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三章 討還公道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在王都南門,無數臣民聚集在街道兩旁,放聲歡呼,目送著愛德華王子率大軍出城,向著南方馳去。

    艾爾華騎在戰馬上面,面色冷峻,率軍一路南行,準備去迎擊來勢兇猛的南方軍隊。

    看起來,敵人也知道一旦自己擁有了足夠的財力,就可以建立起龐大的軍隊,并在一段時間的訓練之后,揮軍南征,將他們徹底掃平,因此,他們才會迫不及待地發起進攻,兵鋒直指王都,時至今日,已經不能再忍耐下去了。

    現在他的心中,已經被軍情所占滿。其他的事情,對他來說都不過是小事,可以將來再行考慮。

    在遙遠的南方,雙子軍也在向北行進,他們年輕的統帥帶著冷酷的笑容,騎馬走在軍列中央,幻想著逮到艾爾華之后,該怎么處置他才好。

    這些天里,她率軍向北突擊,攻陷許多城堡,將那些拒不投降的貴族清滅殆盡。但是越往北,當地肯服從南方六圣女的信徒就越少,讓她感覺到一絲困擾,幸好軍事行動還沒有受到阻礙,雙子軍一直在快速地向著北方推進著,朝著她的目標逐漸接近。

    縱馬馳向前方,現在最讓她高興的是,她的妹妹這個時刻沒有被淫辱,而是昏昏沉沉地在睡著覺,葛妮圣女能夠感覺到她的夢境,還是在做著春夢,自己和她一起的夢境。

    在夢里,自己和她甜蜜擁吻著,然后被她舔弄著下體,讓葛妮圣女心中幸福帶著羞慚,雖然身體上沒有這樣的感受,可是妹妹能有這份心,做這樣的好夢,她也就很幸福了。

    可是一到晚上扎營時,她的美夢就破碎了。因為她的妹妹在夢中感覺到身體痛楚,后庭被一根粗大的火熱**插入,痛得當場醒了過來。

    葛妮圣女也痛得坐不穩馬背,從馬上摔了下去,一癘一拐,感受著后庭的劇痛,心中悲憤至極,因為這個時候,艾爾華已經安營扎寨,在王都南方的山野中扎下寢帳,把她的妹妹帶到帳中肆意玩弄,插完菊蕾又插小嘴,將精液射得她胃中和菊道里面滿滿都是。

    這種情形下,葛妮圣女也沒有心情繼續趕路,悲憤地咬緊玉牙,喝令部下立即扎營,而她自己由幾個新收的修女攙扶著,向著寢帳位置走去。

    在南方也有些修道院,里面的修女榮幸地被圣女們挑選出來作為貼身修女服侍她們,雖然帶在軍中的人數不多,勉強也夠照料生活起居的了。

    出于對雙子宮傳統的尊敬,葛妮圣女從里面到處挑選,總算挑出了一些美貌的孿生姐妹作為自己的貼身修女,雖然遠比不上從前在圣女修道院時的景象,倒也還看得過去。

    看到統帥生氣,將士們慌忙安住營寨,同時四下搜索,提防有敵人的探子出現。

    葛妮圣女躺在寢帳的床上,一個人生著悶氣,感受到妹妹受到的淫辱,更是難過得流出了眼淚。

    原來出征之時,艾爾華舍不得丟下迷妮圣女。就把她也帶出了王都,藏在馬車里面,可以隨時供他淫辱玩弄。今天在行軍過程中,他要考慮一些重要的軍事計畫,現在扎營后無事可做,就把她弄出來,進行奸辱調教,訓練她吸吮**的本領。

    實際上,迷妮圣女的簫藝已經很好了,不過艾爾華喜歡讓她做些高難度的動作,比方說把她倒吊起來,自己躺在她的身下,讓她倒懸的小嘴含住**,再轉動吊住她的繩索,讓她的小嘴可以在自己**上面旋轉,給**帶來不一樣的暢美快感。

