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十一章叛軍奪城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爾華穿著王子的服飾,唇上貼著兩撇小胡子,隨意地走在街道上,到處張望,希望能找到一個老太太,把她扶過馬路去,好再一次彰顯自己的親民形象。

    這些天可真是爽夠了,有這么多絕色美麗的圣女可供他發泄**,讓他巨爽無比,前世那悲慘的處男生活,就好象遙遠的夢境一樣。

    現在,是他干后疲憊,因此出門來散步,放松一下心情,順便做一些日行一善的仁慈行為,好讓自己心中充滿欣慰與快樂。

    街道上的市民,遠遠看到他來了,都尊敬地躬身行禮,遠處還有人在悄悄耳語,贊嘆他勇攔驚馬的豪情壯舉。

    艾爾華微笑著揮手向那些聽話的市民們致意,正在思考該做些什么事來樹立自己的偉大形象,耳邊突然聽到了箭矢來襲的破空之聲。

    微微轉過頭,他清楚地看到,在街對面的二層小樓上,從窗戶里面射出十余支利箭,朝著他疾射過來。

    緊接著,他頭頂上也有人從二樓窗戶探出身子,彎弓搭箭,自上而下將利箭向他厲射,眼神凌厲兇惡,似是要將他亂箭穿身,當場射死在這條大街上。

    在這電光石火之間,艾爾華眼中射出森然殺機,右手閃電般地伸出,按在腰間佩劍上,眨眼間就已經將佩劍抽出,向天空揮出大片劍花。

    寒光暴射中,劍尖在空中凌厲揮舞,劈在一支支箭矢上面,叮當一陣亂響,漫天亂箭被他利劍迅疾劈飛,沒有一支能射在他身上。

    這次出門,他腰間只帶了一柄貴族常用的佩劍,并沒有將光明戰錘帶在身邊。但要擊飛這些射來的利箭,輕巧靈便的佩劍要給合適一些。

    在他身后不遠處,已經有十幾名凱瑟琳麾下勤王軍的戰士飛奔過來,遠處還有更多的戰士向這邊狂奔。他們都是凱瑟琳派來暗中保護他的,現在變起突然,讓他們措手不及,都是驚怒焦急,生怕愛德華王子有什么閃失,拿自己就百死莫贖了!

    艾爾華冷哼一聲,轉身就沖進了街道旁邊的房屋里面。

    這是一家賣布的店鋪,開店的老板已經拿起了鋼刀,帶著幾個店伙計向艾爾華飛奔過來,臉上猙獰地現出殺機,步伐矯健有力,與那些伙計明顯是訓練有素的軍人。

    艾爾華心中暗罵,上次來這店里閑逛,見到的老板還不是這個人,這些伙計顯然是冒名頂替,原來的店老板不知道是被他們殺了,還是幸運地被綁起來塞進了地下室。

    佩劍疾揮而過,在那偽裝的店老板來得及砍下鋼刀之前,就在他的咽喉處割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飆射而出,噗地一聲,飛濺到艾爾華的王子服飾上面。

    在狹窄的店鋪里,展開了一場惡戰,刀光劍影漫天揚起,艾爾華眼中寒光四射,手中佩劍使得神出鬼沒,如疾風般向前刺去,噗噗連聲,在那些伙計胸前飛速刺過,讓他們的胸口飆射出大片血花。

    偽裝成伙計的軍人們慘叫著,轟然摔倒在店鋪里,橫七豎八倒在地上。

    心臟都被一劍穿過,受了致命的重傷。

    不過眨眼之間,勝負已分,艾爾華冷笑著掃了他們一眼,看到一個敵人還在掙扎著想爬起來,隨手一劍刺在他的額頭上,將他釘死在地。

    和店鋪二樓相通的樓梯上,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艾爾華丟下已經被殺光的敵人,轉身向著樓梯沖去。

