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章絕色母女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爾華左手挽著美麗少女,右手牽著性感犬奴,心情一片大好,走到牛棚中央,看著兩人都跪坐在鋪著木板的地面上,身下還墊著厚厚的干草,身材都好得讓人噴血,不由又動了雅興,**挺立起來,指向她們的絕美容顏。

    蕾莉安翻身跪立起來,雖然恨得直咬牙,還是張開櫻唇,狠狠一口將挺立的**咬到口中,用力吮吸舔弄,潔白整齊的貝齒在**上面輕輕地研磨著,恨不得一口將它咬斷。

    但那只是想想罷了,為了不觸怒艾爾華,她不能做這徒勞無功的事情,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努力吹簫品弄,讓艾爾華快速射精,好讓自己的母親與桃露絲圣女少受一次凌辱折磨。

    經歷了長期的訓練調教,她吹簫的本領己經是天下一絕,嫻熟得不能再嫻熟。艾爾華的**簡直就像長在她的口中一般,柔滑香舌頂弄著**上每一處熟悉的地方,她都能知道那是**的哪一個部位,上面有幾根血管。

    她的身上穿著漂亮而又樸素的衣裙,雖然是牧牛女的裝束,卻極為合體,現出她誘人的纖美嬌軀,窈窕動人至極。

    如此美麗可愛的少女跪在艾爾華的胯下,溫暖濕潤的櫻桃小嘴用力吮吸著他的**,讓艾爾華心情大爽,享受著她小嘴的美妙滋味,不由抬起手來,按在她的螓首上,撫摸著黑玉般的順滑長發,連聲稱贊,對自己的調教本領也是自豪不己。

    他的目光落到一旁跪坐的桃露絲圣女身上,那圣潔美麗的面容依然是一片呆滯癡迷,清澈美目中射出迷離的目光,看上去極為凄美,讓他也忍不住動心。

    輕輕地將手按在美麗少女的額頭上,艾爾華微微用力,將她推開到一邊,**從溫軟紅唇中緩緩抽出來,帶著一根亮晶晶的長絲,從**一直連到濕潤櫻唇上面。

    就像夢游一樣,艾爾華默默地看著圣潔美麗的桃露絲圣女,輕輕邁步走到她的身后,讓她趴跪在干草上面,**挺起,小心地頂到她高聳雪臀的粉紅菊門上,鼴手抓住纖腰**,**借著口水的潤滑作用,分開美妙的菊蕾,緩緩地滑進了緊窄柔韌的菊道里面。

    桃露絲圣女雖然是表面平靜如常,心中卻悲憤得燃起了熊熊烈火。自己純潔的身體,己經淪為了魔徒的玩物,這一次,又要被他淫辱,將他那邪惡污穢的東西,插到自己的后庭里面,用這樣詭異邪惡的方式,來對自己進行奸淫!

    如果不是為了圣女修道院的前途,她一定忍不下來。但在承受著后庭巨物暴烈抽剌的同時,她還在暗暗發誓,只待那魔徒在自己菊道里面射精,在達到**時,也就是他最虛弱、防備最松懈的時候,她一定要轉過身來,對那魔徒施以猛烈一擊,將他的心臟擊得粉碎,讓他再也沒有能力害人!

    艾爾華自然感覺不到她心中的驚濤駭浪,只是覺得她的蜜道里面柔韌緊窄,還在不安地顫抖著,摩擦緊夾著他的粗大**,比平時更讓他興奮快樂。

    挺動著胯部,艾爾華快樂地奸淫著圣女殿下的菊道,**在插入時,摩擦著她的菊道內壁,只覺柔滑如絲,摩擦的快感讓他舒爽至極。

    抬起眼來,看著一旁跪坐的蕾莉安,正在眼睜睜地看著他暴奸桃露絲圣女的菊道,卻無可奈何,只能悲憤地流著眼淚,讓清澈灼熱的淚水滑過玉頰,一直灑落到高聳的少女酥胸上面。

    這樣的表情讓艾爾華很是爽快,干得也更加有勁頭。而琪娜娜公主也很快樂地看著這一幕,看到蕾莉安的悲憤表情,她就像夏天喝了冰水一樣快樂。

    魔電龍槍插到菊道里面,帶未了令人興奮的**感覺。桃露絲圣女輕輕地嬌喘著,**在艾爾華的拉動下,不住地向后挺動,扭動著纖美腰肢,用旋轉的菊道摩擦套弄著艾爾華的**,期望著他能快些射精,好讓自己有機會發出致命的一擊。

    可惜的是,艾爾華今天己經射了好多次,一時半刻是射不出來了。他只是快樂地暴奸著桃露絲圣女的菊穴,對于她今天興奮的表情有些驚奇,感覺到奶牛的發情期是不是到來了?

