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三章殺神降世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大軍西行,在荒野中的大道上前進,旗幟招展,煙塵揚起,遮天蔽日。

    在這支軍隊的中央處,有一輛巨大的馬車,裝飾得華麗精美,而且十分堅固,正是愛爾莎圣女殿下曾經坐過的馬車,送她從北方的鄰國回到圣安王國的那一輛。

    現在,這輛馬車又被愛爾莎圣女殿下轉借給了岑瑟兒圣女殿下,成為了她的交通工具,讓她可以在行軍途中,舒舒服服地跟隨著大軍一同向西前進。

    對于艾爾華來說,這不過是左手轉給右手的小把戲,反正這輛馬車的使用權還是在他手里,只不過馬車上的女奴換了一兩個新的。

    第一女奴自然是岑瑟兒圣女,此時她正在車中忙里偷閑,騎在艾爾華的身上起勁地扭動著性感嬌軀,享受著暢美交歡的極樂快感。

    艾爾華躺在馬車里面厚厚的毛毯上面,讓她用女上式服侍著自己,過了一會兒又變換姿勢,讓她跪在毛毯上,從后面向她的柔美玉體展開猛烈進攻,大逞雄風,直到將她干得尖叫呻吟,在**中撲倒在精美毛毯上暈去為止。

    干暈了一個圣女,艾爾華還未盡興,從岑瑟兒圣女身上爬起來,回身打開一個大箱子,把另一位圣女殿下從里面放了出來。

    水瓶圣女現在的模樣,看起來有些凄慘狼狽,渾身都被緞帶牢牢地捆縛著,而且還捆成了很奇異的花式,讓她的瑩潤**向外凸出,嫣紅的**如櫻桃般,誘人至極。

    她的嘴里,堵著一條男式的內褲,正是愛德華王子專用的樣式。艾爾華笑咪咪的將她抱起來,伸手將內褲從她嘴里拽出來,還未及說話,水瓶圣女就已經干嘔兩聲,迫不及待地叫了出來:壞愛爾莎,你這個壞東西……

    艾爾華不太喜歡她這么說,于是胯部向前一挺,精準的將**插到她的櫻桃小口里面,用力干起了她的小嘴,很快就讓這美麗圣女又翻起了白眼。

    在她濕潤緊窄的小嘴里面痛快地爽了一陣,艾爾華又將她抱到地毯上面,分開雪白柔嫩的大腿,將**狠狠地插進嬌嫩**里面,大抽大插,享受著圣女殿下的完美**的美妙滋味。

    水瓶圣女被奸得大呼小叫,聲音卻只在馬車之中回蕩,不能穿透隔音結界傳到外面去。

    干了許久,她身上綁縛的緞帶都在她的掙扎扭動下變松,被艾爾華輕輕一扯,從身上脫落了下來,失去束縛的水瓶圣女卻已經興奮得無法抑制自己,只是抱緊艾爾華,拼命的將雪臀向上頂去,希望他的**能插得更深點。

    看著香汗淋漓、在自己身下扭動迎合的水瓶圣女,艾爾華不由微笑起來,捏著她的瓊鼻,下體狠狠地插到緊窄蜜道的最深處,打趣道:你很淫蕩嘛,被強奸還能這么爽……

    水瓶圣女紅了臉,卻仍不服輸的叫道:你這壞東西,我絕不會被你打倒,我絕不**……

    又在吹牛,這些天你都**多少次了……艾爾華不屑地說,讓旁邊被他們淫聲吵醒的岑瑟兒圣女拿過一本帳簿,指著上面的記載說:你看,這里寫著你哪一天幾點幾刻被我干得**,這里還寫著哪一次你被我干翻以后,還叫著不夠,要求再來幾次……

    水瓶圣女玉面漲得通紅,卻仍不服氣的辯解道:你使詐,每次你都……

    她說不下去,艾爾華卻接著道:每次我都把你干得太爽,所以你受不了,就要求我多來幾次,讓你更爽一點是不是?哼,既然你心口不一,那我非得好好懲罰你一頓不可!

    一邊說著,他一邊翻身躺在地毯上面,讓水瓶圣女的嬌柔玉體壓在自己身上,抬起手來,啪的一聲,重重打在她的雪臀上。

    水瓶圣女倒被打得愣住、艾爾華用力向上挺胯,粗大**狠狠撞在嬌嫩子官口上面,她才尖叫一聲,滿臉痛楚地叫道:好痛!

