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七章絕美雙子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幽暗寧靜的假山洞中,葛妮圣女已經平靜下來,坐在石桌旁樣式精美的石凳上,青春美麗的臉龐上,帶著沉靜的神情,雖然淚痕未干,但那沉靜優雅、超凡脫俗的氣質,卻是令人望而心折。

    她頭上戴著的玫瑰花冠,已經漸漸的變了顏色,化為純白的顏色,而頭發也化為銀白色飄逸長發,清風穿過山洞通道,輕拂在她的身上,鮮艷的花瓣、圣女的長袍都在微微飄動,散發著動人的清香。

    看著她頭上象征尊貴的鮮艷白玫瑰,艾爾華心中暗暗吃驚。雙子宮圣女的另一種能力就是影響和控制植物,現在的情形,似乎是葛妮圣女將她的心意傳達到玫瑰心中,讓玫瑰也隨著她的心情而變色。而頭發也能變色,更是令人詫異的能力,雖然沒有什么戰斗力,但是看起來賞心悅目,將來干她的時候一定很有趣。

    嫉妒的心情已經變得平靜,如白玫瑰般尊貴美麗的葛妮圣女,平靜的看著艾爾華,幽幽的說道:愛爾莎圣女殿下,讓你見笑了。剛才的事,有所得罪,還請不要放在心上。

    艾爾華忙道:葛妮圣女殿下,不要這么說,我們都是鄰居,住得這么近,互相照應是應該的。

    葛妮圣女青春美麗的臉龐上出現了微微的苦笑,幽幽的道:是啊,我們都是鄰居……你的金牛宮,岑瑟兒圣女的巨蟹宮,和我們距離最近,都是我們最親近的鄰居啊……

    聽著她婉約語聲中的惆悵之意,艾爾華忍不住問道:葛妮圣女殿下,你的那位姐妹迷妮圣女,和岑瑟兒圣女在做些什么?

    葛妮圣女放在膝蓋上的纖手微微跳了一跳,頭上的純白攻瑰花瓣突然有些泛黃,隨即又被她控制住,俏麗臉龐微向上抬起,望著假山洞外的晴朗藍天,幽幽的道:她們在約會,秘密的約會啊……

    在心中積郁許久的心事,終于可以對別人訴說,在親吻了艾爾華之后,彷佛與他變得親密了一般,共同擁有一個秘密的親近感,讓葛妮圣女不再苦苦的保持著那個秘密,在心緒大亂之下,終于忍不住向這位曾有過親密接觸的新晉圣女,說出了自己的心事。

    雙子宮中,所有的修女都是雙生子,而且智慧與美貌并重,極為虔誠。只有雙子宮圣女中的一位,以劍蘭為守護花的迷妮圣女,卻是生來就喜歡秘密約會,從很小的時候,就和自己的雙生姐妹玩秘密約會的游戲,已經玩了許多年,仍然樂此不疲。

    但她的目標,漸漸變化。她們的好鄰居岑瑟兒圣女最近也開始頻頻向她發出邀約,時常和她在圣女修道院中的一些秘密地點相會,而迷妮圣女則抵抗不了誘惑,總是不聽葛妮圣女的勸告,偷偷跑出去與岑瑟兒圣女約會。

    對于岑瑟兒圣女的奇異愛好,葛妮圣女不想多談,只是說自己為了保護姐妹,只能悄悄的跟出來觀察她們,每當岑瑟兒圣女想方設法占迷妮圣女便宜的時候,她就會感覺到惱怒,因此才會在不自覺之中,對愛爾莎圣女做出了這樣的事情,請她原諒。

    艾爾華大度的表示了諒解,并好奇的詢問,既然雙胞胎姐妹心意相通,為什么迷妮圣女會發現不了她,任由她在一旁窺探。

    葛妮圣女輕輕搖頭,幽幽的嘆息道:就像她操控植物的能力強過我一樣,我對心靈的操控力要比她強一些,能夠在很遠距離之外感應到她心中所想,可是她卻感應不到我所在的位置,只要我們離得遠一些,她就感覺不到了。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她自覺不如我,所以會和我的距離越來越遠吧……