    在樓梯上面,他和沖下來的幾名敵人遭遇,佩劍舉起,重擊在砍來的鋼刀上,爆發出片片火花,金鐵交鳴的震響,在店鋪中響起。

    那些敵人都穿著平民的衣服,放聲大吼著,揮刀向艾爾華沖過來?墒撬麄兊牡斗睦锉鹊蒙习瑺柸A的劍技,利劍如毒龍般刺過,突破敵人露出的破綻,在鋼刀下面飛刺入體,噗地一聲刺透心臟,讓那亂人眼中露出駭然的神情,軟軟倒下,再也無力爬起來。

    佩劍揮過,灑下大片血珠,疾速刺透樓梯上面幾名敵人的胸膛,讓他們慘嚎著摔倒在樓梯上,在的華麗劍技下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大步踏過他們的尸體,艾爾華沖上樓去,看到在臨街的房間里面,擠了十幾個身穿平民服飾的剽悍青年,都已經丟下手中的弓箭,揮舞著刀劍向他撲過來。

    艾爾華大步沖進房間里,手中利劍狂揮,散出漫天劍花,向著那些敵人刺去。

    噗噗連聲,大批敵人身子向后飛跌,胸前都射出鮮血,在這石破天驚的劍勢之前,連一招都遞不出去,就被刺穿了要害,轟然倒地身死。

    艾爾華大步前沖,滿臉充滿陰冷殺機,揮舞佩劍凌厲刺殺著房間里面的敵人,逼得他們步步后退,一直退到窗前,凄厲嘶吼著,揮舞鋼刀左沖右突,卻突不破他揮出的劍網。

    冷笑聲在房間中響起,艾爾華大踏步向前刺出一便,閃電般地刺穿了一名青年的咽喉,劍上的力量推動著他的身體,讓他整個人向窗戶外面摔了下去。

    另外幾名敵人也被逼上了絕路,絕望地狂叫著,舉刀向他沖過來,已經是以命博命的戰法。

    艾爾華眼中閃過不屑的冷笑,好整以暇地舉劍擋開他們劈來的鋼刀,陡然刺出一劍,將另一個青年刺穿胸膛,身體被撞飛到窗外,向著街道上面摔落。

    凄厲的嘶嚎聲從窗外傳來,讓僅存的幾名敵人渾身發冷,刀勢更加散亂。

    艾爾華漫不經心地踏上一步,長劍隨意地阻擋著敵人的鋼刀,一劍劍地刺出去,將他們逐一刺死,尸體從窗戶擲出去,轟然摔落在街道上面,發出一聲悶響。

    揮出利劍,把最后一個刺客的鋼刀打落,艾爾華飛速踏上一步,左手陡然伸出,捏住他的咽喉,將他的身體提到窗外,沉聲問道:“是誰派你們來的?”

    那刺客眼中露出刻骨的仇恨,嘶聲叫道:“你這狗……”

    話未出口,利劍已經疾速割斷了他的喉管。艾爾華左手舉高他的身體,用力向下砸去,讓他半死不活地轟然摔落到街道上面。

    在馬路對面,大批勤王戰士已經如潮水般涌入街邊的各家店鋪,從里面揪出大批偽裝成市民的刺客,捆得結結實實拖出來,而二樓的刺客也受到自下而上的突襲,慘烈的嘶吼聲不時夾雜在刀劍相撞聲中傳來。

    看到愛德華王子出現在視窗,無數戰士都興奮地歡呼起來,許多市民也都冒險走上街道,舉起手臂放聲歡呼,為王子殿下安然無恙而慶幸不已。

    站在窗前,艾爾華伸出手臂,指向前方激戰中的店鋪,臉上帶著凜然堅毅的神情,大聲命令道:“把所有的刺客都抓住,不要讓他們傷到了普通市民!”