    艾爾華反倒興奮起來,揮掌在她柔滑**上狠擊下去,感受著手掌與雪臀接觸的快感,在響亮的打屁股聲里,卻看到水瓶圣女的玉頰升起紅暈,眼中也現出興奮的目光。

    下體的**,也能隱約感覺到,水瓶圣女的嫩穴在手掌落下的時候,突然緊夾,將**根部夾得好爽。

    艾爾華心念一動,又揮掌打下,痛擊著圣女殿下的圣潔**,果然感覺到嫩穴突然夾緊了**根部,連同濕潤蜜道也突然變得緊窄,微微顫抖痙攣著,緊緊含住**,給予它更強烈的刺激。

    緊窄玉徑給予的刺激,讓艾爾華爽得快要尿出來,興奮之下,他又揮掌痛擊,啪啪的打著水瓶圣女的**,胯部上挺,將**一下下的深深插進蜜道深處。

    水瓶圣女大聲尖叫,清脆的嗓音中卻帶著一絲興奮,隨著艾爾華痛擊次數的增加,興奮的程度也漸漸增長,感覺到奇異的快感從臀部和花徑中一齊涌來,讓她支撐不住,興奮地尖叫著,在艾爾華身上扭動嬌軀,嬌喘著與艾爾華交合,心中迫切地渴望著更大的快感。

    很快,她就自動地騎在艾爾華的身上,挺動纖腰,嬌喘吁吁地和他大干起來。艾爾華一邊挺胯迎合著她,讓**一次次地深深插入,劇烈摩擦著痙蠻的花徑肉壁,同時還在揮手痛擊,雙手從兩邊繞過去,重擊在壓在自己胯上的雪白**上面,打出一個個的掌印,讓鮮紅的指痕,雜亂分布在雪白肌膚上面。

    在這樣的痛打之下,水瓶圣女反而得到了更暢美的快感,興奮地尖叫呻吟,滿臉陶醉的挺動著完美玉體,蜜道吞吐著艾爾華的大**,酥胸前的玉峰跌蕩起伏,讓艾爾華看得眼熱,突然一把抱住她的纖腰,將她拉到自己身上,用力低下頭,張開大嘴,狠狠一口咬在雪白玉峰上面!

    嬌嫩柔滑的**,被牙齒狠狠咬住,深陷到**里面,帶來的疼痛感讓水瓶圣女的頭發都幾乎豎了起來,放聲尖叫著,白藕般的雙臂緊緊抱住艾爾華的頭,眼中射出興奮的光芒,嬌軀劇烈地顫抖,達到了興奮的**。

    她的修長美腿,緊緊夾住艾爾華的腰,**用力向下沉去,將**徹底吞沒,感覺著**頂在她的子宮上,正在噴射滾燙的精液,讓她興奮至極,花徑也開始最劇烈的顫抖痙攣,緊緊套弄擠壓著堅硬的**,拼命地吸吮著它,彷佛要將每一滴精液都吸出來一樣。

    艾爾華的臉被她的**堵住,幾乎要在她的柔軟玉峰間窒息,卻因為**的極樂快感而忘記了窒息的痛苦,只是頭暈目眩地狠命抱住她的纖美柳腰,雙手還抓住她的纖腰隆臀,狠命地掐擰著,彷佛要將指間的嫩肉擰下來一般。

    劇痛之中,水瓶圣女感覺到的卻是巨大的快感襲來,幾乎要將她徹底淹沒。她美麗純潔的臉龐上,現出強烈的痛楚與快感,櫻唇大大的張開,卻已經發不出聲音,只能流淌著興奮的熱淚,頹然趴在艾爾華的身體上面,劇烈地顫抖不已。

    艾爾華緊緊抱住身上的美麗圣女,在她的體內射了又射,幾乎停不下來。暈眩之中,彷佛升上了天堂一般,直到**里面的所有精液都被她的痙攣蜜道榨干,才劇烈喘息著,發出哭泣般的呻吟聲,幾乎被這天真的圣女殿下干得興奮而死。

    興奮的**過后,兩個人抱在一起,呻吟喘息,艾爾華休息了許久才能抬起頭來,看著水瓶圣女充滿紅暈和滿足微笑的美麗容顏,幽幽嘆息道:原來你喜歡被人打屁股……果然很爽吧?

    嗯……那感覺真是奇怪……水瓶圣女無意識的喃喃回答道,臉上充滿了陶醉的恍惚神情,在劇爽過后,幾乎連反抗都忘掉了。

    艾爾華眨眨眼睛,若有所思的凝目看著她,心里在琢磨著,該怎么利用她這輕微的受虐傾向,把她變成淫蕩的**女,永遠都沉浸在淫欲之中,再無法掙脫**的羈絆。

    手掌輕撫她柔軟的玉峰和嬌嫩**,艾爾華心中暗自贊嘆,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像這么天真爛漫的清純少女,竟然有著輕度受虐狂的體質,必須得好好利用才行。

    雖然她在這一次虐待之后,并不會立即愛上自己,可是能讓她爽成這個樣子,打屁股這一個絕活,還是很有作用的。

    更何況,這是自己干她以來,干得最爽的一次。既然如此,就再讓她爽一下好了……

    想到這里,艾爾華立即翻身坐起,將她美麗嬌柔的**擺成母狗的樣子,讓她趴跪在厚毯上,**雄風再起,向前挺動,頂在粉嫩的菊穴上面。

    香臀內外同時傳來的劇痛,讓水瓶圣女瞪大美目,尖叫出聲,在這強烈的刺激下面徹底清醒過來,轉頭向后,看著正菊奸自己的艾爾華,興奮又憤怒的哭叫道:壞愛爾莎,你又干這骯臟的勾當……!