    爽了一陣,艾爾華暢快地將精液向上噴射,讓劍蘭少女含淚咽了下去,雖然是被轉得頭暈目眩,還是不能放出一滴,將他的噴泉都咽下去,接下來還要承受另一股噴泉,被那溫熱的尿液灌得美目翻白,卻還要努力吞咽,這一次是要違抗重力法則,向上吞咽進腹中,比從前還要困難得多。

    在軍營中,玫瑰少女已經被氣得暈過去許多次,漂亮的長發都化為燦爛的明黃色:心中嫉妒得快要燃燒起來,直到一聲輕呼在帳外傳來,將她從悲憤中驚醒。

    圣女殿卜,有兩個女子從王都逃出來,說要求見圣女殿下!葛妮圣女和衣躺在床上,有氣撫力地說道:帶她們進來…帳外的侍女答應一聲,去將在外探索的士兵們發現的兩個女子帶進了她的帳中。

    聽著細微的腳步聲傳來,葛妮圣女無精打采地睜開眼睛,看著進來的兩個美麗女子,眼睛突然瞪大,頭發幾乎都要悲憤得豎立起來。

    因為她眼中看到的那張臉,十分熟悉,雖然從未親眼見過,可是自己的妹妹已經見過了無數次,甚至還吻過她的艷麗紅脣,相互交換過唾液。

    又何止是唾液,就連她**里面流出來的蜜汁,她的妹妹都曾含淚吃下,玫瑰少女現在對她的體液味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鼻中只飄過來一陣幽香,就知道來的確實是她本人,絕對不會錯!

    伯爵夫人也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疑惑地看著這張極為熟悉的面容,一時間還以為是迷妮圣女在自己之前逃了出來,趕到了這里。

    但很快,她就醒悟過來,想起迷妮圣女還有一個孿生姐姐,這顯然就是雙子宮的另一位圣女殿下了。

    在她身邊,菲綸慌忙拉著她一起恭敬行禮,雖然長途跋涉,疲憊至極,還是不敢有絲毫失禮。

    自從逃出淫窟之后,伯爵夫人拿出自己身上的首飾,還有小心存下的部分積蓄,去和附近的住戶換了件衣服,而那個時候,菲綸只能含羞忍辱,一絲不掛地蜷縮在灌木叢中,就像一條喪家的小狗一樣。

    靠著伯爵夫人的積蓄,她們一路躲藏奔逃,向著南方逃來,路上所經歷的艱險困苦,說都說不完。

    幸好,她們正路上遇到了這支軍隊,又被搜索士兵發現,看著是打著雙子宮的旗號,這才放下心來,向士兵訴說自己是從王都逃出來的,要求見圣女殿下。

    實際上,她們是很想見到桃露絲圣女,可是這里并不是新金牛軍,那些士兵聽說是圣女修道院的修女,不敢怠慢,慌忙引她們去見葛妮圣女殿下。

    因為奔跑躲藏了很久,她們身上有些風塵,為了表示對圣女殿下的尊敬,侍女們引她們去洗了個澡,才帶她們進來,這一段時間里面,艾爾華已經在迷妮圣女的菊道和小嘴里面各射精三次了。

    葛妮圣女也被源源下斷涌來的精液氣得火冒三丈,正巧伯爵夫人撞上門來,怒火不由進發出來,坐在床上怒視著這美艷女子,想起當日所受的凌辱,頭上的怒火幾乎要燃著營帳。

    菲綸看著不對,陪著小心含淚哭訴自己這些天的經歷,葛妮圣女倒也認得她,知道她是桃露絲圣女的得力助手,隨意聽她說了幾句,知道她們逃出來的原因,這才明白,為什么這些天自己的妹妹沒有再看到伯爵夫人,也沒機會喝到她的**和尿液了。

