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3 幻星前哨站

作者:未見寸芒更新時間:
    十人的小隊在山岳之間穿行,對于他們的體質來說,一公里就和家門口轉轉一樣,更不要說陸凝和裘恕這種太空作戰的軍人,平時聽見一萬公里都覺得敵人已經拿著刀捅到胸口了。

    “隊長,我有個問題!饼埫}在隊內頻道開口了。

    “問!

    “按照您的描述,先遣隊至少在這里進行了十一年的探索工作,這段時間就算是用糾纏衛星慢慢發信,難道連一張地圖一個坐標都描繪不出來為什么我們到了這里還要自己尋找”

    “地圖我們是有的!标懩f道。

    “有地圖”

    “不然我怎么能這么快進行地形判斷和比對全程手動控制……可不是不熟悉地形能做得來的。但你也知道,糾纏衛星傳輸首先不是圖像,而是圖像數據,我們目前的技術還不能做到不產生誤差,所以還原地圖也有些失真,幻星的面積并不小,如果是針對大陸形狀之類的些許失真或許不算什么,可前哨站位置這種數據出現誤差就差得太遠了,反而容易發生信息誤傳。另一個需要警惕的就是,在太空中,尤其是星云之間的通訊,不要包含任何坐標信息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懂了,抱歉隊長,我并不清楚……”

    “這是軍人的常識,不是普通人的。你曾經是個優秀的科學家,我們需要的是你的腦子,還有你這個勤于發問的勁頭,不必道歉!

    “這么說起來,羊毫你好像沒有龍脈那么喜歡發話呢!币粋女聲進入了通訊,是醫療兵蛛絲的。

    “我對于這個領域的知識沒那么豐富,另外我也不關心那種問題。我只想早些把任務完成然后回去!毖蚝劣行┥n老的聲音響起。

    “據我所知,你好像是做了很多……挺無恥的事情!焙谔乙布尤肓苏勗,“學術造假可是重罪,越是戰爭越需要科技發展,越需要科技發展越重視人才,因此聯盟才會判你。別跟我說你是冤枉的,你的眼神看起來就不是那種被冤枉的人!

    “傭兵,我也知道你的一些過去,你手上見過血,哪個聯盟的都有!毖蚝恋统林曇粽f道,“這里的人都不是完全干凈的,你能看出來,我也能!

    “哦那可就有意思了,您這么有本事的人……啊,抱歉,隊長你也在頻道吧!

    “我一直在!标懩f。

    “您了解我們的底細吧其實我挺好奇,雖然你們都是正規軍人,可兩個帶著八個罪犯,難道心里一點猶豫都沒有嗎”黑桃帶著笑意問道。

    “不需要,聯盟保證了你們的忠誠,我就不必擔心這種問題!标懩届o地回答,“至于你們嘴上怎么吵我也不擔心,私下的事自己解決?烧l要是在任務中因為這個耽誤了命令,那我只能給他在這里留個墳頭了!

    “說起墳頭……你們還記得母星嗎”另一個有些飄忽的聲音傳了過來。

    那是豎笛,她的狀態總有些飄忽,不過軍人本能到底還在,也沒真的出過什么問題,不過聊天的時候帶歪話題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

    “被黑鷹那些智障一炮帶走的那個”蟲餌開口了,“我只在歷史書上讀到過。反正沒什么真實感,我甚至沒有在那里生活過,不知道為什么那么多人懷念!

    “強中子流將整個大氣層都破壞了,整個星球暴露在恒星和宇宙射線的直射下,不用半天地表的生物就全部死絕,十一天后宣布成為了死星,一些能在宇宙空間生存的厭氧生物大概能依托特殊環境活著,不過別的……大概無法生存了吧!毖蚝琳f。

    “我去過一次,因為好奇!必Q笛用她獨特的語氣說道,“因為隊長的話,讓我想起了那次經歷。其實母星現在依然還在運轉,因為總是有人懷念那里嘛,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家族傳統!

    “有什么用那個星球已經不適合人類生存了!焙谔艺f。

    “嗯,但死人可以!

