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八章臥室驚變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柏琳娜悠悠醒轉,映入眼中的是熟悉的景物,她正躺在自己的臥室里面,那張舒舒服服的大床上。

    身上傳來不舒服的感覺,后背隱隱有些疼痛。柏琳娜輕輕地呻吟了一下,想要翻個身,卻驚訝地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捆著。

    她低下頭,看到自己身上的甲胄已經被解開脫下,只穿著里面的絲綢衣服,雙手被反綁在背后,捆得結結實實,無法掙脫。

    咬著牙嘆息一聲,柏琳娜心里明白,自己終究是被敵人俘虜,沒有被戴上繚銬打入囚籠,已經是幸運的了。

    或者,也未必真的是幸運。危險的感覺涌上心頭,柏琳娜立即抬起頭來,在屋中掃視著,眼中射出警惕惱怒的目光。

    她熟悉的臥室里面,卻站著一個男人,而在平時,山寨中的男人是絕對不容許進入她房間的!

    她兇狠的目光望向那個男人,卻見他背對著她站在床前,身上穿著華貴的貴族服飾,身材顯得很健美,一副悠閑的模樣,正在打量著她的臥室。

    這位王子殿下,自然是她現在的主人艾爾華。在打敗收降了殘匪之后,他就占據了這個山寨,把山寨的舊主脫下衣甲捆起來,放到了她的床上。

    這里是北邙山中最險峻山峰的頂部,被悍匪盤踞多年的山寨里面。雖然是在高聳險峰的頂端,道路崎嶇難行,這個臥室卻還布置得很不錯,讓他看得心里高興。

    屋中的布置,就像一個山賊首領應該有的那樣,簡略大氣,雖然顯得有些粗陋,卻充滿著豪邁的感覺,屋中擺放著一些細微的飾物,卻還有著女子獨有的婉約溫柔,和諧地融合在一起,有著別樣的魅力。

    耳邊聽到喘息的聲音,艾爾華回過頭來,微笑看著自己的女俘虜,眼中隱隱現出光芒。

    這名女匪首,果然是漂亮剽悍,身材健美有力,偏又玲瓏剔透,性感迷人,將剛強兇悍與溫柔嫵媚集于一身,讓他頗有征服的興趣。

    屋里的布置,和她的風格很相似,兇猛美貌的女匪首,被牢牢地摑在她的床上,美麗的眼中射出兇狠的目光,就像一頭雌豹一般,扭曲的身體現出誘人至極的曲線美,讓他的**不由自主地挺立起來。

    必琳娜敏銳的目光注意到他的下體在悄悄地膨脹,眼中怒意升起,喝道:“小白臉!你想怎么樣?”她的聲音清脆動聽,卻顯得有些粗豪,正合匪首本色,只是里面隱約包含著一絲柔媚之意,混在響亮的聲音中,同樣是有著奇異的混合魅力,令人聽而難忘。

    艾爾華站在床前,微笑低頭,欣賞著她憤怒脹漲紅的美貌容顏,悠然道:“你敢搶我的商隊,殺我的人,現在又落在我手里,你覺得我應該怎么樣?”

    柏琳娜怒哼一聲,閉上眼睛,咬牙道:“從做山賊那天起,就知道有這個下場!既然如此,要殺要剮,都隨便你!”爆爾華微笑不言,手卻在緩緩動作,將自己的褲帶解開,褪下褲子,**高高翹起,緩緩地向她高挺的瓊鼻探過去。