    勤王軍戰士們轟然應諾,向著各家店鋪蜂涌而去。而百姓們都激動得熱淚滾滾,為自己有了這樣一位勤政愛民的君主而感動萬分。

    精神魔法的力量暗自涌動,造成的效果讓艾爾華十分滿意。但是對于意志力堅強的敵人,由于他們心中頑固的敵意,自然而然就可以抵御這樣簡單的精神力量侵襲,無法對他們造成深重的影響。

    在街道對面的二樓視窗,一個留著胡須的壯漢放聲怒罵著,舉起弓箭,向著艾爾華射來。

    箭若流星,眨眼間就到了艾爾華的面前。無數市民看到王子殿下遇險,都驚叫起來,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

    寒光掠去,疾劈在箭尖上。錚地一聲響,利箭飛騰越空,遠遠地摔落到街道上面。

    對面二樓的敵人向他大聲喝罵著,還要舉弓再射,身后已經沖上一名勤王軍戰士,帶著滿身的鮮血,殺透其他刺客布下的防線,揮舞著鋼刀砍在他的后頸上,喀嚓一聲悶響,碩大的頭顱從肩膀上飛落下來,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

    艾爾華站在二樓的窗口,指揮若定,大聲呼喝著,命令部下將一間間的店鋪都堵起來,逐一搜殺刺客,以最快速度平定亂局,不要對市民們的生活造成更大的妨害。

    最后一個刺客終于滿臉鮮血的從身邊店鋪里面捆了出來,涌上街頭的市民都高高舉起手臂,興奮地向著英俊勇武的愛德華王子放聲歡呼,大聲贊美他的勇敢和智慧,為圣安王國未來的輝煌而慶幸。

    艾爾華劍上帶著仁慈謙虛的微笑,揮手回禮,正在得意洋洋的時候,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了震耳的喊殺聲。

    在王城的西城門,有大批軍隊涌入城門,揮舞著刀劍,奮力砍殺著守門的兵將,迅速奪下城門,滾滾地向大街上狂奔而來。

    慘死的戰斗,在西城門一帶爆發,如虎狼般的騎兵,挺槍突擊,無數猝不及防的守兵被亂槍刺殺,慘死當場,尸體被拋到一邊,鮮血染紅了街道。

    突然爆發的叛亂,是由駐扎在王城西北方五十里外的健騎營發起的。原本已經答應了要接受愛德華王子的統率,為他所效力,此時卻突然大舉沖向王城,趁著守軍松懈,一舉攻入城中,直朝王宮殺去。

    在亂軍之中,一名魁梧中年將領身穿重甲,揮舞著純鋼長槍,率軍向前沖擊,正是健騎營的主將泊隆。

    負責防守西城一帶的是新降愛德華王子的雜牌部隊,戰斗力遠不及威武軍團、金牛軍,被他們一擊而潰,四散奔逃,無法阻擋他*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們的凌厲攻擊。

    泊隆身先士卒,在大街上縱馬疾沖,挺槍刺翻前方擋路的一名低級將官,大聲呼喝,命令部下快速突擊,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殺愛德華王子,不能給敵人以喘息之機。

    他突然發動叛亂,也是無奈之舉。上次里爾二世被大軍困在城市中,曾發信召喚他前來救援,卻因為他不能分辨誰是真正的墮落圣女,因此拒絕前來。

    他的家在南方的行省,也曾愛了里爾二世的厚恩,因此才能升官提拔,成為統率五千騎兵的將領。在關鍵時刻,卻不肯支持恩主,這讓里爾二世大為惱怒,在出城逃到了南方之后,控制了他的親人,發信令他取了愛德華王子的人頭來見,不然就把他親人的頭送給他看。

    泊隆現豐還是不能分辨誰才是墮圣女,但里爾二世在信里已經寫得很明白,各個圣女都確定那天空中出現的生命女神是魔神裝扮的,只有消減受魔神支持的愛德華王子,才是對生命女神真正的虔誠。

    泊隆自沖并不虔誠,可是親人的生命,是一定要保護的,無奈之下,也只能冒險起兵,哪怕兵敗被殺,至少自己的親人可保無恙了。

    雖然是冒險起兵,可是為了成功,他還是做了最大的努力,派出最親信的士兵,便裝混進城中,力求一舉成功。

    由于里爾二世和各個圣女都在南方行省,還未聚集起大軍北伐,城中的防守并不是很嚴密,他又做了大量的準備,因此可以輕易突破防御松懈的西城門,以五千軍力,只要能擊中敵人的薄弱處,殺上王宮,斬了愛德華王子,也未必就沒有可能。

