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章雙子淪陷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雙子宮的破處儀式,究竟持續了多久,艾爾華已經不能確定。他只是在無盡

    的快樂陶醉之中,不停地干著,看著太陽落下升起,直到身邊沒有一個處于修女

    ,才倒下來,興奮地喘息,睡去。

    這個時候,山頂上只剩下兩個處女,就是曾被干破菊蕾、喝下精液的雙子宮

    兩位圣女殿下。

    慘烈的破處儀式,導致了雙子宮僅剩的處女,就只有兩位圣女,情形與處女

    宮十分相似。

    即使是這兩位處女,也都徹底虛脫,倒在峰頂地毯上嬌吟喘息,被對方的唇

    舌、身體刺激,在雙倍的快感下魂飛天外,爽暈過去。

    等她們醒來時,已經身處馬車之上,正在被人運往王都,嚴加看管。

    這輛馬車十分寬敞,里面設施精美,在她們身邊,還有一對俊美男女正在激

    烈地交歡,正是天秤圣女與艾爾華。

    看著天秤圣女騎在比她小許多的少年身上,用濕潤**緊緊套弄著粗大**

    ,上下聳動嬌軀,淫蕩嬌吟的模樣,玫瑰少女憤怒地跳了起來,指著她大聲怒斥

    ,責罵她背叛生命女神,投靠魔神,并做下如此淫惡勾當的下賤行徑。

    劍蘭少女驚慌地拉住她的手,希望她不要再說了?墒敲倒迳倥@些天一直

    在看到天秤圣女與艾爾華行淫,幫他做了那麼多壞事,早就想臭罵她一頓,哪肯

    放過這麼好的機會,還是指著她大罵不休。

    巨蟹宮岑瑟兒圣女正**著性感迷人的玉體,一絲不掛地躺在旁邊地毯上休

    息,嬌嫩美腿中間還在流淌著艾爾華剛射入她體內的精液,聽她罵得這麼沖動,

    嬌喘著爬起來,走過去一把拖住她的玉臂,強行拉到艾爾華的身邊,推著她跪了

    下來。

    玫瑰少女哪肯吃虧,立即就和她扭打起來,兩個絕美少女一絲不掛地糾纏在

    一起,景象十分好看。

    劍蘭少女看得有些發呆,正要廠決心去幫助姐姐的時候,艾爾華已經**射

    精,喘息著翻身從閑目顫抖嬌吟的天秤圣女身上爬起來,不顧自己射精後頭暈目

    眩,還是上前一把按住玫瑰少女,強行將**塞進了她正在憤怒大罵的櫻桃小嘴

    里面,將還未射完的精液直接射進她的緊窄咽喉里面,逼著她喝了下去。

    玫瑰少女再怎麼反抗,也比不過艾爾華的力氣,被他按在地毯上強奸了圣潔

    小嘴,嬌喘息息地推他也推不動,只能含淚閉目,承受著他對自己嫩口的暴烈抽

    插。

    劍蘭少女也被岑瑟兒圣女揪了過來,按得跪在艾爾華的身後,吻住廠他的後

    庭,被迫含淚舔弄著他的菊蕾,讓上面沾染的滋味,都傳到了近在咫尺的玫瑰少

    女口中。

    同時品嚐到**和菊蕾的滋味,也只有雙子宮的美女可以做到。玫瑰少女閉

    目咬牙,感覺到艾爾華興奮地在自己口中射精,一股股滾燙的精液激射在她的香

    舌口腔上面,同時妹妹還在用纖手在用力掰開艾爾華的臀辦,將香舌努力伸到菊

    道最深處,品嚐著里面的味道,受到這樣劇烈打擊的玫瑰少女淚流滿面,卻也無

    可奈何,只能將所有射進來的東西都默默地吞咽下去。

    接下來,艾爾華又將她翻過身,讓她如母狗般高高翹起雪白**,從後面將

    粗大**插進了菊蕾,痛奸起她的緊窄後庭來,被菊道夾得劇爽,**得更是猛

