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四章加冕典禮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只有十五、六歲的銀發少女,柔弱美麗,清純動人的面龐上充滿了緋紅的顏色,嘴里咬著自己的手指,嬌弱的呻吟著,在激烈的刺激下面,純潔的心都快要從嘴里跳出來。

    她一絲不掛的躺在自己臥室的床上,**著雪白纖美的身子,兩條修長柔美的**向上舉起,盤住身上黑發少年的腰部,承受著他激烈的奸淫,一副嬌弱無力的模樣,惹人憐惜。

    那黑色短發的少年,卻是一臉興奮模樣,按住這清純嬌弱的銀發少女,粗大的**深深的插在她緊窄的**里面,毫不憐香惜玉的狠命**,幾乎把她嬌嫩至極的**都磨破了皮,膨脹的**在玉體之內橫沖直撞,搗在幼嫩的子宮上面,撞得少女低低的尖叫呻吟,美麗的眼睛里面已經含滿了清澈的淚水。

    少年卻是不管不顧,只顧放肆的在她緊窄嫩穴中**,時而抬起頭來,環顧四周,臉上充滿了興奮的微笑。

    一點也沒錯,這是在白羊宮最神圣的臥室里面,他曾經服役過的地方。在他身下的是純潔美麗的白羊圣女,他過去服侍過的圣女殿下,此刻正滿臉痛苦興奮的承受著他的猛烈奸淫,時而尖叫呻吟,哀求他不要干得這么狠。但是他的高超**技巧還是發生了作用,現在白羊圣女的臉龐和雪白玉體已經越來越紅,被他奸得幾乎要在興奮中昏迷過去。

    這是艾爾華將要正式接任金牛宮圣女的日子,而且按照慣例,每一個新任圣女接任的時候,都應該由緊鄰的前面一宮的圣女為她舉行加冕禮,而對于金牛宮來說,前一宮則是相鄰的白羊宮,也就是說,今天白羊圣女將為艾爾華加冕,以使他成為正式的金牛宮圣女。

    剛剛從小魔女那里聽到了這個消息,艾爾華大為興奮,不顧已經奮力暴奸了桃露絲圣女一整夜的疲憊,立即披星戴月趕到了白羊宮,把從睡夢中驚醒的白羊圣女按翻在床,不顧她哀求呻吟,直接將粗大**插進她的嬌嫩**,狠命的干了起來,預先作為對她給自己加冕的答謝。

    粗大的**在純潔**中迅猛**,劇烈的摩擦帶來的極度快感讓白羊圣女無法抵擋,終于尖叫著抱緊艾爾華的身體,嬌軀劇烈顫抖著,達到了**,滾燙的蜜汁從玉體內部噴濺出來,射到艾爾華的**上面,讓艾爾華不堪刺激,也低吼一聲,抓住她柔美的纖腰雪臀,胯部狠命前頂,**直插到玉體最深處,將大股大股的精液,噴射到她純潔的子宮里面。

    激烈的**過后,艾爾華壓在白羊圣女的身上喘著粗氣,聽著她在自己身下嬌弱的哭泣,心中大樂,**還在她的**中一下下的跳動,感覺到她的嫩穴緊窄舒適,恨不得永遠插在里面,再也不拔出來。

    但那注定只能是空想。接任圣女的時間快要到了,未來的金牛宮圣女,無可奈何的從白羊圣女的身上爬起來,將自己軟綿綿的**,**的從她的嫩穴中拔出,隨手抓住白羊圣女閃著銀光的柔美長發,將她美麗的面龐按在自己胯下,讓她張開櫻桃小嘴,柔順的含吮舔弄自己的**,將下體舔得干干凈凈,每一滴精液都不放過,要好好的品嘗滋味后吃下去。

