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五章毒霧彌漫

作者:風中嘯更新時間: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啟稟王子殿下,又有三百多名兄弟中毒倒下了!

    艾爾華高高地騎在戰馬上,皺眉看著馬前跪地稟報的低級軍官,沉吟不語。

    前些天他率領大軍向南推進,還算順利,南方一直沒有派出軍隊來阻擋大軍前進的步伐,偶爾有地方勢力率軍抵擋,也能輕易擊潰消滅。但他知道南方僅剩的兩個圣女絕不會束手待斃,因此向前推進時一直保持著謹慎,各部隊之間緊密聯系,以防出現破綻,被敵軍各個擊破。

    果然,敵人的反擊現在已經開始了,軍隊中不停增長的中毒者就是明證。

    他們一個個上吐下瀉,痛苦不堪,讓別的士兵也看得驚恐起來。

    水瓶圣女已經利用她的號召力,派了一些擅長治療術的修女隨軍前來,她們和隨軍醫生一同對士兵們進行診療,確定他們是受了一種奇怪的毒素,以他們的能力,也只能部分驅除,而不能讓中毒的將士迅速恢復健康。

    現在,那些經過治療的將士們,個個都渾身無力,不要說上陣殺敵了,就連走路都有困難,雖然沒有性命之憂,可是要將毒素徹底拔除,還不知要多長時間。

    至于他們中毒的原因,都是因為口渴時暍了河水,從此就有四肢無力的癥狀產生,F在加起來,已經有近千人中毒倒下,而且每天中毒的人數量還有增加的趨勢。

    為了確定詳情,艾爾華命令大批隨從衛士都退回營中,自己單獨縱馬來臨河邊,站在河岸上,看著奔流的河水,果然從那里面,看出了一絲令人不安的動蕩力量。

    河面之上,有青綠之氣縈繞,雖然稀薄得幾乎看不出來,卻蘊含著奇異的力量,似乎有些圣潔,卻帶著些詭異色彩,令他看得有些心驚。

    天空中,傳來了熟悉的風聲,他抬起頭來,看到在重重迷霧之中,一位通體晶瑩湛藍的美麗少女,正在高空里縱翼飛翔,低頭看到他,發出歡快的清脆笑聲,收攏晶藍雙翼,直向他滑翔而來,速度快捷,動作瀟灑若行云流水,一絲不掛的完美嬌軀,妙處畢現,看得人透不過氣來。

    不過眨眼之間,她就疾速滑翔到艾爾華面前,水質柔韌的玉體轟然撞擊到艾爾華的身上,將他整個人都撞到了河流中,濺起了大片水花。

    知道她沒有什么惡意,艾爾華也沒有躲閃,只是倒在河里,抱怨道:“我的衣服都給弄濕了!”

    化為水質之軀的水瓶圣女興奮地嬌笑著,撲到他的身上,熟練地撕扯他的衣服,很快就將他剝得精光,撲到他的身上,輕車熟路地用柔韌水穴吞住粗大**,修長美腿夾緊他的腰部,開始挺動纖腰,用力狠干起來。

    和水質身體的美麗圣女,在湍急水流中**,感覺倒還不錯。艾爾華抱住美麗少女,在水中大肆交歡,直干得水花四濺,將河中游魚嚇得四處逃竄,不敢留在他們附近。

    一邊摟住她猛烈**,一邊看著河里的魚,艾爾華納悶地問:“你看河里有沒有毒,為什么水里的魚都沒有事?”水瓶圣女這一次是應他的召喚而來,作為治療系的圣女,對毒素也有研究,嬌喘息息地叫道:“是、是有、有毒,而、且是、絲科佩兒圣女殿下”艾爾華放緩**在蜜道里面的**速度,讓她喘口氣,然后仔細詢問,終于探查清楚了事情的來由。

    所有圣女之中,天蠍圣女可算是一個異類,因為她的本領,就是用毒。

    根據生命女神的教諭,各位圣女一向愛護各種生物,天蠍圣女也很少施展這一特異能力。但用毒的本領,是生命女神賜予她的,雖然很少使用,*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她擁有的強大威力還是并不因此而減弱。