    又是一掌狠狠擊下,艾爾華右手興奮地痛打著她的臀部,左手伸到她的潔白小腹下面,手指淫猥地扣住秘處花瓣,胯部用力前挺,深深地插進圣女后庭里面,感覺到菊道緊窄,幾乎又要把精液當場擠壓出來。

    嬌嫩的菊花,又一次被粗大**撕裂,在細小的創口中流出絲絲血跡。水瓶圣女大聲哭叫著,興奮的感覺卻如同潮水一般襲來,將她吞沒在巨浪之中。

    多日來的奸虐調教,將她體內隱藏的受虐傾向激發出來,在痛打和痛奸菊道的異樣刺激下,快感從體內奔涌而起,無可抵御,讓她只能尖叫呻吟著,痛苦地承受著這暴虐的奸辱,隆起的**卻還在不知羞恥地向后挺動,下意識地渴望著**插得更深一些,將菊穴的創口撕得更大,讓她在痛苦之中,感受到更強烈的快感刺激。

    曲線柔美的腰肢,在艾爾華的身前扭動顫動著,而那圓潤美妙的**,上面已經布滿了鮮紅的指痕,看上去鮮艷刺目,別有一番令人驚艷的奇異美感。圣女殿下的嬌弱尖叫聲,和興奮的喘息聲融合在一起,讓這行軍路上的車里面,充滿了令人激動的春意,讓馬車里面的俊美男女,徹底沉浸在**的狂歡之中。

    ※※※※※

    高大堅固的城堡,矗立在艾爾華的面前,讓他抬頭仰望,英俊的臉龐上也帶上了幾分陰沉之色。

    現在的他,是以愛德華王子的身分出現,率領大軍攻打雷恩伯爵的領地,作為對他公然支持里爾二世、對抗自己的懲罰。

    雷恩伯爵的實力在貴族之中,也不算小了。經過歷代祖先的經營,他的領地漸漸繁榮,城堡也建立得十分堅固,都是用堅硬的巖石制造的,讓他不懼外來的攻打,傲慢地面對著愛德華王子前來征伐的大軍。

    在聽到大軍將至的消息之后,雷恩伯爵緊急召喚了三千私兵,牢牢守衛在城堡里面。以這樣受過嚴格訓練的私兵,再加上精良的裝備,雷恩伯爵有信心守住城堡,直到敵軍久攻不下,被迫退去為止。

    他的目標不僅于此,雷恩伯爵希望能透過守城的戰斗,大量殺傷愛德華王子麾下的軍隊,讓他的部下對他喪失信心,將來里爾二世揮軍北伐的時候,就可以一舉擊潰愛德華王子的軍隊,重新奪回王城,而雷恩伯爵作為大功臣,也將收到豐厚的回報。

    整個城堡,已經打造得如同金城湯池一般,至少在雷恩伯爵看來是這樣。寬寬的護城河,在他的命令下,已經開挖擴展了一倍,引入了不遠處的河水進入管道中,以這樣寬的護城河,在敵軍過河時,就可以用大量弓箭殺傷敵軍,給予敵軍以重創,消耗敵人的實力,將來就更有希望輕易擊潰敵軍。

    城堡中的存糧,是他家歷代的積蓄,可以供三千多人吃上七八年,庫存可謂豐厚至極。有這樣的本錢,雷恩伯爵站在城堡上面,傲然看向城下的愛德華王子,指著他大聲痛罵,斥責他投靠魔族、勾結墮落圣女的劣跡。

    雖然這些事情都是南方的五位圣女透過猜測得出的結論,倒也和事實相差不遠,艾爾華聽了也不覺得生氣?墒撬肯碌那谕踯姂鹗慷即笈饋,指著城頭上放聲大罵,對雷恩伯爵勾結南方墮落圣女的惡行痛斥不已,并辱及雷恩伯爵的先人,讓城頭上忠誠的私兵們也都憤怒起來,指著下面的敵軍大罵不休。