    不過桃露絲圣女最近和他交歡時一直都比較熱情,從不違抗他的命令,艾爾華倒也沒有太多在意,只是被她激起了雄心豪情,微一動念,大量的催情從魔電龍槍中奔涌出來,透過柔韌腸壁,迅速地傳到圣女殿下玉體之中。

    這樣強大的催情能量,是身體己經極度敏感的桃露絲圣女無法抵御的。一時間,她的身體就像著了火一樣,性感紅唇中不由自主地發出淫浪的叫聲,用力扭動著玉體,豐潤雪臀向后方用力擠去,希望艾爾華能將**插得更深一些,緩解她體內熊能燃起的欲火。

    艾爾華得意地微笑著,手掌撫摸著她光滑柔美的**,撫過雪白粉嫩的大腿,一直伸到她的光潔小腹下面,撫摸著她的圣潔花瓣,手指插進濕潤蜜道里面,捏揉著她的陰蒂,在肛奸的同時,進行著快樂的指奸括動。

    在他的心意指揮下,手指上傳出的催情力量涌入陰蒂和蜜道,讓桃露臥圣女嬌軀火熱,心上像被大錘猛擊一般,痛苦興奮一起涌來,濃密的金發都幾乎要興奮得豎立起來,用力扭動著嬌軀,口中發出敞求不滿的嬌喘呻吟聲,簡直要被胸中能熊燃燒的烈火將整顆心燒成灰燼。

    她的緊窄菊道,更加猛烈地抽搐收縮,壓榨著艾爾華的**,讓他興奮至極,猛烈挺動胯部,大抽大插,讓純潔的圣女殿下在這樣奇異的奸淫交合之中,感受到異樣的劇烈快感。

    他的另一只手伸向前方,按在她波濤洶涌的雪白暴乳上面,用力揉捏,催情力量從指間透入**玉峰,讓桃露絲圣女**顫抖,雪白甘美的乳汁從**上流淌出來,散發著雪白晶瑩的光澤。

    幾方面的強烈刺激一齊涌來,就算是心智堅強的桃露絲圣女也抵擋不住,用力扭動著嬌軀放聲淫喊尖叫,頭腦中一片昏昏沉沉,將一舉擊殺魔徒的計畫,徹底丟到了九霄云外。

    **的快感,如猛烈的怒潮般奔涌而未,迅速將她整個籠罩在里面。尊貴的圣女殿下,緊窄的菊道猛烈地收縮著,擠壓套弄著艾爾華的**,讓他在極爽之中,**劇烈地跳動起來,向著她的玉體深處猛烈噴射出滾燙的精液。

    與此同時,他的手指狠狠地刺到最深,痙攣地摳弄著蜜道深處,拇指用力捏住陰蒂,指肚在柔嫩陰蒂上面猛烈摩擦著,快感如狂潮般沖向桃露絲圣女,加上菊道深處被熱精噴射的快意,讓她興奮地尖叫呻吟,在這等了許久的千載良機之時,竟然快樂地暈了過去。

    她按在地板上的玉手無力地軟化,圣潔美麗的容顏撲倒在木質地板上,和散發著情香的稻草貼在一起,興奮的灼熱淚水從眼中流下來,灑在干爽的稻草上面。

    在這一時到,艾爾華的心里也是昏昏沉沉,抱住她完美誘人的嬌軀,抑制不住地向著她的玉體深處噴射著精液,只覺圣女殿下的菊道如此緊窄,緊緊套弄住自己的**,爽得他神智不情,只顧努力向前挺胯,讓**整個插進她的玉體里面去,恨不得將**送給她才好。

    在一旁,蕾莉安瞪大清澈純凈的眼睛看著這一幕,淚水都幾乎要流干。如此好的機會,竟然輕輕錯過,反而讓桃露絲圣女多受了一次奸淫凌辱,讓她心痛惋惜,緊緊咬住的貝齒幾乎要將櫻唇咬破。

