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七章人獸大戰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高高的山嶺,地形險峻,山道崎嶇難行,果然是易守難攻的地勢。

    這座山峰,被訓練有素的盜匪牢牢占據,每一處防守要地,都有盜賊守衛,手持鋒利的武器,眼中有兇狠的殺機閃爍。

    將近兩千余名山賊,盤踞在這座山頭上,望向山嶺的下方,臉上微微帶有恐慌,更多的卻是窮兇極惡的表情,似要與圍山的敵人決一死戰。

    在山下,有無數裝備精良的正規軍戰士,將整個山嶺團團圍住,刀劍在陽光照耀下,閃爍著懾人的寒光。

    作為圣安王國的正規軍,他們跋山涉水來到北邙山的深處,在最高的一座山峰下面排開陣形,將整個山嶺團團圍住,以保證山上的盜賊無法逃遁。

    從山上向下望去,漫山遍野,到處都是圣安王國的軍隊,強健兇悍的戰士們手中緊握著刀槍向山上涌來,讓山峰上的盜賊們都心生凜然,明白這一次王**隊是真的下了決心,要將他們徹底鏟除了。

    雖然如此,一直接受嚴格軍事訓練的盜賊們還是保持著鎮定,將上山所有的通道都嚴密把守,依托著險要的地形,以對抗圣安王國正規軍的圍剿。

    山嶺下的平地上,艾爾華騎著高大的駿馬,抬頭仰望高聳的山峰,微皺眉頭,對于這支山賊的實力有了新的認識。

    即使自己以十倍的兵力包圍了他們,這些盜賊仍是沒有驚慌亂竄,也不打出白旗投降,所有防守布置依然是井井有條,可見敵人并非易與之輩。

    若是平地對決,這些盜賊雖然兇悍,卻也不可能敵得過英勇的正規軍,但此地是崇山峻嶺,地形險峻,如果強行攻上去,會給自己的部下造成很大的殺傷。

    而且,以這樣險峻的地形,再加上良好的防御工事,足可讓盜賊們抵御很長時間,如果久攻不下,南方的里爾家族趁機起兵北伐,或是號召各處的貴族反對自己,合兵進攻王都,自己就只能退兵回去,這些盜賊,打的想必是這個主意吧?

    看起來,盜賊里面確實還有人才!看著山上盜賊們井然有序的防衛,啡川耐川的防御工事,他微微的冷笑起來,高高的昂起頭,目光望向山峰頂部。

    在那里,有大批的山賊聚集,手中各自握緊兵刀,個個都是一副窮形惡相,殘酷的殺機在這些慣匪的眼中射出,人人眼中部有嗜血的光芒。

    在他們的中央,立著一桿大旗,大旗下面,兇狠的盜賊們簇擁著一名美貌女子,將她團團圍在當中。

    率軍前來的王子遠遠望去,憑借超強的目力,清楚的看到那女子的模樣。

    她看上去十分年輕,只有二十余歲的模樣,容顏美貌絕倫,眼神堅定冷漠,微帶著一絲陰狠,臉上卻有著隱藏不住的嫵媚風情,讓她身上充滿著別樣的魅力。

    精心打造的貼身甲胄,遮掩住了她凹凸有致的性感嬌軀,英武的氣質配合著嫵媚入骨的魅力,以及身為匪首的領袖氣質,讓人過目難忘。

    但就算有鐘甲遮擋,她的性感身材還是讓艾爾華口水狂流。這些天出征在外,干了好些漂亮的處女,可說是夜夜**,卻沒有遇到什么極品,今天突然看到性感美麗英武嫵媚集于一身的極品美女,忍不住就動了興,下體微微脹大,開始幻想著若是能剝下她的衣甲,看看她的美妙**一絲不掛的模樣,想必一定很爽。