    城上城下這番罵戰,持續了一陣,直到艾爾華舉起手來,止住部下暄嘩,罵聲才漸漸平息。

    巨蟹宮的岑瑟兒圣女越眾而出,站在軍前,揮舞著手臂,念動起了咒文。

    看到岑瑟兒圣女的出現,雷恩伯爵心中暗叫不好,頭上也不由滲出汗珠。

    他雖然是戰神的信徒,可是住在崇信生命女神的圣安王國,對圣女修道院也有著深深的敬畏。今天看到岑瑟兒圣女隨軍一同前來攻打自己的城堡,雖然相信她已經墮落,可是不祥的預感還是從心里涌起,讓他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絕色美麗的圣女殿下,臉上帶著凜然的神情,櫻唇微動,喃喃念誦著威力強大的咒文,讓魔法的力量從她身上暗暗涌動,向著四周分散而去。

    天空中,烏云漸漸聚集,籠罩在城堡的上空。城堡中的私兵們,都在驚慌的向頭上仰望,突然意識到,他們面對的是實力強大的圣女殿下,不管她是否真的是墮落,她的力量仍然是凡人無法抵御的。

    城下的勤王軍戰士,都已經興奮地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看向頭上的烏云,從那里面隱隱閃動的雷電之中,感覺到了強大的魔法力量,讓他們的心中充滿了對圣女殿下的敬畏。

    烏云越聚越多,厚厚的云層最終籠罩住了整個天空。在茫茫天空之上,飄下了片片雪花,向著城堡落下去。

    這是大型魔法的前奏,私兵們手持刀槍擠在一起,臉色都已經發白,有些人甚至發出了恐懼的呻吟聲。

    城堡下面,勤王軍分列出動,帶著沉重的攻城武器,一列列的向著城堡前行。城堡上的守兵雖然也都做出防御的姿勢,隨時準備向攻來的敵軍發動防御反擊,心神卻大都被天空中的異象吸引,動作變得十分僵硬。

    天空中,突然發出破裂的脆響。慘白的光芒在烏云中閃現,大量的冰錐突然出現,穿透了云層,向著城堡飛射而去。

    私兵們發出恐懼的低聲呼喊,眼睜睜地看著飛下來的冰錐,清楚地看到,那雪白的冰錐直射下來,尖端銳利無比,閃現著冰雪特有的冷酷光芒。

    雖然看到,但在天空射下的冰錐那飛快的速度之下,沒有多少人來得及躲閃。只在眨眼之間,大量冰錐已經射到了城堡上面,直接扎入了私兵群列中。

    銳利至極的冰錐錐尖,在凄厲的呼嘯聲中,飛速穿透甲胄,射入到人體里面。肌肉被銳利冰錐迅速撕裂,骨骼也被冰錐穿透,骨髓與鮮血一齊奔流出來,那可憐的私兵仰天摔倒,暴露出來的咽喉被天空落下的冰錐穿透,鮮血噴射而出,讓他在痛苦的慘叫聲中,被大量冰錐射死在城上。

    冰錐如此銳利,即使是厚甲也能穿透;\罩在冰錐暴雪之中的私兵們,只能舉起手中的盾牌,拼命地抵擋著頭上射下的冰錐,看著一個個的錐尖穿透盾牌,手中感覺到冰錐落在盾牌上的劇烈震動,讓他們的心中充滿恐懼。

    城堡的上方,已經籠罩在漫天落下的冰錐之中。無數的雪白冰錐凌厲射落,如暴雪般將所有的守軍籠罩,讓他們只能奮力抵擋,或是舉著盾牌奔逃,希望能躲到城堡堅固的房屋里面,躲避冰錐的襲擊。

    天空中的雪花,飄然落到護城河上,彷佛帶著極寒冷的力量,讓河水迅速凍結。

    厚厚的冰層,積在護城河上面。雖然占地并不十分寬廣,只凍住了比較小的一段,卻也足夠讓大軍渡過護城河,進攻城堡了。

    在岑瑟兒圣女精準的魔法操控力之下,天空落下的冰錐,只籠罩住了城墻里面,而城外的勤王軍并不受影響。趁著敵軍被冰錐所襲、亂作一團的時刻,大批勤王軍戰士向著城墻涌去,攻城器械也都越過結冰的護城河,推到了城堡堅硬的石墻外面。

    盡管有些地方的冰層并不十分厚,讓一些戰士踏破冰層,落入河水之中,其他的戰士卻仍奮力將他拉起來,拖著滿身是水的同伴大步前行,沖向敵人的城堡。

    那些運送攻城器械的戰士們更是十分小心,也有許多人站在河面上,用寬大厚重的木板努力搭建浮橋,好讓沉重的攻城器械能夠運過護城河,不至于落到冰層下面去。

    城上的守軍們,開始了猛烈的反擊。大量巨木大石被推下來,砸在勤王軍戰士們的頭上,造成了大量的傷亡。鮮血和著冰雪迸射流淌,將這些英雄之血,灑在堅固的城堡下面。

    在天空中,冰錐仍在凌厲地飛射下來,將守城私兵射殺無數?墒怯⒂碌氖剀姂鹗總,仍然舉盾抵擋著天空落下的銳利冰錐,努力地與爬上城頭的敵軍作戰,阻擋著他們攻破城池的行動。