    烈。

    玫瑰少女趴跪在地毯上,喃喃怒罵,痛斥著這正在奸淫自己的魔徒,希望他

    受到生命女神的懲罰?墒钱斈щ婟垬尠l出強大的催情力量,**滋味奔涌而來

    時,她也就無話可說,只能顫抖嬌吟,將她作夢也不敢想的淫浪話語都顫聲叫喊

    出來。

    在艾爾華興奮狠干這絕美少女的時候,另一個相她一模一樣的美麗少女還在

    含淚舔弄艾爾華的身體,將他身上每一處都舔得乾乾凈凈,甚至腳趾手指也不放

    過,最後還要仰躺在他們兩人的身下,張口含吮住艾爾華的睪丸,看著自己姐姐

    的菊蕾就在眼前,被粗大**撐成一朵美妙菊花,不住地在里面**,身體還能

    感覺到她被奸後庭的羞恥憤怒與興奮快感,顫聲哭泣著,幾乎要暈去。

    在被奸菊花的時候,還能看到自己菊花的形狀,以及**在里面**的每一

    個細微動作,纖毫畢現,玫瑰少女也算第一人了。她卻并不喜歡這樣的殊榮,只

    要有機會就喃喃咒罵,直到滾燙精液奔涌射進她玉體深處,身體徹底淪陷的圣女

    殿下才痛哭著達到**,顫抖暈倒在地毯上,什麼也說不出來廠。

    艾爾華興奮地玩弄著她的美妙玉體,每一處都留下了他的指痕或口水、齒痕。有的時候,他經常將她們姐妹兩人抱在一起玩弄,捏揉著身體的每一處,比較

    異同,贊嘆天地造化之奇妙,能造出這樣兩位一模一樣的美麗少女。

    在回程的這些天里,兩位美麗少女都沐浴在他的精液之中,不管玫瑰少女怎

    麼反抗,還是一次次地被奸入後庭、小嘴,菊花綻開次數之多,她自己都記不得

    了。

    她們手上所戴的鎮宮寶戒,都被強行摘了下來,并以**女之戒相贈,戴在

    她們手上。玫瑰少女雖然不愿意,可是在後庭被奸得幾度**之後,那戒指就像

    長在手上一般,再也摘不下來。

    有的時候,艾爾華在馬車中與另兩位墮落圣女激烈交歡時,還要她們互相舔

    弄身體,并以奸破處女膜相威脅。劍蘭少女總是含淚**姐姐的玉體,而玫瑰少

    女在快感之下,也只能虛弱抵抗,最後還是抵擋不住雙倍的情慾刺激,和妹妹滾

    作一團,興奮地舌舔指插,進行快樂狂亂的交歡,讓艾爾華在一旁看得賞心悅目

    ,干另外兩位圣女時更加剛掹有力。

    等馬車回到圣女修道院,在那里停下時,玫瑰少女的玉體已經被開發得差不

    多了。雖然在理論上還算是處女,但性感成熟的魅力已經在她身上散發出來,讓

    她漸漸地向著美麗少婦轉變。

    一次次地被奸淫,讓她已經沒有興趣再進行反抗,到了后來,只要被艾爾華

    抓過來放在自己身上,她甚至主動騎在艾爾華的胯間,讓粗大**插進後庭里面

    ,聳動著美妙玉體,在他身上激烈晃動,讓菊花吞吐著**,在菊道的劇烈摩擦

    中獲取快感,當精液暴射時,她的菊花甚至會自動吸住粗大**,深處如有小嘴

    吸吮般,將艾爾華的每一滴精液榨乾,仿佛要用這種方式來對他進行榨精謀殺一

    般。

    到了圣女修道院中,她也不得清閑,還要相葳兒圣女一起承受艾爾華的奸淫

    調教。

    葳兒圣女坐在處女宮圣女臥室的大床上,抱著膝頭默默思考今後該怎麼辦才

    好,耳邊隱隱傳來了腳步聲。

    這腳步聲十分熟悉,正是奸了她小嘴無數次的艾爾華的聲音。葳兒圣女幽幽

    地嘆了口氣,知道今天將不得不喝下他的精液,還要對他進行屈辱的服侍。