    原本兩軍對戰之時,南方還能夠支撐下去,天蠍圣女也就只做些后勤統籌工作,而不施展自己這一奇異力量。但現在十二宮圣女只余下兩宮,余下的不是被擒受辱,就是已經墮落,投靠了魔神的一方。而艾爾華所率的大軍,還在向南挺進,以里爾家族殘余的軍隊實力,是沒有什么希望抵擋住源源不斷開來的龐大軍隊。

    在這種情形下,天蠍圣女無可奈何,就算是最后的本領,也只好孤注一擲地用上。

    總算她還顧及南方的臣民,不能毫無目的地散布大規模殺傷性毒素,只在各條河流中布下各種不同的毒素,凡是喝下毒水的人,若是不遷徒,只留在原地的話,還可保持無事。如果繼續南下,喝了不同河流中的水,幾種毒素相互交織,就會發作起來,讓中毒者四肢無力,身體漸漸崩壞。

    這些天里,艾爾華已經開始下令部下不可再飲用河水,要自己挖井取水飲用。但還是有一些士兵趕路口渴,不及等到井水挖出來,就偷偷取了河水喝,因此中毒發作,也是他們不聽命令的后果。

    水瓶圣女受了艾爾華的召喚,從北方一路飛過來,沿途看到各條河流,里面的毒素感覺都不同,以她對解毒術的研究,自然知道這些毒藥的效果,現在細細地給艾爾華講來,讓他恍然大悟,對天蠍圣女不由生出戒懼之意,心中決定,一定要讓水瓶圣女留在自己身邊,免得哪天不小心吃點什么東西,被天蠍圣女在暗中下毒,一命歸陰了。

    此時,在西南方向,距他極遠的一處荒郊野外,一位年輕美麗的女子正在施法,狂風襲來,將她的圣女長袍吹得飄蕩飛舞,瑩潤如玉的絕美容顏上帶著冷酷精干的神情,纖腰盈盈一握,輕輕擺動間,如水蛇般嬌美誘人,窈窕身姿美妙得令人不敢置信。

    天空中烏云飄蕩,云中帶著奇異的綠意,正在迅速地聚集起來。

    在美麗圣女的玲瓏玉體之上,青氣透出,在空氣中如有形質的一般,恍如毒蛇般向四面蠕動,直延伸到數里之外。

    這般恐怖詭異的情形,沒有人能夠看得到。她所有的隨從,都被遣到遠處,免得被毒素誤傷。

    青氣所到之處,麥草都變得枯黃,鳥獸驚慌奔逃,飛速逃到遠方,方圓十里之內,沒有鳥獸敢于停留。

    做著這樣恐怖的事情,這美麗女子的如玉容顏上,卻帶著圣潔的光輝,神情冷傲中帶著幾分悲憫,催動青氣的速度也放得極慢,讓那些鳥獸都有機會逃走。

    若有一點辦法,她也不會在這大片區域中布下毒素,有違天和?墒菙耻娨徊讲降乇破,就要將圣女修道院最后一絲殘存力量趕下大海,她這也只是在做最后的努力,否則圣女修道院被徹底消滅,她也將是千古罪入之一,就是死了,也無顏去見偉大的生命女神。

    體內的圣力催化出毒素,遍布四方,讓這一片曠野上到處彌漫著青氣,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將很快化為毒瘴,任何膽敢穿人毒瘴的敵人,都將受到殘酷的傷害,而失去戰斗的能力。

    做完了這件大事,天蠍圣女也不由玉體乏力,虛脫地倒在地上,只覺體內圣力變得虛弱,難以支撐下一場的大規模布毒行動。

    附近沒有任何人,到處都是一片死寂,只有凄清的風聲在曠野中回蕩。這堅強美麗的圣女休息許久,雖然還是玉體無力,卻只能憑藉著自己的力量,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轉過身,向著南方走去。

    天地間,青氣彌漫,在這漫野青氣之間,一個身穿潔白長袍的窈窕女子緩緩獨行,堅強昂揚之氣,在她如畫的眉宇間散發出來,就算實力不濟,她也要拼著所有的力量,來對抗強橫粗暴的魔徒,為圣女修道院留下最后一點火種:哪怕為此消耗盡所有圣力,最終變作廢人,她也是在所不惜!