    如果讓他面對愛爾莎圣女,赫赫有名的戰斗圣女,他是不敢的。幸好愛爾莎圣女殿下一向在圣女修道院中勤修,現在并不在城中,而愛德華王子在里爾二世篡位之前,并沒有什么勇名,多半是一個靠前輩余蔭混日子的小白臉,亂軍之中殺了他,就可以達到里爾二世的目標,那時率騎兵出城遠遁,一路逃向南方,就可以和親人團聚,并受到里爾二世的嘉獎提拔了。

    以他從軍多年的眼光,也不能不嘆服里爾二世的計劃夠狠。一旦愛德華王子被殺,愛爾莎圣女就很難找到合法的繼承人與里爾家族對抗,至少也可以讓愛爾莎圣女手忙腳亂,無法從容聚集大軍,與北伐的南軍作戰。

    即使愛爾莎圣女終究能力挽狂瀾,可終究沒有王權的支持,到了最后,說不定還得和里爾家族和談,讓里爾家族可以保住元氣。

    生死成敗,都只在此一舉!明白了自己已經無路可退,泊隆揮槍大吼著,指揮著大批精銳騎兵在大街上飛速奔馳,拼命地向前突擊,向著王宮的方向殺去!

    此時的愛德華王子,已經從遍布尸體的店鋪里面大踏步走出來,聽著部下緊急傳來的消息,滿臉帶著殺氣,拉過一匹戰馬,翻身上馬,仰天大聲喝道:“跟我一,殺光那些可惡的叛逆!”

    他的怒吼聲在街道上遠遠傳播開去,凌厲的戰意讓勤王軍戰士們精神大振,都齊聲大吼著答應,立即匯聚成整齊的隊伍,跟隨著他,向西城門方向奔去。

    大街上面,已經是一片混亂。所有市民都在倉皇逃跑,藏到家里不敢出門。

    而城內各處駐扎的各支部隊也紛紛調派過來,前來阻擋入城的叛軍。

    凱薩琳已經聞訊趕了過來,率領親衛鐵騎,身穿鎧甲,素手緊握重劍,清麗容顏上也充滿凝重的戰意,忠實地跟隨著艾爾華的身邊,隨著他一同向前奔跑過去,穿過敗退逃走的亂兵,無數勤王軍戰士都在放聲大吼,喝令士兵歸隊,一同向前抵御叛軍的攻擊。

    身穿厚重鎧甲的鐵騎親衛,排成整齊的隊列,手中緊握戰劍,沉重戰鎧下的面容,都冷漠凝重,帶著凌厲的殺機,仿若一支鐵打的軍隊,森然戰意直沖天際,讓附近市民躲在家里看到,都為之驚嘆。

    他們的首領,正是年輕的愛德華王子。英俊的面龐上,充滿著堅毅的表情,手中握著一柄長長的重劍,滿身都是血跡,像是剛剛經歷了一場血戰,凌厲的殺機令人心驚。

    看到愛德華王子如此英武模樣,以及他身后部隊的剽悍強壯,整齊劃一的動作更顯示這是一支強悍部隊,路上驚慌逃竄的亂兵也漸漸停下來,匯集在他的身后,跟隨著他,一直向西方迎去。

    縱馬踏過長長的街道,艾爾華率軍沖向西方,耳邊聽到了喊殺聲越來越近顯然就要接近叛軍的前鋒了。

    在他的手中,握著的那柄雙手大劍,卻是從一名魁梧戰士手中奪來的,揮一揮倒還趁手,既然不能用神器戰錘,就用這柄重兵器來沖鋒殺人,倒也不錯。

    今天好心好意地在街上閑逛,剛才只是稍稍一動手,刺客就都死凈,還未曾徹底出氣,F在既然刺客的同黨已經大舉攻入城中,正好拿他們來泄憤!