    可愛的西蓮妹妹也被他從外面喚了來,幫著**后嬌弱無力的白羊圣女穿上衣服,外面罩上象征圣潔純真的圣女長袍,當然,同樣圣潔的圣女長袍也穿在了身心純凈的艾爾華身上,當他邁步走出臥室,面對著白羊宮年輕修女的時候,那些純美幼稚的少女們都驚呼下拜,對于他身上透出的圣潔氣息感動膜拜不已。

    站在宮殿前面,望著那些清純可愛的漂亮少女們,以及她們身后青翠的草地,草地中央風景優美的溫泉、碧綠的水面,艾爾華心神飄蕩,恍惚間彷佛回到了剛進入圣女修道院時,在白羊宮服役以及和白羊圣女共浴的那一刻。

    眼前這些美麗少女,也曾在那一天與自己共浴過的。他真的好渴望,再一次與她們共浴,重溫那純真的時刻。

    身后傳來的腳步聲驚醒了他的美夢,艾爾華轉過身,看到白羊圣女在西蓮妹妹的攙扶下走了出來,臉龐上仍帶著緋紅色的**余韻,嬌喘息息,一副承歡之后嬌弱無力的可愛模樣,就像那個常洗溫泉、被身為歷史第一明君的公公狠干過的楊貴妃一樣。

    艾爾華微笑著,伸手拉住她柔嫩的小手,能夠感覺到她來不及洗浴,手掌上還微微沾染著他的精液和她自己的花蜜,摸上去有些黏乎乎的。

    艾爾華并不因此而嫌棄她,反正自己身上黏的她的蜜汁也不少,而加冕典禮快要到了,已經沒有時間再和她一起泡溫泉洗干凈,便微笑著攜住她的手,一同向白羊宮大門外面走去。

    這一對清秀純潔的圣女攜手而行,那滿身洋溢的圣潔氣息,讓白羊宮的修女們感動崇拜,慌忙跟上去,簇擁著這兩位圣潔的圣女殿下,向著祭壇的方向走去。

    ※※※※※

    這一片廣場,占地極廣,上千名美貌女子身穿修女的長袍,站在廣場上面,圍繞著空地中央的圓形祭壇,滿臉虔誠的表情,雙手握在一起,在默默的向偉大的生命女神祈禱,等待著新的金牛宮圣女殿下的正式接任儀式。

    祭壇高大莊嚴,由純白色的大理石建成,表面一塵不染,在陽光照耀下散發著圣潔的光芒,讓這片廣場上,到處充滿了神圣的氣息。

    在祭壇的上方,十名絕美女子站在邊緣處的圓環位置,也在握緊雙手,默默的向生命女神祈禱。

    在她們的身上,穿著圣女的長袍,頭上戴著花冠,都是各宮的守護花。雖然只有九宮的圣女,卻有十位圣女殿下,這是因為雙子宮中,有兩位圣女殿下在此。

    她們的年齡各異,有摩羯宮圣女那樣成熟穩重的女性,也有白羊圣女這樣的稚嫩少女,容貌卻都是絕色美麗至極。她們祈禱時的表情,各有不同,有的是一臉虔誠,有的卻帶著絲絲畏縮,有著不敢面對生命女神的畏縮情緒。

    除了領兵在外作戰的獅子宮和射手宮的兩位圣女殿下,其他各宮的圣女都已到來。九宮的十位圣女位于祭壇邊緣的圓環處,而即將接任的金牛宮圣女則跪在祭壇的中央,在虔誠的向生命女神祈禱,祈求她的賜福。

    在那祭壇的圓心位置,艾爾華長跪不起,微微低著頭,雙手緊握,在默默祈濤。清風拂過,烏黑的短發、潔白的圣女長袍在風中輕輕飄動,配著清秀面龐上的虔誠表情,一切都顯得那么圣潔自然,完全符合一位純潔圣女的標準。

