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六章飛鳥屠賊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氨郵山中,地形險峻,在崇山峻嶺之中,一支龐大的軍隊,正在穿越山道,默默地前行。

    爆爾華身穿王子服飾,騎在高大的戰馬上,催馬向前行進,心里還在回憶著昨天夜里干上的那幾個美貌女子。

    這幾天,他率領大軍在山中搜索前行,在投降的盜賊引領下,沿途消滅了幾支小股山賊勢力。

    那些山賊實力不強,看到無數正規軍戰士圍住藏身的山峰,都嚇得手腳發軟,大都舉白旗投降,只求愛德華王子能饒過他們的性命。

    偶爾也有些兇惡匪徒,盤踞在山嶺中不肯投降,卻用不著艾爾華親自動手,隨軍而來那些貴族就躍躍欲試的派出私兵,上山圍攻盜賊。

    攻戰之間,互有損傷。盜賊們雖然占了地利,卻因為人數太少,終究還是被貴族們率軍消滅,所有瞻敢反抗的盜賊都被砍了腦袋,吊在竹竿上,用以威嚇其它的山賊。

    盜賊們多年的積蓄,都被艾爾華一掃而空,作為戰利口叩充公,并在其中拿出一些錢財來賞賜士兵,讓各路戰士們都興高采烈,齊聲贊頌王子殿下的恩德。

    強盜們搶來的女子,有些比較美貌,艾爾華就勉為其難,留在身邊。有的時候,看著盜匪的壓寨夫人長得不錯,他就干脆把強盜的老婆女兒都收入帳中,作為自己的侍女,陪自己聯床歡奸,讓那些被搶光了所有財產的強盜只能把淚往肚里吞,搞不清楚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強盜!

    還有那些貴族,經常讓人從領地上送些美貌處女來給王子殿下享用,努力拉近與他的關系。對于他們的好意,仁慈的艾爾華一向都不忍拒絕,在床上享用那些美貌處女的時候,也都念著他們的好處,暗下決心,將來一定要奸奸的照顧他們,讓他們跟隨著自己,與叛逆的里爾家族戰斗,享受到無上的榮光,讓他們有機會把家族發展成為圣安王國最有名的貴族譜系的一部分。

    在幾次小的戰斗之后,艾爾華繼續揮軍前進,率軍進入深山之中,一直走到這一處山嶺,再往前不遠,就是著名女匪首柏琳娜勢力盤踞的地方。

    想到關于柏琳娜的傳聞,艾爾華心里有些期待,想要看看那有名美貌的女匪首,究竟是什么模樣。

    前方是一條長長的峽谷,在崖壁上,到處生長著茂密的樹木,看上去有些陰森森的。

    艾爾華催馬向前,率軍走到峽谷入口,當地的一名子爵催馬趕過來,躬身施禮,恭敬地道:“王子殿下,這里面地勢險要,是不是先派人進去探探路?l爆爾華搖頭微笑,漫不在意地道:“沒什么大不了的,不過是一些小小的山賊,就算在里面有埋伏,還能起到什么作用嗎?

    拒絕了子爵的意見,艾爾華率領大軍,向峽谷中長驅直入。根據領路盜賊的說法,只要過了這條峽谷,再經過一條河,就是柏琳娜匪幫盤踞的山嶺了。

    這支匪幫,原本不是住得這么偏遠的,占據的山峰也不只一座,只是在上次消滅了商隊,搶奪大量錢財之后,柏琳娜就下令搬遷,所有部下都搬到那一處地勢最險要的山峰頂部,將原來的巢穴都棄置不用,只等剿匪的風頭過去,再搬回到原來所在的山嶺。

    說到這里的時候,被消滅的小股盜賊頭領都羨慕欽佩,暗恨自己沒有這樣高瞻遠矚的眼光,如果早些帶著錢財逃到深山里,就算愛德華王子派兵進剿,自己也有從容逃走的時間。

    但后悔藥是沒處買的,想著自己被搶走的畢生積蓄,魁梧匪首也只能暗自流淚,帶領著剿匪的大軍,向著峽谷里面走去。

    這條峽谷,狹長陰暗,兩邊的山崖峭壁如刀削一般,筆直的向上延伸。

    那些率私兵前來助戰的貴族,看著這樣險要的地勢,都心中打鼓,充滿了不牙拘預感。

    無數士兵默默地走在峽谷里面,鐘甲兵器相互撞擊,發出陣陣輕響。帶路的盜賊走在最前面,垂頭喪氣的走著,直到頭上落下巨石,將他砸得腦漿進裂為止。

    石塊的落下,絲毫沒有征兆。就像天空中疾速飛來的一只山鳥,從峽谷旁邊的崖頂墜落,轟然砸在那盜賊的身上,將他砸翻在地,只來得及發出一聲短促的慘叫,就已經撲倒在地上,腦骨碎裂,白漿進出。