    但她心中的堅定信念,讓她絕不肯輕易地承認失敗。蕾莉安狠狠地咬著嘴唇,美麗眼中噴射著憤怒的烈焰,漂亮的**在地板上移動著,膝行上前,伏在艾爾華的胯下,伸出丁香小舌,顫抖地舔向他的陰囊和**根部。

    艾爾華正射得暢快,突然被柔滑濕潤的香舌舔在下體上,不由一顫,射出的精液更多了一些。

    為了能舔得更親密一些,堅強的少女費力地將俏臉貼在他們交合的下方,仰起玉容,張櫻口將艾爾華的睪丸含到里面,溫柔吮吸舔弄,感覺到一滴滴的液體灑到唇上、臉上,心中酸苦悲憤,卻也只能努力將口中的液體咽下去。

    圣女殿下的菊道,顫抖著擠壓**,讓**根部被菊穴夾得劇爽,艾爾華喘息著,輕輕捏住柔滑**推開,濕漉漉的**從里面緩緩抽出來,叭地一下,打在蕾莉安的玉面瓊鼻之上,**剛好砸中了她美麗的眼睛。

    好不容易看到他不再奸淫凌虐圣女殿下,蕾莉安也不顧眼前模糊,含淚張大櫻口,用力將**含到嘴里,剛好感覺到**在最后一次顫抖著,大滴的精掖從尿道里面擠壓了出來!

    美麗的眼睛含著淚水和精液,蕾莉安恨恨地**著艾爾華的**,用自己這些天學到的知識技能服侍著他,心里只想著在成功擊殺他之后,把他當場碎尸萬段!

    可惜最好的機會己經失去,在計畫中擔任殺手的桃露絲圣女反而被干得**暈厥,玉體趴伏在地板上,興奮的淚水從失神的美目中流淌出來,一副爽呆了的模樣。

    琪娜娜公主看得高興,蹲下身來輕柔撫摸她的黃金密發,揪著她的耳朵將她弄醒,溫柔地說:“圣女殿下好厲害,被男人干后面,也能被干得**,噴出這么多的**來!”

    她的纖美玉手指向桃露絲圣女的下體,只見雪白柔嫩的大腿根部,流滿了精液蜜汁,一片殷濕。

    蕾莉安含著**,目光向那邊看去,看到桃露絲圣女的粉紅菊穴還在大張著,露出了里面粉紅色的腸道,忽然想起口中的東西是從她的后庭里面拔出來的,不由更是熱淚盈眶。

    幸好,出于圣女殿下的特殊體質,口中的**上并沒有沾上什么不好的味道,反而是有著淡淡的奶香,就像她曾被艾爾華恩賜喝過的極品美乳一樣,有著別的牛奶不具有的奇妙滋味。

    “你,去舔!”艾爾華撫摸著蕾莉安的螓首,隨手指著她的母親,發下了命令。

    穿著情涼女仆裝的伯爵夫人嬌軀微震,不敢違抗命令,只能含淚爬到桃露絲圣女的身后,抽泣著將絕美玉容埋在她的雪股之間,輕輕伸出香舌,舔在被奸得張開的菊穴上面。

    桃露絲圣女無力地趴在地板上,失神地喘息著,心中卻是羞慚痛苦,為自己失去了這樣一個刺殺良機而悔恨不己。

    她聽到了剛才琪娜娜公主的調笑譏諷,也能感覺到后庭菊穴上面有滑膩香舌在靈活地舔弄著,甚至吻上菊花,輕柔地吮吸著里面的精液,這讓她心中更加痛苦不堪,對蕾莉安充滿了歉疚之情。

    蕾莉安美妙櫻口中含著粗大**,悲憤的目光透過淚幕和精液,看著自己母親舔著桃露絲圣女的后庭菊花,就像大錘重擊在她的胸口,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艾爾華看得有趣,突然抓住螓首,用力挺胯,將被吮得恢復雄風的**狠插進她的咽喉軟肉中,讓這美麗倔強的少女猝不及防,當場被干得翻起了白眼。

    在室息的痛苦之中,堅強的少女忍不住唔唔地哼著,從瓊鼻中發出痛苦的哼鳴聲。艾爾華卻在抱住她的螓首興奮狠干,直到她快要暈去時,才大發慈悲將**從她小嘴里面拔出來,恩賜道:“去,和她一起舔!”