    這樣的打擊,無法動搖她堅定的心志。她拾起頭來,堅強的目光望向臥室門

    口,看到艾爾華推門走進來,臉上帶著征服者的勝利微笑。

    在他的手中,牽著兩條金鏈,連在身後兩個美麗少女的脖頸上,而那兩個少

    女一絲不掛,四肢著地爬進臥室里面,其中一個少女的玉體還在因悲憤而微微顫

    抖。雖然她們低著頭,那兩具玉體,葳兒圣女看著卻十分熟悉,正是常和自己一

    齊經受淫辱的迷妮圣女殿下,那些身體特徵,她絕對不會搞錯。

    可是,為什麼會有兩具一模一樣的身體出現?恐怖的預感在心中涌起,接下

    來,她眼睜睜地看到艾爾華得意地扯起金鏈,強迫她們抬起頭來,果然是迷妮圣

    女的美麗容顏,卻有兩位完全相同的美麗少女跪在艾爾華的腳邊。

    玫瑰少女美麗眼睛中在噴射著憤怒火焰,今天艾爾華提出要將她打扮成狗狗

    ,已經讓她怒不可遏。如果不是艾爾華以她們的處女膜作為威脅,再加上妹妹哀

    懇的眼神,她早就跳起來人罵愛爾莎的淫惡行徑了。

    艾爾華知道她不愿意,於是將她按在地上,溫柔地奸了菊穴,直干得她六神

    無主、意識模糊,於是在她暈眩的時候把黃金狗環套在玉頸上,玫瑰少女也只有

    喘息嬌吟,再無反抗的力氣。

    不能厚此薄彼,艾爾華在她妹妹的菊穴里面也發射了一發,牽著兩位**後

    綿軟無力的少女出來,進行干後散步,比之飯後散步還覺得愜意。

    兩位圣女殿下,神情恍惚地跟著他向前爬動,直到艾爾華停下來,她們才有

    些清醒,悲憤地抬頭向前看,卻見到葳兒圣女殿下含淚目光,如冶水兜頭潑下,

    讓玫瑰少女玉體劇震,努力同後縮去,不想讓她看到自己這副狼狽模樣。

    可是該看到不該看到的,葳兒圣女都已經看到了。尤其是她們兩個人的雪白

    大腿上還在流淌著精液,一直流到圓潤膝頭,讓她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些天里,她的見識逐漸變得極為廣博,以她的經驗,可以知道那兩股精液

    都是從菊花里面流出來的,只透過它們的流向微弱變化就可以判斷出來。

    雙子宮終究是徹底淪陷廠,葳兒圣女心中嘆息著,想到南方那些圣女姐妹還

    在苦苦作戰,希望卻越來越渺茫,讓她的美目中隱隱升起了淚光。

    緊接著,她被艾爾華揪住燦爛金發,從床上拖下來,按得跪在地上,以屈辱

    的姿勢,對他進行**。

    在艾爾華的示意下,劍蘭少女含淚爬過來,美麗玉容貼在艾爾華臀後,吻上

    了他的菊花,習慣性地進行吹簫的配合動作。

    艾爾華雙手抓緊葳兒圣女的螓首晃動著,仰起頭來,正在興奮享受著圣女吹

    簫的美妙感覺,突然頭上轟然作響,已經挨了重重一擊。

    玫瑰少女的忍耐已經達到了極限,看到這副情形,更是按捺不住心中憤怒,

    剛才看到旁邊有一個矮凳,隨手抄起來,跳到艾爾華身後,狠狠地凳砸在他的頭

    上,幻想著能一下砸出他的腦漿來。

    叮是事實又一次將她的美夢打碎,凳子被彈飛到一邊,艾爾華的頭上起了一

    個鼓包,其他的什麼事都沒有。

    正在爽的時候,突然挨這一下,艾爾華不由大怒,回手一抓,剛好將她的酥

    胸玉峰抄在手里,施展大擒拿手抓住那滑不嘰溜的**,硬擒到自己面前,低下

    頭,狠狠一口咬在她的柔嫩**上面!