    緊接著,更多的石塊如暴風雨般從頭上打下來,砸向士兵們的頭上。

    走在盜賊后面的士兵們,迅速舉起手中的盾牌,抵擋著頭上落下的石雨,讓無數落石砸在厚盾上,發出疾風暴雨般的轟響。

    不時有慘叫響起,被亂石砸中身體的士兵們,倒在地上,痛苦不堪地大叫著。他們的同伴護在身邊,努力用盾牌遮擋住自己和戰友的身體,保護他們不受更大的傷害。

    第一批進入峽谷的士兵們,隊形走得較為松散,人數也不算太多,在遭受突如其來的打擊之后,并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失。

    在頭頂上的峽谷懸崖頂部,大批的山賊穿著各色樣式的鐘甲服裝出現,推動著崖頂的石塊,向著山下砸去。

    還有許多山賊拿著弓箭,朝著峽谷下面亂射,試圖給士兵們造成更多的傷害。

    主持這次攻擊行動的盜賊頭目,是一個外表精干的年輕人,一邊大聲指揮著部下攻擊峽谷中的士兵,一邊大聲叫罵,指著峽谷中的愛德華王子痛罵不休。

    懸崖頂部,遍布著近千名盜賊,如狂蜂般擁擠在崖頂,推動石塊砸下去。石塊落下的呼嘯聲,士兵們的慘叫聲,盜賊們的狂笑聲,在山谷中不住的回響。

    率私兵前來助戰的貴族們都變了臉色,跟隨在艾爾華的身后,惶然注視著他,等待著他的命令。

    雖然他們遠離戰場,還沒有被石塊砸到,但利箭已經劈面射來,讓他們只能舉起刀劍,撥打著射來的羽箭,同時還有大批士兵擋在他們的面前,舉起盾牌為他們抵擋箭矢襲擊。

    更讓他們心痛的是,走在最前面的他們的私兵。為了爭奪功勞,各貴族的私兵都擺在前面,此時在亂石襲擊下有了損失,自然讓他們方寸大亂,驚慌地大叫著,希望他們能夠盡早撤出來。

    早在開始襲擊的時候,愛德華王子就已經下令前面的私兵撤出峽谷。但億適時候,他的頭頂上,高聳峭立的崖頂也出現了大批盜賊,如潮水般涌向這。處崖頂,試圖將石塊推下去,砸死愛德華王子,讓這次剿匪行動無疾而終。

    人牛小,突然出現了大批飛鳥,發出凄厲的嗚叫聲,向著奔跑中的山賊們疾速射人。

    正在沖向崖頂的盜賊們驚訝地抬起頭來,看到的卻是劈面而來的利爪,以及鋒利恐怖的鳥嘴,向著自己劈面啄來。

    利爪抓在臉上,現出鮮血淋漓的血痕,血肉向兩邊翻去,熱血進流出來,灑在盜賊們的衣甲上。

    山中的飛鳥,凄厲的尖叫著,如利箭般飛向那些山賊,尖嘴狠狠的啄在他們的眼睛上,瘋狂的將眼珠扯出來,丟棄到地面上。

    在牠們的心中,充滿了瘋狂的殺意。內心深處接受到的命令,就是攻擊這些突然出現在山頂上的人,將他們啄傷殺死,除此之外,再無其它。

    至于為什么要這么做,牠們那簡單的頭腦是不愿意去多想的。這些從四面八方飛眾來的山鳥,只是按照心中傳來的嚴厲命令,拼命地煽動翅膀,飛向那些人類,用盡力氣攻擊著他們,讓盜賊們的慘叫聲在山谷中凄厲回響。

    艾爾華騎在馬上,閉口不語,默默地散發著控獸術的力量,將能夠召集來的鳥獸都召集到峽谷附近,突然向著盜賊們發起猛攻。

    越來越多的飛烏聚集在天空中,展開雙翼,遮天蔽日,便如烏云壓頂般,將整個峽谷覆蓋。

    崖頂的盜賊們,驚慌地大叫著,四面奔逃,胡亂地揮舞著手中的刀槍,或是向著天空放箭,卻擋不住那漫天撲下的飛鳥,將他們團團包圍住,瘋狂地啄向他們的臉龐、眼珠,讓無數盜賊成為了瞎子,在崖頂上打滾慘叫著,直到一個翻身,摔下了高高的山崖,重重摔落到峽谷里面,粉身碎骨而死。