    這少女美麗至極的絕色容顏上,充滿了惆悵的神色,緩緩的站起身來,朝著艾爾華行禮,帶著滿身的寂寥惆悵,轉身而去。

    看著她孤清的身影飄然遠去,淡淡的傷感縈繞在艾爾華的心頭。他已經可以確定,這圣潔美麗的少女,已經深深的愛上了她的雙胞姐妹,卻不敢承認這份感情,又忍受不了岑瑟兒圣女對迷妮圣女的勾引,因此才會跑出來偷窺她們約會的情形,并在妒火狂燃之下,強吻了自己,借以發泄心中的痛苦郁悶。

    站在假山洞中,艾爾華獨立良久,才長長了嘆了口氣,循著來時的通道繞出假山區,向著白羊宮走去。

    不多時,走到了白羊宮前,仰起頭看著那熟悉的大門和宮殿,艾爾華心中感慨萬分,經過了這么多事情,自己終于又回到了這座純潔美麗的宮室之中。

    進入大門,在潔白巨石圍起的圍墻之中,白羊宮的庭院里,碧草如茵,天真可愛的少女們穿著雪白的修女長袍,在互相追逐嬉戲,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美好,就像艾爾華離開時的那樣。

    看到艾爾華*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進來,那些漂亮的少女愣了一下,有眼尖的少女已經認出那是愛爾莎修女,曾經和自己在白羊宮中待在一起的舊日姐妹。

    天真純潔的少女們已經摒棄了嫉妒這種情感,對于他圣女的身分只是羨慕和敬畏,慌忙跑上前來,恭敬的向他躬身行禮,齊聲向他問好。

    聽著少女們柔嫩悅耳的嗓音,艾爾華心中大樂,謙遜的向她們還禮,并一再說明,大家都是好姐妹,不要做這些俗禮了。

    少女們哪敢和她比肩,都羞怯的向他行禮,退開一旁。有膽大的少女,嬌柔的詢問愛爾莎圣女此來,是不是來找愛麗絲圣女殿下的,并打算進去通報。

    臨行前,他交代那些修女不要隨便進來,打擾自己和愛麗絲圣女的重要談話,那些純潔少女們不敢不聽,都恭敬的行禮,敬畏羨慕的看著新任的愛爾莎圣女,邁著高貴優雅的步伐,走進愛麗絲圣女的寢宮里面。

    進入門中,迎面看到可愛的西蓮妹妹坐在桌邊,一雙纖巧小手撐著桃腮,正在凝思不已,美麗的眼睛朦朦朧朧,如煙霧籠罩,看起來動人至極。

    分別了這么久,她依然是那么嬌嫩可愛,天真純潔的臉龐上卻微微帶著一絲憂傷,靜靜的沉思著,口中喃喃念誦著:愛爾莎……

    聽著她嬌柔的聲音,艾爾華心頭火熱,隨手關上門,走到桌前,伸手拉住她柔嫩的小手,柔聲道:西蓮姐妹,我回來了!

    西蓮在思緒飄蕩時被人抓住手掌,驚得跳了起來,抬起美目看到艾爾華,不由得又驚又喜,情不自禁的撲了上去,用力的抱住了他。

    被嬌嫩可愛的少女緊緊抱住,享受著她溫軟嬌軀和美妙觸感,艾爾華順手將她攬在懷中,臉貼在她柔滑的頭發上面,微笑著輕嗅她身上的處女幽香。

    確實不錯,西蓮現在還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處女,雖然被他搞過許多遍,不過那時候他還沒有長出**,只能陪她搞女同,想真刀真槍的干上她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自己已經有了威力強大的魔電龍槍,因此在擺平了天秤圣女之后,迫不及待的趕來要和這位舊日姐妹敘舊。

    在初時的激動興奮過后,西蓮醒悟過來兩人的身分差距,不由得羞紅了臉,正要行禮致歉,卻被艾爾華一把拉住,兩個人坐到床邊,互相拉著手,親親熱熱的說著話。

    在敘舊之時,艾爾華伸手挽住她纖弱細嫩的腰肢,另一只手放在她的酥胸上面,隔衣撫摸著少女嬌嫩而富有彈性的**,笑咪咪的想道:西蓮妹妹的胸部發育得越來越好了,大概是我從前幫她按摩的功勞。

    在他的挑逗下,西蓮很快就嬌靨飛紅,嬌喘息息,無力的靠在他的身上,沒有多余的力氣動彈。

    上次被天秤圣女抓去,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是犯了淫罪,后來被放出來,天秤圣女又在艾爾華的示意下對她做了解釋,只說是因為別的小事把她抓去懲罰的,因此西蓮并不知道,這樣做有什么不好,還是把它當成愛麗絲圣女殿下教給自己和愛爾莎姐姐的修練方式,一直都在可惜,為什么愛麗絲圣女殿下不再讓自己這么快樂的修練下去了。

