

    在這樣的淫弄之下,桃露絲圣女很快就醒了過來。藥液中的嗜睡藥物漸漸消失了效力,桃露絲圣女睜開眼睛,悲憤的看到自己又一次受到了這邪徒的奸淫,同時體內的乳汁也源源不斷的被他吸取,咽下腹中,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實際上,這樣的事在一路上已經成為了慣例,她被迫喝下他的精液,用子宮和胃吸收入體內,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而他則喝她的乳汁,讓金牛宮圣女的圣力漸漸浸潤到他的體內,導致他的皮膚越來越白嫩,幾乎可以接近她的肌膚細膩程度了。

    他們幾乎不吃別的東西,就是在這樣的良性循環下,燃燒著圣力和黑暗能量,保持著日常所需的能耗。不斷的交流,讓他們在身體內部組織上漸漸接近,桃露絲圣女不由自主的在心靈上也離他越來越近,雖然還是同樣的痛恨他無休止的奸淫。

    躺在熟悉的大床上,被溫柔奸淫的圣女殿下仰頭望著天花板,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臥室,并在這居住了許多年的地方,自己潔凈的臥床上,承受著男人的奸淫,玩弄著自己干凈的身體。

    悲憤的淚水滾落,桃露絲圣女輕輕的抽泣著,顫抖的伸出藕臂抱住艾爾華的脖子,雖然想要當場掐死他,可是力有不逮,只能流淚看著自己的屋子,無助的被他痛痛快快的狂抽猛插,瓊鼻中忍不住發出輕微的哼聲,回響在這寬敞的臥室之中。

    她的力氣也只足夠趴跪在床上,用四肢撐著身體的重量,擺出母狗般的屈辱姿勢。艾爾華也正是要她這么做的,在用傳統姿勢狠干了她一頓以后,又讓她換了姿勢,伏跪在床上,承受著自己從后面插入她的圣潔禁地,雙手抓緊她圓潤柔嫩的豐臀,狂猛的暴奸著她。

    如狂風暴雨般的粗暴奸淫,讓桃露絲圣女幾乎喘不過氣來,只能悲憤的流著眼淚,垂下頭,讓純潔圣女的淚水,灑落在她睡了多年的潔凈床鋪之上。

    已經被藥液部分改造的敏感身體,在魔電龍槍的催情力量之下,已經不可抑制的流出了**,染滿了深插在蜜道中的硬直**,一直流到睪丸上面,順著他們兩個人的大腿流了下去。

    桃露絲圣女努力壓抑著自己**的聲音,卻仍舊忍不住美目迷離,發出小貓樣的呻吟聲,身體在艾爾華的猛烈沖撞之下,不停的前后晃動,牛奶般雪白嬌嫩的肌膚也已因涌起的**和興奮而泛紅。

    就在兩個人都快要達到興奮的頂點,忍不住發出低聲呻吟時,臥室的門,突然打開了!

    桃露絲圣女驚愕羞慚的抬起頭,想要看是誰進來,卻意外的看到一位氣質高貴沉靜的美女輕移蓮步,優雅的走了進來,大波斯菊編織成的圣女花冠下面,銀色的長發結成樣式高雅別致的發髻,正微微的閃爍著銀光。

    站在門中,這絕美女子抬起頭來,沉靜雙眸落在桃露絲圣女的臉上,看著她因激烈交歡而泛紅的玉顏,嬌軀也不禁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桃露絲圣女瞪大眼睛,驚愕擔心的看著曾與自己一同作為生命女神的圣女,在圣女修道院共同執掌大權多年的天秤圣女,忽然感覺到,被自己花唇一緊緊包裹住的**在緊窄**中劇烈的跳動起來,將滾燙的精液強力的射進自己體內深處。

    像母狗般跪伏在床上被男人奸淫,如此羞恥的情景被同為圣女的親密姐妹看到,羞憤的淚水如江河般從桃露絲圣女的美麗眼睛里面狂泄出來,桃露絲圣女雪白嬌嫩的玉體劇烈的顫抖,承受著體內精液怒射,痛苦的撲倒在床上,顫聲哭泣道:莉博麗拉圣女,快跑……這淫徒不是你能對付得了的……