    柏琳娜半晌聽不到他說話,鼻中卻嗅到一股奇異的氣味,讓她心中暗叫不好,霍然睜開眼睛,看到了一根粗大的**,正挺立在她瓊鼻前面,幾乎碰觸到了她的鼻尖。

    陽光從天空中射來,穿過寬大的窗子,射進了堅固粗陋的屋子里面。在寨主房間里,柏琳娜瞪大眼睛,看著近在眼前的**,呆呆的發愣。

    在陽光照耀之下,這根粗大至極的**通體碧綠,正閃爍著晶瑩的綠光,映得她英武美麗的容顏,都有些發綠。

    雖然從來沒有見過男人的東西,可是按照她從前所學的知識,這東西絕對不會是綠色的。陡然看到這么奇異的物體,勇敢的女匪首不由頭皮發麻,抬起眼睛,看著這根**的主人,在他那英俊的面龐上,只見膚色與常人相同,唯一的綠意,也是那晶瑩**反射出來的光芒,映到臉上造成的。

    **的光芒,照射著他們的面龐。臉色越來越綠的柏琳娜,瞪大眼睛看著艾爾華,終于忍不住問道:“你這東西,怎么長成這個顏色?”雖然是粗聲粗氣的說著話,因本性而無法改變的那一絲柔媚,還是讓她的聲音變得奇妙悅耳,口中的香氣打在**上面,溫暖異常,還有些癢酥酥的。

    看著她嬌艷欲滴的紅唇在自己**下面開合,艾爾華的心中也在發癢,就很誠懇的對這**下的美女說道*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你替我含一含,我就告訴你!”必琳娜瞪大眼睛,變綠的俏臉迅速漲紅,兇狠的怒視著他,咬牙叫道:“你這該死的小白臉,休想!”在她憤怒大叫的時候,艾爾華微微彎下腰,讓自己的**下探,**輕輕碰觸到她的嘴唇上。

    美貌女匪首的櫻唇,柔軟濕潤,在怒吼聲中,櫻口張開,**趁機向里面探去,在櫻唇內側輕輕的贈了一下。

    必琳娜立即瞪大了眼睛,狂怒地瞪視著他,頭發都像要在憤怒中挺立起來般,兇狠地瞪了他半晌,突然張開嘴,狠狠一口香唾,啐向他的臉上。

    艾爾華是什么人,哪能輕易被她噴中,立即制敵機先,胯部向前一挺,噗地插進她的溫潤小嘴里,將她的香唾都堵回去,沾在**頂端,流回口中,只能自己吃掉。

    受到這樣猛烈的侮辱,柏琳娜更是怒得頭上都像著了火一樣,既然已經無法躲開屈辱,她索性用力張大嘴,狠狠一口,兇猛地咬在粗大的**頂端上面!

    美女一怒,將所有的力氣都運在貝齒上面,拼命地咬住口中巨物,狠命磨著堅硬潔白的牙齒,只想一口咬斷他的**,至于自己這樣動作所受到的侮辱,那就都顧不得了!

    身為匪首,每天和人拼斗,打敗和震懾那些強悍的部下,力量自然大得驚人,牙齒上的力氣也遠超常人,這樣一口嚼下,就算是硬核桃,也要被她一口咬得粉碎!

    可是口中的巨物,雖然不如核桃那么堅硬,卻更有韌性,不管她用盡千般嘴法,扭動著螓首,從各個角度狠命咬下去,卻還是咬不破它的表皮,更不用說將它徹底咬斷了。

    被她這么變換姿勢的不停噬咬,艾爾華爽得直嘆氣,擦腰站在床前,終于忍不住劇爽呻吟道:“好,再用力,好爽……果然是山寨的頭領,非同一般,吮吸**的本領也比別人強好多……”他這樣強烈的贊美,讓柏琳娜眼前一黑,幾乎氣暈過去。

    恨恨地在上面狠咬一口,柏琳娜松開被硌得疼痛麻木的貝齒,抬眼怒視著艾爾華,怒道:“你這是在練什么邪門本領,都練到這個地方來了?”艾爾華仰天長笑,得意非凡,笑吟吟地說:“想知道嗎?替我吮吮,我就把練習方法告訴你!”必琳娜啐了一口,怒道:“我又不長這東西,要練習方法干什么?死遠一邊去,別來煩我!”可惜她現在已經不是這個山寨的主人了,她說的話,也未必有人肯聽。