    自己妹妹舔過的女人,現在落到了她的面前,葛妮圣女決心為自己親愛的妹妹討還公道,于是咬牙下令,讓菲綸出去休息,自己有重要得事情要詢問伯爵夫人。

    菲綸不敢違拗命令,只得恭順退下,臨走前擔心地看著伯爵夫人,因為葛妮圣女殿下的怒火而很是擔憂。

    她的擔心很快就變成了現實,當寢帳中只剩下她們兩人時,葛妮圣女就從床上跳起來,打開床邊的匣子,去拿了一根嶄新的皮鞭,眼中怒火熊熊地向伯爵夫人走去。

    這根皮鞭,是她在最憤恨的時候,親自下令制造的,并親手清洗干凈放在匣子里面,發誓將來一定要用它來對付愛爾莎,讓他在自己的鞭下打滾告饒,來贖清他所犯下的罪孽,現在,愛爾莎一時抓不到,神卻將這淫惡的幫兇送到她的面前,這是讓她擁有報仇雪恨的機會!

    在北方的軍營里,劍蘭少女如狗般屈辱跪伏在地上,承受著從后面插入后庭菊蕾的粗大**暴烈**,興奮地哭泣著,心里感受到姐姐的心意,少女心房不由也激烈地跳動起來。

    姐姐不過是感受到舔弄伯爵夫人**的滋味,而她卻是真的喝下了伯爵夫人的蜜汁和尿液,現在體內都有著她的味道積存,能看到姐姐替自己出氣,讓她不由感動興奮,菊蕾肉環夾得更緊一些,讓艾爾華**幾乎要被夾斷,劇爽地在她玉體深處噴射出了滾燙的精液。

    美麗的伯爵夫人跪倒在地上,嚇得嬌軀酥軟,看著圣女殿下噴射著怒火的美麗雙睛,心中充滿了不祥的預感。

    畢竟她是做過褻瀆圣女的行為,甚至還在艾爾華的命令下,不得不松開尿關,將自己的尿液喂給迷妮圣女喝,F在看到這名與她長得一模一樣的美麗少女持鞭走來,哪還不知道,這是她姐姐來為她報仇了!

    雖然不明白葛妮圣女是怎么知道自己閨房秘事的,可是事到臨頭,她也無暇多想,只能顫聲嬌吟道:圣女殿下,我…

    話未說完,葛妮圣女已經高高地舉起了皮鞭,帶著滿腔的怒火,狠狠一鞭抽在她的身上!

    在洗澡之后,那幾個年輕的修女給她換上了一件修女長袍,讓她可以不用穿著被巖石刮破的襤褸衣衫,可是當皮鞭重重地。打在身上,這件新衣服還是被當場抽破,在雪白柔滑的玉肌上,留下了一道鮮紅的鞭痕。

    伯爵夫人痛得大聲尖叫起來,撲倒在葛妮圣女的腳下,嬌軀劇烈地顫抖。葛妮圣女卻還不肯甘休,舉鞭凌厲抽下,在她玉背上留下鮮紅鞭痕,衣衫被抽破,玉背肌膚露了出來,瑩潤誘人至極。

    看著這熟悉的冰肌玉膚,葛妮圣女心中不由燃起一絲欲火,喉嚨里面有點發干,努力咽下一口唾沫,強自壓抑著心中的欲火,并將它化為動力,狠狠一鞭打下,讓伯爵夫人柔弱痛楚的慘叫聲響徹整個軍營。

    帳外的修女們都聽到這聲慘叫,面面相覷,震驚至極,卻也無人敢于入內察看,都四散離開,生怕惹怒了圣女殿下。此后,帳中雖然時有異聲傳來,也都裝作聽不到,甚至越走越遠,希望能離發怒的圣女殿下更遠一些,讓這座大帳外面,空無一人,只有凄厲風聲在營房外呼嘯。

    想起自己妹妹從前遭受的凌辱,葛妮圣女怒氣勃發,舉鞭一陣亂抽,打得伯爵夫人滿地亂滾,痛楚的叫聲都變得有些嘶啞。

    看著她衣衫破碎,露出了雪白的玉體,上面鞭痕縱橫,玫瑰少女怒氣稍息,坐在椅子上氣呼呼地看著她,突然抬起玉足,喝道:過來,給我舔腳趾!