    就在無私的呼喚姐妹快些逃走的時候,她的圓潤**卻高高的翹起,緊緊貼在艾爾華的胯部,不由自主的顫抖搖動著,好讓粗大**能夠插得更深一些,帶給她更加激烈的快感一

    艾爾華氣喘吁吁的抱緊她的光滑豐臀,**拼命的插到最深,感覺到她的玉體內變得滾燙,抬起頭看著自己舊日的性奴天秤圣女,那美麗的臉龐和性感的身體就在自己的面前,被花徑緊緊套住的僵直**正不停的噴射著,將精液瘋狂的射滿桃露絲圣女的子宮之內。

    當精液射盡,艾爾華抱著她的玉體倒在床上,眩暈著用力喘息時,桃露絲圣女卻在羞慚至極的哭泣,雖然拼命提起圣力不讓自己**,可是當著姐妹被奸淫得流出**,縱然他日有希望被救出去,也無顏再待在圣女修道院里面,更不用說繼續做圣女了。

    顫聲哭泣著,她抬起美目,驚訝的看到天秤圣女站在門口,一動也不動,并沒有逃走的意思,面容一片平靜,靜靜的看著仍然緊密連接中的兩個人,讓她一時以為天秤圣女是被這情景嚇呆了。

    顫抖的聲音從桃露絲圣女口中發出,她急切的呼喚著,催促天秤圣女快些逃走,以免和自己一樣,落到艾爾華的魔掌之中。

    **之后休息了一陣子,艾爾華已經是一身輕松,看著自己懷中的桃露絲圣女還在絕望的呼喚,不覺好笑,從床上跳了下去,赤身**的站在床漫,舉目看著門口的天秤圣女,眼中充滿了挑逗之意。

    看著金牛宮的新舊兩位圣女,已經會意的天秤圣女暗嘆一聲,回手輕輕的關上了門,輕移蓮步,優雅的走到艾爾華的面前,用高貴的儀態緩緩跪了下去,顫抖的纖美玉手抓住**的**,玉顏貼向艾爾華的胯部,輕輕的張開性感紅唇,將沾滿精液和**的**含了進去。

    桃露絲圣女霎時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寧死也不肯相信自已眼前看到的情形是真的!

    以她的聰明才智,很快就猜出,這位親密的姐妹在很久以前,這淫徒還在圣女修道院中的時候,就巳經被他征服,墮落在他的胯下,成為了他的同謀,以及奸夫淫婦中的一員。

    天秤圣女跪在艾爾華的腳下,櫻唇輕柔的吮吸著微軟的**,香舌在上面纏繞舔弄著,側著玉容看向桃露絲圣女,眼中帶著隱約的快意。

    現在,不止是她們姑侄在奸淫后被迫墮落,這位一向高潔強大的戰斗圣女也被艾爾華抓住,強行奸淫,而她的身體比自己的身體更加污穢,圣潔的溪谷中,還在流淌著男人的精液,可以讓她清楚的看到。

    雖然對艾爾華變色的魔電龍槍和黃金精液有些疑惑,但作為他的資深性奴,天秤圣女還是兢兢業業的**著他的**,深深的把它含到溫暖濕潤的口腔中,一直吸到最深處,恐懼興奮的感覺到,本已軟化的**在自己的吸吮下,又在口中硬了起來。

    剛才她是受到小魔女的召喚,不得不前來金牛宮,承受意料之中的奸淫辱弄,可是現在跪在艾爾華的胯下,櫻唇香舌吸吮著久違的**,卻讓她的身體霎時熱了起來,薄薄的圣女長袍也都穿不住,不由自主的想要把它脫下來。

    艾爾華的手已經快了一步,粗魯的將圣女長袍從她的香肩上剝下,伸手到懷中用力抓住富有彈性的豐滿**,肆意揉捏,又伸手撫摸著她漂亮的銀色發髻和鮮艷的大波斯菊花冠,看著這個吸吮自己**的圣女殿下,微笑著夸獎幾句。

