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百三十二章 佛子

作者:騎著青牛的豬更新時間:
    在所有北府軍士兵的眼中,此刻仿佛看到了八扇巨大的金色門戶,高高佇立八方,將他們圍困在中心。門戶在不斷的收縮之中,讓他們的活動空間變得越來越狹小。

    這也令他們打的十分難受憋屈,總有種施展不開的感覺。

    朝廷軍隊的戰陣十分花哨,人員也只有北府軍的十分之一,但越是打下去,北府軍這邊反倒更像是劣勢的一方。

    劉牢之的一顆心不住下沉,在這么下去,恐怕要不了半個時辰,他們這邊就要崩盤。

    這個世上不是沒有以少勝多的戰役,最經典的就是二十年前他參與的淝水之戰,那一戰直接打斷了前秦的脊梁,也引發了偌大一個王朝的覆滅。

    那一戰,也是北府軍的成名之戰。

    但那次的戰役跟現在是不同的,那時候前秦雖然有數十萬大軍,而晉軍只有數萬,但當士兵的人數達到一定的程度,就不僅不會帶來增益,相反還會令風險極大增加。

    畢竟,數十萬人的隊伍,后勤、士氣、疫病……對于這任何一個環節都是極大考驗,稍微有失誤就會造成全局崩潰。

    一般而言,三萬到八萬的軍隊,是比較適中的。在保證人數的同時,也保證了隊伍的可掌控性。

    他現如今率領三萬北府軍,正是最能發揮戰力的狀態,而他們的對手就數千人,現在被反過來壓著打,這是劉牢之無法接受的。

    畢竟,到現在為止,那十三個仙人境可都還沒有出手呢。

    “爾等還不快快投降再頑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條!彼抉R德宗在一旁看熱鬧,見到北府軍處于劣勢,便大聲的喊道。

    要說起來,朝廷這邊處于優勢,而且還占據了大義的名分,投降朝廷也無可厚非。

    但劉牢之一想到自己聯合司馬元顯殺死了王恭一事,心中就一陣發虛。王恭此人的地位非比尋常,曾是先帝極為看重的顧命大臣,自己殺了王恭,朝廷是否會因為此事而針對自己

    劉牢之心中猶豫,當然不敢給司馬德宗任何回復,咬著牙繼續指揮著北府軍與朝廷軍隊廝殺在一處。

    可令人絕望的是,他們越打下去便越是乏力。

    他們原本覺得朝廷軍隊像是棉花,給人一種人畜無害的感覺。但現在,這棉花被織成了絲線,一層層的纏繞到了他們的身上,到了后面,他們甚至覺得呼吸都難受,五臟被一種無形且厚重的力量死死勒著,連說話都費勁。

    ……

    司馬元顯借助北府軍的掩護,一路狂奔,終于離開了戰場的范圍。

    他的心里羞怒交加,他之所以能夠撐過《枯竭法》的痛苦,正是因為他的心中存在著執念。他自幼年起,便是最優秀的,十五歲就成為朝廷侍中,權壓朝野。

    在先帝死后,便是皇宮也任由他進出。他甚至多次在公開場合,嘲諷皇帝。

    但就是這樣一個威風八面的人兒,卻被人打的倉皇逃出京城,多年的家業也毀于一旦,他又如何能接受得了而這一切的根源,正是那個他一直都看不上的傻子司馬德宗。

    司馬元顯在修成了內力后,便意氣風發,準備新仇舊恨一并報了。誰料那傻子皇帝竟然搜羅了十三位仙人境,還絲毫不要臉皮,讓這么多人圍攻他一人。

    就算他的一身實力在所有陸地神仙中排在前列,也根本招架不住。

    “也不知道那傻子得了什么機緣,怎么會這么厲害!為什么我司馬元顯天縱之才,卻連個傻子都比不過!”司馬元顯離開了戰場,但心中的郁結之氣卻并未消散。

    他越想越氣,身體中涌動著的內力都混亂了起來,在體內四處亂撞。他暗叫了一聲不好,立刻穩住心神,迅速壓制住了自身的念頭。

    “阿彌陀佛,恭喜佛子練成《摩訶般若波羅蜜》一經。老僧拜見!本驮诖藭r,一聲佛號響起,司馬元顯陡然回頭,卻發現一個面容枯瘦的老僧,出現在他的不遠處。

    司馬元顯心中一驚,他的靈覺時刻小心著周圍,這個和尚是怎么過來的

    “是你!”司馬元顯認出了來人,他得到的那部枯竭法,正是這個老和尚贈送給他的。本來時間久遠了,他都快記不起老和尚的樣子了,F在一見面,才回想起來。

    “好久不見了,佛子!崩仙蛑抉R元顯一行禮,開口說道。

    “佛子什么佛子”司馬元顯皺起眉頭,他總覺得這個和尚十分古怪,本能的懷有不信任。畢竟,能拿出枯竭法這么邪門功法的人,怎么看都不是好人。

    “上師攝摩騰曾言,五百年后,佛子出世,佛法當普照四方。而你修成了《摩訶般若波羅蜜》,便是佛子!崩虾蜕锌粗抉R元顯,依舊帶著笑容。

    “一派胡言,不過做你們的佛子也行,你能助我殺了司馬德宗么”司馬元顯只覺得十分荒誕。

    攝摩騰是誰當年明帝夜夢金人,便從天竺求來佛法。當時兩位天竺高僧以白馬馱經前往洛陽,其中一個僧人,便是攝摩騰。

    那可是四百多年前的人,又怎么可能預言到今日之事

    不過,司馬元顯本人就是一個實用主義者,如果真的對他有利,他也不介意做一個佛子。

    “出家之人,忌諱殺生,我佛門中人,又豈能殺人……”老僧搖了搖頭,而就在司馬元顯準備出聲嘲諷之際,老僧卻繼續開口,“可若是此人與佛子為敵,那便是佛子的業障摩羅,斬殺摩羅,是為除業,本身便是大功德一件,任何佛門中人都求之不得!

    司馬元顯聞言便笑了起來,不愧是佛門中人,機辯無雙,一句話都能被說出花來。

    “那你手下能拿出幾人來”司馬元顯不由得感了興趣,只要是對自己有好處,他沒理由不接納此人。

    “包括老僧在內,總共十八人!崩虾蜕忻寄康痛,沉聲說道。

    他這話一出口,司馬元顯登時變得十分失望,才十八個人,頂什么用,還跑來浪費自己的時間。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