    河邊的石頭,被河流沖刷得干干凈凈,上面躺著一位美麗裸女,靜靜地喘息著,臉上充滿了**后的滿足感。

    她的身體,原本是晶瑩湛藍的,現在卻正在緩慢地變色,漸漸恢復為平常的膚色,潔白柔嫩,豐胸美臀令人噴血。

    艾爾華站在一邊,欣賞著她變身時的美態,漸漸忍耐不住,撲上去抱住只變回來一半的水瓶圣女,**猛地向她的**里面插去,將她按在石上,痛快大干起來。

    水流的柔嫩,與**的緊窄感覺混在一起,讓被夾緊的**感覺奇妙而極爽,艾爾華興奮至極,抱著她猛烈狠干,弄得水瓶圣女嬌聲**,在變身的時候被他來這么一下,玉體酥軟,毫無反抗能力,只能被他奸了個痛快,嫩穴、小嘴和后庭菊道里面都被他暢快地射了幾發,直到天色漸暗,才大戰完畢,雙雙倒在石上相擁喘息。

    在他們交歡的過程中,水瓶圣女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模樣,海藍色的長發與艾爾華胯下**一同閃爍著晶瑩的藍光,在深夜中為河中渡船指引著方向。不過艾爾華最多也只能讓他們看到隱約的藍光,身體可是不能讓人隨便看的,不然就太虧了。

    把身體晾干之后,艾爾華抱著身軟如綿的美麗圣女,一路走回營中,藉著迷霧的遮蔽,雖然光著身子走路,也不怕人看到。

    正想把她放在帳里再痛奸一場,一邊吃飯一邊**,正是人生至樂,誰知道新得到的消息,讓他吃了一驚,邊吃邊干的雅興,也因此而被打消。

    穿上衣服、散去迷霧的愛德華王子,坐在大帳帥座之上,看著下面眾部將驚慌沉重的神情,面沉似水,聽著他們的彙報,心情漸漸低落。

    這一天里,中毒的將士數量驟然上升,一天之內就倒下了上千人。而且他們都很聽話地沒有去喝河水,而是在大軍現挖的井里面取用的井水。

    出現這種事的原因是,在大地里面,也開始浸入了天蠍圣女所施放的毒素,井水中自然也擁有了部分有毒物質。這些將士,是所有士兵中體質稍差一些的,自然就最先病倒了。

    有了這樣的事,自然就沒有什么興趣再到寢帳里面取樂了。于是艾爾華和水瓶圣女忙了整夜,率領水瓶宮的修女和隨軍醫生們為將士們驅毒,讓他們不至于上吐下瀉而死。

    第二天早上,艾爾華還要帶著滿眼血絲,看著水瓶圣女在水井中施放法咒,用圣力驅除里面的毒素,讓它能夠被飲用。

    接下來的行程,艾爾華加快了行動的速度,整支大軍都在迅速前行,希望能快速與殘余的敵軍決戰,免得在毒素包圍下,一個個中毒,逐漸消耗殆盡。

    但在兩天之后,他們還是不得不停下了前進的步伐。在軍隊的前方,漫漫的原野上,到處都彌漫著青色迷霧,讓他們無法透過霧氣,看穿前方的情景。

    在大軍的側翼,有些魯莽的士兵闖進了霧中,然后立即倒下,再爬不起來。那霧中含有的毒素很濃烈,讓他們只嗅進一點,肌體就受到重創,難以保持清醒。

    艾爾華組織了一支敢死隊,都用濕毛巾捂住口鼻,冒險沖入毒霧,把他們強行拖了出來。但敢死隊的將士也因此而中毒倒下,雖然沒有直接嗅入毒素,但肌膚沾了毒霧,同樣會有損害。

    經過水瓶圣女的治療,他們的性命雖然保住,卻都喪失了戰斗力,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躺在帳篷里面接受同伴的照顧。至于將來能否恢復到正常人的程度,還是個問題。

    在水瓶圣女的幫助下,艾爾華和她一起飛上高空,凝目下望,只見那毒霧綿延無盡,一直延伸到天邊,厚則有兩三里地,將大片荒野,都籠罩在青青的霧氣之中。

    大軍的前進,已經快要逼近了敵軍的指揮中樞。這些天里,沿途沒有遇到多少抵抗,偶爾有小股敵軍出現,也是一觸即潰,顯示著敵軍兵力的匱乏,顯然只要大軍一到,敵軍就要崩潰混亂,再沒有多少反抗之力。