    祭壇邊緣處的各位圣女在祈禱完畢后,睜開眼睛,望著祭壇中央虔誠祈禱的短發圣女,大都露出滿意的微笑,對這位新的同伴充滿了好感。

    而在她們中間,最年輕的一位美女,已經在同伴的示意下,輕移蓮步,走出佇列,來到了艾爾華的身邊。

    在她的頭上,戴著圣女的花冠,由潔白的木槿花編織而成,象征著她的純潔,在陽光下反射著淡淡的白光。

    在正中央處的一朵木槿花的中心花蕊處,留存著一滴金黃色的露珠,那是今天清晨在床上的時候,不小心沾染到的交歡時濺出的精華。

    而在稚嫩少女的眉心處,也有一個金黃色的圓點,那是艾爾華特地用**的**為她點上的,現在已經干涸,呈規則的圓形,閃閃散發著金光。

    當艾爾華騎在白羊圣女的身上,為她點上裝飾時,這可憐的少女早已經被他干得昏迷,醒來后也沒有注意到自己臉上有什么不同,別的圣女和修女們看到,也只當這是新的化妝方法,還有人對這別出心裁的化妝贊嘆不已。

    精華滲入花蕊,讓木槿花格外顯得水靈。她還未走近艾爾華,香氣已經襲來,讓艾爾華睜開眼睛,看著這純潔美麗的圣女殿下,以及她眉心、花冠上圣潔的金黃色斑點,不由得微微一笑,便如佛祖拈花一般,對這鮮花的奧秘處已然妙悟于心。

    清麗至極的白羊圣女,稚嫩美麗的面龐上浮起淡淡的紅暈,銀色的長發被風吹得輕輕飄動,在太陽下面閃閃放射著銀光。

    在她的手中,捧著一頂圣女的花冠,卻是用純潔漂亮的海芋花編織而成的,這是金牛宮圣女的花冠,象征著圣女修道院中金牛宮的最高權柄,所有修女中最崇高不可及的位置之一,以及生命女神對所選中修女的信任。

    當白羊圣女舉起手中花冠,廣場里的上千名修女都在輕輕吟唱著圣歌望著那純潔虔誠的金牛宮圣女殿下,心中滿是崇拜敬仰的感情。

    艾爾華靜靜的長跪在祭壇的中央,看著這么多美麗動人的修女,雙眼閃閃發光,臉上更加充滿了虔誠的表情,清風拂過,潔白的圣女長袍輕輕飄拂,讓這情緒亢奮的圣女殿下更加顯得飄飄欲仙,一副不食人間煙火、冰清玉潔飄逸出塵的模樣。

    白羊圣女站在他的身邊,緩緩的將那象征純潔神圣的海芋花冠戴在了他的頭上,壓住了隨風飄舞的烏黑短發,讓神圣的氣息,將她們兩人徹底籠罩。

    就在這一刻,心中的惶惑、激動讓白羊圣女忍不住快速的喘息,在圣女長袍的遮蔽下,遍布歡好后的吻痕、瘀痕的潔白身體,也在劇烈的顫抖,導致濕潤的花徑顫抖痙攣,艾爾華清晨射到她體內的精液終于忍不住流淌出來,浸濕了內褲,順著修長美腿緩緩的流下,一直向膝蓋流去。

    在這一刻,艾爾華也感應到了她的激動,嗅到她下體散發出的**氣息,忍不住勃起,那沾滿了她**的**,悄悄的在圣女長袍里面豎立起來。

    不僅是她的**,在昨夜里,他興奮至極的猛干了桃露絲圣女和天秤圣女整夜,身上同樣沾染了這兩位圣女殿下的**,以此奸淫過前任圣女的純潔之身,來接任金牛宮圣女的位置,心中一片平和寧靜,充滿了圣潔的喜悅情感。

    平坦的廣場上面,上千名美貌的修女都在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著祭壇中央那兩位純潔至極的圣女殿下,熾烈激動的目光隨著白羊圣女手中的花冠移動,見證著這個偉大的時刻。