    自從愛爾莎姐姐離開之后,愛麗絲圣女再也沒有召別的修女進來服侍,身邊只留了西蓮一個人服侍她,并時常默默的流淚,西蓮也不敢問,只是自己心中暗自納悶。

    現在想起愛麗絲圣女,西蓮靠在艾爾華的懷中,嬌喘著輕聲問道:愛爾莎圣女殿下,你是來看愛麗絲圣女殿下的嗎?她在臥室里面……

    艾爾華正隔衣捏弄著她小巧柔嫩的**,閑聲醒悟過來,想起愛麗絲圣女那嬌柔可愛的風情,點頭微笑道:不錯,我現在有事要和她談,過一會兒再來看你。

    他低下頭,溫柔的吻上了西蓮的櫻唇,少女柔嫩的香唇帶給他美妙的感覺,舌頭伸進去,糾纏住西蓮的柔滑香舌,與她進行甜蜜的舌吻。

    右手肆無忌憚的伸進修女的長袍,探入純白內褲之中,撫摸著已經濕潤的花瓣,指尖在**口按摩著,小心的將指尖探進穴口,感受到穴口嫩肉夾住自己的指尖,捏住小小的陰蒂,輕輕揉弄。

    蜜汁從花徑中迅速涌出,西蓮修女已經神魂飄蕩,無力的回吻著艾爾華的嘴唇,吸吮他的舌頭,咽下他傳過來的唾液,輕輕的嬌喘,享受著這久違的美妙感覺。

    艾爾華的魔指在少女神秘花園中挑逗**,弄得西蓮泄了身,無力的倒在床上,他才微笑著將這嬌俏少女放在床上躺好,自己站起身來,揮一揮衣袖,瀟灑的走向愛麗絲圣女的臥室。

    輕輕推開臥室的門,看著里面熟悉的擺設,依然是那么可愛,到處都充滿了美麗少女的誘人香氣。

    在香榻之上,一名銀發少女趴在枕上沉沉的熟睡著,美麗的臉龐上隱約帶著淚痕,在睡夢中也在微微的抽泣,像是在為什么事情煩惱一般。

    艾爾華自然知道她在煩惱什么,微笑著邁步走過去,站在床邊,迫不及待的脫下了衣服。

    很快,他就一絲不掛的爬上床去,跪坐在愛麗絲圣女的身邊,低頭微笑看著她。她依然是那么柔弱美麗,嬌嫩的身軀纖細柔弱,像一只可愛的小小羔羊,等待著色狼的呵護。

    在她的身上只穿著內衣,卻是在迎接了愛爾莎圣女回到圣女修道院之后,回來寢宮,她就一直躺在床上哭泣,心中惶惑至極,不知道迎接著自己的命運將會是什么。

    看著這在睡夢中默默哭泣的美麗少女,艾爾華的心中不由得升起憐惜之意,俯下身子,在她的臉上輕輕吻了一下。

    她的面頰依然是柔嫩至極,讓他忍不住伸出舌頭,在柔滑玉頰土輕輕舔了一下。

    愛麗絲圣女長長的睫毛顫動了一下,依然在睡夢之中,未曾醒來。

    艾爾華已經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伸手到她的身上,將她上身的內衣解開脫下,露出了嬌嫩而富有彈性的雪白**。

    將柔弱可愛的美麗少女抱在懷中,艾爾華滿懷憐惜的在她臉上輕吻著,雙手溫柔的在她身上游走,捏揉著柔嫩**和那小小的**,胯下的魔電龍槍已經從腹中突出,并且挺立起來,硬硬的頂在少女平坦光滑的雪白小腹上面。

    在他的大肆輕薄之下,愛麗絲圣女終于醒來,睜開眼睛,惶惑的看著這個抱著自己的人。

    她還沒有看清楚,艾爾華的嘴已經迫不及待的壓下去,吻上了地櫻佻骰的柔嫩小口,舌頭探入天真女孩的小嘴里面,挑逗著柔滑的香舌,用力吸吮著,將久違的甜美津液吸入口中咽了下去。

