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四章女神降世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清晨時分,在圣安王國都城外,旌旗招展,數萬大軍將整個城池團團圍住,排成整齊的隊形列陣城下,凌厲的殺氣直沖云霄。

    在攻占了圣女修道院之后,艾爾華迅速以自己掌控的六宮圣女的名義,命令王都附近的所有部隊都聽從自己的命令,立即起兵攻擊王都,將那些背叛生命女神的墮落圣女都抓回圣女修道院,讓她們跪在生命女神面前,懺悔自己的邪惡罪行。

    駐扎在王城外的威武軍團立即服從了他的命令,宣誓效忠愛爾莎圣女殿下,一定要將那些奸邪之輩繩之以法;而其他駐扎在城外軍營中的部隊也被金牛軍和威武軍團裹脅,大部分都投降了愛爾莎圣女殿下,加入了圍城的軍隊之中。

    而另外的六宮圣女已經以最快速度逃到了王城,向百姓們宣布了邪惡的愛爾莎冒充圣女,綁架囚禁桃露絲圣女的罪行,并諭示其他三宮的圣女也都被愛爾莎蠱惑,甚至有墮落的可能。

    至于愛爾莎是個男人,并大肆奸辱桃露絲圣女的事實,所有的圣女都羞于啟齒。一旦這樣的消息傳出去,圣女修道院將就此聲名掃地,以后再也抬不起頭來,對圣安王國的影響力也將會大大降低,那樣的話,生命女神可能會因此而發怒降罪,她們也將無顏見人。

    而現在的情形,雖然愛爾莎被宣布為邪惡魔族派來的奸細,并竊取了圣女之位,但只要能抓住他或殺死他,曾有一個男人混進純潔的圣女修道院、奸辱玷污高貴圣女的秘密將永遠保持下去,勉強能夠挽回圣女修道院的清譽,而不至于受到太大損失。

    因此,在緊急磋商之后,七位圣女殿下決定嚴密封鎖消息,不讓愛爾莎是男人的秘密流傳出去。為此,所有知情的修女都受到了嚴正警告,任何泄露機密的行為都將會受到嚴懲,并會受到生命女神的嚴厲責罰,用命令和恐懼來令修女們守口如瓶,相約永遠不再提起那一夜的事情。

    圣女修道院發生重大變亂,讓已經回到都城的里爾二世聞訊大驚,在痛苦的思考權衡之后,決定站在雙魚宮圣女的一邊,立即發布告示宣揚愛爾莎的罪行,并派人到處傳訊,召喚大軍前來平叛。

    對于圣安王國的百姓來說,這個消息就像晴天霹靂一般。光輝偉大的圣女修道院竟然分裂成了兩部分,十幾位圣潔崇高的圣女殿下分別站在相反的立場上,雙方都在指責對方是墮落圣女,從未有過的現狀讓他們震驚恐懼至極,在王城附近,凡是得到這個消息的城鎮都陷入悲痛恐怖之中,彷佛世界末日到來一般。

    大多數的軍隊同樣地惶然無措,不知道該幫助哪一邊才好。他們一向崇拜戰斗三宮的圣女殿下,現在金牛宮與射手宮的兩位圣女殿下已經徹底決裂和對立,并召喚軍隊互相攻戰,讓他們也陷入了痛苦的抉擇,要為自己選擇一個確定的立場。

    莎琪特莉絲圣女當圣女百年,擁護者自然要比艾爾華多得多。但當遠在鄰國的獅子宮萊歐圣女發布諭令,宣布將全力支持愛爾莎圣女殿下的時候,天平便向艾爾華這一邊傾斜,越來越多的軍隊表示愿意支持萊歐圣女殿下,服從愛爾莎圣女殿下的命令。

    但更多的軍隊卻是仍舊在保持沉默。即使在王都附近,仍有總數近二萬人的軍隊把自己關在各處軍營之中,對于雙方圣女派來的使者都不予答覆。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決定,畢竟雙方都占據著圣女修道院的一半,各有六宮之勢,這讓他們看不清真相,更不敢貿然表態,免得站錯了隊伍,被生命女神責罰。

    以金牛軍和威武軍團為主力,再加上其他投靠的軍隊,艾爾華糾集了六萬大軍,兵臨王城外,擺出了準備攻城的架勢。

    而王城中宣誓效忠里爾二世和七位圣女殿下的軍隊,也有二萬數千戰士,雖然不似金牛軍那般精銳兇猛,但在殘存的射手軍戰士的努力之下,仍然能嚴守城池,不給敵軍以可乘之機。

    所有軍隊的指揮權,和防守王都的重任都落在了莎琪特莉絲圣女的身上。和她在一起的還有另外四名圣女殿下,而天蝎、雙魚兩宮的圣女殿下已經在敵軍合圍之前,就已經率自己的親衛馳出都城,以最快速度南下,到南方各行省召集大軍,準備北上平叛。

    五位圣女殿下坐鎮都城,讓城中的百姓惶惑恐懼的心情漸漸平靜。而莎琪特莉絲圣女掌控著全城的軍隊,更是將整個城池防守得如鐵桶一般,縱然敵軍勢大,也休想輕易攻入城中。

    此時,如蘿莉般清純美麗的莎琪特莉絲圣女高高地站在城頭上,望著城外的敵軍首領,心中憤怒不已。

    朝陽初升,將燦爛陽光灑在城外森然整齊的隊伍上。所有剽悍勇猛的戰士都緊緊握住手中武器,散發出來的昂揚戰意令人震懾,而在這鋼鐵般的雄師之中,無數戰士簇擁著他們的首領,緊密防護在領袖的周圍,將他們所有的虔誠與崇敬,都奉獻在他們最敬愛的圣女身上。