    當金牛宮的圣女花冠終于戴到了艾爾華的頭上,天空之中,云朵散開,一道巨大的光柱自空而降,落在祭壇中央,將兩位圣女殿下籠罩在光柱里面。

    那光柱散發著神圣的氣息,白光泛起,將光柱中兩位圣女照耀得一片通透,她們臉上那純潔虔誠的神情,晶瑩剔透的目光,讓看到這一幕的修女們都不由得自慚形穢,不由自主的拜倒在地,向著這兩位圣潔的少女頂禮膜拜,將自己崇敬的心意,化入行動之中,向她們表達出來。

    白光散播開來,神圣的氣息籠罩住了整個祭壇,以及整個廣場。包括各位圣女在內,所有的修女們都跪了下來,滿懷激動的吟唱著圣歌,為神跡的出現而興奮不已。

    所有人當中,唯一還站立著的就只有艾爾華身邊的白羊圣女。她仰起頭,望著天空中射下來的巨大潔白光柱,已經被驚呆了,雙膝不由自主的發軟,緩緩跪倒在艾爾華的身旁,俯伏在地,體內流出的精液已經浸濕了圓潤膝頭下面的大理石地板,沾染在神圣的祭壇上面。

    在祭壇的中央,艾爾華仰起頭,唇邊帶著圣潔的微笑,望向天空,彷佛看到了魔神少女那詭秘的笑容。

    這神跡,自然是魔神少女的杰作。先讓這些美貌修女們虔誠的心意更加堅貞,再來奸淫她們,一定會很有趣味。

    白光散開,化為片片光點,遍灑于整個圣女修道院里面。所有那些美麗動人的修女,都俯伏在地上,虔誠的低低唱誦著圣歌,用心的祈禱著,這無窮無盡的美麗純潔,遍布整個廣場和圣女修道院中,讓艾爾華的心沉醉于這至清至純的美麗之中,只想永遠浸于其中,再也不忍離去。

    ※※※※※

    寬廣的殿堂里面,十一位圣女殿下已經就座,開始召開新一屆的圣女評議會。

    評議會本來應該是所有圣女都參加的,但有兩位圣女正在德里王國統兵作戰,無法前來參加。幸好同屬于戰斗三宮中的金牛宮已經有了新的繼任圣女,現在召開圣女評議會,也勉強達到應到的人數了。

    這是一座高大至極的殿堂,呈巨大的圓形,里面有十二根粗大的圓柱撐著殿堂頂部,殿堂中到處遍布精美的花紋裝飾,充滿了濃郁的藝術氣息。

    大殿中充滿了莊嚴肅穆的氣氛,陽光從外面照耀進來,似乎都帶著神圣的氣息。圣女們坐在自己的精美座椅上,面容沉靜,彷佛一座座美麗的雕像。

    艾爾華雖是第一次參加評議會,卻是平靜如常,坐在寬大精美的寶座上面,感覺十分舒服。

    大廳被分成十二等份,各宮圣女座椅距離相等。在他左手邊的寶座上,坐著稚嫩清純的白羊圣女,眉心處還帶著那黃金色的圓點,純潔美麗,更異平時。

    而艾爾華的右方,是兩個寶座并排,上面坐著雙子宮的兩位雙生姐妹?拷倪@一邊,是頭戴玫瑰花冠的葛妮圣女,銀白色的長發在潔白的玫瑰下面,閃耀著圣潔的光芒。

    她的表情一片平靜,偶爾向艾爾華悄悄的瞟上一眼,臉頰微微泛紅,卻是想到了昨天與這位新晉姐妹的親密舉動,以及更早時間里,自己意外付出的初吻。

    艾爾華正在神往的回憶著她小嘴的甜蜜滋味,忽然看到對面有一位圣女站了起來,用平靜的聲音說道:按照輪流主持會議的原則,今天的會議將由我來主持。首先,讓我們向在圣戰中去世的桃露絲圣女致敬,愿她的靈魂在天國中得到安息。

    艾爾華學著別人的樣子,低下頭默默祈禱,心里在回憶著昨夜桃露絲圣女在激烈交歡中尖叫呻吟的美妙景象,并暗暗發誓,今天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向她致敬,讓她的靈魂不停的升到天國上去。