    如潮水奔涌,勤王軍戰士踏上云梯,瘋狂地涌向城頭,與城上的守軍拼死作戰,揮舞刀槍砍刺在他們身上,在同樣瘋狂堅決的反擊之下,被轟然擊下城頭,重重摔落在被染成血紅色的大地之上。

    城上城下的戰斗,慘烈悲壯一無數戰士相互拼殺,與對手同歸于盡,慘死在城堡一線,讓地面上和城頭的尸體,漸漸壘成小山。

    城堡前方,岑瑟兒圣女的臉色漸漸發白,魔力的消耗還在增大,讓她只能縮小攻擊范圍,讓大量的冰錐盡都落在城堡大門的上方,將那里一片城墻上的守兵大片的射殺倒地。

    轟隆隆的聲音在城門前方響起,大批勤王軍士兵奮力推動著一輛巨大的長板馬車,在那十幾個車輪上面,*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載著一根粗大至極的巨木,比艾爾華胯下的魔電龍槍要粗長得多。

    看到這根東西,城上士兵的臉色都有些發白。這么巨大的攻城撞車,如果推到城堡前方,重擊城堡大門,將是一個重大的威脅。

    城門附近的守軍士兵,都在奮力拉弓放箭,朝著前方射去,希望能將正在推車渡河的士兵們亂箭射殺,試圖阻止他們的行動。

    就在這一刻,大量的白霧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遮擋住了他們的視線,讓他們射出的利箭都失了準頭,只能歪歪斜斜的射向城下,卻大都射空,無法阻止攻城撞車的推進行程。

    騎馬立于軍前,身穿厚重鎧甲的愛德華王子臉色有些發白。新學會的幻術初次大規模的應用,讓他體內魔力大量消耗,微微有些不適應。

    但這些都可以克服,艾爾華輕輕咬著牙,默默地釋放出幻術,讓白霧籠罩住了城墻上方,使城土的守兵們看不清下面的形勢,只能胡亂放箭,并將腳邊堆放的巨木滾石推下去,砸向那些看不到的敵人。

    城堡下的勤王軍戰士們也看不清敵人的模樣,卻依然奮力向云梯上面爬行,穿入迷霧,與城頭上的敵人拼命廝殺,在能見度極低的大霧中相互劈砍,讓慘烈的嘶嚎聲,不時在霧中響起。

    城堡前方的河流,大段都被凍結,尤其是城門前的冰層凍得最厚,加上厚重的長木板搭在河面上,足可以支撐沉重的分量,讓攻城撞車可以通過冰面推過去。

    拉著長車駿馬,被前方的亂箭所襲,有幾匹馬慘嘶著先后倒下。旁邊的戰士們隨即將它們拉開到一旁,不讓它們擋住大車前行的道路。

    推車的大批戰士之中,也有人被亂箭射中倒下,身后卻有無數的戰士向前涌去,接替被箭射中的同伴,奮力推動著攻城撞車,踏過厚厚的冰面,越過寬闊的護城河,沖向巨重的城門。

    城門上方,被迷霧徹底籠罩,天空土還有大量冰錐紛射下來,用銳利的尖端刺穿城墻上的私兵,將他們釘在城墻上,讓鮮紅的血液順著雪白的冰錐流淌出來,將一切都染得大片鮮紅。

    攻城撞車推到城門前,戰士們大聲嘶喊著,奮力推動巨木。那被粗鐵鏈懸掛在十余個高大鐵架上的巨木,晃動起來,一下下地猛烈向前撞擊。

    被絞鏈高高拉起的吊橋,在包著鋼鐵尖端的巨木猛撞之下,轟然開裂,只撞了十余下,就徹底碎裂,大片殘骸轟然摔落下來,四面散落。

    沉重的轟擊傳過城墻,讓城頭上的守兵們都驚慌起來,放聲嘶吼著,將大量的巨木滾石推下城墻,砸向下方撞擊城門的敵人。

    在這一刻,天空中落下的冰錐更趨激烈,如狂風暴雨般射到城頭上;\罩在迷霧里面的私兵們傷亡慘重,痛苦地嘶叫著倒在地上,再難形成有效的反擊。

    已經躲到后方的雷恩伯爵臉色慘白,大聲呼喊下令,組織著部下沖上頭,阻擋敵人猛烈的攻勢。

    大批私兵高舉著厚盾,拼死沖上城頭,卻被漫天飛射下來的冰錐所襲,當場倒下一片。剩下的人沖到城墻邊,拼命地將積存的巨木大石推下去,徒勞地阻擋著敵軍的進攻。

    在重重迷霧中,他們雖然不是伸手不見五指,卻也看不清很遠的地方,能夠在漫天冰錐中做到這些,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就在這個時刻,天空中落下的冰錐暴雨忽然停止,這讓守兵們大為吃驚,站在迷霧中回不過神來,手中依然高舉著巨盾,提心吊膽地等待著冰雨重擊盾面的急促轟響。