    嬌嫩至極的少女玉峰,就這樣被殘忍地咬住,齒痕深印在上面,玫瑰少女痛

    楚地尖叫著,揮拳向他頭上亂打,卻更激發了艾爾華的怒意,咬得更加猛烈。

    直到玫瑰少女抽抽噎噎地哭起來,痛得六神無主時,手臂還在揮舞打著他,

    艾爾華放開手,隨意地在葳兒圣女嘴里面射出精液,然後邁步從她身邊走過去,

    抱著玫瑰少女,找根繩子將她捆上,然後坐下來,尋思該怎麼處置她這樣的不敬

    行為。

    很快他就找到了辦法,并立即行動起來,不一會兒,就布置好了一切,高興

    地搓著手,欣賞自己的成果。

    那驕傲的玫瑰少女,被捆得結結實實,吊在半空中,身上系著長長的繩子,

    從房梁上面垂下來。

    她的孿生妹妹也被捆住,與她并排吊在空中,身後緊貼著墻壁,驚慌地看著

    艾爾華,預感到處女的末日來臨,眼中現出絕望的神情。玫瑰少女的左腳,和劍

    蘭少女的右腳,被牢牢捆在一起,而每個人的另一腳卻被懸吊起來,固定在墻壁

    上面,就像兩人三足游戲一樣,每個女孩的兩條腿都分開成六七十度的樣子

    ,左右對稱,看上去十分奸看。

    艾爾華站在她們面前,欣賞著這一對絕美少女,一絲不掛地貼在墻上,就像

    穡上掛的畫一般,讓他看得高興。而在他的身後,葳兒圣女卻在默默流淚,緊咬

    貝齒,悲傷地看著這一切,已經猜出了這對姐妹即將遭受的命運。

    玫瑰少女憤怒地咒罵著,命令艾爾華將她們放下來?墒前瑺柸A卻不肯聽,

    反而高興地對她們說:我現在打算奸破你們的處女膜了!這話就像晴天霹靂

    ,震得三個圣女都渾身顫抖。艾爾華不理她們,興奮地說道:可是我現在給你

    們一個機會,如果我只干一個的話,你們誰愿意先來,讓另外一個人把處女童貞

    留下來?干我吧!葳兒圣女微弱而堅定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艾爾華回過頭

    ,看著她堅定閃光的眼神,不滿地叫道:一邊去,你那里很怪的,插進去就會

    陽痿,我才不上當!回過頭,他又向雙子宮兩位圣女殿下催促道:快點決定

    ,不然就一下干兩個!兩位美麗少女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地叫道:干我吧!艾爾華愣了一下,玫瑰少女搶著說道:當初在假山洞里,和你親熱的是我:

    後來說要殺你的也是我,不管是愛是恨,你都沖著我來吧!說著這話的時候,

    她美麗的面容上現出迷離神色,目光似愛似恨,牢牢地盯在艾爾華的瞼上。

    她的身邊,劍蘭少女出抽泣叫道:不對,你第一個得到的是我……還有我

    的、我的後面,也是被你無干的,既然後面是這樣,那麼前面、前面也……

    玫瑰少女轉過頭,大聲呵叱道:不許胡說!我是姐姐,理應我先來!

    劍蘭少女卻不肯聽話,抽泣著叫道:可是,你從前總是讓著我的啊……

    從前是從前,現在是現在,我是姐姐,你得聽我的!

    不要,這一次,就讓我……

    看著她們姐妹情深,爭執不休,艾爾華感動地走上前去,伸手握住她們的柔

    嫩**,勸解道:不要這樣吵啦,都是親姐妹,何必如此……我來想個辦法,

    嗯,怎麼辦才好呢?他在捆綁這對孿生姐妹的時候,用上了繩縛技巧,將她們

    的美乳用繩圈套住,顯得更加堅挺誘人,握起來十分合手。一邊思考,一邊下意

    識地拽住她們的柔滑**,揪了一陣,突然有了主意,叫道:我想到啦!

    三個圣女都在眼巴巴地瞅著他,艾爾華興高采烈地叫道:你們比力氣好了!我想看看你們誰的腿張得更大,說明她很想詖干,我就先干誰,另外一個,留

    到以後再干!

    圣女們聽得都臉色發白,說什麼現在才想出來,看他剛才繩縛的時候,就已

    經做好了這樣的準備,顯然是剛才就有了打算,想看看她們比力氣的樣子。

    艾爾華快樂地歡笑著,向著她們宣布道:我現在喊開始,然後數一百下,

    到了一百下的時候,誰的腿張得更大,我就先干誰!

    雙子宮兩位圣女殿下瞪大美目,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聽他乾脆地喊道:

    開始!