    讓他驚訝的是,這位美女的發色與眾不同,看上去是烏黑的青絲長發,在頭發的中央,卻有著三分之一的部分,是純白的發色,從前額一直延伸到后腦,卷曲起來,那形狀就像白狐的長尾一般。

    這樣一來,她的頭發就均勻的分成了三等分,左右兩邊是烏黑發亮的青絲,當中卻是純白柔軟的毛發,合在一起成為披肩的卷發,在清風吹拂下瀟灑飄動,讓這神采飛揚的美女頗有飄逸出塵之感。

    艾爾華饒有興味的欣賞著她奇異的發色,心里琢磨著她是怎么長成這樣的頭發,或者是用什么方法把頭發染黑的,又或者她原來是純白發色,卻染成了這個樣子,看起來不像是大陸上常見的民族。

    在他的身后,那些貴族都在眼巴巴地看著他,等待著王子殿下的決斷。

    爆爾華回過神來,微二譏吟,舉起馬鞭,鞭楷向山峰上一指,發出了進攻的號令。

    漫山遍野的勤王軍戰士,在軍官們的大聲命令下,手中舉著刀劍,朝著山峰上攀登,順著崎嶇難行的山道,一路向上,漸漸逼近山中盜賊的防線。

    在山峰頂部,那奇異發色的美貌女子舉起手來,揮手發出號令,在她的身邊,那些悍猛山賊都齊聲厲嘯,彷若虎豹熊罷咆哮,聲震深山,在山谷中回蕩不休。

    下方防線處的山賊們,都聞聲舉起長弓,用力拉開,瞄準著下面爬上來的動王軍戰士,嗖地將箭矢射出去。

    居高臨下,可使箭矢射程增大許多。而這些山賊熟悉地形,在山嶺上訓練射箭也都有許多時日,準頭部很好,只一輪箭雨下去,就有十幾名勤王軍戰士中箭跌倒在山道上,驚呼怒嘯,響起在他們同伴口中。

    攻上來的勤王軍戰士,都舉起手中的圓盾,抵擋著上方射來的箭矢,艱難地在陡峭的山道上爬行,一步步地向上攻去。時而有人被箭矢射中,當場摔倒,或是骨祿祿地順著山道滾落下去。

    在山下,有醫務兵上前救治,扶起那些受傷的士兵,將他們送到后方,拔箭敷藥治療。也有些水瓶宮的修女,奉了愛爾莎圣女殿下轉達的水瓶圣女的命令,隨軍前來,幫著他們施展治療術,來醫治受傷的將士。

    熬著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原則,艾爾華一直沒有對這些美貌修女下手,此時看到她們這么盡職盡責,心中大感溫暖,決定將她們的貞操再多保留一段時間,作為贈與她們的戰爭紅利。