    城門前方,岑瑟兒圣女已經輕移蓮步,堅定的走到護城河邊,口中喃喃念誦咒文,準備施展魔法。

    在她的身邊,艾爾華身穿精美鎧甲,騎著戰馬緊緊相隨,手中舉著一柄雙手大劍,謹慎地守護著她?v然城頭上的敵軍視線都被迷霧遮擋,也不能掉以輕心,免得這么漂亮的性奴受傷,那就實在太可惜了。

    岑瑟兒圣女的玉容漸漸發白,眼睛卻越來越亮,性感修長的玉體挺立在軍陣前方,纖美玉手陡然向前一指,一道白光從蔥指尖端射出,越過前方戰士們的頭頂,飛速射到城堡大門上面。

    厚重的城堡大門,上面包著鐵皮,里面也都被牢牢頂住,以抵御敵軍的襲擊?墒窃诎坠馍渲兴臅r候,從那一點突然迸發出白光,森森寒氣,向著四周散發開去。

    以那一點為圓心,城門立即變得雪白,并向四周迅速擴散,不過片刻功夫,整個大門都變成了雪白的顏色,散發著冰雪般的光芒。

    看到這一幕,推動攻城撞車的勤王軍戰士們都驚得呆住,隨即發出震天的歡呼吶喊,奮盡所有的力氣,晃動著巨大的攻城撞錘,向著城門轟然擊去!

    包著鐵皮的尖頭巨木撞在冰雪大門上,發出劇烈的轟響。城門的中央,出現了幾道裂紋,在雪白的大門上發散開來,向著各個方向分裂而去。

    在戰士們興奮的吶喊聲中,巨木再次向前猛烈撞擊,重重轟擊在城門上。被冰凍后變脆的城門開始碎裂,讓大量的雪白碎塊跌落下來,掉到地面上,在那碎屑上面,還覆蓋著厚厚的冰雪。

    巨木的尖端上同樣覆蓋上了冰雪,卻仍不懈地向前轟擊,在沉重的轟響聲中,巨大的城門終于開始崩裂,最終轟然碎裂崩解,無數碎塊漫天灑落,就像雪崩中的巨大雪塊一般。

    在城堡的高處,雷恩伯爵聽著部下傳來的報告,臉上立即消失了血色,整張臉慘白如紙。

    現在他才明白,作為戰神的信徒,自己低估了生命女神座下圣女的力量,太過輕敵,才導致今天的敗局。

    而且,多年來他很少經歷戰斗,對于戰斗的渴望,也不過是紙上談兵,城堡雖然古老堅固,但許多地方的防御工事都建造得不夠完美,因此城堡陷落,本來就屬必然,只是城堡陷落得這么快,大大出乎了許多人的預料。

    亡羊補牢,雷恩伯爵大聲呼喝著,命令部下前往堵截,阻擋沖進城堡的敵兵,無論如何,一定要將他們趕出城堡去!

    大批的守兵舉著長矛,沖向城門洞里面,舉起如林的長槍,向著前方挺進。

    就在他們準備排成陣形,將整個城門洞堵得水泄不通、將所有攻進來的敵人都趕出城外時,一匹雄駿至極的白色戰馬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馬上高大威武的騎士,手中寒光閃閃的巨大劍鋒,都讓他們為之膽寒。

    那是愛德華王子,利用小小的幻術加在自己身上,讓自己更顯得高大偉岸,氣魄宏大,縱馬狂奔,如利箭般沖向破碎的城門,雙手大劍盤旋揮舞,將殘剩的城門砍得大片碎裂,露出巨大的洞孔,讓他可以從容縱馬沖進城門洞里。

    在他的身后,勤王軍戰士們興奮的狂吼著,揮舞鋒利的武器,跟隨著他沖殺進去,渾然不顧頭上如雨般落下的石塊、箭矢,只是大步前奔,蓬勃的戰意,令天地為之驚悚。

    望著嘶吼著沖向自己的敵兵,艾爾華眼中殺機狂涌,揮舞著鋒利大劍,沖在寬敞的城門洞中,也不多說話,揮劍就向奔在最前方的敵兵削去。

    喀嚓一聲,最為英勇地沖在前方的守軍隊長,被鋒利的重劍凌空劈來,閃電般地斬在頭顱上,當即被削去半個頭蓋骨,身子向前飛撲而倒,大片的腦漿從殘剩的頭顱中噴灑出來,將戰馬前腿濺得一片慘白鮮紅,狼藉不堪。