    在他的影響下,整支勤王軍的親衛鐵騎都顯得殺氣騰騰,沖破一切亂兵阻礙,直向西方奔去。

    漸漸地,前方的情形已經可以看得清楚,攻入城中的鍵騎營叛軍正在驅趕殘殺著守衛的士兵,一路滾滾東來,沿街斬首無數。

    艾爾華臉上現出殘酷的冷笑,雙腿一夾馬腹,疾向前沖去。

    在他的身側,凱薩琳也舉劍沖上,指揮著部下鐵騎,護衛著王子殿下的側翼,沖向前方。

    艾爾華縱馬疾沖,馳向前方沖來的叛軍,揮舞著雙手大劍,狠狠一劍劈去,當場將一個亂兵從馬上劈下一,轟然悶響聲中,上身已經被砍裂大半,就連鎧甲也擋不住這一劍的威勢。

    在旁邊,另一名沖來的叛兵立即紅了眼睛,獰厲狂吼著挺槍刺來,卻被艾爾華迅速抬起大劍,劍尖向著他的咽喉刺入,將鎧甲防護最薄弱的接縫處刺穿,讓那叛兵仰天而倒,長槍未曾刺到目標,就已經無力的丟落塵埃。

    胯下駿馬疾速前沖,疾風在臉上掠過,帶來絲絲涼意,以及血腥的味道。艾爾華面色凝重,手中大劍疾揮而過,放手砍殺著前方奔來的敵兵,將一顆顆的頭顱,劈飛到半空中,在長街上灑下漫天血雨。

    在他的身后,凱薩琳親手建立的鐵騎親衛顯示了他們長期訓練有素的殺人本領,配合默契的揮劍砍殺著滾滾而來的叛軍士兵,讓尸體倒地的悶響與凄厲慘叫聲,遍布在紅色的街道上面。

    所有人都在放手狂殺,其中最為搶眼的一個,正是他們的首領,年輕的愛德華王子。

    躲藏在家里的市民,悄悄地從門窗縫隙向外偷看,卻見英華的王子揮舞戰劍,凌厲地砍殺著敵兵,率領著勤王軍的鋼鐵雄師,一步步地向前推進,街道之上,到處都倒斃著士兵的尸體,還有滿地頭顱亂滾,其中有許多都是被王子殿下親手砍下來的。

    愛德華王子的勇武,令人震驚欽佩。即使是在潰散后又被吸收到隊伍中的殘兵,也都被他的勇猛感染,放聲吶喊著,緊跟著王子殿下的腳步,向前方奔跑攻殺,心中充滿了澎湃的熱血。

    健美英武的凱薩琳忠實地跟隨在艾爾華的身邊,揮舞著重劍,凌厲地劈殺著前方的敵兵,努力防護好他的側翼,即使為此而被敵兵兵刃斬在身上,劃出一道道傷口也是絲毫不肯后退。

    重劍劈去,一個個的敵兵被這美麗的女劍士劈殺馬下,在她揮劍配合之下,艾爾華所向披靡,無人可以阻擋他前進的步伐。

    在腥風血雨中,艾爾華率領大軍向前堅定地挺進,沿途斬殺無數敵兵,突然看到前方豎起了一桿大旗,正是健騎營的軍旗。

    在那旗下,有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正在挺槍躍馬,率領著身邊親兵向東突擊,口中大聲呼喝,指揮著部下快速進攻,一定要殺掉愛德華王子,以此奠定勝局!

    艾爾華聞聲大怒,凝目怒視那邊的敵將,已經可以確定,那就是健騎營的主將泊隆。

    雖然泊隆從未入城來拜見艾爾華,但見他身上鎧甲樣式,再加上無數叛軍士兵圍護在他身邊的模樣,就可以知道他的主將身份。

    在這一刻,泊隆也同時抬起頭,向著他遙望。兩個人視線在空中接觸,剎那間碰觸出激烈的火花,讓空氣都幾乎為之燃燒。

    泊隆的眼跳烈火熊熊,怒視著前方的英俊青年,從他染滿鮮血的王子服飾上分辨出他的身份,心里明白,那就是自己要殺的愛德華王子!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