    這一次主持圣女評議會的,是摩羯宮的嘉佩莉科恩圣女。她看上去有四、五十歲的模樣,眼角已經泛起魚尾紋,卻依然是美麗至極,讓艾爾華驚訝。

    這種感覺很難形容,歲月仿佛在她身上沉積下來,讓她充滿了成熟沉靜的美麗,風韻迷人至極。

    眼角的魚尾紋印在她美麗至極的面龐上,帶著奇異的風采,讓艾爾華怦然心動,可以確定她的美麗不下于其他圣女。肌膚仍舊如玉般潔白,隱隱散發著象牙般的光澤,雖然用圣女長袍遮蓋起來,她的身材卻依然是那么性感動人,前凸后翹,讓艾爾華忍不住想要上去摸上一把,品評她**的真實大小,以及是否開始下垂。

    艾爾華兩眼緊緊的盯著她的身體,暗自咽著口水。他從前并不是熟女愛好者,也從未想過老處女竟然能達到如此美麗的程度?墒强吹竭@充滿成熟風韻的美貌處女,不由得遐想,如果把她按在床上狠干一頓,不知道會是什么樣的滋味。

    就在他出神遐想的時候,在座的另一個圣女已經站了起來,開始了她的發言。

    她和主持會議的摩羯圣女相距不遠,在她們中間只隔著一個空的座椅那是領兵在外作戰的射手宮莎琪特莉絲圣女的座位。而這位站起來發言的圣女,則是天蝎宮的絲科佩兒圣女。

    她的眼神犀利,腰挺得筆直,美麗的容貌中,充滿了堅強的氣息。而她的話語如同眼神一般犀利,矛頭直指向所有圣女中的敗類,陷入淫欲中的墮落圣女。

    當艾爾華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召喚來了一個證人,以作為自己指控的證據。

    那是一個美麗可愛的少女,看上去有十七、八歲的模樣,顫抖的跪在大殿中央,掩面哭泣,楚楚可憐的模樣,惹人憐惜。

    艾爾華一直在看著那位美麗的老處女在咽口水,回過神聽著天蝎圣女的發言遲了些,只勉強聽出這個女孩被人淫辱,現在已經痛不欲生,自認為不再純潔,多次尋死未成,現在整天以淚洗面,整個人都憔悴了許多。

    艾爾華一聽心中大怒,暗自咬牙想道:可惡!連這么純潔可愛的女孩也能下得了手,這種人簡直就應該千刀……等等,這該不會是我做的吧?

    他仔細回憶,記憶中好像沒有這個女孩的印象,不然自己一定會記得。那么,又會是誰做的呢?

    聽著那個天蝎圣女口口聲聲,抨擊著圣女中的敗類,混進圣女隊伍里的邪惡之徒,讓艾爾華有點心驚肉跳,不知道這位剛強美女是不是在指桑罵槐,暗指自己做過的事情。

    轉念一想,艾爾華又給自己寬心道:我心虛什么?要是她知道實情。早就沖上來跟我拼命了,這一定是在說別人……會是哪個圣女,天秤圣女還是白羊圣女?

    他的目光掃視著整個大殿中的各位圣女殿下,看到的都是激動得泛紅泛白的美麗面容,包括自己干過的那兩位圣女也是一樣,即使她們有些心虛,也因為其他圣女的激動表情而并不顯得出眾。

    唯一一位能夠保持平靜的,就只有那位有著一頭碧綠長發、身材絕美如超級模特兒的年輕圣女,十九歲的岑瑟兒圣女了。

    她絕色美麗的面龐上,帶著沉靜的神情,碧綠的長發微微飄蕩,身上充滿了大海般的博大氣息,一雙眼睛晶瑩明亮,帶著純潔無邪的氣息,便如她頭上的百合花花冠一般,那一朵朵潔白的百合花上面還帶著清澈露珠,純潔得令人驚嘆。

