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六章秘密約會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爾華漫步走在圣女修道院花草繁盛的廣闊庭院之中,只覺渾身暢快,同時連干兩個圣女和一個魔女的美妙滋味,果然是非同一般的舒服。

    他用力伸了一個懶腰,穿過花叢間的小徑,朝著白羊宮走去。

    在那里,有第一個讓他享受到**滋味的美麗圣女,雖然一開始只是搞女同,可是那般美妙的感覺,他永生都無法遺忘。

    而且,可愛的西蓮妹妹,他在圣女修道院中第一個認識的漂亮少女,也在那里等著他,到現在還沒有真刀真槍的干過她,實在是讓艾爾華有對不住她的感覺,因此剛一把本宮的事務處理好,就急著去白羊宮敘舊了。

    所謂本宮事務,就是對金牛宮原來的修女進行大換血,免得出什么問題。

    剛才,他已經將原來服侍桃露絲圣女的修女們都派往了外宮,雖然還算是金牛宮屬下的修女,卻已經不能再待在宮里,只能去外宮修行。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避免她們不小心發現桃露絲圣女還活著,給自己添麻煩。

    現在在金牛宮當他的貼身侍女的,是塞茜莉婭公主和琪娜娜公主,以公主之尊做他的侍女,是稍嫌委屈了些。不過想想她們喝過自己那么多精液,也該是時候回報自己的仁德了。

    兩個修女自然不夠,也無法彰顯艾爾華的威嚴和氣勢。于是天秤圣女也受命去自己宮中,把自己最心腹的修女們派過來,并施展精神魔法,讓她們不能把自己看到的事情說出去。

    這些修女里面,自然得有成熟美貌的伊妮莎姐妹,當初艾爾華和這位年齡比自己大將近一倍的成熟修女干得很爽,現在想念起她嬌柔**的滋味,和在自己身下呻吟哭泣的溫柔嫻淑,于是心頭火熱,主動開口向天秤圣女把她要了過來,以后便可以夜夜勤懇的服侍自己了。

    漫步走在庭院之中,到處遍布花草樹木,還有假山池水,風景優美至極,果然不愧是名滿大陸的圣女修道院。

    隱隱的,有一股圣力從前方傳來,讓艾爾華微皺眉頭,可以感覺到那邊似乎有圣女的存在。

    抬頭望去,那邊是一座假山,占地廣闊,假山中還有亭臺湖泊,若藏上幾十或上百個人,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可問題是,有哪位圣女會藏在假山里面呢?

    一想到里面的可能是那位天真活潑的水瓶圣女,艾爾華就不由心頭蕩漾,已縮在腹中的魔電龍槍也忍不住蠢蠢欲動,恨不得把她立即抓過來,按在假山洞里狠狠的干上一場。

    以她的力量,自然是無法抗衡我的強奸,到時候再嚇唬、嚇唬她,多半她就不敢說出去。想到這里,艾爾華興奮的向前跑去,同時努力提高自己的識感,尋找著那位圣女殿下究竟躲在哪里。

    不過,為了防止假山里面的并不是水瓶圣女,而是處女宮圣女葳兒殿下,這位他一直不敢接近的圣女,艾爾華還是謹慎小心,抄隱密小路繞過去,同時努力壓抑自己身上的氣息和偽裝出來的圣力,免得被里面的圣女先發現了自己。雖然圣女們并不像自己這樣對圣力感覺敏銳,不過凡事還是要多加小心才好。

    這座假山占地極廣,鉆入周邊的假山里面,還可以看到被假山圍繞中的湖泊以及湖中心的涼亭,艾爾華忽然感覺到兩股不同的圣力從前方傳來,不由得一愣,舉目遠眺,看到涼亭之中竟然有著兩個美麗至極的圣女,相對而坐。

    其中一個美麗少女頭戴著劍蘭花冠,臉上帶著優雅的微笑,笑容中隱含著一絲羞澀,微垂螓首,那表情就像一個在約會中的少女,雖然還未達到熱戀的程度,卻已經是有著很深的好感了。