    伯爵夫人流著痛楚的淚水,抬起美麗面龐,震驚地看著她,卻見那極為熟悉的純真面容上面帶著冷笑,輕咬貝齒,恨聲道:你從前怎么對我妹妹的,現在就該我怎么對你了!

    伯爵夫人大驚失色,恐慌至極,連忙手足并用地在地上爬過來,如小狗般伏在她的腳下,哭泣著低下頭,美艷櫻脣輕吻著她的足背,纖美玉手握住她的纖足,小心地將鞋脫了下來,溫軟嘴脣顫抖地吻上了她的腳尖。

    曾經褻瀆過迷妮圣女的秘密被發現,而且面前高居上位的還是她的孿生姐姐,伯爵夫人又驚又舊,下敢違拗她的任何命令,在慌亂之中只顧把從前服侍人的那一套本領都拿出來,希望能藉此逃過鞭打懲罰。

    散發著香氣的絲襪被她小心地褪下來,露出了潔白瑩潤的玉足,纖柔誘人,讓伯爵夫人呼吸一滯,心也跟著亂跳起來。

    葛妮圣女的腳和她妹妹長得一模一樣,誘惑力卻猶有過之,伯爵夫人絕美的玉容小心地貼近她抬起的玉足,優美紅脣顫抖地張開,將白玉般的趾尖含了進去。

    大腳趾塞在她的嘴里,感受著她的柔滑香舌在殷勤地舔弄,濕潤口腔還在輕柔吸吮,葛妮圣女低頭欣賞著她美麗容顏上塞進自己腳趾的奇異模樣,心中怒火漸漸化為欲焰,讓她的玉頰染上了一層紅色,嬌軀也微微顫抖起來。

    美麗的伯爵夫人如犬奴般跪在她的腳下,捧著玉足溫柔舔弄,將每一處都舔得干干凈凈,又跪地捧起另一只腳,替她除去了鞋襪,用心舔弄起來。

    她溫柔的香吻,遍布整雙玉足,還在悄悄地掀起圣女長袍,向著上面吻去。

    感覺到她的溫軟香脣吻上了自己的小腿,玫瑰少女嬌軀顫抖得更加厲害,玉頰緋紅,美麗的眼睛里面也隱隱燃起迷離的欲火。

    伯爵夫人跪在椅子前面,捧著她的雙足,輕吻著柔滑如玉的小腿,小心地向上看去,見她如此模樣,不由心中竊喜,知道只要將她服侍滿意了,大概就可以不用再挨打了吧!

    香脣輕柔地吻向膝蓋,伯爵夫人的美目掠向她**根部的秘處,眼中也不由掠過一絲異彩,瓊鼻中嬌喘息息,自己的**里面也暗暗流出幾滴蜜汁來。

    正在興奮地期待著接下來的事情,葛妮圣女突然抬起玉足,一腳將她踹翻在地,漲紅著臉喝道:滾開!

    伯爵夫人倒在地上,美目仍在盯著她美腿中間的美妙秘處,腦中一陣陣眩暈襲來,讓她神智迷亂,恍惚間仿佛回到了艾爾華的胯下,不由自主地顫聲嬌吟道:主人,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給你舔任何地方…

    玫瑰少女聽得玉體震顫,雖然心中有興奮的綺念升起,卻不肯輕易墮入淫欲的陷阱,紅著臉舉手指著她,怒斥道:賤人!到了這種地步,還要這么淫蕩下賤!

    這些天里,藉著妹妹的身體,體驗了那么多種**方式,她對同性之愛已經并不陌生,想起自己妹妹從前與伯爵夫人做過的事,現在親眼看到她美麗的身體,不由心中大亂,身體更熱了幾分。

    為了壓抑心中旺盛的**,玫瑰少女立即去拿起鞭子,狠狠一鞭打在伯爵夫人身上,將她抽翻在地,隨即一陣亂鞭,如疾風暴雨般打下去,讓那如花蕊般的嬌嫩美女痛得滿地亂滾,痛楚的尖叫聲遠遠傳了開去。