    雖然只有十九歲,卻有著超越年齡的沉靜表情,年輕的圣女殿下沉靜的坐在自己的寶座上,微微沉思,眼中閃爍著清冷的光芒。

    為了保證圣女評議會的秘密不被泄露,高大廣闊的殿堂里面,只有一個負責具體事務的普通修女,各位圣女殿下靠在自己*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的座位上,都保持著沉默,寬廣的大殿中,只有那少女壓抑的嚶嚶哭泣聲,在殿堂中回蕩。

    艾爾華滿懷同情的看著那個被淫辱的少女,心中充滿了義憤,正在揣測那個淫辱這可憐少女的罪犯是誰,忽然看到天蝎宮圣女微微轉過身,望著她側面隔著三個寶座的巨蟹宮圣女,用清朗的聲音問道:岑瑟兒圣女,請問你對弗絲柏修女的指控,有什么要說的?

    艾爾華這才注意到那跪在地上申訴的美貌少女原來是一個修女,卻沒有穿著修女的長袍,大慨是因為被人淫辱,因此無顏再穿象征純潔虔誠的修女長袍,這讓身穿圣女長袍的艾爾華大為感慨,深有人與人不能相比的人生感悟。

    在這樣明顯的指責之下,碧綠長發的美麗少女,臉上依舊帶著沉靜的表情,用悅耳冷漠的聲音,淡然回答道:我否認這一指控。

    她絕美的容顏上一片平靜,修長高挑的身軀坐在寶座上面,充滿了堅強冷漠的氣息,如同罩著大理石盔甲一般,看上去就像心智堅定的年輕女王,彷佛任何指控都不能讓她心中有絲毫波瀾涌起。

    在大殿中跪著的弗絲柏修女,抬起頭來望著聲音的來處,純潔美麗的面龐上,充滿了晶瑩清澈的淚水,美目迷離的望著淫辱了她的圣女殿下,極度痛苦的表情在臉上涌起,嬌弱的身軀微微的顫抖著,看上去是那么嬌弱可憐。

    可憐的少女跪在大殿的中央,而淫辱了她的人卻坐在大殿的寶座上,作為評判她的人之一,這樣強烈的對比形成的巨大沖擊,讓那不再純潔的少女禁受不住,嬌弱身體晃了幾下,終于暈厥過去。在暈倒之前,一雙迷離淚眼,仍然遙遙望著寶座上的岑瑟兒圣女,眼神中沒有怨恨,只有無盡的傷心絕望,那目光讓艾爾華的心都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充滿了清冷氣息的大殿中央,那美麗的少女撲倒在地,身軀嬌小柔弱,與高大寬廣的大殿相比,顯得如此渺小可憐。蒼白的臉龐貼在冰冷的地板上面,彷佛喪失了一切的生命氣息。

    這冰冷的感覺彌漫開來,讓周圍的圣女們都感覺到身上發冷,即使是金牛宮的圣女殿下也不例外。

    在一片清冷之中,天蝎圣女站起來發下命令,讓大殿中唯一一名留下來服侍的修女將那少女帶出去,并將下一名證人帶進來,繼續進行關于岑瑟兒圣女品行的聽證會。

    對于這一場聽證會,她與摩羯宮的嘉佩莉科恩圣女準備了好久,到處搜集證據,并與那些被淫辱的修女談話,努力說服她們前來作證。為了圣女修道院的純潔,那一名墮落的圣女必須被驅除,哪怕這可能會影響到圣女修道院的聲譽,但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一定可以將不利影響控制在最小范圍之內。

    聽到命令的修女彎下腰,默默的抱起昏倒的弗絲柏修女,將這身心飽經摧殘的可憐少女抱了出去。

    這修女也曾修習過武技,力量不小,就像抱著一只小貓一般,緩緩退出大殿,不一會兒,又帶了一個將近二十歲的少女進來,進行下一輪聽證。

    證人一個個的進入大殿,帶著滿臉傀疚、傷心或恐懼的表情,跪在大殿中央,向著各位圣女殿下進行懺悔,并指控她們中間的一位對自己進行了令人發指的猥褻奸淫,每一段證詞,都明顯的對岑瑟兒圣女不利。