    崖頂上,已經成為了飛鳥們的屠戮場。各式各樣的山鳥凄厲地尖叫著,圍住每一個山賊瘋狂攻擊,讓他們滿臉是血的跌倒在山嶺上,捂著臉慘嚎,再沒有反抗的力量。

    指揮偷襲行動的盜賊頭領,拼命地揮舞著鋼刀,砍殺著源源不斷沖向自己的山鳥。但牠們的數量實在是多得驚人,很快就將他團團圍住,從四面八方揮出利爪,將他身上抓得鮮血淋漓,到處都劇痛不止。

    在他的心中,充滿了驚駭、絕望和悔恨,F在他終于明白,為什么女匪首柏琳娜沒有帶著自己的部下來襲擊愛德華王子的軍隊,而是用重金雇用他,北邙山的第二大盜賊集團的首領來完成這次襲擊。

    看起來,柏琳娜也肯定知道敵軍之中有著能人,并對愛德華王子懷有深深的戒懼,因此才讓他來試探。能夠召集如此多的飛鳥,愛德華王子手下一定有著很強大的控獸師吧?

    正想到這里,一只山鷹已經疾速飛撲到他面前,掄起利爪,狠狠地抓到他的瞼上,將眼珠樞了出來。

    年輕的盜賊首領厲吼一聲,揮刀狠命斬去,將山鷹凌空劈為兩半,鮮血羽毛漫天飛舞。

    在劇痛之中,他再也抵擋不住飛鳥們無休止的瘋狂攻擊,踉踉艙艙地向后退了幾步,突然一腳踩空,驚叫著向下面倒去。

    這已經是在懸崖的邊緣,盜賊首領胡亂地揮舞著雙手,想要抓住什么東西,卻終究什么都沒有抓住,沉重的身體從高空處墜落下去,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發出轟然的悶響。

    爆爾華緊閉著雙唇,抬起頭來,看著山崖上面如烏云般積聚的飛鳥,以及凄厲慘叫絕望奔逃的盜賊們,唇邊露出了一絲冷酷的微笑。

    大局已定,那些山賊不要說再對自己的部下造成什么威脅,就算想要逃命,也都做不到!

    在山腳下,大批勤王軍戰士舉起鋼刀,向著山頂上蜂擁而去。

    天空中,飛鳥的心里突然接到了下一個命令,都振翅高飛,高亢地嗚叫著,向著四面八方飛去。

    在牠們的嘴里,還叼著一個個的眼珠或大塊血肉,作為艾爾華贈送給牠們的賞賜,可以讓牠們回去慢慢地享用。

    山崖頂部,留下大批的盜賊,雖然僥幸沒有摔下山崖而死,卻也都滿臉滿身都是血,哭喊嚎叫著,爬在地上掙扎。

    偶爾有輕傷的盜賊,勉強爬起來,哭泣著想要逃走,但他們接下來面對約,卻是兇猛的勤王軍戰士,眼睛里和手中鋼刀上,都在閃爍著懾人的寒光。

    ……在寬敞的牛棚里,蕾莉安跪在干燥的稻草上,小心的將食物放在桃魯思圣女的面前,服侍她吃下去。

    在這間高級牛棚中,還是只有她一頭奶牛,一絲不掛的跪坐在潔凈的稻草堆上,瓊鼻中掛著金環,上面拴著牛繩,另一端系在墻壁鐵環上。

    桃魯思圣女的臉上帶著平靜的表情,默默地吃著蕾莉安送來的食物,眼中卻隱約閃爍著憤怒的火焰。

    在回復了神智之后,她心中已經清楚記得從前所受的每一次淫辱凌虐,想到自己從前所過的悲慘生活,讓這強大的女戰士心中悲憤不已,發誓要殺掉艾爾華,來洗刷自己所受的奇恥大辱。

    但她的實力,已經遠遠及不上從前。葳兒圣女的“圣女之淚乙雖然凈化掉了她心中的黑暗,將她從徹底墮落的深淵邊緣拉了回來,卻不能將她體內殘存的黑暗力量驅除干凈,這大大降低了她的實力,如果單打獨斗,她一定不會是艾爾華的對手,更不用說要在面對面的戰斗中殺掉他了。

    為了干掉艾爾華,洗刷恥辱,并消弭圣女修道院最大的劫難,她們經過嚴密討論,決定忍辱負重,暫時隱忍,承受一切恥辱和磨難,直到艾爾華回來,再對他突然發起襲擊,一舉擊殺此賊,為圣女修道院除此大患!