    玫瑰少女心志堅忍,腦子轉得也快,見他這麼說,知道無可挽回,立即抬起

    左腿,用力向左邊頂去,希望能讓自己的腿張得更開一些,來保住妹妹的貞操。

    可是她們姐妹心意相通,她微一動念,劍蘭少女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假思索

    ,連忙做出同樣的動作,右腿狠狠地向她頂去,希望能將她頂開。

    這兩位美麗少女,就這樣拼命地用腿頂著對方,玉容憋得通紅,幾乎無法喘

    息,耳邊還在聽著艾爾華殘酷的聲音響起:一,二,三……笑咪咪地報著數

    ,艾爾華仔細欣賞她們的美態,只見兩位美麗少女都在奮盡力氣向旁邊頂著,修

    長美腿都張得很開,矯紅絨毛下面覆蓋的嫩穴纖毫畢現。

    一邊念著,艾爾華還不甘寂寞地伸出手,撫摸著她們的嫩穴,嘖嘖稱贊,時

    而輕捏陰蒂,讓兩位美麗少女**發軟,羞憤得差點哭出來。

    可是艾爾華還在不停地報著數,她們也就下敢停下來,甚至下敢出聲斥責艾

    爾華,於是身上被艾爾華高高興興地摸了一遍,**香臀,菊蕾嘴唇,沒有一處

    沒有被他的手指伸進去過。

    手指伸進櫻唇,捏住她們的柔滑香舌,看著兩位少女還在拼命較勁,憋得滿

    臉通紅,艾爾華快樂地念到九十,然後一邊報數,一邊向下摸去,摸摸玉頸

    香肩,捏捏**,撫過光滑小腹,一直伸到嫩穴里面,手指頂在兩片美妙處女膜

    上,慢條斯理地叫道:一百!

    一百的報數到了,兩位少女卻還是不敢停下,努力頂住對方,都用盡小時候

    一起吃奶的力氣,想讓自己的腿張得更大一些。

    可惜的是,她們本是一母同胞,孿生姐妹,就像把一個人分成了兩個,都是

    對方的復制品,力氣當然也一樣大。就算稍有差別,在艾爾華有意的控制下,看

    誰的腿張得開一些,就多捏兩下陰蒂,保證她會腿軟無力,被對方頂回來。

    因此,到了最後,她們還是雙腿張得一樣大,誰也不能把對方頂開分一毫。

    看到這樣的結果,艾爾華興高采烈地叫道:我明白了!你們是想讓我一起

    奸!

    胡說!玫瑰少女瞪圓眼睛,悲憤地叫起來:你不講道理,說話不算!剛說到這里,艾爾華的**已經頂在她的嫩穴上面,**撐開穴口嫩肉,向著

    里面插去,痛得她香汗從額頭上流淌出來,雖然屈辱悲憤,還懷著一絲希望,顫

    聲道:干了我,就會放過我妹妹嗎?

    才不會!先干你,再干你妹妹,誰讓你們腿張得一樣大,害我不能判斷誰

    贏了,因此只能算你們平手啦!艾爾華不以為然地說,隨手解開她綁在墻上的

    右腿,**前挺,撐大穴口嫩肉,摩擦著它插向嫩穴里面,漸漸地頂在處女膜上

    面。

    玫瑰少女痛楚地流著眼淚,轉過頭來,勉強微笑道:迷妮,這一回,是我

    先了…

    劍蘭少女悲傷哭泣著,顫聲叫道:讓我先來吧,我這里好癢,你先來干我

    ……違心地說著這樣淫蕩的話,她羞辱難耐,放聲大哭起來。

    艾爾華看得憐惜,安慰道:別急別急,我先給你姐姐止止癢,然後就輪到

    你了!說著話,他左手抓緊玫瑰少女的纖美腰肢和柔滑**,讓她的**盤在

    自己腰間,另一只手還插在劍蘭少女的嫩穴里面,指尖頂著處女膜,突然腰部用

    力前挺,粗大**轟然破開處女膜,撕裂處女花徑,用力刺到了嫩穴里面!