    艾爾華雙手大劍瘋狂揮舞,凌厲斬向沖來的大批敵兵。劍鋒轟然斬在他們身上,將守兵們劈飛起來,鮮血四面狂噴,慘叫聲震耳響起。

    在高大寬敞的城門洞中,艾爾華就如殺神降世一般,揮舞著巨大的戰劍,漫天狂掃,所有擋在他面前的敵兵,沒有人能擋得住他一招,都在他狂暴無倫的神力前被轟飛出去,兵刃也被沅重鋅利的戰劍斬斷,斷裂地飛舞墜地,落得滿地都是。

    縱馬前驅,艾爾華滿臉殘酷殺機,怒目圓睜,狠狠地揮舞戰劍,將一個個的敵人都劈飛到半空中,驚慌慘叫聲、兵刃撞擊聲、鮮血噴濺聲響成一片。

    大批勤王軍戰士們沖進城門,看著眼前的一切,熱血沸騰,震驚興奮。

    他們所效忠的愛德華王子殿下,正勢若猛獅一般,瘋狂揮舞著巨大的戰劍,將大批敵兵逼得節節后退,凡是不肯退卻的,都被他狠狠一劍劈碎了頭顱身體,慘死當場。

    地面上,已經堆積了大片的尸體,鮮血如水流奔涌,將城門洞中的地面染得一片鮮紅,勤王軍戰士沖到這里,腳下都是一片滑膩,到處充滿了濃烈的血腥味道。

    擋在艾爾華面前的守兵,都震恐驚愕,作夢也想不到,敵人的統帥居然如此兇猛,一馬當先沖進城中,斬殺了自己這么多的同伴,還在兇狠的向前沖殺,絲毫不肯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恐懼在守兵們心中蔓延開來,縱然是強撐著不肯后退,背棄雷恩伯爵,手中揮舞的兵器終究是要慢一些,而這更給了艾爾華機會,讓他奮力揮動巨劍,將一個個的敵兵兇猛劈殺,一步步的向前挺進。

    慘叫聲響得凄厲至極,到處堆滿了尸體,艾爾華厲聲咆哮著,只覺殺得如此之爽,簡直比**也差不了多少了!

    眼前的敵人,一個個的被他砍殺劈飛,劇爽的感覺讓他眼睛泛紅,揮舞利劍縱馬前沖,興奮至極的劈殺著敵兵,忽然眼前一亮,已經沖出了城門洞,而那些前來堵截的守兵,已經被他劈殺近半,剩下的也都惶然后退,面色如土,只能勉強舉起兵器,抵擋著他的凌厲攻擊。

    艾爾華只覺得渾身的血都在沸騰起來,還未殺得過癮,兇狠的瞪視著前方的敵兵,咬牙怒嘯,縱馬前沖,狠狠一劍橫掃,將兩個敵兵攔腰劈斷,看著噴涌出來的鮮血,殘酷的爽意充滿了心中,讓他更是不肯停頓的向前逼近,兇猛地殺向敵軍一追逐著殘殺敵人的快樂感覺。

    在他的身后,大批勤王軍戰士涌入城門,興奮的大聲吶喊著,跟隨著他向前沖殺,將那些驚慌的敵兵圍住亂刀砍劈,當場劈為無數碎塊。

    如洶涌的潮水一般,無數英勇的戰士沖進城堡,到處攻擊追殺著守城的敵兵,涌上城墻,與架云梯攻城的兄弟們兩面夾擊,殘酷地殺戮著城上的守兵,將他們的尸體擲下城去。

    整個城堡,就像開了鍋一般,到處都是沸騰洋溢的殺聲狂涌,戰場上所有人都在舉劍劈斬,拼命地砍殺著面前的敵人,直到鮮血模糊視線,滿眼所見,到處都是血紅的顏色。

    縱然是雷恩伯爵大聲下令,部下們也都肯為他效死賣命,拼盡所有力量阻擋著敵兵進攻,但在勤王軍戰士興奮至極的瘋狂沖殺之下,防線一點一點的被他們沖破,讓雷恩伯爵絕望地明白,自己終究是大勢已去,再無回天之力。