    而在她的對面,坐著的卻并不是雙子宮中的另一位圣女,她的孿生姐妹,而是有著一頭碧綠色長發的岑瑟兒圣女,來自于巨蟹宮,頭上戴著的是雪白的百合花冠。

    年約人十八、九歲的岑瑟兒圣女,絕美的臉龐上帶著興奮優雅的微笑,坐在比自己還要小兩、三歲的迷妮圣女面前,向她傾著身子,嬌艷櫻唇款款蠕動,看那臉上的表情,似乎在說著什么甜言蜜語,直聽得迷妮圣女雙頰緋紅,側過臉頰不敢去看她,一副又羞又喜的模樣。

    艾爾華看得心中納悶,亦感驚訝,雖然早聽說岑瑟兒圣女喜歡搞百合戀情,但那不過是傳言,沒有實證,何況現在和她坐在一起的也是一個圣女,這問題可就嚴重了。

    他小心的躲藏起來,不讓兩位圣女看到他,遠遠望著那位迷妮圣女頭上的劍蘭花冠,突然想起了劍蘭的花語:留意,秘密的約會!

    她們現在這樣,可以說是在秘密約會了,若被這少女留意到了自己的存在,只怕有些尷尬,而且也可能對自己融入圣女們的圈子里面有所不利。

    他正想著從這個重大發現里面能得到些什么好處,忽然想起,剛才引起自己注意的,好像并不是這兩股圣力。

    這么一想,他才發現在自己近處,總共有著三股圣力,而最先讓他注意到的那股圣力,則是藏在不遠處假山洞里面,并不是那兩個圣女身上散發出來的。

    艾爾華從后面小心的繞過去,好奇的接近了那一股圣力。一箱得這么近。他可以感覺到那圣力有爆發的預兆,彷佛是那位隱藏起來的圣女殿下,正滿心怒火,隨時都可能忍不住爆炸的模樣。

    在清心寡欲的圣女修道院中,感受到如此憤怒的圣力,艾爾華心中更覺好奇,越過狹窄的通道,小心的向前走去。

    這個假山洞,卻是有著前后兩個入口。艾爾華從山洞后面那條通道繞過去,走在陰涼潔凈的山洞中,絲絲的涼意涌上身體。

    陰暗的山洞中,只有微光從前面傳來。繞過一個拐彎處,看到在前面的那一處洞口旁邊,躲著一個身材纖細窈窕的少女,正滿腔怒火的望著前方湖泊中涼亭*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里的兩名圣女,頭上的攻瑰花冠都在怒火下微微的顫抖。

    和今天早上艾爾華見到她時不同,她頭上的花冠已經不再是純白色的玫瑰花冠,而是換成了艷麗的黃玫瑰結成的花冠,憤怒之下,玫瑰上的每一根刺都挺立起來,彷佛恨不得狠狠扎人一般。

    而她的長發居然也變成了艷麗的明黃色,在風中飄動著,四散飛舞,發梢處微微卷起,像禁受不住怒火,被燒得卷曲了一樣。

    艾爾華站在她的身后,靜靜的欣賞著她壓抑著怒火的美態,即使是在這樣生氣的時候,她也是這般美麗動人,別有一番艷麗的美感。

    看著那在風中顫抖的鮮艷黃玫瑰,他微笑著,想起了玫瑰花的花語:熱愛、嫉妒、尊貴!