    那是愛爾莎圣女殿下高高地騎在戰馬上面,身上潔白的圣女長袍隨風飄舞,清秀的面龐上充滿了凜然的義憤,充滿正義感的目光更是如刀鋒一般,昂首怒視著城頭上的精靈少女,身體都在風中微微地抖,像是正在對這墮落圣女的罪惡行徑痛心疾首一般。

    城頭上,莎琪特莉絲圣女也被氣得渾身發抖,看看愛爾莎寶相莊嚴的正義模樣,再想想可憐的桃露絲圣女還在他的囚禁之下,每天夜里都要被他殘忍地蹂躪侮辱,都讓她有想吐血的沖動,回憶起自己曾經看到的那一幕丑惡畫面,桃露絲圣女那光著身子趴跪床上的悲慘模樣,更讓她眼眶濕潤,幾乎要憤怒得哭出來。

    當時看到的那個場面,深深地銘刻在她的心上,永遠都無法忘懷。第一次看到其他圣女的**,又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對她的沖擊如此之大,即使想忘也忘不掉。

    更讓她難忘的,是那射入口中精液的味道。就算沒有見過、嘗過,以她百年的閱歷,至少也知道那是什么東西。那奇特的滋味在猝不及防之中侵入她的心里,現在想起,仍是羞憤不已,更讓心中充滿著恐懼,害怕自己因此而不再是純潔的圣女,而將來回歸到生命女神身邊時,也會因為自己曾吃過男人的精液而受到懲罰。

    她俏麗的玉容泛紅,迅速地向旁邊瞟了一眼,看著剛剛從城墻下面下來、走到自己身邊的美女,生怕被她們看穿了自己的心事,同時心中暗自慶幸那四位圣女沒有一起上城來,不然就更尷尬了。

    站在她旁邊的,是一個和她同樣美麗的金發蘿莉,而且還和她有著血緣關系,是她親姐姐的后代,輩分要比她低上四代之多。

    可是現在這位金發蘿莉,看起來年齡和她差不多的樣子,撲在城墻上,遙望著城外軍陣中的愛爾莎圣女,美麗的眼中淚光盈盈,簡直不敢相信這殘酷的事實。

    她并不知道艾爾華是個男人,可單單是愛爾莎囚禁桃露絲圣女、竊取圣女之位的消息,就足夠讓她如遭晴天霹靂一般,被震得渾渾噩噩,少女純潔的冰心彷佛都要被擊成碎片。

    她的母親,性感美麗的瑟絲王后站在她的身邊,也瞪大了美目,不敢置信地看著城外的愛爾莎圣女,心中恍惚迷茫,想到愛爾莎在床上嫻熟的**動作,依稀相信了她是冒充圣女的事實。

    雖然圣潔偉大的圣女殿下居然也能冒充,這件事的詳情令人疑惑,但她還是相信自己妹妹的話,而且莎琪特莉絲圣女作為她的長輩,性情一直為她所熟悉,既然她說曾親眼看到桃露絲圣女還活著受到凌辱折磨,那就一定不會是謊話。

    想到自己傾心愛戀的兩個情人居然都已經加入了墮落邪惡陣營,瑟絲王后心中劇痛;而且為了家族的利益,也只能選擇與她們開戰,這讓她更是痛苦不堪,眼中淚光盈盈,也幾乎要流下淚來。

    在城外,正在滿腔義憤怒視莎琪特莉絲圣女的艾爾華看到她們走到城頭上,眼中的怒火迅速消失,變得充滿柔情,默默地欣賞著城頭上的三位美女。

    那兩位美麗的蘿莉,看上去年齡相仿,卻各有各的美麗,稚嫩可口得令他饞涎欲滴,想起和可愛的小公主以及她母親在床上顛鸞倒鳳的美妙經歷,更是讓他唇邊現出了溫柔的笑意。

    城上的三位美女,彼此間都有著親密的血緣關系,讓她們的容貌看起來有幾分相似。如此美麗的女子站在他的視線之中,讓艾爾華心情大好,眼神也變得熱切起來。

    在他溫暖的目光凝視之中,純潔可愛的洛麗塔公主感受到戀人溫柔的心意,突然間彷佛心上有一根弦被繃斷一般,用柔嫩的聲音,低低地哀叫著,跌倒在母親的懷里,當場暈了過去。

    莎琪特莉絲圣女的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看著傷心暈倒的小公主、淚光盈盈滿懷哀怨望向城外的王后陛下,心中忽然升起不祥的預感,卻不敢再深想下去。

    桃露絲圣女被邪惡魔徒奸辱,可能有幾位圣女已經墮落,這樣的災難已經壓得她喘不過氣來,若再加上圣安王國最尊貴的兩位王室女性的秘聞,只怕她自己先要支持不住,悲憤得用頭去撞城墻了。

    畢竟是身經無數戰斗的堅強圣女,莎琪特莉絲圣女努力穩定自己的心神,喝令部下護送王后與公主下城去,并命令部下嚴密防守城池,將所有預先做好的防守準備再檢查一遍。

    城外,艾爾華遙遙看著那對母女花的離去,日光也漸漸冷了下來。

    雖然精靈少女很是美麗可口,讓他很想把她按在身下狠狠蹂躪,但在那之前,得先擊敗、擒獲她才行!