    在帳外百步之內,已經沒有人敢停留在那里。更多的人遠遠聽到隱約的慘叫聲,都掩耳離去,走到更遠的地方,不敢去觸及圣女殿下的怒火。

    窈窕嫵媚的**,已經衣衫破碎,如片片蝴蝶般飄落地上,剩下的衣服已經不能遮蔽玉體。玫瑰少女怒火未息,赤足踩住她的**,露出了美腿間的嬌嫩花辦,低頭怒視著那一秘處,想起自己的妹妹曾被迫**那里,含淚承受那無比難堪的恥辱,心中怒火立即如萬丈烈焰般燃起,舉起皮鞭來,朝著那里就是一鞭!

    鞭梢準確地擊打在嬌嫩花辦上面,穴口嫩肉被鞭梢刮破,一縷血痕涌出來。嬌弱的伯爵夫人凄聲嘶叫著,傷痕累累的玉體掙扎扭動,卻掙不開她的玉足踩踏,只能顫抖哭泣,耳邊還在聽著她憤怒的聲音響起:想想你逼著我妹妹舔的地方,該不該挨打?

    如雷霆霹靂震響在腦中,伯爵夫人恐懼地嬌吟道:不,我沒有…

    話末說完,葛妮圣女又舉鞭勁抽,雪白嬌嫩的豐臀立即浮起一道鞭痕,鮮血滲出,與雪白晶瑩的肌膚相互輝映,慘烈凄美至極。

    看到這樣的凄美畫面,葛妮圣女的玉體激動地顫抖起來,仿如虐戀般的快感涌入心中,讓她不用墮入淫欲的陷阱就可享受到這樣激烈的快感,興奮的目光從美目中射出,這美麗高貴的圣女殿下,再一次舉起皮鞭,快樂地向著身下女奴狠狠抽去!

    伯爵夫人大聲嘶叫著,痛苦扭動著迷人玉禮,身上的布片再也遮不住嬌軀,一片片地落下來,已經接近了一絲不掛的程度。

    在殘酷的痛苦之中,興奮感也不由自主地在心底涌起。仿佛從前被艾爾華性虐折磨時的快感又一次回到了自己心中,讓她的尖叫聲摻雜上了幾分興奮快樂,玉體扭動的姿勢變得更加**誘人。

    玫瑰少女也沉入到興奮激情之中,舉起皮鞭抽打在她的身上,欣賞著她掙扎扭動時的美感,和興奮悅耳的尖叫,一時間忘記了所有的一切,只顧不停地鞭打著足下的女奴,刺激快感迅速涌來,讓她的**中也漸漸流淌出來蜜汁,染濕了可愛的內褲。

    帳中一對玉人,都沉浸在異樣的快感刺激之中,沒有人還能注意到,在帳外有人輕輕地走了過來,將帳簾挑起一點,在簾縫中默默地看著她們的舉動。

    敢于這樣做的,是與玫瑰少女身分相同的桃露絲圣女殿下,看著帳內的奇異美景,讓她驚愕地瞪大了眼睛。

    她的新金牛軍,還距離這里很遠,一時不能趕到。這次她輕騎出去,脫離開自己的部隊,親身趕到雙子軍來,是為了勸說葛妮圣女,讓她放慢進軍速度,以免被敵軍所乘,施展各個擊破的陰謀詭計。

    玫瑰少女對艾爾華的痛恨,和希望能斬殺魔徒救出妹妹的渴望,桃露絲圣女十分清楚,就是她本人,又何嘗不恨那奪去了自己貞操、喂自己喝了大量精液、尿水的可惡少年?可是行軍打仗,不能隨心所欲,一旦走錯了一步,就可能踏入萬劫不復之境!

    一路走進來,在外營沒有人敢于阻攔她,到了內營中,又看不到一個人,更不可能找到人給她通報。于是桃露絲圣女一直走到大帳外面,聽到里面傳出來的聲音,心中好奇驚訝,這才掀起帳簾來看。

    此次前來勸說葛妮圣女,她已經預想到了可能會有的艱難處境,可是卻沒有想到,在這里竟然能看到這樣的奇景!