    漫城廝殺聲中,艾爾華帶著大批精勇部下瘋狂沖殺,將面前的敵人斬殺無數,剩下的也都逼得步步后退,一直退到了城堡上面。

    艾爾華獰笑著跳下純白色的雄駿戰馬,隨手扯脫頭上的戰盔,舉著雙手大劍沖土臺階,狠狠一劍,將正在退上臺階的一名敵軍隊長斜肩劈倒,讓他的尸體從臺階上面骨碌碌滾了下去。

    密集的軍隊如潮水般向上涌去,高高的臺階上面,兩軍戰士相互猛烈拼殺,兵刃撞擊聲到處轟然震響,隨時都有戰士被敵人砍裂刺透了身體,慘叫著跌倒在臺階上面。

    城堡的臺階上面,一片混亂景象。大批守兵驚慌地抵擋著敵軍的進攻,一步步地向上退卻,而下面沖來的勤王軍戰士卻是緊追不舍,大聲呼喊著沖向上方,奪取著城堡中的控制權。

    艾爾華揮劍劈殺著面前的敵人,滿頭熱氣騰騰,英俊的臉龐上滿是汗水,賄他姒在嘴唇上的兩撇小胡子浸得透濕。

    一劍劈飛面前的敵兵,艾爾華停下來喘一口氣,仰起頭來,望向上方的敵人。

    在城堡的中央,這里建設得就像金字塔一樣,高高的臺階一直綿延向上,到處都擠滿了敵人尸驚慌地呼喊著,守衛著他們效忠的雷恩伯爵,抵擋著自己部下的兇猛進攻。

    艾爾華的目光充滿殺機,掃過這些必將死在自己手下的敵人,一直望向高處,突然微微一愣。

    在臺階的頂端,站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正在靜靜地望著下面的慘烈戰場。

    她的容顏如此美麗,清純絕美,隱隱帶著一絲堅強與剛烈,平靜地看著到處布滿鮮血殘肢的殘酷場面,目光清冷,美麗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如此青春美貌的少女,臉上帶著從容決絕的表情,眼中的平靜睿智甚至超出了她的年齡,讓艾爾華的心中,忽然有感慨升起。

    像這樣年輕的女孩,如果在地球上,還應該是在上中學的年紀吧?本來應該是無憂無慮的生活著,現在卻要面對著自己的城堡被摧毀,家破人亡的悲慘場面。

    但這感慨也只是一閃即逝,在臺階上面,有幾個敵兵厲吼著衡下來,高舉著戰刀劈向他的頭頂。

    艾爾華眼中閃過一抹殘酷的笑意,長大的重劍狂揮而去,在那些敵兵臨身之前,就將他們一劈兩段,雙手大劍使得如同風車般,飛速旋轉著刺向剩余敵人的臉龐,將他們殘忍的刺透頭顱,尸體擲在地上。

    被殘殺的敵人轟然倒地,后面的守兵也在驚慌呼喊著,結成陣勢抵御這兇猛的敵人,卻見艾爾華已經大步沖上臺階,巨劍橫掃,將他們如割麥子一般,從臺階上大片掃落,斬出漫天血雨腥風。

    高高的臺階頂端,純潔的少女如同美麗的女神一般,冷漠地看著自己家中的私兵被大批殘殺,滿城堡沸騰的廝殺場面,是如此殘酷冰冷,刺透了她年輕的心。

    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家,終究要在戰亂中被摧毀。所有一切幸福的生活,都將成為泡影,只能留存在回憶之中。

    作為伯爵小姐,它本來應該躲在屋子里面,受到士兵們的保護?墒乾F在所有能夠拿動武器的人都已。經沖上了戰場,進行最后絕望的戰斗,再沒有人能夠守護在她身邊,心智堅強的蕾莉安也就從屋中悄悄地溜出來,目睹著自己家族最后的滅亡。

    她清冷的目光,越過一切瘋狂拼殺中的士兵,望向那戰場中最為搶眼的英俊青年?粗袛潮鴮λ膽B度,拼命地保護著他,跟隨他一同向前瘋狂進攻,并興奮地叫喊著他的名字,蕾莉安知道,那就是有名的愛德華王子,先王的遺子,敵軍的統帥,毀滅自己一家幸福生活的兇手!

    他騎來的那匹白馬,被丟在臺階下面,由幾名士兵看管著,正在仰頭長嘶,發出響亮的嘶鳴聲。

    蕾莉安清麗絕美的面龐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她也曾像別的少女那樣,夢想著有一個白馬王子來到城堡,向自己的父親求婚,娶自己為妻,一同過著幸福的生活。

    現在,王子來了,騎的也是白馬,而且還可能是世界上最英俊、最勇敢的王子?墒撬麃淼哪康,并不是要娶自己,而是要毀滅掉自己的幸福生活,將她年代久遠的家族,徹底從貴族的譜系中抹掉!

    狂風在城堡上空吹過,拂動她烏黑發亮的長發,在空中飄飄揚揚,配上她雪白的長裙,絕美的清麗容顏,讓這臉色微顯蒼白的美麗少女,看起來如此凄美,便如受難的女神一樣。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