    在他的命令下,大批勤王軍戰士舉著刀盾繼續向上爬,盡管山道越來越婉蜒崎嶇,向上的山巖也越來越陡峭,戰士們還是努力攀登,接近了盜賊們的防線。

    在山崖上方,支起了許多口大鍋,鍋中放著大量油料,卻不知是從哪里搶來的,下面架起木柴,正在熊熊燃燒,熬著鍋中的油料,將它們燒得沸騰起來。

    窮兇極惡的山賊們站在鍋旁,斜眼獰笑著,伸手抓住大勺,盛了滾開的沸油,朝著下方澆下去。

    居高臨下的澆下滾油,在空中劃過弧線,落在勤王軍戰士中間,澆著盾牌和頭盔,順著這些防具,一直向下流去。

    痛苦的慘叫聲在山中響起,多名動王軍戰士捂著頭臉,骨祿祿的滾下山去,摔得滿身都是擦傷。

    山賊興奮的咯咯大笑,手中大勺漫天揮舞,將大量的沸油撒向天空,在空中灑出萬點油光,遠遠地落下去,如暴風雨般打在勤王軍戰士們的頭上、身上。

    每一點燙到身上,都讓戰士們發出憤怒的嘶吼,被燙得劇痛鉆心,許多許多人都痛得拿不住刀盾,腳下踩空,向著山道下面滾落。

    與此同時,其它的山賊也在拼命的放箭,努力的瞄準著勤王軍戰士,盡量做到不浪費箭矢。雖然山寨中庫存箭矢還很多,但不知道這些正規軍會圍山多久,還是省著用比較好。

    在下方的勤王軍戰士們怒吼著,弓箭手費力的爬上來,用力拉開長弓,向著上方射去。

    漫天箭雨終于灑落在山崖上,盜賊們慘叫著,被亂箭射透了身體,跌倒在大鍋旁邊,甚至有盜賊站在崖邊放箭時,被箭射在臉上,捂著臉就從崖上跌下來,撞入下方的正規軍中,將幾名正規軍戰士帶著,一同滾落山下。

    趁著這個機會,有十幾名戰士從崖邊的山道努力爬上去,揮舞鋼刀,與殘存的山賊拼殺在一起。在激烈的拼殺之下,勇猛的戰士與兇悍的山賊接連倒下,鮮血將巖石染紅。

    上方不遠處,第二道防線處的山賊們也在拉弓放箭,瞄準著下方的勤王軍戰士,努力將他們射倒,為下面的同伴提供支持。

    勤王軍的弓箭手們努力地向上攀登,不停地放箭壓制上方的盜賊。在山下,趕制出來的投石車也被推到最近的位置,士兵們奮力拉動著投石車,將沉重的巖石擲上去,砸到那些山賊的頭上。

    轟然巨響聲中,山賊們受到猛烈的轟擊,有數名山賊被巨石砸中,慘叫著從山崖下摔下來,一路滾到山下,已經摔得滿身是傷。

    不等他們有機會爬起來,憤怒的勤王軍戰士就猛地撲上去,揮舞刀劍,在他們身上亂砍亂刺,并將他們的頭砍下來,高高舉起,給那些不肯投降的山賊看。

    杯于地形限制,山下密集的勤王軍戰士并不能大量沖上山嶺,依靠人數的優勢展開人海攻勢,看著自己的同伴們與山賊激烈拼殺,損失慘重,都急得大聲呼喊,緊握手中刀劍,恨不能暢快殺賊。

    山上的盜賊卻是悍猛異常,看到同伴接連慘死,也并不十分驚懼,仍然依托著地形優勢,與下面攻來的敵人拼命作戰,雙方互有死傷,只是勤王軍的攻勢卻被阻礙,無法沖破第二道防線。

    艾爾華遠望著敵人所占據的有利地形,看著那幾乎可以稱為是懸崖的高高山崖,以及狹窄崎嶇的山路,心里明白,如果真要憑手中的軍力攻上去,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耗費多少時間。

    越向上,地形就越是險峻,每攻下一道防線就要消耗更多戰士的生命,而且還不一定能夠攻得下。而這樣的防線,有幾十道之多,要想從山下一直攻到山頂,在盜賊們如此激烈的抵抗之下,短時間內更是難以做到。

    在山頂上,有許多山賊朝著下面大聲呼喊,威脅說如果敵人攻得太緊,就將搶來的貨物都燒光,寶石首飾都砸碎扔進火里,讓那些想來搶錢的正規軍什么也撈不到!

    指揮他們這樣叫喊的,正是他們美貌的女首領柏琳娜。隔著遙遠的距離,她凝目望著山下統領軍隊的愛德華王子,眼中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意。

    這美女認為自己有資格對他表示輕蔑,愛德華王子不過是靠了祖上的余蔭,才有做國王的機會,而自己則是從無數場戰斗中拼殺出來的,可謂身經百戰,九死一生,比這小弊臉要強上許多,如果單對單的決斗,她有信心將愛德華王子劈殺當場,只可惜他是不可能給自己這樣的機會了。