    在他狂烈的熱吻之下,愛麗絲圣女美麗的瞼龐迅速泛紅,唔唔的低叫著,晶瑩的淚珠從眼中滾落,已經知道這樣強吻自己的,不會有別人,只會是剛剛回到圣女修道院的愛爾莎圣女。

    如羔羊般嬌弱的身體,無法抵御色狼的襲擊,愛麗絲圣女也只能緩緩的閉上眼睛,讓珍珠般的淚水從長長的睫毛下面流淌出來,灑在玉頰之上,將兩個人的臉都弄得濕漉漉的。

    艾爾華的手在她的身上到處撫摸,只覺少女肌膚柔滑嬌嫩,身材纖美誘人,不由得更加興奮,手指向下滑去,撫摸著少女平坦光滑的小腹,一直伸進了雪白純潔的內褲里面。

    愛麗絲圣女不禁瞪大了眼睛,瓊鼻中唔唔的輕哼著,臉頰漲得通紅,卻被艾爾華咬住了香舌,無法擺脫,只能流著淚,承受著他的輕薄。

    艾爾華的手指毫不客氣的滑入少女最隱密的幽谷之中,輕撫著光潔無毛的美麗花園,并將指節探入嫩穴之中,緩慢的**起來。

    愛麗絲圣女羞得哭泣流淚,難受的扭動著纖腰,卻不能讓艾爾華的手指從花徑里面滑出來,就這樣被他輕薄玩弄著純潔的身子,痛苦與興奮一起從一底泛起。

    在艾爾華離開之后,經過了這么久,她漸漸也有些明白,這樣的事情是不對的,違背了生命女神的教諭,可是身體上傳來的迷醉快感卻讓她難以舍棄,何況以她的力氣,根本就不可能反抗艾爾華的暴行。

    雪白純潔的內褲被粗暴的脫下來,扔到一邊。完美柔嫩的少女玉體徹底暴露在空氣之中,讓愛麗絲圣女羞懼的哭泣著,抱住雪白美腿緊緊的縮成一團,天真的希望能借此躲過**的攻擊。

    少女的嬌軀是如此充滿曲線美感,讓艾爾華欲火燃起。他的手從后面伸過去,撫摸著少女的柔滑香臀,順著菊蕾一直撫摸過去,指尖滑過溪谷,插入了嫩穴之中。

    愛麗絲圣女低低的哀叫著,扭動著身子向旁邊滾動,卻被艾爾華一把抓住,粗暴的將她的手腳都分開,成大字形按在床上。

    純潔的羔羊被緊緊的按住,只能仰天流著眼淚,再也無法抵御身上色狼的攻擊。

    艾爾華笑咪咪的看著她仰天流淚的可愛神情,溫柔的爬上她雪白嬌嫩的**,粗大的**緩緩前探,進入溪谷里面,頂在純潔的花瓣里面。**口的嫩肉,輕柔的含住脹圓的**,痛苦的向兩邊分開,讓**緩緩滑了進去,在柔嫩的花徑肉壁上摩擦著,帶來劇烈的快感。

    愛麗絲圣女仰天流著清澈的淚水,感覺到**又一次侵入到了自己的身體里面,櫻唇微張,啊啊的低聲叫著,花徑被粗大**撐開,摩擦著嬌嫩的肉壁,滑入深處,一直頂到少女純潔的子宮上面,讓她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充實的快感。

    抱緊柔弱的少女,艾爾華開始了快樂的征服過程。粗大的**在她嬌嫩花徑中快速**著,魔電龍槍與少女嬌嫩肉壁摩擦的快感,讓兩個人的呼吸都變得粗重。

    別后重逢,艾爾華的**不可遏止,猛烈的干著她,對這美麗嬌柔少女的思念都化為強烈的**,盡情灑播在她美麗可愛的身體上面。

    愛麗絲圣女流著清澈淚水,低低的呻吟著,被奸淫的快感一**的涌來,讓她眩暈沉醉?v然已經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可是那難以抗拒的甜美滋味,還是讓她越來越沉醉于**的快樂之中,無法自拔。她柔弱的**聲漸漸響了起來,被艾爾華擺成各種姿勢奸淫著,不停的一變換著姿勢迎合著他的劇烈**,緊緊抱住他的健美身軀,讓柔嫩的呻吟**聲響徹整個臥室。

    最終,她如一只柔弱可愛的小羔羊一般,**著雪白的身子,跪伏在大床上,承受著艾爾華從后面插入花徑的興奮奸淫,臉頰羞紅,卻忍不住向后挺動著纖細腰肢,柔嫩的**用力頂在艾爾華的胯部,讓粗大**能夠插得更深一些,帶給她更大的快樂感覺。