    莊嚴地舉起手來,艾爾華向著所有的部下,發出了攻城的命令。

    雄壯振奮的吶喊聲在城外響起,無數強壯的戰士沖出陣列,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口中發出狂暴的呼喊聲,向著城墻狂奔而去。

    許多人的身上,都背著沉重的沙袋,卻依然大步奔行,沖向那橫互在他們前方的護城河。

    城頭上,守軍已經嚴陣以待,無數長弓都已拉開,遙遙指向前方奔來的敵人,密密麻麻的箭尖之上,閃爍著刺目的寒光。

    美麗的小蘿莉精靈站在人群之中,面沉似水,目光冷冽,只等到大批敵軍沖進弓箭射程之內,便舉起手來用力一揮,用清脆的聲音大喝道:放箭!

    弓弦轟然震響,漫天箭雨從城頭上飛射出來,朝向前方的敵軍籠罩過去。

    無數利箭穿透空氣,在空中劃出長長的弧線,遙遙落向前方的敵軍。轟然震響聲中,從空中落下的利箭已經穿透了大量戰士的鎧甲,將他們釘在地上,鮮血迸流而出,將王都前方的空地染得大片鮮紅。

    在后面,攻城方的戰士們彷佛沒有看到同伴的慘狀一般,依然狂呼著大步奔行,舉著沙袋沖向護城河,在箭雨之中將沙袋扔進河中,試圖阻止河水的流動,以填平護城河,讓后續的攻城部隊能夠沖過河流,攻向城墻。

    箭雨仍在不停地向前施放著,無數戰士在中箭之后,仍然跌跌撞撞地向前奔行,最終把自己和沙袋一齊填進了河里,將護城河水染得通紅。

    莎琪特莉絲圣女揮手下令,用清脆的聲音命令著部下迅速放箭,消滅著攻來的敵軍。但敵軍的數量實在太多,以這樣填埋的速度,只怕用不了多久,護城河就會被填住。

    一個優雅俏麗的身影登上城頭,站在她的身邊,舉起手中法杖,向著前方揮去。

    一道迷霧從杖端射出,迅速擴散,在纖手劃動之下,讓大片的迷霧籠罩在護城河前,遮住了城前大片空地。

    背著沙袋狂奔的戰士們大步沖進迷霧之中,突然失去了方向,也只是憑借著直覺向前奔跑著,卻因為看不清腳下的路,被橫陳于地的尸體絆倒,轟然摔倒在地上。

    漫天迷霧之中,伸手不見五指。攻城的戰士們憤怒地嘶吼著,摸索著拿起沙袋,繼續向前奔行,耳邊卻聽到利箭破空之聲,身體被箭雨所襲,箭尖穿透了身體,讓他們無力地摔倒在地上。

    城頭上的弓箭手依然在拉弓放箭,每當有一人放箭出去,便向后退去,讓身后的同伴可以上前放箭,循環施放箭雨,永無停息。

    雖然同樣看不穿這重重迷霧,但在莎琪特莉絲圣女的指揮下,他們只要不停地向霧中放箭就可以了,而以敵軍攻城部隊的密集程度,即使閉著眼睛,也能夠射翻一名敵人。

    憤怒的嘶吼與慘叫聲在城外迷霧中響了起來,攻城的戰士們在白霧中被箭雨所襲,再加上互相踐踏,死傷甚眾,將這些虔誠信徒的血,噴灑在圣安王國的大地上。

    站在莎琪特莉絲圣女身邊,摩羯圣女平靜而美麗的面容上帶著隱隱的憂傷。作為大陸上極為少有的魔法師,她并不是不能施展大規模的殺傷性魔法,只是不忍對這些被蒙蔽的信徒們下手,因此只布下迷霧封鎖住護城河前的地面,可是還是讓大量生命女神的信徒殞命于此,讓她心情沉重,痛苦負疚。

    而莎琪特莉絲圣女卻是面色冷漠,依然揮手下令部下不停地放箭,以消耗敵人的實力。長期的作戰讓她的心已經冰冷堅硬,只要能護得住王城平安,哪怕再殺十萬敵人,她也不會有絲毫內疚!

    鳴金聲從城外陣營中響起,攻城的部隊如潮水般向后退去。即使是迷霧之中的戰士,也奮力從地上爬起來,踉踉蹌蹌地朝著鳴金聲響起的方向沖去,一直沖出迷霧,奔向本方陣營。

    無數忠誠戰士護衛之下,艾爾華高高地騎在戰馬上,面色陰沉,望向城頭的目光更是冰冷憤怒。

    自從干了那么多圣女之后,身體里面積蓄了大量的圣力,這區區的迷霧是擋不住他的視線了,反正不過是圣女施展出來的小幻術,對他沒有什么太大的影響。

    可是部下的將士卻沒有他這樣的能力,一旦沖進白霧里面,辨認不清方向,又容易被尸體絆倒,導致戰士們互相踐踏,再加上頭上落下的漫天箭雨,這樣的傷亡實在太大,而且對盡快填埋護城河也沒有太大的作用。

    本來這樣的幻術,讓小魔女來破除就可以了。只是她現在正以金牛宮虔誠修女的身分,率領著部分軍隊進行圣女修道院的安撫占領工作,把那些未及逃走的敵對六宮修女關押起來,這樣的工作若非她去做,讓別人干他還真不放心。