    她這樣的表現,讓艾爾華對她更有興趣。這么看不起自己的美女,倒是很少見了,如果能夠征服在身下,一定更有趣味。

    山賊們嚴密守衛著自己的防線,最下面一層防線的山賊在與敵人激烈地拼殺,而上方的山賊也在放箭支持他們。山下攻上來的勤王軍戰士一邊要高舉盾牌抵擋上方落下的箭雨,一邊還要小心地不從陡峭的山嶺上滾落下去,進展得十分艱難。

    那些山賊防衛得井井有條,看著下面的勤王軍戰士漸漸疲憊,士氣一點一點的降低,讓他們更是充滿信心,大聲怒吼著放箭潑油,或是砸下石塊,遠遠地擲到下方的敵人中間,將他們大量砸倒,給敵人造成源源不斷的殺傷。

    在這樣激烈的戰斗中,他們并沒有注意到,有各式各樣的動物從草叢中悄悄地爬過來,躲在不遠處望著他們,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而在天空中,也有大量的飛鳥從遠處向這邊飛來,落在山嶺上的各個樹枝上面,瞪眼望著山上的山賊,卻奇異地并不嗚叫。

    山峰附近,各處山嶺樹木的枝頭上,也都落上了大量飛鳥。由于是散布在各個樹杈上面,被枝葉遮擋,并不太引人注目。

    山賊們依然在興奮地大吼著,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敵人的動身上面,并沒有注意到山中鳥獸的異動。如果他們知道了勤王軍之中混有強大的控獸師,就不會掉以輕心了。

    上次在峽谷里面,艾爾華操縱漫天飛鳥,一舉消滅了在那里設伏的另一支山賊,在飛鳥的搜索和勤王軍戰士們的努力下,將所有山賊斬盡殺絕,沒有逃走一個。因此,這一座山峰的盜賊并不知道那一戰的詳情,只是從正規軍順利來到此地的事實中,猜到那些被自己的首領用重金雇來阻擋他們行動的同行已經覆滅了。

    那些隨軍前來的貴族,卻都很清楚這件事,雖然不知道軍中隱藏的控獸師是那些隨軍修女中的哪一個,卻也都猜到上次勝利,依靠的是白羊宮的控獸之術,都用熱切的目光看向艾爾華,希望王子殿下能夠早出奇兵,對山上的賊寇施以毀滅性的打擊。

    艾爾華也在觀察形勢,見自己的部下已經占據了各個有利位置,再向上強攻的話,損失就會越來越大,而附近各處的鳥獸,都已召集過來,躲藏在山賊的最近位置,時機差不多成熟,便緊閉雙唇,開始默念咒文。

    隨著他一個隱蔽的動作,在他的身后,一個身穿修女長袍、戴著面紗的少女舉起雙手,在胸前合攏,低頭默默祈禱,恭祝王子殿下能夠旗開得勝,盡快消滅盜匪。

    她這樣做,是艾爾華安排的。但這一動作落在隨行貴族們的眼中,就成為了她就是強大控獸師的證據。

    毖自己昨晚干得哭泣**的美貌少女化妝成為圣女修道院的修女,艾爾華躲過了貴族們的注意:心中默念咒文,將自己的心意化于風中,向著那些鳥獸傳播過去。

    智力較低的鳥獸,無法像人一樣抵御控獸魔法的力量。它們只是瞪大眼睛,全神貫注地接受著無形中傳來的指令,心中沒有一絲反抗的意念。

    空中的氣氛,漸漸變得越發緊張。在無數手下護衛之下,那美貌的女匪首眼中露出一絲疑慮,抬起頭來,舉目四顧,眼中的疑懼越來越濃。

    山賊們卻是渾然未覺,依舊努力的拉弓放箭,擲石潑油,最下面的一處防線的山賊還在與攻來的勤王軍戰士舍命苦斗,戰斗依然是那么激烈,吸引了幾乎所有山賊的注意力。

    兩軍相接觸的地方,山賊們守衛在山崖上,趴在崖邊拉弓放箭,擲下石塊,而再向上的那些防線處,山賊們站在高高的山峰上,欺負敵軍的弓箭手射不到這么遠,都放心大膽的站在山崖邊,全神貫注的拉弓擲石,力圖多殺傷一些敵人。