    在他的表揚之下,天秤圣女吸吮舔弄得更加賣力,感覺著**變得更加粗硬,在口水的潤滑下,一直滑進咽喉中,雖然有些惡心,卻更加興奮,喉間軟肉箍住**,柔膩靈活的香舌纏繞在**上面,用小嘴和咽喉套弄著**,強力的吸吮著它,帶給艾爾華一**的快感。

    艾爾華被她吸得**暴起,彎腰伸手將她的圣女長袍剝下,露出白玉般的性感嬌軀,以及微微泛紅的晶瑩肌膚,天秤圣女輕輕的嬌喘著,美麗的眼睛里面已經散發出了強烈的**光芒,渴望著一場強烈的**。

    艾爾華費力的將**從她強力吸吮的小嘴中拔出來,發出噗的一聲,彎下腰將她攔腰抱起,低低的笑著,抱著這絕色美麗的高貴女子,向著大床上走去。

    將她放在床上,三兩下剝去她的衣衫,露出了性感柔美的玉體。

    許久不見,這絕美女子的肌膚依舊雪白光滑,酥胸高聳,已挺立起來的嫣紅蓓蕾在嬌喘中劇烈的起伏著,纖腰盈盈一握,身材成熟誘人,渾身充滿了成熟女性的性感魅力,雪白修長的美腿中間,那閃爍著銀光的卷曲毛發,柔滑動人,粉紅色的柔嫩花園之中已有蜜汁流出,晶瑩閃亮。

    天秤圣女無力的嬌喘著,躺在桃露絲圣女的大床上,原本潔白清雅的容顏上,隱含著淫蕩的表情,身上高貴優雅的氣質,多年來已浸入骨子里的圣潔氣息與火熱的**交織在一起,讓這絕色美麗的女子,曲線柔美的晶瑩玉體之上,散發著無盡的奇異魅力,誘人至極。

    美麗的雙眸已在情火下變得迷離,天秤圣女靜靜的躺在桃露絲圣女的身邊,輕輕的嬌喘著,看著那比自己小得多的英俊少年爬上床,溫柔的壓在自己身上,挺起胯部,粗硬的**頂在自己的美腿中間,嬌嫩的**口處,緩緩的向里面插進來。

    嬌柔的花瓣被**頂開,柔嫩**緊緊套弄著粗大的**,天秤圣女美目迷離的呻吟著,看著這近在咫尺的英俊少年,感受著他的**已經緩緩插進自己體內最深處,開始快速的**起來,嬌嫩花徑被劇烈摩擦的快感讀地忍不住呻吟得更大聲,嬌吟中充滿柔媚的意味,讓艾爾華聽得渾身發熱,抱緊她雪白晶瑩的窈窕嬌軀,狠狠的挺腰,在她身上狂干起來。

    小別重逢后的一對男女,就這樣興奮的尋歡作樂,用各種姿勢不停的**,來表達重逢后的喜悅。艾爾華抱緊這位成熟美麗的圣女,大肆奸淫,直干得她淫喊不絕,讓整個臥室之中都充滿了她淫蕩的尖叫呼喊之聲。

    臥室的主人,這時已經氣得快要暈過去。與自己被強奸相比,天秤圣女居然主動的向男人獻媚求歡,并且在與男人相奸時發出這樣高亢的尖叫擘,讓桃露絲圣女驚羞難堪,因為即使是在被迫**的那一瞬間,她也從來沒有叫得這么響過!

    桃露絲圣女渾身無力的躺在他們的身邊,看著天秤圣女赤著花蕊般的嬌嫩身子,騎在男人的身上,不知羞恥的挺動纖腰,讓粗大陽物在她的花徑內迅速**,原本圣潔的臉龐上充滿了淫蕩的**,鮮艷紅唇中發出嬌媚的淫叫聲,似乎已經墮落于**之中而忘記了她的存在。

    天秤圣女騎在艾爾華身上的右腿時常在激烈動作中碰觸到桃露絲圣女的身體,這些都讓桃露絲圣女無法忍耐,終于忍不住開口責罵,痛斥道:莉博麗拉圣女,你怎么可以背棄生命女神,做出這么淫蕩的事情!