    她們都是圣女修道院屬下各個小修道院中的修女,當岑瑟兒圣女按慣例巡視王國各處修道院的時候,常住在那些修道院里面,到了晚上淫興發作,控制不住自己,時而會對那修道院中最年輕美貌的少女進行性侵犯,這就留下了話柄,給予摩羯圣女以可乘之機,讓她有機會能夠拿到對岑瑟兒圣女不利的證據,對岑瑟兒圣女進行指控,并聯合其他圣女,努力將岑瑟兒圣女趕出圣女修道院去,以保證圣女隊伍的純潔。

    艾爾華坐在自己的寶座上,帶著一臉純潔嚴肅的表情,望向那不純潔的圣女,卻見岑瑟兒圣女那美麗的臉龐上仍然是一片沉靜冷漠,鮮艷紅唇輕輕張開,吐出冷靜的話語,對所有的指控都予以否認。

    當最后一個可憐的少女掩面哭泣著,連滾帶爬的膝行離開圣女評議會的大殿,摩羯圣女站起來,用平靜柔和聲音,向著各位圣女發出倡議,請她們表明自己的意見,投票表決是否請岑瑟兒圣女離開圣女修道院,到偏遠地帶的修道院中駐扎,對蠻荒地區的人民進行傳教工作。

    這是明顯的放逐,雖然圣女評議會沒有廢黜一個圣女的權力,但是將其中一個不再純潔的圣女趕出圣女修道院,讓她以駐外傳教的名義被軟禁起來,卻還是在評議會的權力范圍之內。

    艾爾華唇邊帶著淡淡的微笑,目光越過那一對心慌意亂的雙生姐妹,欣賞著岑瑟兒圣女那沉靜美麗的容顏。

    以他這些天干了許多處女的經驗來看,這位巨蟹宮的圣女殿下仍然是一位處女,大概平常只玩玩女同,和一些百合姐妹發展戀情,卻沒有碰過男人。而在座的圣女當中,卻至少有三個不是處女,包括艾爾華本人在內。

    讓絕對不純潔的圣女來評判岑瑟兒圣女的純潔程度,決定這相對純潔的圣女的命運,這樣荒謬的事實讓艾爾華發笑,心里在琢磨,如果自己投票的話,是不是應該按照公平正義的原則,來投下那神圣的一票呢?

    就在摩羯圣女提議開始投票的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忽然叫了起來:我不同意!

    在艾爾華右手邊的那一對雙生姐妹當中,頭戴劍蘭花冠的迷妮圣女站了起來,青春美麗的面龐上帶著惶急的神情,慌亂的說道:有兩位圣女因為有事不能前來,在她們不在場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做出這么重要的決定!

    在她的右側,依舊沉靜冷漠的岑瑟兒圣女臉上微微露出一絲感動的神情,抬起碧綠清澈的眼睛,望著緊鄰自己的美貌少女,眼神漸漸變得溫柔,閃爍著如水的波光。

    摩羯圣女溫和的微笑著,回答道:迷妮圣女說得對。獅子宮與射手宮的兩位圣女殿下現在都在德里王國領導軍隊,但我們可以將今天會議的內容秘密發送給她們,請她們寫下自己的表決結果,送回圣女修道院中。過一段日子,我們在拿到她們的親筆信之后,再進行現場投票表決,各位姐妹同意這個提議嗎?

    各位圣女都默默的舉起手來,表示同意。而艾爾華也學著她們的樣子,抬起右手,投下了自己作為圣女的神圣一票。

    這是他參加圣女評議會后的第一次表決,再過一段時間,岑瑟兒圣女的命運將由他參與決定。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