    陡然間,變故發生。無數鳥獸都在同一時刻疾速沖出去,帶起來的疾風呼嘯作響,合在一處,就如轟雷一般,聲音大得任何人都無法忽視。

    盎部下環繞中的美貌女匪首,陡然聽到這震耳的風聲,瞳仁霎時瞪大,心中不祥的預感,將她的心徹底籠罩。

    站在山崖邊的盜賊們,耳中聽到疾風呼嘯的聲音,還未來得及回頭去看,就被草叢中疾沖出來的小獸們飛撲到身上,重重地撞在他們的腰間。

    這些小獸,有兔、狐之類,雖然力氣弱小,但幾只兔子同時猛撞到一個山賊的身上,又用盡了牠們所有的力氣,加起來的力量并不比巨錘猛擊小多少。

    沉重的力道從身后涌來,被撞到的山賊們只來得及驚叫一聲,身體已經飛出山崖,向著下面飛落而去。

    他們在空中拼命地揮舞著手臂,徒勞地向四面抓著,最終卻還是摔落在山石廠,骨祿祿地滾落下去,在巖石上擦得滿身是傷,一直落到下面的勤王軍戰士中間,被他們揮起刀劍,兇狠的一劈兩段。

    無數野兔用盡力氣蹬著雙腿,從草叢中飛撲出來,小小的頭顱狠撞在背對著牠們的山賊身上,讓大批的山賊保持不了平衡,從高高的山崖上摔落,即使不死,掉到下面的時候也徹底喪失了戰斗力,重傷的當場被殺,輕傷的山賊,則在軍官們的大聲命令下,幸運的被俘虜,昏昏沉沉,再也說不出話來。

    一時間,滿山中到處都充滿了山賊們驚悸的慘叫聲,大批山賊從崖上飛跌滾落,就像有數百人在同時表演空中飛人,場面好看至極,讓艾爾華一邊默念咒文,以便微笑欣賞著這波瀾壯闊的雜技表演。

    站在崖邊,放肆地擲石射箭的山賊,在無數小獸撞擊下,轟然摔落,讓盜賊小受到了慘重打擊。緊接著,那些僥幸沒有被撞飛山下的盜賊們,也都陷入到恐怖的圍攻之中。

    無數小獸,都在圍住那些山賊,瘋狂地撕咬撞擊。其中還夾雜著狼狐獾一類的食肉獸,對他們的攻擊更加猛烈兇狠。

    狐獾小小的嘴張開,露出利齒,狠狠咬在盜賊的腿上,讓他們大聲慘叫著,直到撕下一塊肉來,才恨恨地吞下去,然后繼續狠咬。

    野狼疾速撲上,利齒張開,疾速咬向盜賊的咽喉。手中握著弓箭的盜賊,狂亂恐懼地亂揮著手臂,被四面八方沖來的小獸撞得六神無主,陡見黑影撲來,還不及反抗,就被喀嚓一口咬斷了喉管,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痛苦地抽搐掙扎,鮮血將身下的巖石染得大片通紅。

    天空中,飛鳥凄厲的嘶鳴著,向著山賊們疾撲而來。利爪掄起,狠狠地抓在他們的臉上,尖嘴劃出殘忍的弧線,直接插到盜賊的眼睛里面,液體自眼中飆射而出,山賊們放聲慘叫著,捂著臉跌跌撞撞的亂跑,直到一腳踩空,順著山石跌落翻滾下去。