    聽到她的責備,天秤圣女的嬌軀劇烈的震動起來,美麗的眼睛里面流出兩行痛苦的淚水,緊窄嬌嫩的花徑卻猛烈的痙攣抽搔,竟然在強烈的負罪感與背德的壓力之下,達到了**。

    享受著被她玉徑猛烈擠壓套弄的快感,艾爾華微笑著,伸手抓住她柔嫩的纖腰,讓陷入痛苦之中的天秤圣女快速的在自己身上起伏,把**的快感作為對她的獎勵。

    他并沒有射精,當成熟美麗的天秤圣女撲倒在他身上,痛苦哭泣的時候,他微笑著爬起來,將她從自己身上拉下來,翻轉過去,放到了桃露絲圣女的身上,讓她們面對面的貼在一起。兩位圣女殿下在最近的距離之內,四目相對,還來不及羞慚或憤怒的時候,艾爾華已經趴到了天秤圣女的玉背之上,抱住兩具性感窈窕的嬌軀,狠狠一沉腰,小腹緊緊頂在雪白豐滿的**上面,粗大的**破門而入,插進了天秤圣女的嫩穴之中。*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天秤圣女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隨即在魔電龍槍的猛烈**之下,抵擋不住魔電龍槍已變得極強的催情力量,陷入到了火熱的**之中。

    她充滿誘人魅力的嬌軀,曲線柔美,肌膚晶瑩,被艾爾華壓在身下一陣狠干,直干得她**不絕,玉容泛紅,美日迷離,連自己壓在桃露絲圣女身上的事情都忘了。

    發現這一對狗男女竟然趴在自己的身上行奸,桃露絲圣女驚愕羞憤,卻被一陣陣的重壓沖擊弄得氣喘不已,終于忍不住開口罵道:賤人!你……

    她還沒有來得及罵出第二句,忽覺一根粗硬的****的頂在自己兩腿中間的**口處,正分開穴口嫩肉,狠狠的插了進來!

    正要出口的罵聲霎時變成了嗚咽呻吟,桃露絲圣女悲憤的瞪大美目,感覺著花徑中被粗大**劇烈的摩擦著,痛苦隨著快感瘋狂涌起,讓她悲憤的淚水迅速流出,卻也無法反抗,只能喃喃的怒罵著,在艾爾華狂猛的奸淫沖擊下,泣不成聲。

    粗大的**突然從**中拔出,天秤圣女則有如在萬丈高樓失足一般,睜開美麗的眼睛,驚慌的伸出玉手向下摸去,卻摸到了桃露絲圣女的下體,而那帶給她無盡歡樂的寶物,正在里面猛烈的**,直插得**四濺。

    而這時,桃露絲圣女斷斷續續的罵聲也傳到了她的耳中,吹彈可破的俏臉上感覺到桃露絲圣女口中噴出的熱氣,羞惱與嫉妒同時涌上心頭,天秤圣女狠狠的咬著櫻唇,突然伏下臉去,用力吻上了桃露絲圣女的嘴!

    混雜著**呻吟的責罵聲戛然而止,桃露絲圣女驚駭羞憤的瞪大美目,看著這位正強行吻著自己的美麗圣女,幾乎不敢相信,這就是與自己同處于圣女修道院,且共事多年的親密姐妹!艾爾華興奮的大笑著,壓在這兩位絕美女子的身上,魔電龍槍狠狠的在她們的美穴中來回**,享受著嫩穴花徑緊夾**的快感,暗自比較兩位圣女的嫩穴有什么不同的滋味。