    難道葛妮圣女殿下也受到了魔徒黑暗力量的侵襲,所以才有這樣古怪的癖好嗎?心中升起這個念頭,讓桃露絲圣女不由感覺到恐懼。由于被葛妮圣女的身體遮擋,她沒有看到被踩在腳下的那個女子的面容,只當那是被葛妮圣女抓來的一個普通女子,甚至有可能是她奇異行為的合作者,虐戀的性夥伴。

    在艾爾華那里住了那么久,見識和經歷過那么多的畸戀性行為,桃露絲圣女已經習慣性地對所看到的一切進行深層思考,并不在意自己的想法已經脫離了一個純潔圣女所應該想到的地方。

    事實的一部分,正如她所猜測的那樣,葛妮圣女曾喝下的精液已經進入了她的玉體,成為了她的一部分,對她的思維和性趣愛好也有了一定的影響,雖然平時看不出來,但在現在這樣激動的情形下,她的思緒混亂狂暴,黑暗力量的隱約影響,就讓她的行為更加狂亂。

    如美麗女王般,高舉著皮鞭痛打著身下美貌女奴,葛妮圣女美目閃閃發光,玉頰泛起興奮的緋紅色,低頭欣賞著伯爵夫人雪白玉體上的鮮紅鞭痕,興奮地顫聲叫道:你就這么喜歡挨打嗎?真的是一個賤女人!皮鞭凌厲抽落,鞭梢在空中疾速劃過,打在嫩紅陰蒂上面,讓可憐的陰蒂被抽破了皮,伯爵夫人的尖叫聲更加凄厲柔媚,嬌軀在劇痛中扭動的力量之大,讓玫瑰少女幾乎都踩不住她。

    差點被掀翻之后,葛妮圣女索性跪下來,一雙**壓住她遍布鞭痕的修長美腿,低頭盯著她的嫩穴猛瞧,興奮地顫聲叫道:果然是淫婦,這里都流水了!玉手不由自主地抬起來,握緊鞭柄疾速向著**插去,葛妮圣女美目泛紅,咬牙叫道:既然這么饑渴,那就讓你滿足一下!

    櫻脣中吐出淫穢殘酷的話語,葛妮圣女絲毫未覺自己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這些天里激烈頻繁的性體驗,雖然是發生在妹妹的身上,還是讓她大大地消除了羞恥心,脫口而出的。也是艾蘭華經常對她妹妹等美貌性奴說的話。

    剛制好不久的嶄新皮鞭,堅硬的鞭柄突入**之中,痛得伯爵丈人尖叫一聲,窈窕性感的雪白玉體劇烈顫抖,努力蜷縮成一團,卻還是被葛妮圣女牢牢按住,分開雪白美腿用力抽送,看著嫩穴里面流山來的滲紅蜜汁,興奮得眼中都在冒火。