    花徑嫩肉被撕裂的痛楚,如閃電般在兩位圣女腦海中劃過,讓她們都痛楚地

    仰天尖叫起來,雖然只是一人破處,嫩穴中感覺到的痛苦卻都是相同的。

    艾爾華興奮地向里面插去,另一只手還在按摩劍蘭少女的嫩穴,捏揉陰蒂,

    指尖在里面**著,讓她們在痛苦之中,還能感覺到更多的快樂。

    做著這樣的善行,艾爾華胯部前挺,粗大**將嬌嫩花徑撕裂得更大,鮮血

    從里面奔涌出來,流過玫瑰少女的雪白美腿,越過玉膝,一直流向足尖。

    兩位圣女痛苦地呻吟抽泣,淚水奔涌過兩張完全相同的美麗容顏,灑在高聳

    的玉峰上面。

    艾爾華一下下地在花徑里面**,低頭欣賞著她們美麗的模樣,暗自贊嘆果

    然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瑰寶,即使是哭泣美態,也是一模一樣,幾乎連淚珠落下的

    速度軌跡都完全相同。

    花徑里面,緊窄至極,幾乎要將**夾斷一般。這樣的劇爽,讓他差點忍不

    住就要射精,慌忙壓抑住這個沖動,決心要讓她們在初破瓜時,就達到**才行。

    **插進去,在嫩穴里面插弄著,摩擦著嬌嫩的肉壁,催情力量從魔電龍槍

    發出,透過少女花徑,一直傳到她們的心里,與此同時,手指也在發出催情力量

    ,點在陰蒂上面,讓她們的陰蒂和身體,都迅速地變熱起來。

    綺念在心中涌起,簡直無法抵御。玫瑰少女終於忍不住矯吟起來,仰天顫抖

    流淚,悲憤屈辱之中,卻有著無盡的快樂,簡直要讓她瘋狂。

    在她身邊,劍蘭少女也做著同樣的動作,仰頭流淚嬌吟,幸福得快要飛上天

  *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去一般。

    艾爾華抱緊身前少女,興奮地狠干著,粗大**漸漸插入最深處,將處女花

    徑撕得裂口更大,**頂在子宮上面,一下下地撞擊。

    兩位少女卻已經不是很在意疼痛,反而是劇烈的痛楚更增加了她們的快感。

    子宮上面傳來的撞擊,兩個人都能感覺到,痛楚屈辱中,興奮感卻在不斷地提升。

    艾爾華興奮大干,喘息聲與兩位圣女的嬌喘聲混在一起,在處女宮圣女的臥

    室中回響。

    葳兒圣女被縛在柱子上面,悲憤地流著眼淚,看著這一切。即使再堅強,看

    到圣女修道院中的圣女一個個地淪陷、墮落,心中的悲憤還是讓她痛苦至極,幾

    乎壓抑不住。

    她美麗的眼睛,眼睜睜地看到如此純潔虔誠的兩位姐妹,就這樣被艾爾華插

    入嫩穴,刺破了處女膜,干得嬌吟**,神智恍惚,最後都忘了一切,沉浸到無

    盡的快樂狂歡之中。

    艾爾華也越來越興奮,聽著這一對美麗姐妹的淫喊聲在耳邊回響,神智漸漸

    模糊,左手用力提起玫瑰少女的美腿,讓她抬得更高,**在最後一下猛烈沖撞

    中,狠狠地插到最深處,開始猛烈噴發,將滾燙的精液,激烈射到純潔嬌嫩的子

    宮上面。

    受到這樣的轟擊,兩位圣女殿下都劇烈震動,顫聲嬌吟,淚水不可抑止地從

    玉容上奔流下來。即使是沒有被干的劍蘭少女,也能清楚感覺到子宮被精液激射

    的快感刺激,恍惚之中,已經忘了那是姐姐的感應,只是直覺地以為自己被精液

    射到體內,奪去了貞操,而悲傷興奮地哭泣尖叫著,沉入到最激烈的**之中。

    艾爾華的**,插在圣女嫩穴里面激烈射精,在昏沉之中,自己也不知道射

    了多少,直到射無可射,他才趴在玫瑰少女的玉體卜面,顫抖喘息,爽得六神無

    主,渾然忘廠自己身在何處。

    玫瑰少女玉背貼在冰冶墻壁上面,絕望地流著眼淚,理智一點點地回來,讓

    她對自己剛才的淫**喊感覺到羞恥。

    更絕望的是,她已經感覺到艾爾華的手指在劍蘭少女的嫩穴里面緩緩活動,

    捏揉陰蒂,**花徑,顯然是已經將目標轉向她了。

    艾爾華的**還插在她的嫩穴里面,雙手已經開始在劍蘭少女的玉體上撫摸

    捏弄,解開她身上的繩索,讓她跪下來,迷茫的美麗面容,對準自己的**。