    而且此次大軍來得倉促,未曾帶齊攻城器械。只因聽說有兩個圣女已經逃出了都城,向著南方行省奔去,這讓他擔心剩下的五個圣女也趁機逃走,因此立即帶兵趕來,希望能將她們截下,努力多調教幾個**女出來。

    看起來倉促攻城還是不行!艾爾華暗自嘆了口氣,舉手下令,讓部下暫時后撤,攻城之事,以后再說。

    幸好他預先留了一手,被派去攻城的都不是金牛軍與威武軍團的嫡系部隊,只是后來加入的各部軍隊,被拿來送死用的,F在嫡系部隊未損,還有一拼之力。

    大軍徐徐后撤,嚴守陣營,依舊將城池包圍在中間。而艾爾華也退回后陣,督促著征發來的工匠們迅速制造攻城器械,將自己前世和后世所知道的一些器械盡快地制造出來。

    敵人的城市已經被包圍住,現在只能耐心等待,讓小魔女前來破除幻術,再用新制造出來的攻城器械上前猛攻,希望能早些攻破城池,將所有圣女都抓來自己胯下為奴吧。

    第二天清晨,天空中烏云密布,籠罩在圣安王國的都城之上。

    城池的東門外,小魔女已經站在兩軍陣前,身穿圣潔的修女長袍,臉上帶著俏皮興奮的笑容,揮舞著纖美玉手,在進行破除幻術的工作了。

    圣女修道院中,現在有白羊圣女等人坐鎮,安撫各宮修女之心。她們在上次的戰斗中體力透支過度,需要多加休息,而且現在是否應該讓她們與城中的敵對圣女作戰,艾爾華還在猶豫之中。

    城前的白色迷霧,被疾風吹散,露出了城頭上五位圣女殿下絕美的身姿。悲憤譴責的目光越過長長的距離,射向敵軍中央處的艾爾華,對這冒充修女、奸辱圣女的惡徒恨入骨髓。

    艾爾華倒是臉皮夠厚,對她們殺人的目光毫不在意,只是舉目打量著城上的防衛,心中暗自估量自己的實力是否能一舉攻下城池,擒獲五個圣女和王后公主進行奸辱調教。

    在五位圣女殿下身邊,無數精勇戰士緊握武器,忠誠地守衛在她們身邊,人人臉上都充滿了昂揚的斗志,顯然是要以生命來捍衛他們崇拜的圣女殿下,與城外的敵軍決戰至死!

    敵人也是眾志成城啊。艾爾華在心里嘆息著。以這樣強悍的戰士,高昂的士氣,自己手中的數萬大軍,未必就能壓倒城中的兩萬敵兵,獲得勝利。

    何況在城頭上,他還看到了許多平民青壯年在來來回回地奔跑,運送著更多的守城器具到城頭上,協助戰士們守城?雌饋沓侵邪傩找呀泟訂T起來,決定要支持七圣女與里爾家族,與自己的攻城大軍決戰了。

    艾爾華的臉上不由露出了愁悶的表情,敵人現在守城之志如此強烈,只怕短時間內攻不下這座堅城,而且有兩個圣女已經到南方行省去了,只要她們率領南方行省的勤王之師趕回來,自己的形勢將極為不利,說不定就要被逼得退向北方,一直逃到德里王國去,在那位性虐女王的保護下過日子。

    可是事已至此,騎虎難下,他也只有盡力攻城,至于最后要損失多少部下,如何收拾兩敗俱傷之后的殘局,也只有以后再說了!

    高高地舉起手,艾爾華深吸了一口氣,張開嘴,正準備發布大軍攻城的命令——

    天空之中,一縷陽光透過陰云射了下來,恰好照射到他的臉上,讓艾爾華有些訝異,仰起頭來,望向陰沉的天空。

    陰云在緩緩地散開,燦爛的陽光透過云層,照耀在他的身上,彷佛為他披上了一層金黃色的戰衣。

    烏云中,露出的缺口越來越大,將大片燦爛的陽光,灑在他身周的空地上,讓無數手持武器的強健戰士,都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之中。

    烏云的中心,如漩渦在緩緩地轉動,讓大片陰云向著外面散去,漸漸地讓那里露出大片湛藍的天空,并在不停地擴大,讓更多人的頭上,不再有烏云籠罩。

    圣潔的白光在天空中涌現,無數人都驚訝地仰起頭,望向頭上的天空,那在不停旋轉的烏云中央,一個巨大的影像在漸漸地出現,看起來像是……

    當烏云散開,晴朗湛藍的天空萬里無云,無數人都忍不住跪了下來,望著天空中那圣潔偉大的身影,哽咽著泣不成聲。而那些沒有跪下來的,也都呆呆地仰天望著那個偉岸身影,幾乎因震驚喜悅而暈厥過去。

    在這所有人之中,唯一不感到驚喜的只有艾爾華一個。他瞪大眼睛,震恐地看向天空中那個身影,清楚地看到,那正是生命女神,和他在圣女修道院中的雕像上看到的一模一樣,唯一的差別只是現在這位生命女神比雕像龐大無數倍,周身充滿了更加圣潔的氣息。

    這圣潔的氣息撲天蓋地而來,迅速充滿了空間的每一個角落,讓所有人都沐浴在龐大洶涌的圣力之中。無數堅強的戰士都忍不住喜極而泣,充滿了虔誠的喜悅,跪伏于地,深深地叩拜,將自己所有的虔誠都奉獻與偉大的生命女神。