    艾爾華有力的雙手緊緊抓住她的纖腰**,胯部奮力向前頂撞,啪啪的撞擊在她雪白柔嫩的香臀上,粗大**深深插入玉體中,轟擊著美麗少女的子宮,讓她嬌嫩的叫聲越來越響,充滿了柔弱的興奮。

    最終,當兩個人都到達興奮的頂點,艾爾華緊緊的擁抱住她的雪白嬌軀,胯部拼命的向前頂去,緊貼在柔嫩**上,粗大**被緊窄嫩穴花徑緊緊套住,劇烈的跳動噴發,將滾燙的黃金精液盡情噴射在少女嬌嫩的子宮里面。

    愛麗絲圣女雪白嬌軀跪伏在床上,柔美的曲線盡顯無遺,絕美嬌容貼住枕頭,啊啊的呻吟著,晶瑩的淚水不停從美目中流出,自己也說不清那到底是痛苦還是快樂暢美的淚水。

    而她的嫩穴中,也在流淌著透明的液體,其晶瑩清澈,就像她純潔的淚水一般。

    在渾身緊繃的痙孿噴射中,艾爾華僵直的手臂向前伸去,顫抖的抓住少女的柔滑**,用力捏得它變成扁形,同時施展出天使之眼探查魔法,眩暈的視線之中,凝視著愛麗絲圣女背上那一對只有他能看見的雪白羽翼。

    艾爾華清楚的看到,最頂端的那幾根晶瑩明亮的羽毛正迅速的變黑,彷佛是他精液的每一股劇烈噴射,都能讓它的灰黑色加深一般。

    這一對俊男美女用最親密的姿勢深深的結合著,顫抖著噴射出自己的興奮液體,而在臥室門口,心靈純潔的西蓮妹妹已經看得呆住。

    兩位圣女殿下這樣親密的姿勢,她不能明白是什么意思,卻也忍不住劇烈顫抖,牙齒咯咯的上下敲擊,發出輕微的響聲。

    在劇烈噴射的眩暈感中,艾爾華喘息著抬起頭,望著門外身穿修女長袍的純潔少女,臉上出現了抽搐的微笑。

    這扇臥室門是他故意沒有關上的,而他來前悄悄布下的隔音結界,也只將整個寢宮都罩在里面,在西蓮所住的外間,還能聽到臥室里面的聲音。

    如自己所想,她果然被里面激烈的交歡之聲吸引過來,清楚的看到自己寵愛愛麗絲圣女的美妙情景,有她在一邊觀看,讓艾爾華更加興奮,本要疲軟的**也回光返照,狠狠的抬起**,將最后一波精液向著愛麗絲圣女玉體深處噴去。

    在他和藹微笑的召喚下,西蓮不由自主的走進臥室,站在床前,雙膝發軟,撲通一聲跪倒在床下,仰起俏臉,雙眼水汪汪的望著艾爾華,她櫻唇顫抖,卻說不出話來。

    艾爾華跪在愛麗絲圣女的**后面,微笑著伸手拉住床下的西蓮,輕輕用力,將她的身體提到了床上。

    臥跪在床上,西蓮的臉龐貼近兩人交合之處,看著那黃金般散發著燦爛光芒的魔電龍槍,嬌喘更加激烈,雖然迷惑不解,卻也感覺到燥熱與興奮正從心底泛起。

    這是圣器……艾爾華輕聲說著,臉上帶著悠遠沉思的表情,圣潔的微笑著,向純潔的西蓮做出了這樣的解釋。

    西蓮恍然大悟,雖然還不太明白確切的內容,不過既然愛爾莎圣女殿下這么說,那她就只能對此深信無疑。

    艾爾華的手輕輕撫過自己胯前的柔滑**,那圓潤的小小香臀,如此嬌嫩光滑,讓他愛不釋手,被少女嫩穴緊夾著的綿軟**也開始緩緩的放大變硬。

    手指從玉溝中輕柔的滑過,順著那道凹溝摸到菊蕾上面,愛麗絲圣女的玉體是如此柔嫩,即使是緊窄的菊蕾,摸上去也充滿嬌嫩的感覺。

    低下頭,看著緊緊閉合的美妙菊蕾,艾爾華的心中又升起欲火,渴望著能將自己的**插入到這純潔美麗少女的菊花之中。

    就像大波斯菊是天秤宮的守護花一樣,翠菊也是白羊宮的守護花之一。手指輕輕按摩著少女美妙的菊花,回想著白竽宮的守護花翠菊,以及她姑母后庭那朵波斯菊帶來的暢美快感,艾爾華心旌搖蕩,指尖緩緩的滑入到緊閉的菊花之中,感受著里面溫熱柔嫩的觸感。