    **呈半萎縮狀態,上面還沾著處女落紅。劍蘭少女茫然抬起頭來,看著上

    方的艾爾華,卻看到他微笑著撫摸她的長發,柔聲道:來,這是你姐姐的處女

    落紅,吃下去!說著話,他隨手捏開玉頰,將**塞到里面,緩慢**起來。

    沾滿了精液、蜜汁和處女落紅的**,有著奇異的滋味。性情柔弱的美麗少

    女無法可想,只能低聲啜泣著,輕柔含吮**,默默地品味著這一生只有一次的

    處女落紅味道。

    玫瑰少女的口中也嚐到了這種滋味,氣得險些暈過去?墒撬F在還被吊在

    中空中,後背貼著墻壁,無法下來,只能流著淚看妹妹含鳥,還把她的處女血一

    點一點地喝下去。

    下體被舔得乾乾凈凈,艾爾華興奮地歡笑著,抱起這位雙子宮僅剩的處女,

    將她放到床上,壓上了她的身體。

    葳兒圣女的臥床,就在玫瑰少女面前幾步遠的地方,讓她可以在最近距離看

    到艾爾華的每一個動作,同時能夠感覺到妹妹心中的屈辱與興奮,以及**插入

    嫩穴時心跳的激烈感覺。

    粉紅色的嫩肉,被**頂開,緊緊地套在**上面。**緩慢前挺,頂在處

    女膜上,艾爾華猛地一用力,就在葳兒圣女溫暖的大床上面,破了這位圣女殿下

    的處女膜,讓她流滿蜜汁的花徑,被粗大**撕裂,鮮血從創口中奔涌出來,將

    葳兒圣女乾凈的精美大床染得一片殷紅濕潤。

    剛才的情形,又一次重現。只不過這次的場所,不再是冰冷的墻壁邊,而是

    溫暖的大床上。美麗柔弱的劍蘭少女,默默地哭泣著,被艾爾華抱在懷中大肆奸

    淫,嬌柔纖美的**被擺成各種姿勢,用無數屈辱淫穢的動作迎合著他,被他花

    樣百出的**手段弄得心中迷亂,不由自主地做出淫蕩的動作,來滿足他的需要。

    緊窄的處女嫩穴,牢牢地束住粗大**,套弄著它,讓艾爾華爽極,干起來

    更是用力。

    在床邊,玫瑰少女悲憤地流著眼淚,眼睜睜地看著孿生妹妹在自己面前被奸

    污,還在不停地變換著各種姿勢,讓她就像在看一場**大片一樣?墒撬瑫r

    還能感覺到妹妹的各種感受,這種滋味,就像在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自己被奸

    淫,感覺十分奇異。

    劍蘭少女也是同樣的感受,藉著姐姐的眼睛能看到自己各種淫浪形態,雖然

    羞恥至極,可是卻因此而更加興奮,下體花徑顫抖痙攣,更加猛烈地套弄擠壓肉

    棒,終於讓艾爾華承受不住,在她的下體中猛烈**無數下後,深深地插到嬌嫩

    子宮上面,頂住它開始猛烈噴發。被熱精一燙,這對姐妹同時興奮尖叫哭泣起來

    ,只是玫瑰少女一邊**還在一邊詛咒痛罵,哭泣著對這位給予自己**的少年

    進行猛烈抨擊。

    滾滾的圣力,和剛才一樣奔涌進魔電龍槍里面,讓艾爾華的身體迅速地吸收?旄腥绯彼加,讓他神智模糊,嘶啞地叫了一聲,就撲倒在劍蘭少女的玉體

    上,暈了過去。

    在門口,一個美麗少女幽幽地飄飛進來,手中拿著一個黑色玉瓶,看著床上

    的**情景,唇邊露出一絲興奮的微笑。

    當初她被十三個圣女聯手擒下,嚴刑拷打,并關押在地牢里面一百年,對那

    些圣女恨之入骨,尤其是那對模樣完全相同的孿生姐妹,記得清清楚楚,F在雖

    然不能抓到那個時代的圣女,可是現在能看到她們的後輩,同樣是雙子宮的孿生

    圣女被艾爾華奪取了貞操,還是讓她興奮至極,淚珠都從眼中溢出來,晶瑩剔透

    ,閃閃發光。

    南北雙方的戰斗,進入了膠著狀態。南方的兩位戰斗圣女,指揮著軍隊沉著

    應戰,并不時派出騷擾小隊,對北方的軍隊後動進行騷擾,讓他們不能毫無顧忌

    地大舉進攻。

    與此同時,北方的軍隊也在源源不斷地組織起來,藉助龐大的財力,建立起

    一支支強大軍隊,朝著南方推進,展開猛烈的攻擊,一點點地蠶食著南方的土地

    ,進而還要被敵軍反擊,不得不退出剛占據的地盤。