    現在,他在名義上也是一位圣女殿下,三個圣女相互交迭的趴往金牛宮圣女的臥室里面,健美的身體與性感誘人的美麗**交織糾纏在一起,這情景**誘人至極。

    桃露絲圣女已經呼吸急促,粗大的**頂開**嫩肉,急速的在花徑里面**著,在嬌嫩肉壁上劇烈摩擦的快感襲來,讓她陣陣眩暈,又被天秤圣女狂吻不休,只能輕聲嬌哼,再也沒有力氣去貴罵這位自愿墮落的姐妹。

    艾爾華的腰部運動快速至極,粗大**甫一從桃露絲圣女的嫩穴中拔出,又兇猛的頂開穴口嫩肉,插入了天秤圣女的美穴里面,一插到底,讓這美麗的圣女殿下忍不住失聲驚呼,俏臉貼在桃露絲圣女玉頰上,雙眼無神的呻吟著,品嘗著被魔電龍槍狂猛奸淫的美妙感覺。

    從桃露絲圣女**中流出的牛奶般雪白的花蜜,染滿了堅硬的**,被狽狠的刺進天秤圣女的美穴中,在插入的過程中摩擦到緊窄肉壁上,一直撞擊到子宮上面,甜美的感覺霎時從她的下體涌起,布滿周身,讓天秤圣女忍不住迷離呻吟,張開朱唇,深深的吻著桃露絲圣女的櫻口,貪婪的吸吮著里面香甜的津液,在甜美感覺與劇烈快感的侵襲下,幾乎被干昏在這位舊日姐妹的玉體上面。

    強烈的快感中,大量的**從花徑肉壁上分泌出來,再被粗大**猛烈**中帶出,灑落在桃露絲圣女潔白嬌嫩的花園上,隱含著灼熱的**,讓被澆灌的**忍不住微微的顫抖。

    艾爾華興奮至極的在兩位圣女殿下的**中來回**,沾滿**的**成為了她們之間相互交流的媒介,讓兩位圣女的**深處都能品嘗到對方**的味道。

    在兩位圣女的呻吟嬌啼聲中,艾爾華干得興發了,索性爬上去,把沾滿**的**插在四片正在熱吻的紅唇中間,讓她們一起吻吮服侍自己的**,并狠狠的刺進不肯合作的桃露絲圣女嘴里,**頂住柔滑香舌,讓她品嘗到三位圣女流出的精華的不同味道。

    在兩個圣女溫暖濕潤的櫻口中來回**,棍棍直達咽喉,直干得她們淚流滿面,幾乎被**噎死,艾爾華又大笑著抱起天秤圣女雪白性感的嬌軀,讓她頭腳倒換,反過來趴在桃露絲圣女的身上,下體的**也貼到桃露絲圣女的玉容之上。

    桃露絲圣女猝不及防,乍被**的花唇貼到嘴上,奇異的味道涌來,霎時滿臉羞紅,啐了一口轉過臉去,在緊貼的摩擦之中,如玉般的左頰已經被抹得滿是**,散發著**的味道。

    艾爾華低聲笑著,雙手抓住天秤圣女晶瑩柔嫩的豐臀,狠狠一棍項進地的嫩穴之中,噗嗤一聲,直插到底,睪丸在空中晃動,打在桃露絲圣女的光潔額角上,一直滑到她的左頰處,緊緊的頂在上面。艾爾華隨即抱緊她們兩個人的如玉嬌軀,在緊窄**中大肆**起來。

    天秤圣女嬌聲呻吟喘息,美目無神的看著面前的修長美腿,知道自己是倒著趴在桃露絲圣女的身上,正被男人奸淫的下體此刻正被她注視著,羞恥感與興奮的感覺狂猛涌起,讓她神智迷亂,索性不顧一切的低下頭去,將唇邊那美麗的花唇深深的含在嘴里,用力吮吸著,享受著牛奶般甜美**的美妙滋味。

    感覺到下體的異狀,桃露絲圣女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心中羞辱不堪。偏偏艾爾華的大**還在她的臉上蹭來蹭去,棍棍直插到底,攪動**的噗嗤之聲快速響個不停,讓她的耳邊充滿了這樣的**之聲,身體也因此而變得燥熱不堪。