    如此羞恥的部位被他的手指插進,一直翹起**、趴在床上默默流淚的愛麗絲圣女也不能忍耐,哭泣著搖晃嬌嫩**,感覺著他射過精的**在變大,硬硬的插在嫩穴里面,像根木樁一樣把自己固定在他的身體上面。

    感覺到她的羞窘,艾爾華微笑著將手指從溫潤菊佗里面抽出,隨手塞進西蓮的櫻桃小嘴里,讓她用柔嫩小嘴吸吮著,心里明白,如此嬌嫩的翠菊,如果自己強行插進去,只怕小愛麗絲會活活痛昏。

    出于對小愛麗絲的關心和愛護,艾爾華親熱的攬著西蓮的脖頸,讓她將臉貼在自己與愛麗絲圣女交合的地方,讓她更清楚的看到這黃金圣器插入圣女殿下體內的神圣一幕。

    滿心虔誠情感的西蓮,在艾爾華的指導下,顫抖的伸出香舌,輕輕的舔仕柔嫩的菊蕾上面。

    兩個美麗的少女,同時嬌軀劇震。愛麗絲圣女是因為羞怯恥辱,而西蓮則因為圣潔的感動。

    在能夠親密的舔著圣女殿下圣潔身體的興奮感中,西蓮像一只小狗一般趴跪在床上,柔滑香舌輕柔的舔著愛麗絲圣女的菊穴,將菊花瓣上每一條紋路都舔得仔仔細細,讓它變得極為濕潤,嬌艷得像灑過水的漂亮菊花一樣。

    艾爾華用手掰開雪白柔嫩的臀瓣,讓西蓮可以將舌尖用力的抵入菊道深處,將口水涂抹在里面,順著粉嫩會陰流淌下來,灑落在自己已經變得粗硬的**上面,將陰毛弄得一片濕漉漉的。

    弄濕了菊蕾和陰毛不止是西蓮的口水,還有她感動的淚水。能夠進入圣女修道院已經是極大的榮耀,有幸進入白羊宮服侍愛灑絲圣女更是意外的驚喜,而現在居然還能直接舔弄到圣潔偉大的圣女殿下的身體,而臉頰還貼著愛爾莎堅女殿下的小腹,與兩位圣女殿下親密接觸的至高榮耀,讓她忍不住感動哭泣,更加虔誠的深吻著愛麗絲圣女的后庭,櫻桃小嘴緊緊的貼在菊蕾上面。

    艾爾華微笑著輕撫她的頭發,以示嘉許,**的**從嬌嫩的**中拔出,貼在西蓮的柔滑臉頰上,向前滑動,從她的溫潤櫻唇中穿過,頂在小愛麗絲顫抖的菊蕾上,緩緩的向里面頂去。

    在自己的精液、愛麗絲圣女的蜜汁以及西蓮的口水、淚水四重的潤滑之下,**順利的頂開了緊窄的菊蕾,向著里面滑去。

    即使有著這樣的潤滑,小小的菊花還是受不住這么粗大的**插入,被輕易的撕裂,殷紅的鮮血從破裂的菊花瓣上流下,沾染在西蓮的櫻唇,以及粗大的**上面。

    跪伏在兩人臀胯位置,看著眼前圣潔的鮮血流下,心靈純潔的少女西蓮不由得驚呆了。雖然不太明白,但她還是能夠感覺到這是在舉行神圣的宗教儀式,用圣器與圣女的身體進行接觸,散發出圣潔的力量,在向生命女神發出虔誠的敬意。

    被感動得嗚嗚哭泣的西蓮修女,在艾爾華的示意下,伸出香舌,用力的吮吸著染血的**以及破裂的菊蕾;佅闵鄿厝岬脑诰栈ò晟咸蜻^,輕柔的舔弄著破裂的傷口,讓愛麗絲圣女在顫抖哭泣時,能夠感覺到她溫柔的心意。