    城上城下,雙方的甲士都跪了下來,向著偉大的生命女神叩拜祈禱。即使是城頭士的五位圣女殿下也都盈盈拜倒,并排跪在城墻上,虔誠地向生命女神叩拜,真誠地祈愿著她以強大的神力,擊殺那可恨的邪惡魔徒,讓圣女修道院的清譽不至于毀于一旦。

    狂喜與虔誠的情感在戰場上蔓延,雙方的戰士俯首貼地,口中低低地歡呼著,都堅信偉大的生命女神是因本方圣女的祈禱而來,是要將對方那墮落圣女抓回去,處以嚴厲的刑罰。而那五位圣女殿下更是淚光盈盈,興奮地泣不成聲,為已經犧牲了的姐妹們灑一掬悲憤同情之淚。

    艾爾華騎馬立于戰場上,開始四面張望,尋找著逃跑的路徑。放眼看去,到處都是跪地叩拜的戰士,除了他之外,沒有人還騎在戰馬上。

    冷汗從他的額頭上奔流而下,布滿了他的臉龐,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像剛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雖然在圣女修道院中,他可以呼風喚雨、干上尊貴美麗的圣女殿下,并可以昂然面對七位強大的圣女而面無懼色,可是人力終有窮盡,與神力無窮的生命女神相比,他就是一只小小的螻蟻,就算想逃命,也要先問問生命女神答不答應。

    仰頭看著那美麗至極、寶相莊嚴的生命女神,艾爾華心中已經充滿了絕望。他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那奔涌于天地之間的強大圣力,彷佛要將他徹底壓碎一般,幾乎都讓他喘不過氣來。

    在空中,生命女神輕輕抬起了玉手。那絕美至極,纖細迷人的玉手,在空中輕輕地舞動著,艾爾華毫不懷疑,只要那指尖輕輕一觸,就可以將自己碾為粉末。

    終究就是到此為止了?v然他拼盡力量,費盡千般謀算,奪取了圣女修道院中一半圣女的貞操,掌控了六宮之勢,最終面對著生命女神的時候,卻還是只有束手待斃,畢竟人與神的力量差距,已經非是努力能夠彌補。

    獨自騎在高大戰馬上,艾爾華面如死灰,悲憤絕望地仰頭看著那美麗女神,默默地苦笑。曾夢想要干上生命女神的雄心壯志,在見到她本神的時候,便已徹底化為云煙。

    天空之中,美麗的女神面容冷酷,隱然帶著一絲怒容,沉聲喝道:我來到這里,是要告訴你們,在圣女修道院之中,已經出現了敗類,今天我就要將這些敗類的名字說出來,希望你們能為之警醒,不要再受到愚弄和欺騙!

    她溫柔而充滿威壓的聲音充溢于天地之間,讓所有聽到這聲音的人都不由顫抖起來,恐懼興奮地豎起耳朵,聆聽著她發下的神諭。

    圣潔美麗的生命女神輕輕舉起手臂,緩緩地揮舞著,向著下方的城池指去,輕聲喝道:這些敗類的名字,就是……

    城頭之上,五位圣女都在滿懷希望地聆聽著,美麗臉龐上都已布滿驚喜興奮的淚水,清楚地看到天空中巨大的女神輕啟朱唇,曼聲念出了那些墮落圣女的名字:

    莎琪特莉絲!

    嘉佩莉科恩!

    絲科佩兒!

    迷妮!

    葛妮!

    葳兒!

    佩絲!

    每一個名字念出來,都引起巨大的震動,城上城下,無數戰士都震恐或憤怒地望著城頭上那五位墮落圣女,眼中充滿了被欺騙的悲憤,或是狂怒的火焰。

    五位被宣布為敗類的墮落圣女都已經被這晴天霹靂震得呆了,仰起頭來,望著圣潔美麗的生命女神,臉上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跪在地上,呆若木雞。

    天空中,生命女神一臉怒容,低頭凝視著城頭上這五位圣女,輕啟朱唇,溫柔的聲音滾滾雷鳴,在城上掠過:我所有虔誠的信徒們,不要再受這些被污染的墮落者的蒙蔽,拿起武器,將她們擊倒,抓回到圣女修道院中,在我的面前,對她們進行處置!

    她的目光,從城上劃過,落到了城前騎馬而立的艾爾華臉上,看著他呆呆凝望著自己,讓她燦爛明亮的眼睛里,劃過一絲溫柔的色彩,用更溫柔的聲音,輕輕地說著:我最虔誠的信徒,是金牛宮的愛爾莎。你們應團結在她的旗幟之下,與所有的墮落者進行戰斗,打倒不敬神明的篡位者里爾,重新擁立真正的國王,統領著你們,走向未來的輝煌!

    在她美麗的臉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那熟悉的笑容讓艾爾華猛然醒悟,瞪大眼睛看著天空中圣潔的女神,心神澎湃,不能自已。

    在他的身邊,金牛宮的戰士們已經滿臉都是喜悅的淚水,低低地歡呼著,為自己最敬愛的愛爾莎圣女殿下受到了生命女神的認可而喜悅萬分。而下馬跪在地上的威武軍團騎兵們也在興奮地低聲歡呼,因為他們對愛爾莎圣女殿下的崇拜,不在金牛宮戰士之下。

    越來越多的戰士們開始歡呼起來,聲音中充滿了喜悅與振奮。而城頭之上,所有的守軍戰士和幫助守城的民兵都在劇烈地顫抖著,望向五位圣女的目光都充滿了驚疑和不敢置信,甚至還有被欺騙的悲憤與怒火升起。