    今天早上的純白色玫瑰,花語為尊貴,紅玫瑰是熱愛,而現在的黃玫瑰,則代表著嫉妒。

    從側面看過去,她的容顏美麗至極,與湖心涼亭中的劍蘭花冠少女相貌別無二致,只是臉上充滿嫉妒的怒火,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都像要燃燒起來了一樣。

    雖然心中充滿怒火,而艾爾華的腳步聲也很輕,她還是敏銳的感覺到了有人在接近,回過頭去,怒沖沖的看著這個打擾自己偷窺的人。

    艾爾華立即低下頭,以免尷尬,低聲叫道:葛妮圣女殿下……

    別出聲!葛妮圣女怒沖沖的低聲叫著,伸出纖柔玉手來,一把抓住艾爾華的胳膊,硬把他拖到自己身邊,用右臂強橫的將他夾在腋下,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唇,以阻止他發出聲音,把那一對在秘密約會中的圣女驚走了。

    艾爾華的身上只穿著普通修女的長袍,這是為了防止被人看到自己鉆進白羊宮去尋歡,引起不好的流言,卻因此被葛妮圣女誤認為是普通的修女,因此毫不客氣的伸出玉臂將他夾在腋下,捂住了嘴。

    假山洞中光線陰暗,葛妮圣女又在滿腔怒火之中,因此雖然看到艾爾華容顏清秀,卻也沒有留意多看,只顧遠遠望著那邊的姐妹和別的圣女在約會,氣得玉頰泛紅,呼吸也變得粗重。

    這位圣女殿下,肌膚雪白晶瑩,容顏嬌媚,玉體纖細輕盈,卻已經發育得不錯,艾爾華的頭被她白藕般的玉臂夾住,臉被迫貼在她的胸部,只覺圣女長袍下,柔軟的**柔滑細嫩,誘人的處女幽香撲鼻而來,讓他不由得心神俱醉,產生不出反抗的心思。

    嘴唇上,被溫軟玉手緊緊捂住,纖指上的香氣涌入鼻中,艾爾華忍不住微啟雙唇,伸出舌頭,在她的纖柔玉指上輕輕的舔了一下。

    葛妮圣女正聚精會神的望著涼亭中的情形,直看得滿腔怒火,突然被他這么輕舔一下,不由得怒氣勃發,對這色修女的行徑大為惱怒,抬起左拳,在他頭上狠狠敲了一記,作為這普通修女膽敢非禮圣女殿下的懲罰。

    平素里她一向待人溫和,可是今天卻快要被氣昏了,與自己同命雙生的姐妹竟然不顧自己多次的勸告,居然又跑出去和巨蟹宮的岑瑟兒圣女秘密約會,她就這么喜歡約會嗎?

    誠然岑瑟兒圣女很漂亮迷人,有著讓人難以抗拒的奇異魅力,可是迷妮也不想一想,岑瑟兒圣女的名聲有多糟糕,大家都在傳說她有奇異的嗜好。

    甚至提議剝奪她的圣女名號,將她趕出圣女修道院,如果不是對此最為堅決的嘉佩莉科恩圣女現在不在圣女修道院里面,只怕她現在已經不屬于圣女中的一員了。

    美麗至極的少女,滿懷嫉妒的望著自己的雙生姐妹滿臉羞喜的低垂螓首,而那可惡的岑瑟兒圣女竟然坐到了她的身邊,嘴里不住的說著甜言蜜語,試圖打動她那少女的心,甚至伸手去抓她的玉手,握在自己掌中,輕輕的揉捏撫摸著。

    看到迷妮圣女被輕薄,葛妮圣女氣得滿眼火星亂冒,右臂更加用力的勒緊,讓艾爾華忍不住低低的呻吟起來。

    從脖子上感覺到的強大力量來看,這位葛妮圣女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修女,多半還學過一些武技,雖然比不上戰斗三宮,可是自己想要撲倒她,恐怕也要費一番功夫。

    不要說打斗的聲音可能驚擾那邊的一對野鴛鴦,就是雙子宮圣女的奇異能力,也讓他心存忌憚,不敢輕舉妄動。

    根據從前知道的情報,雙子宮中修女的能力是心靈訊息傳遞,級別越高,心靈傳遞的本領越強。而作為雙生子,她們彼此之間的心靈感應更是奇妙,據說互相能夠了解對方在想什么,有什么感受。自己若是干上一個雙子宮的修女,她的雙生姐妹就能知道處女膜被干破的感受,一起痛苦的尖叫起來。

