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且慢

作者:外些更新時間:
    不認識他們,他們怎么知道你口袋里有上品靈石的

    這是眾多圍觀船客的心聲。

    聽到這里他們明白這塑神中期和陽神初期多半是受騙者,但這種事很常見,而且無憑無據的,只能打落牙咽肚里。

    曾經有個陽神后期修士花了十塊上品靈石買了塊白色船令,這種只能在大廳里的游蕩不被趕下舟的船令。

    陽神后期修士知道自己被騙后也鬧過,最終在行船途中被守衛船員扔出“碧濤神舟”,生死不知。這一切是因為他的船令是方榮的侄子方高景賣給他的。

    所以事實怎么樣不重要,重要的是方榮怎么覺得。

    在這“碧套身舟”內,方榮的話就是天意,他說對就對,錯就錯,沒有什么為什么的。

    方榮聽完真丹船員的話后,沒有懷疑,他想快點將這件事解決,門主那邊還有事等他去處理。

    方榮點了點頭說道“來人,將鬧事者廢去修為,扔下州中海!

    一言不合廢人修為,深仇大恨不過如此

    花尋風都驚呆了,程常也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方榮。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的事,他不相信堂堂碎虛境竟會不知

    “一派胡言,方掌事不能光聽一面之詞就妄下定奪!

    沒有動手,沒有叫囂,沒有謾罵,這是方榮最不喜歡的一套做法,因為這讓他找不到發飆的借口。

    花尋風說完這句話后雙眼微瞇,全神戒備著身后虎視眈眈的陽神守衛。心道實在不行就祭出“斬宇飛碟”遁走。

    如今有了“萬人型”,花尋風心中不再那么急切。就算這趟走不了,出去后潛入海底,尋處隱蔽海底洞府,運氣好的話可能下次開船前不會被藍江找到。所以他決定不再低調,就否則道心受損,日后恐人心災劫難渡。

    方榮十分不耐煩,這個位置油水十足,他不想在杭西岳面前太霸道以至于被有心人頂替,可又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語氣不善道“你說他一派胡言,可有證據”

    通過對話,真丹船員已經猜出花尋風和程常是誰。自己這筆靈石賺的是有些夸張,不過這都是顏軒林做的,他不過收了個手續費而已。

    可是這么高的手續費,打破了方高景一塊船令賺十塊上品靈石的記錄,這讓他心中有些忐忑,若是被人嚼舌根,他不會有好果子吃。

    真丹船員心思百轉,隨即眸中精光一閃,想到了個既能擺脫嫌疑又給方榮發飆找了個絕佳借口的辦法“我一派胡言您可真能說。我不說別的,八十塊上品靈石買四個灰色船令,你把方掌事當傻子還是把自己當傻子在場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八十塊上品靈石都夠買好幾個頂層洞府了!

    花尋風苦笑,程常也有種啞巴吃黃蓮的感覺。人家死鴨子嘴硬,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況且他們手上沒證據,程常不忿道“方林丹閣一個叫顏軒林的陽神中期修士,他也在船上,船令就是經他手賣給我們的。方掌事一問便知!

    見對方提到方林丹閣,真丹船員臉上一喜立刻放下心來,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看著兩人。

    果然,程常話音未落只聽方榮臉上忽然出現怒意,喝道“你們才是一派胡言,方林丹閣乃是天武山莊產業,做事童叟無欺有口皆碑,你是說天武山莊會騙你們區區這八十塊上品靈石”

    這話說的太過牽強,花尋風不明白為什么身為血羽門的方榮為什么忽然維護起天武山莊來。

    直到身后議論傳來,他才知道原來方榮的侄子方高景是方林丹閣的掌柜,一把手而且還是天武山莊的外事長老。

    議論說方榮確實授權明海城的船令生意由方林丹閣全權承包的,所以花尋風他們說方林丹閣騙他們靈石,豈不就是方高景騙他們靈石,這樣一來,最后還是要怪到方榮頭上。

    方榮虎目圓睜,語氣極為不耐“還愣著干什么,將這兩人拖出去打死”

    這是動了真怒,陽神后期守衛不敢怠慢,立刻圍了上來。

    沒有證據就算渾身是嘴也說不清,花尋風和程常防備著靠近的陽神守衛,這件事已經沒有討論下去的必要。

    沐雨晴和瞿宛靈想從人群中來到二人身邊,不過被花尋風和程常同時制止。

    陽神后期修士,花尋風根本無法抗衡,他一邊朝沐雨晴、瞿宛靈他們靠近,一邊準備著“斬宇飛碟”,一會找機會帶著幾人遁走。

    “且慢!

    一道悠閑的聲音打散凝重的氣氛。

    方榮聞言一愣隨即勃然大怒,竟然又有人阻礙執法,真當他這個掌事是擺設嗎然而當他發說話之人竟是杭西岳時,忽然沒了脾氣“少門主有何指教”

    杭西岳笑容滿面的看著花尋風,笑的意味深長,他緩緩對方榮說道“這個顏軒林,方掌事不覺得耳熟嗎”

    杭西岳既然這么說了,應該是認識之人。然而方榮回想了一下,一點印象也沒有。

    杭西岳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剛才鬧事驚動他爹過來的人方榮竟然不認識,他冷哼一聲道“方掌事真是貴人多忘事,剛剛才在賭斗場抓的人,這么快就忘了!

    “嗯”方榮一愣,隨即想起少門主差點在自己地盤被那提體型高大的壯漢擊殺的事,背后冷汗都出了一層,神色大驚道“他就是顏軒林”

    可是方榮有些不解。就算那壯漢就是顏軒林,罪不可恕,可杭西岳犯不著替眼前幾位說話吧,難道這祖宗忽然腦子抽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想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戲碼

    杭西岳不理方榮的疑惑,自他認出花尋風的服飾后,心中就有一個想法,他轉臉看向花尋風笑道“好久不見,道友別來無恙!

    話語中透露熟稔和善意。

    此言一出,頓時四周鴉雀無聲。

    那準備動手的陽神守衛立刻退出三尺距離,不敢靠近。

    方榮更是驚懼,隨后在心里將兩人祖宗問候了十八遍

    幾人跟杭西岳認識怎么不早說

    他感覺到自己臉上火辣辣的隱隱作痛。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有鬼 的保本理财靠谱吗 线上赌钱官网微信 双色球基本走势表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快乐8开奖查询 厦门现货黄金配资公司 电子app线上娱乐 股票涨跌的原理计算 排列三排列五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