    “……”

    頻道里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所以說,母星現在成了一座墳場”陸凝再次開口。

    “是啊,而且因為不需要在顧忌活人,很多墳墓修得極為大氣,造成高樓大廈的,山峰的,宮殿的……總之,都是些有錢人吧。在低空軌道看的話,地面上林立著這樣的突起,太陽升起來,就是無數條平行的陰影投射在星球上……”

    那個情景在想象中完全不美妙。

    “哈哈,好像一顆長毛的土豆一樣!必Q笛傻笑了一聲,“呃……我以為這是個笑話,講出來給大家放松一下,不好笑嗎”

    “哈哈!焙谔曳浅I驳馗尚α艘宦。

    “謝謝你的分享。那么既然大家都講話了,刺刀,鐵眉,你們也在頻道里說兩句!标懩f。

    “我不知道說什么!贝痰堵曇粲行┙┯,“你們說的很多東西我都不懂。除了來這里之前參加的一些太空行軍培訓以外,我接到的命令就是聽令,我就是按照流程進行!

    “別緊張……孩子!辫F眉渾厚的嗓音也響了起來,“雖然大家背景都有些問題,可既然是一起在這種陌生的地方抱團生存,稍微信任一下大家也可以。當然,自己保持警惕!

    “鐵眉,你的身手很好,我知道!标懩f,“介意說點自己的事嗎”

    “沒什么驚險的,和你們的經歷相比不值一提!辫F眉說道,“我出生在一個邊緣星域,那地方比較亂,聯盟管控力度也不強,星球上幫派林立,想要過上正常生活就必須加入某個幫派。我年輕力壯被挑中了,然后干了二十多年打手,也算稍微過活了一下。我秘密結了婚,有個女兒,她們現在都在安全的地方……事實證明我是對的,有一天老大讓我去和一些不認識的人偽裝起來去做點事,我們有十五個人,但是當場被抓的只有三個!

    “根據報告,你除了自己在當地幫派的事情以外,什么都沒說!标懩a充道。

    “首先,我不知道,隊長。其次,就算我能猜到什么,我也不能說出來,我那個幫派老大沒本事查到我的家人,但是如果是能指揮他的人就不一定了。即使是在監獄里,我也得小心不得罪那些得罪不起的人!

    “我還以為你是個傻大個呢!焙谔矣行@訝。

    “啊,想要活得久一點,就得動腦子。事實上當時和我一起宣誓的三十個人里面,活著的應該只有我了!辫F眉發出一聲有些憨厚的笑聲,可是沒人真的以為這人就很憨實了。

    這段對話到這里,眾人也來到了前哨站的地面工程附近。

    在探索條例的限制下,前哨站必須建立在地下,地表只能留下偽裝工程,以最大限度隱瞞痕跡。這里的偽裝工程就是一座小山丘,只有幾個隱秘的標記能夠使得蒼龍聯盟的人認出這屬于自家建筑。透過模板的定位,眾人很容易便找到了應當是入口的位置。龍脈取出儀器進行了一陣查看之后,在一片山石前按了幾下,山石移動開,出現了一個漆黑的入口。

    “無人機!标懩喍谭愿懒艘痪,裘恕就從肩頭摘下一個小型無人機,控制著它從洞口降下,然后打開了手臂上的攝影屏幕。

    “門這里的控制正常!饼埫}說道,“說明線路和能量供應并未損毀。但這套系統除了能量供給部分和前哨站的一些功能并聯以外,完全是一個獨立回路,我們不能確定內部是否發生了別的問題!

    “換句話說,我們至少能確認里面有可以運轉的供能裝置!标懩f道,“也許可以嘗試進行修復!

    “我們有前哨站的全部建筑模板,包括內部系統。如果能夠進入中央控制室,排查問題修復損壞區域是可行的……但中央控制室在地下深處!饼埫}皺了皺眉,“無人機信號沒辦法隔著那么厚的地層傳上來信號!

    “這就是為什么要人來的原因!标懩卮,然后問裘恕,“匯報探測情況!

    “聲吶、紅外、粒子探測均未發現任何危險信號,也沒有任何反應,不過如今的探測距離并不很遠,也許我們應該等候無人機繼續回傳!

    “不用等了,所有人一級作戰準備,列隊,刺刀、黑桃開路,跟隨無人機行進路線,向中央控制室前進!

    兩人答應一聲,馬上將肩上武器摘下,各自在邊緣扣上粘性掛鎖,迅速降落到了洞口之下。

    “安全!