    美麗少女流著淚水,撲倒在地板上,堅強地向著桃露絲圣女爬行,抱住她柔滑健美的**,低下頭去,用力吻上了她的嫩穴,舌尖堅定地刺到穴口顫抖的嫩肉里面,用力舔弄吮吸起來。

    伯爵夫人還在默默地流著眼淚,**著桃露絲圣女的菊穴,從里面品嘗到了奶汁的味道,就像她女兒嘗到的美味一樣。

    桃露絲圣女側身躺在地上,承受著這一對母女花在前后兩側的舔弄吮吸,健美嬌軀忍不住顫抖。而琪娜娜公主還不肯放過她,快手快腳地將下體衣裙解開,粉紅嫩穴貼到她的面前,讓她來舔自己的下體。

    聽到她笑瞇瞇地說:“奶牛,舔!”

    桃露絲圣女心中大恨,卻不敢露出破綻,只能一臉迷茫地伸出香舌,屈辱地舔上了她的**,將舌尖在穴口嫩肉上來回舔弄不休。

    美麗可愛的小公主坐在木質地板上,張開雪白修長的美腿,緊緊夾住她的絕美玉容,顫抖嬌呼著,指揮著她舔得更深一些。舌尖一直探入嫩穴深處,桃露絲圣女將她流出的興奮蜜汁,一口口地**到嘴里,默默地咽下去。

    與此同時,圣女殿下也在流著蜜汁,和后庭流出的精液一起,被那對美麗母女含淚咽下。

    艾爾華站在一旁看著這幾名絕色美女相互糾纏的香艷場景,也忍耐不住,上前抓住倔強少女的**,將她纖美嬌軀抱起來,伸手撕下她的潔白內褲,將短裙撩到腰上,**向著雪股探過去,狠狠一用力,**頂開穴口嫩肉,干進了她緊窄的花徑里面。

    嬌嫩肉壁被**摩擦,帶來的剌痛一直傳到蕾莉安的心里,讓她悲憤地用力吮住口中陰蒂,心里流血流淚,為自己又一次在圣女殿下面前被奸淫而痛苦羞慚。

    可是為了讓艾爾華能在她的體內射精,給予桃露新圣女以刺殺的機會,堅強的少女含羞忍辱,用力向后頂著**,柔滑的臀部撞擊在艾爾華的胯間,發出輕微的啪啪響聲。

    她不希望桃露絲圣女再一次沉浸到**之中,失去了刺殺的良機,因此她只能依依不舍地放開口中陰蒂,輕吻了一下美妙花瓣,纖手無力地撐在地板上,換了個姿勢,讓艾爾華能更輕松地奸淫她,為他做好一切服務措施。

    當**在體內**的過程中,她的眼神開始變得迷離,興奮的感覺涌來,能夠情楚地感覺到**摩擦著嫩穴肉壁,與自己進行著親密的摩擦運動。

    突然,她的瞳孔霍然瞪大,露出了不敢置信的悲憤眼神。

    因為她看到,琪娜娜公主己經跪立起來,可愛的小手捏住桃露絲圣女的玉頰,讓她張開嘴,而雪白美妙的**中間,一股情亮水流從花瓣里面噴射出來,一直射到桃露絲圣女的櫻口里面!

    做著這樣奇異的事情,琪娜娜公主興奮地歡笑著,低頭看著桃露絲圣女的嘴里被自己雙腿問射出的水流獾滿,心中的快樂讓她的粉紅頭發都快要高興地豎起來。

    這些天來,她做了好多讓艾爾華欣賞的事,蒙他多次恩賜喝牛奶,因此膽子越發變大,干脆做得再過分一些,說不定他還喜歡看,讓大家都從中得到更大的快樂。

    艾爾華果然是看得很有趣,雙手緊緊地抓住蕾莉安的纖腰**,手指深深陷入雪白柔滑的臀內里面,**向她的嫩穴中插到最深,感覺到她在悲憤痛苦中花徑痙攣顫抖,讓他更是爽得厲害,和這美麗少女緊密結合著,一同欣賞她最敬愛的圣女喝圣水圖。

    桃露絲圣女己經是悲憤得快要死掉了,不光要喝魔徒的尿,現在連他胯下性奴也能這樣欺凌她,她卻不能有一點反抗的表示,除了大口大口地將圣水喝下去以外,再沒有別的辦法。

    清亮的水流,射進櫻口之中,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她的咽喉,化為身體的一部分。

    看著最后一滴水珠從可愛的嬌嫩花瓣里面流出來,灑到她的櫻唇中,艾爾華意猶未盡,眼巴巴地看了一會兒,沉吟道:“你,去尿!”