    整個山峰上,在剎那間陷入了極度的混亂之中。所有的鳥獸都想瘋狂了一般,拼盡力氣攻擊著山峰上的人類,爪撕牙咬,嘴啄頭撞,各種方法無所不用其極。

    盎他們攻擊的山賊,發瘋一樣的嘶嚎著,拼命揮舞手中的長弓刀劍,劈砍著四周的飛鳥野獸,斬得漫天鮮血羽毛飛舞,卻終究架不住這么多鳥獸的猛烈攻擊,一個個倒在血泊之中,慘叫著滿地亂滾,身上的肉一塊塊被鳥獸啄下、撕去,直至死得慘不忍睹。

    在下方不遠處,攻上來的勤王軍戰士們驚訝的看著這一幕,對山賊們的悲慘遭遇驚駭不已。

    鳥獸依舊在瘋狂地進攻著,天空中越來越多的飛鳥聚集,卻不攻擊勤王軍戰士。他們那整齊劃一的衣甲,成為了保命的護身符,凡是受到命令攻擊人類的鳥獸,都在無形的命令之下,避免沖到他們身邊。

    在山頂上,柏琳娜已經看得目皆欲裂。她也曾聽說過白羊宮控獸的本領,卻沒有想到為了對付自己這樣一支小小的山賊,竟然會出動如此強大的控獸師,看這樣大的控獸規模,如此兇猛的攻擊,難道是白羊宮的圣女親自出動了嗎?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控獸攻擊作戰的實況,望著自己山腰處的部下都被鳥獸圍攻,滿身是血的倒下,或是忍受不住從山峰上跳下自殺,讓她看得心中滴血。有些山賊悍猛不屈,還在拼命地和那些鳥獸作戰,瘋狂地斬殺著鳥獸,身上卻被利爪尖嘴撕得一塊塊血肉掉下來,被鳥獸們團團圍住,瘋狂地攻擊著,配著他們悍猛不屈的慘叫聲,看上去就像惡夢一般。

    看著這凄慘恐怖的一幕,柏琳娜滿頭滿身都是大汗,艱難地張開嘴,正要下令部下拼力反攻,這時在天空中,卻突然出現了剠耳的尖叫。

    抬起頭,她那微帶陰狠之意的美麗眼睛迅速瞪大,清楚地看到,有無數飛鳥從四面八方飛來,聚集到了自己的頭頂,像一大片烏云般,向著自己籠罩下來。

    山頂的空地上,站著大批的兇悍山賊,都持刀拿劍,守護著自己的首領。

    他們的瞼上,也都有恐慌驚愕的表情,緊緊地咬著牙,兇狠地瞪視著天空中的飛島,有人在高喊:“控獸術!殺掉控獸師!”他們也算強盜中有見識的人,可惜施展這么強大控獸法術的魔法師,正隱身在山下大軍之中,他們現在沖出重圍都不可能,又怎么能在萬軍之中,一舉墜沒敵人約主將?

    ,小驚慌憤怒的呼喊聲中,漫天凄厲的鳥鳴在頭上響起,無數飛鳥從四面八方疾射而來,揮舞利爪,瘋狂地抓向他們的瞼和眼睛。

    訓練有素的山賊們,立即舉起刀劍,迅猛地劈殺著天空落下的飛鳥。凄厲的嗚叫聲如雷般震響起來,鮮血羽毛漫天飛舞,無數飛鳥被利刀劈呻一慘鳴著摔落地面,有許多鳥一時未死,還在用翅膀和腳爪在地上艱難地爬行,一直爬到山賊們的腿上,拼盡最后的力氣,瘋狂地將嘴啄入他小腿的肌肉之中。