    以魔電龍槍的催情能力,很快天秤圣女就被干得胡言亂語,婉轉嬌啼,似是不堪承歡,卻還在拼命的向后頂起雪瑩嬌臀,深深的頂在艾爾華的胯間,努力讓**插得更深一些,帶給自己更大的快樂。

    他們的激烈相奸,卻苦了桃露絲圣女;由于天秤圣女不斷聳動纖腰,嫩穴花唇在她的臉上蹭來蹭去,讓她絕美容頻之上到處沾滿了**,從瓊鼻尖端掛下來,一直流到櫻唇上,羞辱的淚水也止不住的從美日中流出,相帶著**香氣的**混在一起,順著玉頰流下。

    她的圣女嫩穴被另一名圣女深深的吻舔著,纖手顫抖的扒開花瓣,舌尖深入到最深舔弄著她的花徑嫩肉,讓桃露絲圣女玉體顫抖,羞恥悲憤至極,耳邊還在傳來大**劇烈**奸淫的噗嗤聲,讓她恨得當場死去才好。

    艾爾華干了許久,興致越來越高,就在天秤圣女快要達到**的時候,突然拔出**,頂在她緊閉的菊穴上,雙手抓住雪白晶瑩的臀瓣,腰部狠命,狠狠的插進了天秤圣女嬌嫩的后庭里面!

    正在甜蜜吸吮口中嫩穴的天秤圣女霎時瞪大美目,張開嘴釋放出口中美味**,抬起玉頸,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只覺后庭如刀割火燒般的疼痛,幾乎要讓她當場暈去。

    嬌嫩的菊蕾被又粗又大的**狠狠的插入,這一部分的玉體肌膚霎時被撕裂,鮮血狂流出來,順著圣女殿下的會陰流下,如涌泉般的灑落在桃露絲圣女絕美的玉顏之上。

    感覺到形勢不對,桃露絲圣女立即轉過頭來,驚訝的看著上方,只見眼前方寸之間,粗大的**深深的插入到天秤圣女的后庭里面,粉嫩的菊穴被兇暴的撕裂,鮮紅的血液迅速流淌下來,一直灑到她因為驚訝而張開的櫻唇里面。

    聽著天秤圣女痛苦的慘叫,在極度的驚愕之中,桃露絲圣女不由自主的咽下口中液體,連喝了兩日處女血之后,方才想起自己剛才喝的是什么,不由羞怒交加,轉過頭狠狠將口中的后庭處女血噴出,直噴到臉側天秤圣女雪白修長的美腿上,讓肌膚晶瑩的柔嫩大腿霎時布滿桃花般的顏色,鮮艷至極。

    在兩位圣女殿下的痛苦之中,艾爾華卻是爽快至極,只覺天秤圣女的后庭如此緊窄,緊緊的箍住自己的**,緊得幾乎無法**,而里面溫潤的感覺,更是爽得讓他幾乎升上天界。

    他低下頭,雙手抬起天秤圣女的圓潤美臀,目光落在那朵凄艷美麗的菊花上面。

    本來緊閉的菊蕾,被粗大的**插入,向著周圍撐開,幾乎變得像那漂亮的大波斯菊花朵一樣大,緊緊的套在**上,用力緊縮著,讓**感覺到劇烈的收縮快感。

    天秤圣女頭戴花冠上的大波斯菊,在她的痛苦之下,微微的顫抖著,美麗鮮艷;而被**插進去的菊蕾,也在迸流著鮮艷的血液,充滿了凄美的快感。

    大波斯菊的花語原本就是神秘、崇高美,作為天秤宮的守護花,有著戰線秩序和調節宇宙,可以激發魅力,提升結婚運的作用。

    看著那凄美的菊花,是如此的神秘,散發著崇高的魅力,艾爾華深覺自己的小宇宙已經被緊緊收縮的菊道調節得快要爆炸,在她的魅力之下,快樂得像在噴射出來一樣。

    這是天秤圣女的另一個處女之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與她的結婚日也相差無幾。

    在對菊花之美的感動之中,盡管前途艱難,艾爾華還是努力的挺動腰部,一點一點的向里面努力開拓。藉著**上殘留的圣女蜜汁以及處女血的潤滑作用,漸漸的**起來,動作越來越快,**的幅度也越來越大。