    他的手指,堅定地指向驚恐萬狀的伯爵夫人,隨手又向桃露絲圣女一指,命令道:“奶牛,來尿給她喝!”

    蕾莉安己經是悲憤得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回過頭,眼中無可掩飾地噴出怒火,狂怒地瞪視著這奸淫著自己的男人,看著他指向自己的手指,恨不得一口將那指頭咬下來。

    琪娜娜公主卻是興奮得快要發瘋,歡聲嬌笑著,用力拖起桃露絲圣女的健美玉體,將她按到蕾莉安的臉上,花瓣正對著她情雅溫潤的櫻桃小口。

    這個時候,悲憤的蕾莉安己經被艾爾華翻過身來,**仍插在嫩穴里面,仰天躺在木質地板和稻草上面,視線被桃露絲圣女的**所阻擋,無法再向艾爾華施以怒視的目光。

    桃露絲圣女坐在她的清純玉顏上面,低下頭,默默地看著她,與她那充滿怒火的美目對視著,心中充滿歉疚。

    看到她的目光,蕾莉安心中的怒火突然消散,變得清澈如水,默默地與自己所愛的圣女殿下對視著,櫻唇香舌輕柔地在她的花瓣上面舔弄親吻著一表達著自己的愛戀心意。

    盡管親不到她的嘴唇,無法當面訴說出自己的愛戀,但能親到她下面這張小嘴,或者也可以代替了。蕾莉安帶著這樣的溫柔情感,輕吻著她的嫩穴,舌尖在穴口嫩肉上輕柔挑逗著,努力張大櫻口,將桃露絲圣女的尿道口整個包裹在美妙櫻唇之中。

    感受到她的心意,桃露絲圣女心中顫抖感動,心情也放松下來,慢慢地放松尿道括約肌,將清澈的圣水,小心地射到她純潔善良的櫻口之中。

    與此同時,琪娜娜公主也奮力抱住伯爵夫人的迷人玉體,撕開她的內褲,讓她**的下體貼到桃露絲圣女的美麗面龐上,修長**夾住圣女殿下。

    琪娜娜公主原本就修練武技,最近又因為辦事得力,負責組建的魔神教會信徒越來越多而受到艾爾華的思賞,吃下部分秘藥來提升實力,武技之強遠超過了一般的戰士,抱著伯爵夫人的美體,并不十分吃力,反而是看著這一幕,興奮地吃吃嬌笑,眼中射出晶瑩燦爛的光芒。

    美麗的伯爵夫人,就這樣面對面地騎在桃露絲圣女的玉頸上,低頭看著自己的女兒正在吮吸著她的花瓣,喝下她的圣水,不由痛苦萬分,卻不敢反抗琪娜娜公主的命令,只能顫抖地放松花瓣,讓一股溫熱水流,灑到尊貴的圣女殿下櫻口之中。

    桃露絲圣女跪坐在蕾莉安的清麗面龐上,默默地喝著她母親花瓣中流出的水流,同時將自己體內積存的圣水射出,進行著這樣奇妙的人體循環,而艾爾華的**還插在蕾莉安的嫩穴里面,興奮地**著,琪娜娜公主也在撫摸捏弄伯爵夫人的**、陰蒂,將手指放到她口中讓她吸吮,為這樣的奇妙循環做著完美的補充。

    美麗的伯爵夫人悲傷地流著眼淚,*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做著這樣褻瀆神圣的淫行,目光一直注視著自己可憐的女兒,突然看到艾爾華將**從她的嬌嫩花徑里面拔出來,悄悄地向她的后庭延伸過去,不由大驚失色,卻因為嘴里噴著琪娜娜公主沾滿**的手指,叫不出聲來,只能急得眼里流淚,眼睜睜地看著慘劇發生。

    艾爾華跪在蕾莉安的一雙雪白修長的美腿中間,溫柔地撫摸著柔滑嬌嫩的**雪臀,將她的雙腿抬起來架在肩上,濕潤的**在會陰部滑過,一直頂到她的菊蕾上面!