    所有的鳥獸都在拼命地攻擊人類,這場景就像地獄一般。這一處崇山峻嶺,原本就是人跡罕至,鳥獸極多,此時都被艾爾華召喚出來,發揮出來的力量,讓艾爾華本身都感覺到意外。

    他越見精進的控獸法術,讓他操控著這些鳥獸,瘋狂攻擊著一切沒有穿勤王軍制服的人類,但這控獸術能夠支持多久,還不能確定。

    山腰處的各道防線上,山賊們拼命砍殺著鳥獸,再也無暇他顧。如果給他們時間,或者他們能殺光這些造反的鳥獸,畢竟他們都是素慣作戰的悍匪,而且整天在山里打獵,這些鳥獸都是他們的肉食,對于獵殺牠們頗有心得,只是一下*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子出來這么多,讓他們難以應付。

    山下傳來了激烈的戰鼓聲,勤王軍戰士們不肯給他們從容殺光鳥獸的機會,已經在戰鼓催促下攀巖而上,揮舞著刀劍,兇狠的將他們砍劈倒地。

    被鳥獸圍住的山賊們,不要說再擲石潑油抵抗,就連視線都被漫天飛鳥遮住,直到利刀臨身,噗地刺透胸膛,他們才痛苦的大叫著,一頭栽倒在地上,隨即被無數鳥獸撲到身上,瘋狂地將他們撕得粉碎。

    在鳥獸瘋狂攻擊的掩護下,勤王軍戰士們可以從容地爬上山崖,越過山道,沖向那些被圍攻的山賊,將他們砍翻刺倒,迅速的向山頂上攻去。

    防線被一道道的輕易攻破,在平時會消耗掉大量戰士生命的堅固防線,此時卻顯得不堪一擊,甚至沒有山賊能來得及防守,就被鳥獸之中刺來的利劍割斷了咽喉,慘死當場。

    艾爾華站在山下,抬頭仰望山頂,看著那空地上的大批山賊被漫天飛鳥圍攻,暗自冷笑。

    平時這些山賊或許有希望殺光飛鳥,但現在有自己的部下大軍猛攻山峰,等到他們干完這些事的時候,自己的部下已經沖上山峰,他們的頑強抵抗也都將是徒勞!

    陡然問,一個窈窕倩影沖破漫天飛鳥圍攻,一個箭步躥到山頂懸崖邊,舉起長弓,奮力拉開弓弦,嗖地一聲,將鋒利的箭矢朝著他這邊射來!

    在他們中間,隔著極遠的距離,如果是平地,對方絕對達不到這么遠的射程。

    可是現在,她位于險峰頂部,借著居高臨下的優勢,射程拓展了許多,可以一直將利箭射到他的面前來。

    以她的箭術,即使隔著這么遠的距離,依然能夠百發百中。美麗的女匪首瞪大眼睛,里面現出殘酷的殺意,冶漠的望向山下大軍,貝齒已經忍不住咬緊了櫻唇。

    箭若流星,從高空中疾射而來。它的目標,卻并不是眾軍簇擁下的愛德華王子,而是他身后穿著修女長袍、正在默默祈禱的少女。

    箭還在空中很遠,艾爾華就已經看到了它的目標指向所在。那戴著面紗的少女,是他昨天找來的,讓她改扮成白羊宮的修女,來為自己分擔注意的目光。

    盡管是萍水相逢,但這少女的**間、**里面還流淌著他的精液,怎么能容許別人在他面前射殺。艾爾華冷哼一聲,策馬轉身,從容的衛護在那少女面前。

    佩劍被他隨手拔出,向著空中疾揮,重重地斬在飛來的利箭上,發出當的一聲大響。

    利箭上,挾著巨大的力量,足以將幾個人射得透穿。但在強大的戰士面前,這力量卻算不得什么,被他揮刀斬去,立即失了準頭,歪歪斜斜的向一邊落下,噗地插入地下,將厚厚的巖石都當場射穿。

    山峰頂上,美貌匪首已經瞪大美目,不禁露出驚駭憤怒的神情。這個可惡的小弊臉王子,竟然能擋住自己拼力射出的一箭,讓自己功敗垂成,不能射殺那個施展控獸術的修女,解決部下的危難。