    因此,桃魯思圣女還是要裝成失憶的樣子,像一頭乖順的奶牛一樣,光著身子坐在稻草堆上發呆,瓊鼻中還是要戴著那個恥辱的鼻環,被牛繩拴著,甚至連衣服都不能穿上一件,這讓她羞恥憤怒,對艾爾華的痛恨更加深了無數倍。

    蕾莉安能夠看出她的心事,卻無法勸解,只能默默地拿起食物,溫柔地放到她的嘴里,為桃魯思圣女補充營養,讓她能夠更快的恢復實力,在艾爾華回來的時候,對他的刺殺就更有了希望。

    雖然她的玉體連牧草都能輕易消化,但是要盡可能的為她補充營養,還是多吃些營養高的食物比較好。

    現在的牧場上,又只剩下了她們兩個。因為圣女修道院中大批被俘的修女發起了絕食反抗行動,天秤圣女彈壓不住,只能讓岑瑟兒圣女帶著其它一些被俘的圣女回去,由劍蘭少女出面,勸說那些修女們停止反抗,*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此外還可以拿葳兒圣女這“墮落圣女”來對修女們進行威脅,讓圣女修道院安靜下來,直到艾爾華的回歸。

    對水瓶圣女和劍蘭少女的運送,是在桃魯思圣女睡夢中進行的。當她醒來時,正趕上葳兒圣女被裝進鐵籠運出牧場。

    蕾莉安牽著她的牛繩,站在牛棚里面向外張望,桃魯思圣女隔著門板縫隙看到葳兒圣女站在鐵籠中,被一些從遠方召集來、信奉魔神的少女們合力將鐵籠裝上馬車,當時按捺不住,她幾乎就要沖出牛棚,徒手擊殺那些魔徒,將葳兒圣女救出后向南逃亡。

    但在那一刻,葳兒圣女清澈堅定的目光透過門板縫隙,沉沉地落在她的臉上,阻止了她的行動。

    兩名堅強的圣女相對凝望,彼此都明白了對方的心意。為了圣女修道院的榮光,為了能一舉擊殺魔徒的首領,挽狂瀾于既倒,不論她們經歷多少磨難、承受多大的恥辱,也都在所不借!

    從那之后,桃魯思圣女就平靜的在牛棚中住了下來,按照從前的樣子,依舊是一副純良奶牛的模樣,即使是面對蕾莉安的時候,也從不說話,免得被人發現自己的變化。

    蕾莉安穿著白裙,跪坐在她的面前,輕柔的喂她吃東西,目光卻不由自主的游離于她健美性感的玉體上,尤其是波濤洶涌的雪白暴乳,以及健美**中間的圣潔秘處,都是她視線集中的地方。

    看著這堪稱完美的玉體,蕾莉安的呼吸不由自主地變得有些急促,即使努力壓抑,還是被耳目聰敏的桃魯思圣女發覺。

    她能感覺到這堅強少女的目光,總在自己的私處打轉,里面隱含著灼熱的光芒。這讓桃魯思圣女暗自羞窘,雖然努力保持著表面的平靜,玉體卻也漸漸發燙,有滴滴露珠從**肉壁中分泌出來,從**中緩緩流出,散發著晶瑩的光澤。

    花辦上的露珠,落入了蕾莉安的眼中,讓她的目光更加迷離,嬌軀也因此而變得更熱,只能緊緊咬住櫻唇,不讓自己現出異樣。

    她應該慶幸自己現在是穿著衣服的,雪白的紗裙遮住了她的下體,讓桃魯思圣女看不到自己花辦中同樣滲出的蜜汁。

    這兩位絕美女子,心中都充滿著火熱的**,卻都在努力壓抑著,只有微微的喘息聲回蕩在空曠的牛棚里。

    她們一直都保持著沉默,美麗的少女跪坐在圣潔美女的面前,眼中閃閃放射著光芒,目光迷離的望著她,用溫柔的動作,將食物輕輕地喂到她的紅唇之中,讓曖昧的情愫,彌漫在這充滿浪漫氣息的奶牛居所里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