    他們一直崇拜和堅信七位圣女殿下,誰知她們竟然是墮落者,而且還膽敢闖入城中欺騙和裹脅他們,讓他們對抗真正圣潔虔誠的愛爾莎圣女殿下,這讓他們悲憤至極,幾乎要憤怒得吐出血來。

    五位美麗的圣女殿下跪在地上,也在震驚和恐懼之中劇烈地顫抖著,抬頭望向她們最崇拜的生命女神,眼中含著清澈純潔的淚水,櫻唇微微地哆嗦著,不敢相信自己耳邊聽到的話語。

    其中最為嬌弱的雙子宮劍蘭少女,仰天望向那偉大的女神,在震恐之中感受著充滿天地之間的圣力,從那磅礴至極的浩大力量之中,突然感覺到一絲黑暗的力量,卻極為輕微,幾乎感覺不出來。

    她的感覺是幾位圣女中最為敏銳的,陡然精神一振,細心體會著身邊圍繞著的圣力,驚訝地發現,這些圣力竟然是來源于幻術,與真正的圣力還有著一些細微的差別。

    旁邊的幾位圣女,都已經癱軟在地上,清澈淚水從美麗面龐上流淌下來,讓她們泣不成聲,心中一片空白,一時間感覺到天地都在塌陷,彷佛世界末日已然來臨。

    即使是心智最為堅定的處女宮葳兒圣女,也只能默默地流淚,殘存的一絲意識之中,隱約聽到耳邊傳來一句輕飄飄的話語:那個女神,是假的!

    這一聲彷若最后的救贖,將她的心神從茫然中拉回來,讓她霍然轉過頭,瞪大美麗的眼睛看向迷妮圣女,澀聲問:迷妮圣女殿下,你說什么?

    花容慘白的劍蘭少女,抬起美目望著天空,臉上帶著驚懼的表情,用顫抖柔弱的聲音,輕輕地說著:那是假的生命女神,一定不會是真的!你看她身邊的圣光,都帶著黑暗的色彩……

    在城上疾風之中,燦爛金發飄揚舞動的葳兒圣女,仰頭看向生命女神,隱隱察覺她身邊光芒有一絲黯淡,卻因為沒有迷妮圣女那樣敏銳的感知力,看不出更多的異樣。

    但以葳兒圣女的智慧和堅定心神,讓她寧可相信劍蘭少女說的是對的。轉過頭去,她清澈美麗的眼睛里面射出堅定的光芒,向著迷妮圣女傳達自己的心意。

    仍在茫然無措之中的劍蘭少女,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自主地隨著她的命令去做,將自己看到的一切,發送到了身邊其他圣女的心中。

    在這一刻,所有圣女都是渾身劇震,清楚地看到了迷妮圣女所看到的景象。

    在迷妮圣女的眼中,那身軀巨大、圣潔偉岸的生命女神空之上,身邊圣潔的光芒隱隱散發著黯淡的色彩,甚至有黑暗的能量在她的身邊飄浮飛蕩,讓她們不禁為之膽寒顫抖。

    而充溢在她們身邊的圣力,竟然也有著幻術的作用,卻隱藏得極為巧妙,若非迷妮圣女這樣強大的洞察力,即使是身為圣女,也難以體會出來它與真正圣力的差異。

    天空中的魔神少女微笑著,快意地掃視著所有向自己膜拜的人。這些人都是生命女神的信徒,卻在向她叩拜,這本身就讓她快意。

    艾爾華成功地讓圣女墮落,不僅削弱了生命女神的力量,更讓魔神少女獲得了更多的能量,可以穿越空間,來到人類的世界?墒悄裆倥@得的能量不夠多,只能讓她在這個世界施展幻術,而不能真的用她那強大的力量,擊倒擒獲生命女神的頑強信徒,直接送到艾爾華胯下去破處淫辱。

    因此,魔神少女能為艾爾華做的也只有這么多,剩下的也只有依靠他自己,以及那些生命女神的虔誠信徒們,沖上前去把那些不肯屈服的圣女們抓住,以供艾爾華修練之用。

    在城池里面,五位圣女殿下的周圍,已經有許多守兵都在躍躍欲試,而民兵們更是忍不住悄悄地從地上站起來,邁步向她們走過去,渴望著親手抓住這些墮落的圣女,讓生命女神看一看自己有多么虔誠!

    五名美麗的圣女,此時卻都已經平靜下來,抬起頭望向化身為生命女神模樣的邪惡魔神,眼中充滿了憤怒與蔑視。

    當那些民兵懷著被欺騙的怒火,悄悄走到距她們不遠處時,葳兒圣女已經站了起來,昂然面對著天空中的巨大女神,眼中射出了不屈的光芒。

    疾風吹過城頭,這位處女宮的圣女殿下挺立于寒風之中,柔順長發被狂風吹拂飄散,在陽光照射下,金黃色的光芒在每一根發絲上散發出來,耀得周圍的士兵們眼中陣陣發花,崇敬的感情不由自主地從心底涌起,手中緊握的武器也都被松開,叮當一陣亂響,摔落地上。

    睜大清澈美麗的雙眼,絕美的清純少女昂然怒視著天空中的偽神,清脆溫柔的聲音播散開去,傳到城上城下所有人的耳朵里面:這是邪惡魔神偽裝成的生命女神,大家不要被騙了!