    少女的菊花呈粉紅的顏色,像一朵嬌嫩美妙的花朵,呈現在艾爾華的面前,讓他看得心頭火熱,挺動胯部,用**輕柔地按摩著少女的菊蕾,漸漸地分開緊窄的嫩肉,向著里面插進去。

    蕾莉安的眼睛,霍然瞪大,悲憤至極地看著桃露絲圣女的小腹,被那雪白光滑的玉體擋住了視線,無法將怒火噴射向正在干著自己菊花的艾爾華。

    可憐的少女,后庭還是處女,卻被粗大**用力插進去,粗暴地撕裂了嬌嫩肛花,殷紅熱血從破裂的創口流淌出來,灑在雪白粉嫩的**上面,雪白鮮紅相襯托在一起,顯得凄美至極。

    艾爾華的**,摩擦著她的緊窄菊道,感受著嬌嫩菊道與**的緊密摩擦快感,爽得直呻吟起來,讓他身前的桃露絲圣女聽得頭發都悲憤得快要豎起來。

    盡管是背對著艾爾華,還被伯爵夫人的下體擋住了視線,桃露絲圣女卻能夠從身下少女的劇烈顫抖之中,感受到她所遭受的痛苦折磨,耳邊還傳來了伯爵夫人流淚悲泣的聲音:“不要,不要干她的后面……”

    聽到這樣的話,桃露絲圣女什么都明白了。自己所喜歡的少女,就在自己的身下,一邊喝著自己的圣水,同時還被那邪惡魔徒破除了最后一個處女!

    少女的悲憤讓她無法忍受,幾乎就要轉過身去,揮拳擊向艾爾華,可是下體一緊,那堅貞美麗的少女,輕輕咬住了她的花瓣,用力地吮吸著,抬起迷茫淚眼,堅定地看著她,傳達著自己的心意。

    雖然目光被她母親的**擋住,桃露絲圣女還是從她輕柔舔弄的柔滑香舌中了解了她的心意,悲憤的熱淚只能自己努力咽下,同時張大櫻口,用力地吮吸著伯爵夫人的**,將口中顫抖噴射的尿液大口喝下去。

    伯爵夫人被她舔得嬌軀顫抖,口中的玉指雖然被琪娜娜公主收了回去,卻也只能悲泣地看著自己女兒,見她嬌軀顫抖的樣子,更是心痛得厲害。

    蕾莉安也在努力喝著桃露絲圣女的圣水,緩緩地咽入口中,仿佛要將它作為療傷的圣藥,來醫治自己心上的傷口一樣。

    后庭菊花上的傷口,己經被撕裂,艾爾華興奮地在里面**著,只覺少女的處女菊花如此緊窄,緊緊地套住粗大**,讓他爽得厲害。

    菊花的最外面一層肉環,狠命束在**根部,簡直要將**夾斷一般。

    艾爾華一邊爽著,緩慢在嫩菊里面**,一邊伸出手去,捉住她胸前一對柔嫩**,由衷地贊嘆道:“想不到你的嫩穴那么緊窄,后庭菊花也這么緊,真是極品!”

    這樣的贊揚聽到三位不同年齡的絕美女子耳中,更是讓她們痛苦不堪,其中兩個己經悲憤地顫抖起來,雪白肌膚表面劃過一道道震顫波浪,煞是好看。

    琪娜娜公主卻是在興奮地歡笑,只覺跟了艾爾華之后,有趣的事情越來越多,讓她心頭火熱,忍不住抬起手來,狠狠地將玉掌擊在伯爵夫人的雪臀上面。

    與此同時,桃露絲圣女也因為心中的悲憤,無法忍耐地咬住她的花瓣,用力吮吸尿液之時,還讓她也受到一點痛楚。

    前后兩方傳來的刺痛,讓柔弱的伯爵夫人忍不住痛哭起來,纖手抱住桃露絲圣女的螓首,嗚咽著抱頭痛哭,場景讓人心酸。

    琪娜娜公主抱著她那么久,也有些累了,看看她己經無尿可流,就將她放下來,笑嘻嘻地湊到桃露絲圣女的面前,看著她的櫻唇上面還帶著幾滴清澈水珠,心中更是痛快,一把抓住她瓊鼻金環上連著的黃金鏈條,用力將她拽到自己身邊。

    盡管身體強健,體質超凡,但被人拽住了鼻環,還是讓桃露絲圣女痛得眼中含淚,健美玉體向前撲倒,下體花瓣從蕾莉安臉前移開,盡管蕾莉安用力含吮咬住,還是被她閃開,最后幾滴清澈水珠從她花瓣中射出,灑在蕾莉安的情麗面龐上。