    鞭柄這樣粗暴的**,讓蕾莉安曾經走過的蜜道禁受下住,被磨破了皮,痛楚至極。美麗的伯爵夫人凄聲哭喊著,倒地哭泣呻吟,被那劇痛中摻雜著的被虐快感弄得快要瘋掉一般。

    葛妮圣女興高采烈地鞭奸她一頓,意猶未盡,跪到了她的身邊,將她翻過身來,高高翹起雪白晶瑩的**,染血的鞭柄向著菊花猛刺而去,噗地一聲,直透入了菊道之中。

    雖然是曾被艾爾華的大**破處過,可是那根**頭部圓潤,不像鞭柄這樣粗糙有棱角,伯爵夫人不由玉體劇震,伏在地上仰起頭來,發出一聲聲嘶力竭的凄厲嘶喊。

    葛妮圣女興奮迷亂的眼神,緊緊地盯著那一處曾被妹妹含淚舔過的菊花,心在快樂地飄蕩飛舞,仿佛為自己妹妹報了仇一樣。

    住手!一聲清朗斷喝在帳中響起,桃露絲圣女大步沖了進來,站在牠們身邊,望著這副情景,已經緊緊地握住了玉拳。

    剛才葛妮圣女從伯爵夫人身上下來,跪到一邊替她翻身,不再擋住她的臉,讓桃露絲圣女看到這張熟悉的面容,不由呆了一下。

    只是這一呆,就讓她的動作慢了半拍,未能救下伯爵夫人的可憐美菊,回過神時再沖進來,后庭已經告破,再難挽回。

    葛妮圣女驚訝地抬起頭來,突然看到是她來了,不由大為羞慚,呆呆地跪在地上,說不出話來。

    帳中的情景,奇異至極。桃露絲圣女握緊玉拳站在帳中,而在她前方幾步外,美麗的玫瑰少女披散著明黃色長發,跪在地上,顫抖的玉手上面還滴著幾滴蜜汁和鮮紅血跡,抬起玉容看向她,羞得面頰緋紅如血。

    而在她的身前,絕色美麗的伯爵夫人跪伏在地上默默哭泣,高高翹起的雪白**中央,一柄黑色的皮鞭插在美麗菊花里面,鮮血從被刺破的菊花中流淌出來,在雪白晶瑩的大腿上面向下延伸出一道長長的殷紅血痕。

    被強奸蹂躪的柔弱貴婦,用這樣屈辱的姿勢跪伏在地,扭過頭看著沖進來的桃露絲圣女,默默地流淌著清淚。香臀中央高高翹起的黑色皮鞭,看上去就像她長了條長尾巴一樣。

    看著她這副慘樣,桃露絲圣女心中一陣劇痛涌起,玉體也不禁顫抖起來。

    不管從前如何,畢竟她還是蕾莉安的親生母親,看著那酷似蕾莉安的美麗容顏,桃露絲圣女緊咬玉牙,轉頭看向葛妮圣女,沉聲道:葛妮圣女殿下,你這是什么意思?

    葛妮圣女滿臉通紅地站起來,顫聲尖叫道:你可知道這賤女人是怎么對我妹妹的?她對我妹妹的羞辱折磨,我永遠都忘不了!

    桃露絲圣女怎么可能不知道,從前艾爾華也曾將她和迷妮圣女、伯爵夫人弄到一起玩弄淫樂,甚至一次射出來的精液都分給她們三人喝,讓迷妮圣女舔弄淫洞也不止一次了。

    想起那些屈辱悲慘的日子,桃露絲圣女心中一陣悲憤,再看看葛妮圣女那與劍蘭少女完全相同的美麗容顏,突然感覺到無顏面對這張含淚**過自己**的熟悉面孔,只能低下頭,幽幽嘆息道:她也是被迫的,一切罪責,都在那邪惡魔徒身上,想想她的丈夫被那魔徒殺了,家破人亡,她也是可憐人啊…想到自己經歷過的屈辱生活,被迫以精液尿水為食的悽慘處境,桃露絲圣女不由美目含淚,聲音暗啞,再說不下去,哽咽地彎下腰,伸手輕撫柔滑**,抓住那支皮鞭,小心地將它拔了出來。

    伯爵夫人劇烈地顫抖著,口中喃喃嬌吟,在皮鞭拔出的過程中,菊道受到摩擦,讓她痛的厲害,眼中流出得清澈淚水,滴滴灑落在大帳地面上。

    桃露絲圣女幽幽嘆息著,脫下自己的圣女長袍披在伯爵夫人的凄美玉體上,將她橫抱在自己懷中,轉身向著帳外走去。

    葛妮圣女淚光盈盈地望著她離去,并沒有試圖阻攔,只是等她走出去以后,才撲倒在自己的寢榻上,悲憤羞慚地放聲大哭起來。

    桃露絲圣女抱著柔弱美麗的纖美女子,一路走出營地,向著外營的士兵們下令,要他們立即準備一個寢帳給自己用,并叫些修女們來服侍自己。

    雖然并不直接受她管轄,但圣女殿卜的命令,沒有人敢于違抗。雙子軍的軍官立即行動起來,在最短時間內準備好了一個大帳,恭請桃露絲圣女住進去,同時疑惑地看著她懷中的伯爵夫人,暗自揣測她的來歷。