    艾爾華被她咬得劇爽,哪還管她那么多,一把抓住她黑白相間的柔密長發,狠狠一槍,頂開柔軟櫻唇和堅硬貝齒,刺進了她的口中。

    手中的長發,柔軟細密,當中的白色絨毛,溫柔得就像狐皮大衣上的毛發一樣,讓艾爾華愛不釋手,雙手捏揉著它,享受手中那溫暖柔軟的感覺,下體用力下探,深深地插進她堅強勇敢的小嘴里面。

    那櫻桃小口的感覺,也與眾不同。濕潤緊窄之外,還有一絲隱含的柔媚之意在口中涌起,自馬眼透入,直人體內,讓艾爾華精神一振,爽意大增。

    柏琳娜憤怒的喘息著,用力咬緊嘴里的東西,雖然明知道咬它不動,還是用這種方式發泄著屈辱與憤怒。

    爆爾華卻是被她咬得大爽,抓住手中柔密毛發,用力在她嘴里狠干,胯部狠狠前挺,**一下下的重重戳在嬌嫩口腔里面,撞得柔滑香舌和上顎痛楚酸麻,他卻在這劇烈的撞擊租噬咬下,爽得大呼小叫,索性翻身上床,騎在她的身上,抓住螓首用力下戳,在她櫻桃小嘴里爽個痛快。

    窈窕誘人的溫軟嬌軀,被他騎在胯下,屁股狠狠地坐在她的酥胸上,雙腿緊夾著她的螓首玉頰,**一下下的向里面狠戳,終于撬松了女匪首緊咬的貝齒,**對準位置,**重重剠到咽喉軟肉上,只一下就讓美麗的女強盜白眼直翻,“呃]地一聲,險些氣暈過去。

    可是艾爾華還沒有爽夠,抓住她頭上黑白相間的柔細毛發,**撐開溫暖濕潤的小嘴,**重戳咽喉軟肉,噗嗤插到里面,讓柏琳娜的白眼越翻越厲害,最后被干得幾乎窒息。

    **深深地插在食道里面,被濕潤柔滑的咽喉軟肉套弄得劇爽,艾爾華低著頭,看著她美麗面龐上充滿屈辱憤怒的表情,鮮紅小嘴里面插著自己巨大的**,直干得她美白翻白,這樣凄美情景讓他興致高昂,狠命在里面戳了幾十下,終于忍耐不住,噗地射出來,將大量的精液射進她的咽喉深處。

    柏琳娜剛剛習慣了他的奸淫,勉強喘了一口氣,就被他滾燙的精液射進喉管,燙得悶哼一聲,不由自主地大口咽下他的精液,以免被嗆死。

    精液的量實在太大,除了直接射進美人胃部的精液之外,還有許多順著喉嚨流出來,溢滿口腔,讓嬌嫩緊窄的櫻桃小口,充滿了艾爾華射出的精液。

    柏琳娜被他干得處于半昏迷狀態之下,憤怒之中,緊緊地咬住爆爾華的**,雖然不能止住他的精液噴射,卻也可以勉強發泄一下怨忿。

    盎美人貝齒緊緊咬住,艾爾華爽得更厲害,**劇烈跳動,精液激射,打在勇猛美女的上顎和香舌上,沾染在上面。

    直到射完,艾爾華才喘了一口氣,抱緊美人螓首,趴在她的大床上喘息不語。

    這里是她平時住宿的地方,他的臉貼在床單上面,能嗅到她誘人的香氣,沁人心脾,讓他的**在射精萎縮之后,又漸漸地開始恢復硬度。

    他的**放在小嘴里面不抽出來,柏琳娜也沒有辦法,無奈地將口中精液一口口咽下,免得弄臟自己干凈的床榻,等到都暍完了,用力搖著頭,憤怒的低吼著,命令他將**抽出去,如果不聽,她就要罵了!