    加上了處女鮮血,在五重潤滑作用下,**艱難的在緊窄菊道中向前挺進。少女的菊道緊緊套弄著**,讓艾爾華有接近爆炸的快感,咬牙抓住她的纖美**和柔嫩美腿,**緩緩的向前挺進,插入到美麗少女體內深處。

    靈活可愛的柔滑香舌不斷的舔在**上面,讓它變得更加潤滑,一點一點的進入愛麗絲圣女的體內。當艾爾華終于把**整個插了進去,感受著少二女菊道緊窄至極、舒服得讓人發瘋的極緊套弄,不由得深深的嘆息著,為自己終于采到了這朵翠菊而欣喜不已。

    翠菊的花語是:擔心你的愛!現在自己用這樣激烈的表達方式,想必愛麗絲圣女應該不會擔心自己對她的寵愛了吧?

    現在的愛麗絲圣女已經是痛得幾欲暈去,趴跪在床上痛苦的哭泣著,為自己被淫辱的**和心靈上的痛苦,流出了清澈純潔的淚水。

    艾爾華喘息著,伸手抱住她的嬌柔身體,指尖捏弄著她的柔嫩**,柔聲安慰著她,粗大的**卻已經開始迫不及待的在她的后庭中**起來。

    雖然**的動作十分艱難,可是被緊窄菊道套弄著的劇烈快感彌補了這一切,艾爾華興奮的抓住柔嫩香臀,奮力**著,粗大**用力摩擦著緊窄的菊道,讓快感在下體迅速的攀升。

    盡管被插得后庭流血十分痛苦,可是魔電龍槍與黃金的催情作用,還是讓愛麗絲圣女喘息呻吟,漸漸興奮起來,被干破的菊穴,疼痛似乎也不再是那么難以忍受了。

    艾爾華興奮的抱緊她的**狠干著,手指插進還流著精液的嫩穴中,用力**,捏揉著陰蒂,挑逗她的**。

    在他不懈的努力下,愛麗絲圣女潛藏的**終于被激發出來,玉頰泛紅,櫻桃小口中發出嬌嫩可愛的叫聲,搖動著雪白粉嫩的香臀,像只可愛的小羔羊一樣跪伏在床上,承受著他從后面插入菊道的快樂奸淫。

    西蓮跪在一邊,勤快的舔弄著艾爾華的**與愛麗絲圣女的菊穴,也是嬌喘息息,看著眼前粗大圣器飛快的在圣女殿下菊蕾中**,心中興奮感動而又有些懼怕,慌亂之中,也不知喝了多少處女落紅和精液。

    在狠干愛麗絲圣女菊道的興奮之中,艾爾華眩暈的狂烈**著,終于忍耐不住被少女菊道緊緊套弄的快感,低吼一聲,抱緊她嬌嫩的玉體,**狠命的插到體內最深處,開始狂猛的噴射,將滾燙的精液狠狠的噴射在菊道里面。

    愛麗絲圣女抽抽噎噎的哭泣著,強烈的痛苦與快感禳她幾乎要暈倒。粗大的**深深的插在后庭里面,劇烈的跳動噴射著,而艾爾華的兩根手指還在痙攣的用力伸進她的嫩穴中,撐開嬌嫩肉壁,拇指用力捏揉柔嫩陰蒂,另一只手抓住**狠命揉捏著,幾方面同時來襲的痛苦與興奮快感讓她抵受不住,只能搖頭哭泣著,達到了又一次的****。

    艾爾華劇烈的噴射著,直到撐持不住,身體僵硬的倒在床上,微軟的**從美妙的菊穴中拔出,帶出了大片的精液以及殷紅的鮮血,那是嬌嫩的菊道被**劇烈**磨破而流出來的處女菊道血。

    在艾爾華的示意下,西蓮急促的嬌喘著,迫不及待的將俏臉貼上**,櫻唇覆蓋在破裂的菊蕾上面,用力吮吸著,將菊道中流出的精液與鮮血都吮吸喝下。

    清純的臉頰上流淌著感動的淚水,西蓮輕輕的抽泣著,臉上帶著圣潔虔誠的表情,為自己終于能喝到如此美妙的液體,而感覺到無上的榮光,灑落在自己卑微的身上。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 查北京快3昨天走势图表 三分彩走势图怎么看 宁夏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 上海快三一定牛和值走势图 打牌赢真钱的软件有哪些 海南体彩飞鱼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 二分时时彩计划专业版 定位胆五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