    柔弱的美麗女子,默默地依偎在圣女殿下溫暖的懷抱中,眼神悽楚迷離,惹人憐惜,讓低頭看著她的桃露絲圣女也不禁隱隱心痛起來。

    雙子宮新收的修女們應命而來,被桃露絲圣女下令立即去弄些熱水,還有浴桶,以備洗澡之用。

    修女們慌忙去了,不一會兒就準備好了一切,又在她的命令下,低頭退了出去。

    桃露絲圣女取出一個水瓶,在木桶之中,加入了幾滴泉水。這是取自南方一座修道院中的圣泉,雖然療傷效果還比不上圣女修道院中的圣泉,卻也不錯了。

    做好了這一切,桃露絲圣女抱起伯爵夫人,將她身上的浴袍扯去,擁著她柔嫩誘人的性感玉體,輕輕地放到大木桶中,讓溫水浸過她玉體上遍布的鞭痕,看著她的肌膚上因痛楚而升起細小的皮疹,心中更是一痛。

    年輕美艷的柔弱女子,用溫水浸泡著飽經蹂躪的玉體,默默地撩水洗去身上的血痕,動作柔媚悽楚,讓桃露絲圣女看得心旌搖蕩,想起她女兒在床上的風情,更是心中狂跳,臉頰微紅,不得不扭過頭去,以止住心中遐思。

    這時她才突然想起,剛才自己光顧著救她出來,卻忘了對葛妮圣女說,不要再加快進軍,以免深入險地。據情報系統傳來的消息,愛德華王子所率的大批敵軍已經接近了這一帶,若再向前,說不定會提前遇到敵軍主力。

    想到此處,桃露絲圣女匆匆出帳,去找葛妮圣女,同時心中尷尬,不知道該如何相見才好。

    走到她的營前,卻被雙子軍的軍官擋住,說是葛妮圣女殿下已經休息了,請桃露絲圣女殿下先回,有什么事以后*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再說。

    桃露絲圣女知道她是臉嫩羞慚,也無可奈何,想想剛才的事情,自己也羞慚起來,紅著臉退回去,坐回到自己寢帳的外帳里,沉思一會兒,又喚了修女過來,另拿一個大浴桶裝滿溫水,來讓自己也洗一個澡。

    她縱馬疾馳來追趕雙子軍,在長途跋涉之下,風塵仆仆,正需要洗浴。

    恰好雙子軍中有這樣的條件,自然要洗干凈一些,好早些休息,考慮該怎么勸說葛妮圣女才好。

    那些修女都被她遣退,正一絲不掛地坐在浴桶中的溫水里,動手洗浴著身體的時候,從內帳中,一個同樣身無寸縷的窈窕倩影幽幽地走了過來。

    在伯爵夫人美麗至極的玲瓏玉體上,細細的鞭痕雜陳,在圣泉的治療作用之下,血痕已經變淺,卻還是分布于雪白肌膚上面,令人觸目驚心,充滿著凄涼殘酷之美。

    她默默地走到木桶邊,盈盈伏下身子,伸手到桶中,輕輕撩起水來,放到桃露絲圣女的身上,替她清洗著健美的玉體。

    桃露絲圣女微微地震動了一下,雖然想要拒絕,可是看到她美麗面容上哀婉的神情,卻又不忍說什么,只能默默地接受了她這表示謝意的方式。

    只是想起從前在艾爾華的胯下時,她們也曾**相對,并被迫有了**關系,現在重新面對,總是有些尷尬,讓桃露絲圣女瞼上發燒,低下頭,不敢多看她。

    伯爵夫人卻是一臉平靜凄婉,默默地替她清洗著迷人**,動作溫婉柔順。

    這一對絕色美女,身無寸縷地在木桶內外,裸露著性感誘人的嬌軀,漸漸貼到一起,讓空氣中仿佛都充斥著曖昧的氣氛。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