    “區域面積足夠,可全員降落!

    兩人先后發回反饋,陸凝手一揮,后面的人也跟著次序降下。

    里面很黑,照明已經被全部截斷,不過頭盔是附帶多種探測功能的,一個灰蒙蒙勉強可以看清的畫面出現在陸凝面前,是一條走廊一樣的通道。

    “從結構狀態來看,這里應該是通用通道b2。正常狀態下可以通過這條通道盡頭的電梯直接下到深處的中控室樓層,但現在的狀態我覺得電梯多半廢了!饼埫}馬上就看清楚了這里的狀況。

    “不著急,先搞清楚這里變成現在模樣的狀況,排除危險,謹慎推進。龍脈,規劃一條合適的線路出來,發到每個人的個人電腦上!

    “了解,一分鐘!

    時間在安靜中緩慢過去,一分鐘還沒到,裘恕忽然說話了。

    “隊長,無人機失聯!

    “位置!

    “在我們的下一層,人員活動區,外側連接通道內。原因不明,最后畫面沒有捕捉到攻擊信號,失聯原因目前不明!

    “知道了,所有人注意,已確認危險存在!

    眾人紛紛應了一聲,倒是沒人提出任何問題。這種危險早就在考慮范圍之內了。

    很快,陸凝就看到了接受路線圖的信息。

    “全員確認路線,無論任何情況下,即便脫隊,依舊設法向路線靠攏,任何意外情況及時匯報,沒有我的命令禁止放棄隊友!

    “是!”眾人齊聲應道。隨即,依然是刺刀和黑桃在前方開路,后方則是豎笛和陸凝、龍脈和蛛絲、羊毫和蟲餌、裘恕和鐵眉這樣的順序行進。

    很快,一隊人就來到了一個樓梯口。說是樓梯,也是那種螺旋式的旋梯,盡量節省了空間。

    “隊長,這種地形還是一個人通行比較施展得開啊!焙谔矣锰秸諢糸W了那里一下,然后回頭說道,“兩個人去要是遇見什么危險那可就變成互相下絆子了!

    “我……”刺刀剛要說話,就被黑桃繼續的聲音壓了過去。

    “我多少也當過雇傭兵,小丫頭還是后面跟著多學習一下!

    陸凝沒有反對,也就是默許。航行期間這些隊員已經稍微了解了一些這個隊長,因此黑桃馬上第一個邁步走下了樓梯,刺刀在他走下了大約六七步之后馬上跟著,在身后進行著掩護。

    豎笛剛要行動,陸凝抬手攔住了她。

    “偵察兵優先觀察情況!

    “哦……”豎笛略顯失望地嘟噥了一聲。

    前方的兩人慢慢下到了看不見的位置,不過這樣安靜的環境下,所有人都豎起耳朵聽著,警惕著任何異動。

    “我到了二層了……不對,應該說地下一層!焙谔业穆曇粼俅蝹鱽。緊接著,是刺刀的聲音“安全確認,掃描未發現特別反應,可以下樓!

    陸凝聽見頻道里傳來了幾聲松氣的聲音,看起來依然有些人很緊張。

    “哦,對了隊長,雖然沒有危險,倒是有點發現!焙谔以俅伍_口了。

    “什么發現”

    “嗯……怎么形容呢尸體!

    “那還叫沒有危險”陸凝一邊下樓一邊反問。

    “手冊里可沒有將發現一具尸體就視為危險信號的描述,而且這點判斷我還是有的,下手的東西大概已經離開很久了!

    “東西”有人發出一聲低呼,是蟲餌的聲音。

    “要是你不敢看恐怖片,最好做點心理準備。反正我是不知道聯盟內部有什么人或者武器能做到把一個人整個糊在墻上的,就像是被液壓機碾了一樣!

    “你剛剛說了,液壓機就能做到!必Q笛忽然說。

    “豎笛,現在不太適合開玩笑,我是不相信這里會有一臺液壓機成精然后把整個前哨站的人都干掉的!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 河北十一选五号码遗漏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金额 福彩排列7奖金多少 破解青海快3规律 2013长线股票推荐 黑龙江十一选五和值表 七乐彩2020 万能彩票中奖神器 万科股票走势 天津快乐十分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