    這樣說的話,要想干一個雙子宮修女,必須同時逮住兩個雙生姐妹一起干才行,若是跑了一個,去向別的圣女報告,只怕自己立即就要陷入苦戰之中。

    可是以兩位圣女的本領,如果自己上前撲倒她們,只怕剛一亮出**,她們就有本領把這個畫面傳遞到所有圣女的心中,哪怕是隔著千山萬水,也不能阻隔她們傳遞訊息的速度。

    從這個角度來說,她們兩個是最難征服的圣女之一,只能到最后才對她們下手,這讓艾爾華垂涎之余忿忿不平,對于勒著自己脖子的圣女吃不到口,只能生氣的把臉貼在她的胸部,感受著她發育起來的**的柔滑和彈性。

    葛妮圣女被他的臉在酥胸上揉來摩去,弄得口干舌燥,羞怒之下,狠狠的扳住他的頭部,突然看到湖面那邊的岑瑟兒圣女有了動作,微笑著湊過絕美臉龐,用性感紅唇在迷妮圣女的玉頰上輕輕一吻。

    湖面上,清風微送,拂起美麗少女飄逸修長的碧發,她那絕美的臉頰輕貼在淡紅長發少女的玉頰上,兩個美麗少女之間的輕吻,情景如此美麗,令觀者不由得微笑嘆息。

    被她輕吻在臉頰上,迷妮圣女立即驚得眺了起來,羞紅著臉,掩面奔去,而同時被氣得跳起來的葛妮圣女,卻遠遠看到她優美唇線邊那一抹欣喜的微笑。

    以雙生子的心靈感應,清楚的感受到同胞姐妹心中的羞喜之意,葛妮圣女眼前陣陣發黑,幾乎被氣得當場暈死過去。

    那邊的岑瑟兒圣女也站起身來,意味深長的微笑著,充滿神秘意味的碧綠美眸望著迷妮圣女奔去的背影,酥胸快速的起伏,似乎壓抑不住心中的沖動一般。

    她站在水邊,碧綠的長發與圣女長袍在風中輕輕飄擺,整個身形優雅至極,彷佛與碧水融為一體,一起動蕩,一起飄搖。

    水邊的美麗圣女是如此的優雅動人,奇異的魅力讓人心旌搖蕩,艾爾華被玫瑰少女夾在腋下,瞪大眼睛遠遠的望著她美麗的身影,心中已經升起綺念,彷佛是感應到她心中的**一般。

    這個時候,葛妮圣女心中的酸苦狂怒已經達到了爆炸的邊緣,如果不想沖出去和岑瑟兒圣女拼命的話,就只有尋找一個發泄的途徑,把自己的悲憤無聲的爆發出來。

    為了圣女修道院的聲譽,不至于鬧出丑聞來,虔誠的葛妮圣女終于還是憤怒的做出了犧牲,狠狠的咬緊櫻唇,選擇了第二條。而這爆發的途徑,就在她肋下緊夾著的這名清秀修女的身上。

    雖然看著這修女的容顏些微有些面熟,可是洞中昏暗,在激憤之中沒有看清艾爾華相貌的葛妮圣女只當她是一個普通的修女,長相倒還不討厭,況且是普通修女的身分,如果自己對她做了什么,想必這普通修女也不敢說出去。

    于是,葛妮圣女憤怒的抓起艾爾華,捧起他的臉,滿懷嫉妒的低下頭。細碎整齊的貝齒,狠狠的咬在他的嘴唇上!

    唔!艾爾華痛得叫了起來,只覺自己的嘴唇霎時被咬破,鮮血從唇上涌出,被那滿臉嫉妒之色的美麗少女,迅速的吮吸到了口中。

    懷著對同胞姐妹背叛的憤怒妒火,葛妮圣女憤然強吻著懷中清秀的修女,將自己的初吻,在妒火中輕易的賦予這有些面熟的年輕修女。

    雖然感覺到這修女的身材比自己還要高,可是自己的身分比她要高得多,做什么都沒有關系。為了圣女修道院的清譽,就讓這修女做出犧牲好了!