    看著如牛般趴在地上的桃露絲圣女,琪娜娜公主吃吃地笑著,小心地抬起玉足,踩在她的玉背上,同時偷看艾爾華的表情,見他只顧暴奸猛干身下少女的處女嫩菊,并沒有什么不滿的表示,讓她放下心來,興奮地跨到了桃露絲圣女的玉背上面。

    她身上沒有衣服,**的**坐到光滑的玉背上,肌膚摩擦,讓她興奮快括,濕潤**在玉背雪膚上輕蹭,一滴蜜汁流淌出來,灑在玉背上面。

    雪白可愛的美腿緊緊夫住桃露絲圣女健美的**,琪娜娜公主一抖金鏈,興奮地叫道:“奶牛,快跑!”

    桃露絲圣女暗自悲憤噴牙,卻也只能一臉平靜地快跑起來,在她的操縱下,圍著艾爾華奔跑起來。

    不光要被那邪惡少年騎,奸淫虐待,吃他的精液屎水,還要經受這可愛少女的凌辱,被她騎在胯下,這樣屈辱的生括,宄竟什么時候才能結束?

    不過,她己經看到了前方的曙光,只要艾爾華在蕾莉安的體內射精,她就可以當場出手,擊殺此撩了!

    一想到純潔美麗的蕾莉安,可愛的身體內要被他的精液射滿,桃露絲圣女心中又悲又苦,卻又有著一絲期待,心情復雜至極。

    能理解她心情的,也只有蕾莉安了。這善良倔強的少女被艾爾華壓在身下,暴奸著處女菊花,下體撕裂的痛苦、**劇烈摩擦菊道的屈辱悲憤之中,卻還在努力緊夾菊穴,希望能讓艾爾華快些射精,到她純潔美麗的身體里面。

    這個時候,艾爾華并沒有施展催情能量侵入她的體內,她所受的痛苦比平時要大得多。躺在地上,一邊承受著他的奸淫,一邊含淚看著桃露絲圣女四肢著地在身邊爬動,而那可恨的外國公主還騎在她的健美玉體上,歡快地嬌笑著,甚至轉過身來倒騎在她身上,不時還伸手捏弄**,甚至將手伸到后面,探入她的雪臀里面。

    桃露絲圣女圍著蕾莉安屈辱的爬動著,讓蕾莉安能從各個角度,情楚地看到琪娜娜公主纖美的雪白蔥指,用力刺入到她前后兩個嫩穴里面,即使是菊花也不能逃過琪娜娜公主淫蔣手指的侵襲,另一只手還在伸下去捏弄**,拈著奶汁用力伸長,將蔥指伸到桃露絲圣女的櫻口中,讓她屈辱舔弄。

    艾爾華一邊奸著蕾莉安的嫩菊,看到這一幕,不由贊嘆琪娜娜公主果然是天才少女,一邊玩弄圣女后庭一邊伸手指放到她嘴里的動作也做得出來,不由有樣學樣,把自己的手指也撫過嬌嫩小腹和雪白大腿,插入到嫩穴里面,另一只手向前伸去,放在蕾莉安的口中,捏住了她的柔滑香舌。

    蕾莉安的后庭菊花被他的**奮力**,痛得死去活來,**和口舌還要被他這樣淫弄,不由氣得眼淚汪汪,可是為了刺殺大計,還是只能含羞忍辱,努力夾緊菊穴,夢想著他早日射出精來,好讓桃露絲圣女在他最虛弱而無防御的時候,當場動手擊殺這邪惡魔徒。

    纖手下探,握住艾爾華的陰囊,溫柔撫弄,口中用力吮舔艾爾華的手指,嫩穴也禁不住地顫抖著,在他手指的**下享受到興奮的快感。

    在她的不懈努力下,艾爾華果然被她的狐媚手段弄得欲火上升,胯部快速地向她沖撞,與殷勤回應的少女**撞擊在一起,發出啪啪的響聲。

    極度的快感向著艾爾華奔涌而來,艾爾華興奮地吼叫著,胯部狠命地向前挺去,一直插到少女菊道的最深處,向著她純潔堅強的玉體內部,噴射出了滾燙的精液!

    美麗少女瞪大淚眼,憤怒地看著他肌肉痙攣的面部,期待著桃露絲圣女從后面突然動手,雷霆一擊,將這魔徒擊殺在隱密的牛棚之中!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