    城下軍陣之中,艾爾華抬頭遙望著那美麗的少女,不由一陣心馳神搖,暗自贊嘆她的蕙質蘭心,能一眼看穿如此強大的幻術,必然是由魔神施展出來,而非人力所能及。

    城頭上的美麗圣女,與天空中巨大女神幻像對峙著,如此壯烈殘酷的情景*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讓所有人看在眼里,都有些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在她的身邊,另外四位圣女也都緩緩站了起來,勉力抵抗著幻術帶來的威壓,和她并肩站在一起,怒視著膽敢冒充偉大生命女神的邪惡魔神,讓昂揚的戰意,從這五位圣女身上迸發出來,對抗著魔神少女的強大力量。

    在葳兒圣女的身邊,精靈蘿莉面凝寒霜,用清脆的聲音,放聲喝道。所有信奉生命女神的信徒,不要上這邪惡魔神的當!愛爾莎是魔神派來的奸細,現在他們竟然敢用幻術冒充生命女神,實在是罪大惡極,只有用他們的血,才能洗刷他們犯下的罪過!

    城外的攻城大軍,爆發出雷霆般的怒吼聲,遠遠地怒視著城頭上的五個墮落圣女,萬萬想不到她們如此頑固,面對著偉大的生命女神,竟然還敢說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來污蔑他們最敬愛的生命女神和愛爾莎圣女殿下!

    而在城里,無數射手軍戰士眼中射出了振奮的光芒,高高地舉起了手中的長弓,雖然不敢指向天空中的生命女神,卻也是遙遙指著城外的大軍,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表示對莎琪特莉絲圣女殿下的支持。

    天空中,魔神少女冷冷地看了她們一眼,目光輕蔑,就像在看著五只小小的螻蟻。

    但在經歷了多年前的神魔大戰之后,她在戰斗受到的重創沒有完全恢復,在這個人類的世界上,她現在擁有的力量還不足以輕松擊殺這些小小的螻蟻,甚至難以長時間支撐這耗費巨大力量的幻術,這讓她也只能漠然冷視著五個圣女,將清冷的聲音在戰場上傳播開去,涌入每一個戰士的耳朵里面:

    我最虔誠的信徒們,將聚集在愛爾莎的旗幟之下,打倒所有的墮落者和篡位者,以及那些追隨他們的人!

    光芒消散,生命女神巨大而美麗的身形在空中緩緩消失,最后融化在空氣之中。

    在最后那一句神諭的鼓舞之下,城外所有的戰士都舉起了手中的武器,憤怒的狂吼著,眼中噴射出來的怒火幾乎要將整個城池都化為灰燼。

    在那無數戰士簇擁之中,艾爾華微微咬牙冷笑著,高高地舉起手,用力地向下一揮!

    震天的嘶吼聲漫野響起,城外無數戰士都開始大步狂奔,越過茫茫的原野,向著前方的城池狂奔而去。

    與此同時,城中的士兵們也爆發了騷亂,無數人都在放聲大哭著,瘋狂地揮舞著武器,沖向城頭上的五位圣女,口中嘶聲怒吼,發誓要將這五個墮落圣女擒下,拖到生命女神的神像前,讓她們懺悔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被分散開來,統領著各個小隊的射手戰士們大聲呼喊著,帶著自己的部下向著五位圣女殿下奔去,在她們身邊圍護成堅固的屏障,用自己的生命保衛著他們最敬愛的圣女殿下。

    激烈的戰斗在城內展開,在五個圣女的周圍,有著大批忠于她們的戰士在守護,與一**憤怒哭泣著攻來的守兵們揮刀劍猛烈拼殺,讓大量鮮血噴灑在城墻上面。

    在城池里,大批戰士都在拉弓放箭,憤怒地將利箭射向城頭上的五個墮落圣女。一時間,天空中箭雨紛飛,盡都向五位圣女傾泄而去。

    摩羯圣女迅速念動咒文,布下了防衛遠程攻擊的防護罩,將身邊大批的戰士都籠罩在其中。但更多的箭矢襲來,亂箭之下,那些忠誠衛護著她們的戰士紛紛中箭倒下,死傷慘重。

    在水瓶圣女被擒之后,她們已經沒有了足夠的修女來施展治療術,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些忠誠的戰士們倒在地上,痛苦地流淌著鮮血,心中充滿絕望與痛苦。

    天空中的生命女神,讓城中所有的人都能仰天看到。在聽到生命女神的神諭之后,整個城市都沸騰起來。那些堅信生命女神的虔誠市民都從家中沖了出來,揮舞著菜刀木棒,大聲呼喊,憤怒地找尋著那些墮落圣女以及篡位的里爾家族,要將他們劈翻在地,以向生命女神表達自己虔誠的信仰。

    事已至此,再無法挽回局面。五位美麗的圣女痛苦地看著這座沸騰中的城市,也只能悲傷地流著淚水,邁步走下城墻,向著城市的中心行進。在她們身邊,有著大量忠誠的射手軍戰士守護,與那些陷入瘋狂的守兵激烈戰斗,護送著她們走下城墻。但堵在道路上的守兵實在太多,而且死戰不退,滿臉血淚地狂吼著,發誓要捉住她們,來洗刷自己被這些墮落圣女欺騙愚弄的恥辱。

    處女宮清純美麗的金發少女,幽幽地嘆息著,邁步走向前方,平靜而憐憫地看著那些正在拼力作戰的守兵,清澈的淚水從光滑玉頰上流淌下去,灑落在潔白的圣女長袍上面。

    燦爛的光芒在她的身上涌起,充滿了圣潔的力量,將她整個人都包裹在里面。金色的長發在風中飄散舞動,讓她看起來圣潔無比,美麗得令人驚嘆。

    在這么近的距離看起來,她的魅力并不弱于剛才在天空中的生命女神。強大的精神波動涌去,讓那些擋在她前方的守兵都為之失神變色,手中武器轟然摔落地面,發出陣陣叮當的震響。