    在這種心情之下,狂怒中的圣女肆無忌憚的強吻著艾爾華,溫軟柔潤的櫻唇緊緊貼在艾爾華的嘴唇上,用力吮吸著。在接吻方面只是外行的她,櫻唇上吮吸的力量實在太強,將艾爾華的嘴唇都吸得腫了。

    艾爾華暗自嘆了口氣,了解了葛妮圣女圣女的心意之后,只覺得她很可憐,當下滿懷同情的張開手臂,溫柔的將她抱在懷中,舌頭從唇中伸出,忍痛輕舔著葛妮圣女的溫軟櫻唇,柔和的將那一對紅潤櫻唇上不舔了個遍,向著雙唇中央伸去。

    感受到他溫柔的心意,葛妮圣女的眼中現出茫然的神情,心中又悲又苦,恨不能抱住這有些面熟的清秀修女大哭一場,來發泄心中的委屈不滿。

    她緊繃著的雙唇,在艾爾華舌尖輕舔頂弄下漸漸變得松馳,貝齒也微微的張開來,被艾爾華的舌頭趁勢頂入,舌尖滑過光潔的貝齒表面,一直探入到她的小嘴里面。

    她的口腔中,溫暖濕潤,帶著少女的甜香味道,香津從口腔流出,灑在艾爾華的舌尖上,那般甜蜜的味道,讓他怎么也忘不掉。

    舌尖小心翼翼的前探,和柔滑濕潤的丁香小舌輕觸在一起,輕輕的挑逗著它,將香舌挑起,緊緊糾纏,在少女初吻的纏綿之中,得到青澀美妙的快感。

    艾爾華的舌頭,在葛妮圣女的櫻口中上下舔弄,到處都溫柔的舔過,充滿了挑逗性的舔吻方式,讓葛妮圣女不由自主的感覺到眩暈,美腿也陣陣發軟,漸漸軟倒在艾爾華的懷中,被他溫柔的抱住,低下頭,甜蜜的和她熱吻在一起。

    在他熟練的接吻技巧之下,葛妮圣女的神智漸漸迷失,整個人像是飄了起來,心神飄飄蕩蕩,如在云端一般。

    初次嘗到的美妙感覺,讓她為之失神,一時忘了自己身在何處,就連艾爾華偷偷的吸吮她口中的津液,她也茫然的讓他吸吮過去。

    少女甜美的津液讓艾爾華微笑著吸吮到口中,興奮的咽下,并將自己的津液傳過去,讓她在熱吻后的失神之中,不知所措的咽下腹中。

    他的手也抬了起來,悄悄的按在葛妮圣女的酥胸之上,隔著圣女長袍握住富有彈性的酥胸,雖然不如剛才干的那兩個圣女玉峰那么豐滿誘人,可是手感極好,即使隔著長袍,也能感覺到柔滑嬌嫩,在自己的手心中滿滿的握住。

    堅挺玉峰上微微傳來疼痛,讓葛妮圣女從迷失中回過神來,瞪大驚愕羞慚的美麗雙眼看著艾爾華,用力甩頭,將他的舌頭從自己嘴里吐出去,驚叫一聲向后退卻,逃脫他那到處亂摸的魔爪,滿臉通紅的指著艾爾華斥責道:你這修女竟然敢對本圣女……咦?你是愛爾莎圣女殿下!

    艾爾華苦笑著,依照圣女的禮儀向她行禮,對著震驚至極的葛妮圣女溫聲道:葛妮圣女殿下,今天還真是巧啊……看著這位新晉的圣女殿下,葛妮圣女滿面通紅,羞慚無地,向后退了幾步,跌坐在山洞中的一個石凳上,雙手掩面撲在石桌上面,嗚咽出聲,清澈的淚水順著指縫流了出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