    被他干破了后庭的天秤圣女已經泣不成聲,雪白藕臂抱緊桃露絲圣女的**,貝齒狠狠的咬在她的嫩穴上面,以此來減輕自己的疼痛,讓嬌嫩的花唇上,深深的印上了圣女殿下細密整齊的齒痕。

    粗大**熟練的在后庭菊穴中**著,漸漸的插到最深處,頂得天秤圣女腸道中陣陣奇異的感覺涌來,卻也只能流著淚呃呃的呻吟著,俏臉深深的埋在桃露絲圣女的一雙美腿中間,奮力吸吮著花徑里面的精液與蜜汁,希望那甜美的感覺能夠讓自己舒服一點。

    艾爾華笑咪咪的伸手抱住兩個圣女殿下的纖腰,越來越快速的在緊窄菊道中來回**,興奮之中,魔電龍槍的催情效用散發出來,順著菊蕾破裂的創口與緊窄的菊道,迅速的侵入到天秤圣女的體內,讓她在難熬的疼痛之中,又有激烈的**涌起,忍不住將桃露絲圣女的雪白下體抱得更緊一些,深吻著她的花唇,舌尖深深的刺進柔嫩的花徑里面。

    整張大床,都在他們的激烈交歡之下劇烈的搖蕩。而在他們身下的桃露絲圣女更是被壓得氣都喘不過來,玉頰上沾染著**與后庭處女血,痛苦憤怒的咬牙哭泣著,最后實在是氣不過,奮力張開櫻唇,用最后一絲力氣,狠狠的咬在天秤圣女雪白的大腿上面!

    疼痛的感覺從下體不同的部位傳來,天秤圣女大聲尖叫著,敏銳的感覺到艾爾華也已經到達了興奮的頂端,雙臂緊緊的箍住她的腰肢,粗大**狠命的插到腸道最深處,然后劇烈的跳動起來,將大股的黃金精液猛烈的噴射到圣女殿下的后庭深處。

    劇烈的噴射之中,艾爾華不由得一陣眩暈,撲倒在她光滑潔白的玉背上,緊緊抱住那性感嬌軀,伸手到兩個圣女殿下的胸前,一手一個握住她們的晶瑩左乳用力揉捏,低下頭,將臉埋在天秤圣女如云般的美發之中,嗅著那充滿誘惑魅力的香氣,一口咬住瑩潤玉耳,荷荷的低叫著,胯部緊貼在雪白柔滑的豐臀上用力向前擠去,**根部都已插進流血的菊穴里面,頂得菊穴大開著,殷紅的鮮血不住的從里面流淌出來,灑落在桃露絲圣女的玉頰紅唇之上。

    同時被兩個金牛宮的圣女咬住了身體,劇烈的疼痛刺激著**,讓天秤圣女為之失神,痛苦興奮的抽泣呻吟著,性感紅唇覆蓋在桃露絲圣女的花唇上面,顫抖著用力吮吸里面的蜜汁,左手下意識的掰開她的雪白臀瓣,右手食指狠狠的刺進她的菊穴之中,看著一抹血絲在雪白玉指上化開,欣慰混雜著痛苦興奮的感覺,讓天秤圣女激烈的哭泣起來,感受著**劇烈跳動將滾燙精液射入體內的奇妙感覺,止不住的讓清澈圣潔的淚水灑落在桃露絲圣女純潔的花園,以及后庭菊蕾之上。

    窗戶打開,小魔女從窗外飄然飛入,看著床上那三名緊緊糾纏在一起顫抖呻吟的圣女殿下,嬌俏的臉龐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右手緩緩拿出一個黑色的玉瓶,興奮的向著那凄美菊花中流出處女鮮血的圣女殿下飄去。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