    可是就在這勝利唾手可得的時候,整個軍隊卻被迫停在了這里,無法前進。

    艾爾華也曾與水瓶圣女仔細探查,結果發現,大陸的最南端,從東到西,都被這毒霧覆蓋,形成一條厚二三里的長長霧帶,將大片的區域都包圍起來,無法進入。

    現在形勢,已經比較明朗了。好的消息是,里爾家族占據的南方各行省,已經有三分之二的區域被他率軍占據,圣安王國的統一指日可待。

    而壞的消息,就是剩下的三分之一怎么也打不下來。大陸最南端的區域在毒霧的保護之下,沒有什么軍隊能夠穿過,敵軍殘部在那片區域里面,暫時還是安全的。

    軍隊無法進入毒霧,艾爾華只能下令他們向兩邊擴展過去,將所有毒霧外的區域都牢牢控制在自己的統治之下,同時努力尋求解決的方法。

    因此,里爾家族原來所占據區域的三分之二,已經在他的控制下了。以毒霧長帶為界,兩軍隔毒對峙,雖然實力強弱相差極大,但也暫時還相安無事。

    白天忙著分派部下,去占領各個地區,并抽調后方的官吏前來統治新歸附的臣民,抓捕叛亂逆臣,在閑暇的時候,艾爾華就和水瓶圣女交歡解悶,時而弄些修女來助興,把她們一個個地破處,再由水瓶圣女替她們治療好下陰的傷口,然后再破一次。

    至于摩羯圣女,艾爾華每次想到她,總是心存溫馨,不忍心讓她和別的女人一起服侍自己。何況現在事情這么多,也沒有閑心來仔細調教她,至于那些不太重要的漂亮修女們,隨意玩玩倒還可以。

    x這天下午,在愛德華王子的寢帳中,艾爾華一絲不掛地坐在床上,在默默地思考著問題。

    在他的身下,有著一個妙齡少女,美麗優雅,卻成為了他的座位,趴在床鋪上默默地流著眼淚,在**的余韻中神智昏亂,對于坐在自己身上的王子殿下,也沒有力氣推他下去。

    而在床上,水瓶圣女伸展著美妙的**,渾身無力地喘息著,美目無神,里面流淌著快樂的淚水,已經被他干得嬌軀酥軟,無法動彈。

    旁邊還有幾個美麗少女,都是各宮的修女,被艾爾華派屬下魔教少女提了來,留在軍隊中解悶,順便弄些處女鮮血,來作為小魔女煉藥之用。

    艾爾華獨坐沉思,屁股下面感覺著少女**的柔滑,卻是絲毫不為所動,只是默默地思考著天蠍圣女的問題。

    他沒有想到,天蠍圣女居然能耗費如此多的力量,布下長長的霧帶,來阻擋自己大軍的前進。

    不過,用了這么多的力量,她現在應該是最虛弱的時候了吧?不知道要用多久,她才可能恢復過來,重新對自己的軍隊發動襲擊。

    這條霧帶,在空中凝聚不散,疾風也無法將它吹走,看起來倒有些像三國演義里面說過的瘴氣。

    當年諸葛孔明率軍平定蠻族之亂,也曾被瘴氣毒水所困擾。當然后來都被他一一破解,不然怎么會有七擒孟獲之戰?

    只可惜當初艾爾華看書不用心,只是影影綽綽記得諸葛亮好像有破除毒瘴的方法,至于到底是什么方法,他就記不清楚了。

    書到用時方恨少,果然如此。想到這里,艾爾華就不禁悔恨當初自己只愛看**小說,要是那時能看上幾遍三國演義,再學些化學解毒劑的制作,現在或者就能破開毒瘴,一舉攻進敵方老巢,將他們一網打盡了。

    不過事已至此,悔也無益。當務之急,是要盡快將敵方徹底擊敗,不要給他們喘息的機會。否則的話,天蠍圣女可能會在實力恢復之后,制造出新的毒藥,來給自己的大軍增添更多的麻煩。

    現在大軍在陸地上受阻,雖然可以在海上進攻,但戰船不夠多,也不清楚敵軍在澳大上的防御。何況誰也不知道,天蠍圣女是不是把海上也設為毒瘴區,用一條長形環帶將海面也包圍起來了。

    思考了許久,艾爾華終于下定了決心。也許,現在應該把小魔女從王都召喚到這里來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