    她舉起弓來,還要再射,卻見那些貴族已經揮手下令,帶領著私兵擋在愛德華王子的面前,連同他身后的修女一起遮護住,自己射下這一箭,就算能穿透私兵的盾牌和身體,還是不能射殺那身穿重甲的王子,以及他身后的控獸師。

    與此同時,大批的飛鳥眾集而來,甩脫那些揮刀劍砍劈的山賊,疾向她飛射,利爪掄起,閃電般地抓向她的臉寵。

    雖然不是靠臉混飯吃的,可是身為女性,怎么也不能容許自己臉上出現大片的血痕。柏琳娜心中大驚,立即舉弓狠砸,手中利箭如毒龍般剠出,噗地刺穿一只山鷹的咽喉,連同后面的一只野鴿子,也都穿在箭上。

    一邊猛砸,她一邊奮力前行,試圖遠離身后的山坡。這一片平地,走上來可以保證安全,可是身后的山坡有些陡,若被飛鳥逼得退后,一腳踩空,就可能摔傷。

    漫天飛鳥在艾爾華的命令下,疾速撲向柏琳娜,用盡各種方法攻擊著她。盡管柏琳娜拔出佩劍,閃電般地劈刺,左手也在揮拳猛砸著這些飛鳥,還是被牠們逼得手忙腳亂,應接不暇。

    幸好,她的身上還穿著甲胄,雖然不太厚重,卻也能夠抵擋飛鳥利爪的襲擊。而在她的前方,那些忠實的部下們已經舉刀劍狂沖過來,奮力斬殺著空中密布的飛鳥,試圖救她出來。

    天空中,到處都是飛鳥瘋狂的飛舞;在她的耳邊,充滿了翅膀撲打的聲音,和凄厲的鳥鳴,視線也被漫天飛鳥遮擋,幾乎看不清什么東西,只能憑借本能,飛速猛砸著。

    在無邊的混亂之中,她沒有注意到,在她的身后,一只巨大的黑熊悄悄地從山坡上爬了上來,身邊飛舞著大量飛鳥,在鳥類的掩護下,悄悄地走到她的身后,突然爆發出強大的力量,拼盡所有力氣,向著她疾速撲過來!

    危險的感覺在心頭涌起,柏琳娜迅速轉身,佩劍拼力向下劈去,還未砍到那熊身上,巨熊已經揮起熊掌,狠命地擊在她的后心,將她整個人擊飛出去。

    窈窕健美的嬌軀被巨掌擊到空中,柏琳娜喉間一甜,噗地噴出大口鮮血,就在空中暈厥,轟地一聲,摔落到地面上。

    天空中的飛鳥放聲嗚叫,向著昏迷的女匪首飛射而去,就要撲到她身上時,突然接到了另一個命令,立即振翅高飛,沖向那些狂呼跑來的兇悍山賊們。

    借用了鳥獸的耳目,艾爾華可以了解山頂上發生的事情。那些山賊陡然失去了指揮,已經陷入到徹底的混亂之中,而四面八方還有大批的鳥獸沖上來,讓他們疲于應付,更不能對攻山的軍隊展開阻擊了。

    山下的勤王軍戰士,如潮水般向山峰上涌去。那些勉強擺脫開鳥獸攻擊的山賊們,還不及喘上一口氣,就被勤王軍戰士攻到面前,兇狠地打倒在地,牢牢摑縛起來。

    防線一道道的被攻破,悍然反抗的殘匪都被當場斬殺,棄械跪地的山賊被抓為俘虜,踏著滿地的鮮血尸體,勤王軍戰士終于攻上山頂,呼嘯著沖向那些正在與飛鳥糾纏的兇厚山域們。

    絕望的呼喊聲,在山頂響起。就算再兇狠的盜賊,也不得不面對現實:他們的山寨,終究是被王國的正規軍攻破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