    嘴里塞著一根**,叫聲自然不會太清楚。艾爾華聽得有趣,挺起下體,在她嘴里戳著,有一應沒一應地和她閑聊,用的卻是原來世界的語言,彼此都不知道對方在說些什么。

    等到柏琳娜罵得累了,咬著**氣呼呼的喘息時,艾爾華才將**從她嬌美櫻唇里面拔出來,低頭看看,玉頰上面沾染著精液,漂亮臉蛋被弄得一塌糊涂。

    必琳娜瞪著眼睛,氣憤的看著他,瓊鼻中還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看來是被氣得不輕。艾爾華有過則改,奸心地抓起她的柔密頭發,在臉上擦擦,把瞼上的精液,都擦到了白色的細密毛發上面。

    柏琳娜驚叫一聲:“我的頭發!”看看自己最注意保持清潔的雪白柔發被沾上精液,不由氣填胸膛,罵道:“死小弊臉,干都干過了,還不快滾!”艾爾華大仁大量,也不在意她的粗魯舉止,只是笑嘻嘻地動手來解她的衣服,將她那件寨主外衣脫下去,又除了內衣,露出了雪白嬌嫩的酥胸。

    高聳的玉峰,瑩滑細膩,散發著瑩潤的光澤,在陽光照耀下,顯得白里透紅,誘人至極。

    爆爾華眼中閃閃發光,伸手捏揉著她的胸部,感覺著那極柔滑暢美的手感,微笑著夸獎道:“真看不出來,表面上這么粗魯野蠻,皮膚和身材還真是好,這**長得……嘖嘖……”柏琳娜氣得破口大罵,將山賊中常用的粗口都罵出來,艾爾華聽不得這些粗話,隨手抓起自己的內褲,塞進她的櫻口中,堵住她的罵聲,落個耳根清靜。

    他已經把外面都安排奸了,附近有大量士兵把守,所有俘虜都被關押起來,沒有人會來打擾自己。而且屋里已經布下了結界,隔斷聲音,就算屋里鬧得天塌地陷,也不會有人聽到。

    在這幽靜的寨主臥室中,艾爾華唇邊帶著恬靜的微笑,緩緩脫去她的衣衫,露出了窈窕性感、凹凸有致的美妙嬌軀。

    在陽光照射下,她的皮膚雪白柔滑,隱隱透著紅暈,如剝開的雞蛋般柔嫩潔白,艾爾華伸手撫摸著她的肌膚,愛不釋手,口中忍不住發出快樂的歡笑聲。

    被他的手摸到**部位,柏琳娜卻是氣得發瘋,可是手腳都被捆住,想反抗都做下到,即使在床上拼命掙扎,也只不過更增添了他的興趣。

    用力按住她的嬌軀,艾爾華歡笑著解開她腰間皮帶,將手伸進了她的褲子里面,捏揉著柔嫩細滑的臀部,一邊夸獎著她皮膚的滑嫩,一邊繼續向里摸去。

    盎敵人摸到了屁股,柏琳娜的臉漲得如血一般紅,眼睛也瞪得極大,里隊面現出焦慮至極的兇光,半裸嬌軀如條活魚般在床上拼命掙扎扭動,簡直就是一副快要發瘋的模樣。

    她的掙扎突然變得如此劇烈,讓艾爾華有些疑惑,費了些力氣才壓住她,用力騎在她的身子上面,雙腿狠狠地夾住她不住亂踢的美腿,手繼續向里面伸去。

    手中捏揉著柔軟**,向著兩腿中間的方寸寶地摸去,在尾椎骨那里,他的手被什么東西阻住,不由好奇地向臀部中央摸弄。

    緊接著,他的臉色變了,他能夠感覺到,在自己的手中,有一根毛發柔滑濃密,手感好至極處的,毛絨絨的大尾巴!

    【第十七卷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