    平靜的心境回到了那些守兵的心中,讓他們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俯伏在葳兒圣女的面前,再不敢抬起頭來。

    處女宮圣女所擁有的精神力量,是這些凡人無法抗衡的。五位圣女所到之處,守兵們紛紛棄械跪地,不敢再與她們身邊的射手戰士相抗。甚至還有許多守兵被葳兒圣女的精神力量感染,幡然悔悟,護衛在她們身后,追隨著她們一同向前奔去。

    沒有了阻礙前進的戰士們,五位圣女默默地流著眼淚,以側騎的姿勢上了駿馬,帶領著自己的追隨者,快速地馳向王宮的方向。

    在臨去之時,摩羯圣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舉起手中法杖,向著身后一揮,大片的白霧迅速籠罩住了城墻一帶,并在向著遠處不停地蔓延。

    憤怒的呼喊聲已經在城門前響起,無數前來攻城的戰士已經沖到護城河前面,將自己背負的沙袋擲進河中,奮力填充著護城河。

    但白霧彌漫而來,將他們包裹在漫天迷霧之中,眼前已是伸手不見五指。無數戰士沖進白霧之中,辨認不清方向,只能四處亂撞,與同伴們撞在一起,再難沖到河邊。

    帶著純潔善良的表情,美麗可愛的小魔女越眾而出,揮舞著纖美手臂,口中念誦著破除迷霧的咒文。

    在她純美的臉上,也在流淌著清澈的淚水,表情比任何人都顯得虔誠激動,因為她剛才看到了化身為生命女神現世的魔神,她的家族敬奉了無數個年頭、讓她最為崇拜的偉大魔神!

    當狂風吹散迷霧,絞盤的聲音也在吱呀呀地響起,吊橋轟然落在護城河上,城頭上有大批守兵抱著吊橋的絞盤放聲大哭,為自己竟然被墮落圣女蒙蔽而悲憤悔恨,恨不得死在愛爾莎圣女殿下的面前,以懺悔自己的愚行。

    城中依然是迷霧重重,摩羯圣女幾乎耗盡了所有的魔力,在城中主要街道上布下迷霧,來阻擋憤怒的市民與守兵對她們發起攻擊,并以此來延緩城外大軍入城追擊的進程。

    城中依然是一片混亂,哭喊聲和痛心疾首的斥責聲響成一片。而被所有市民痛罵的五位圣女,已經會合了里爾王室的成員,在忠于王室和七圣女的戰士們的保護下,向著城池的西門拍馬飛馳,只欲奪門逃走,免得盡數失陷在城中,那就更沒有對抗愛爾莎的力量了。

    稚嫩可愛的洛麗塔公主,已經在心愛戀人背叛的打擊下昏了過去,被瑟絲王后抱在懷中,策馬帶著她一齊逃向西門。

    大批裝備精良的騎士護衛著王室成員,在混亂的街道上迅速前行,驅趕著蜂擁而來的暴民,不時揮舞刀劍砍殺瘋狂的市民,讓大量的熱血,一**地噴灑在街道兩旁的房屋墻壁上。

    東邊傳來了震天的歡呼聲,顯示著東門已經失陷。瑟絲王后緊緊擁抱著懷中的女兒,茫然無措地看著周圍混亂的情景,默默地流著眼淚,彷若身處夢魘一般。

    想起與愛爾莎交歡時的情景,是那么美好的回憶,可是為了什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讓她深愛著的愛爾莎圣女,竟然成了敵對的一方,把自己一家從王城中趕出去,被迫要流亡天涯?

    越過重重阻礙,斬殺了無數的暴民,龐大的軍隊擁到西門前,打開了西城門,向著外面沖殺出去。

    摩羯圣女側騎在戰馬上,當先奔馳出去,舉起手中的法杖,用力揮舞著,念出了威力強大的魔法咒文。

    天空中,巨大的火球凌空而落,發出恐怖的呼嘯聲,飛速射向前方攔路的敵軍。

    負責守衛在西門外的圍城部隊,大都是王都附近新歸附艾爾華的軍隊,不似金牛軍與威武軍團那樣對他充滿崇拜信任,戰斗力也要差得多?粗炜丈下湎聛淼幕鹎,茫然無措,直到巨大的火球落到軍中,發出震天的轟響,他們才如夢初醒,大叫著四散奔逃。

    火球一個個地射下來,砸在密集的軍隊中央,發出巨大的爆發聲。無數戰士被火球轟得飛起,肢體碎裂,四面飛落。

    恐怖的魔法威力讓戰士們膽寒。剛才生命女神出現在東門外的天空上,距離此地較遠,讓他們看不清楚,神諭也未曾越過遙遠的距離,傳到他們的耳中,此時看到一向被他們奉若神明的摩羯圣女在發動魔法攻擊,不由心膽俱裂,更無抵抗之心,只能四散奔逃而去。

    看著潰敗的敵軍,摩羯圣女嘆息一聲,會合了逃亡的部隊,一同奔向原野,卻與其他幾位圣女一同回頭望著圣安王國的都城,在心中發誓一定要回到這里,將所有的魔徒一網打盡,重塑圣女修道院的輝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