    艾爾華不耐煩做這些瑣碎工作,更討厭拉鋸式的游擊戰,就把萊歐圣女從北

    方調回來,將大部分的軍隊都交給她,讓她與凱薩琳一同南下,率軍攻擊南方各

    行省,而他自己則坐鎮王都,提防後院起火,每天除了政務軍務之外,就是調教

    圣女取樂。

    小魔女成為了他最得力的助手,常拿一些她親手制作的器械用到各位圣女身

    上,將她們綁在各個樣式奇異的美人椅之類的器械上面,進行操練,讓艾爾華從

    各個方向對她們進行奸淫,干得她們尖叫哭泣,在羞辱悲憤之中,卻感覺到無上

    的甜美快感,常在**之中,滿足地哭叫著暈過去。

    在南方,桃露絲圣女率領著新金牛軍,不停地與勤王軍作戰,時而消滅敵軍

    一兩支小股部隊,或是率軍突襲敵軍後方,讓他們不能輕易取得勝利。

    在這樣的戰斗之中,她的指揮才能徹底顯現出來,以較少的兵力,來對抗越

    來越多的敵軍,苦苦撐持著,不讓兵敗如山倒。

    隨著戰斗的持續,她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排遣壓力的唯一方式,就只有每

    天夜里,蕾莉安對她的撫慰了。

    現在的蕾莉安,就像她的小嬌妻一樣,對她體貼入微,有時候還要耍耍小性

    子,在夜里卻激烈地與她纏綿交歡,好得彷佛蜜里調油一般。每一次的交歡,她

    都努力榨乾桃露絲圣女的體力,讓她沒有心思出去打野食,做出讓自己不高興的

    事來。

    她的母親也作為隨軍家屬,住在金牛軍的軍營里面。雖然她那一次與桃露絲

    圣女有了親密的關系,暢美地交歡整夜,此後卻一直沒有**生活,就像一個失

    偶的貞婦般,在軍中過著平靜貞潔的生活,對於女兒與桃露絲圣女的奇異**,

    也只作視而不見,平時見到她們時,也是十分平靜從容,絲毫沒有異樣神態。

    在她的默許之下,那一對愛侶更是無所顧忌,每天夜里都要交歡纏綿,吸吮

    著對方的蜜汁,甜蜜擁抱著睡去,到第二天早上,還是神采奕奕地醒來,處理軍

    務,或是指揮軍隊進行戰斗,沒有一點疲態。

    莎琪特莉絲圣女新建立的射手軍,也從最南端的行省拉了出來,在大陸上縱

    橫馳騁,攻擊著南下的北軍,時而和萊歐圣女率領的軍隊作戰,而在萊歐圣女的

    麾下,除了她本宮新整編出來的獅子軍之外,還有艾爾華下令由她指揮的金牛軍。

    圣女修道院下屬的戰斗三宮,徹底分裂為兩半,斬舊金牛軍與另兩宮的軍隊

    相互攻擊著,生命女神虔誠信徒的血灑遍各個行省的土地。

    戰亂在圣安王國的中南部持續,北部卻是一片平靜祥和,甚至越來越繁榮,

    大量的紡織品和當地特產被運到北方,在其他國家賣掉後換成精良兵器盔甲,又

    運回來配備軍隊,建立起一支支的軍隊,向著南方開拔。

    大陸上的流浪傭兵組織,都在向著南方移動。愛德華王子出了很高的傭金,

    作為傭兵們的賣命錢,雇他們南下攻擊里爾家族的叛逆,以及各個墮落圣女率領

    的軍隊。

    不論那些傭兵是信仰什麼神的,都不會跟錢過不去……支支的傭兵軍隊都在

    為了高額的懸賞而南下,到南方的圣安王國去,為了金錢與榮譽而戰。

    巨大的財力,組織起強大的軍力,漸漸壓得南方軍隊支持不住。即使有各個

    圣女殿下不停地鼓勵士氣,虔誠的戰士們還是一個個地戰死在沙場上,實力逐步

    削弱。

    隨著北方經濟的發展,工商業帶來的利潤越來越多,南下征伐的軍隊也隨之

    變得更多。勝負的天平,逐漸傾向北方,而里爾家族內部,一片悲戚,對於未來

    不抱有什麼太好的希望。

    北方的德里王國,一直在與西努王國對峙著,時而有激烈的戰斗發生。

    但當兩國終於訂立合約,讓德里王國可以抽調出大量軍隊南下助戰之後,局

    勢已經十分明顯,在兩國的合力之下,南方的軍隊不管有多麼頑強,也無法再堅

    旨多久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