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繁華終成落幕曲(6)

作者:云執帚更新時間:
    關于孩子起什么名字,一直到孩子滿月,也未有定數。

    夜錦妝一心想讓孩子隨她叫,就叫夜錦瑟,還有理有據地說了出處“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這是多好的詩。再者說了,她是我的妹妹,跟我的名字有什么不妥!

    夜同塵搖搖頭“確實不妥,這詩的后兩句是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悲涼之嘆!

    夜錦妝語塞,她為了找這兩句詩還特意去翻了孟韋的書房,卻不想這詩是美了,意思確實悲涼,怪她不懂,反倒弄巧成拙了。

    唐宓見夜錦妝早就做母親的人了,聽到不能用夜錦瑟還垂頭喪氣地跟個孩子一樣覺得有些好笑。

    她拉了拉夜同塵的袖中“你是不是心里想好了”

    夜同塵點點頭“其實很早很早以前就開始想了!

    甚至早到他剛開始發覺對唐宓動心,便忍不住在腦子里想有她的余生是什么樣子的,順便…想了下孩子的名字。

    排除了一些夜同塵覺得不合適的,唐宓這么問,他眼神微亮“叫相思怎么樣夜相思!

    “好聽是好聽…”唐宓猶豫著拖長了聲音是“只是我人就在你面前,你的相思,還要賦予誰”

    唐宓這么說,表示不合適了,夜同塵卻沒有夜錦妝剛才那么失落,著實是因為唐宓的一句“我人就在你面前!

    說這話時,唐宓眼睛里像是藏滿了夏夜的溫柔,讓夜同塵一下子看呆了。

    夜錦妝在一旁笑他“哎呦,我皇嬸兒是多好看,你這就看呆了!

    夜同塵也沒板著臉,順著夜錦妝的話笑起來“好不好看這不明擺著呢么,還有,你最近怎么老在我們這里呆著,著實礙眼!

    夜錦妝是沒想到夜同塵臉變得那么快。前半句還是玩笑,后半句已經板著臉訓人了。

    夜同塵訓了幾句夜錦妝,夜錦妝雷打不動地在那兒坐著,根本沒有要走的意思。

    夜同塵抬手,輕輕去捏唐宓的臉“你說得對,人就在眼前,不必相思!

    唐宓一面笑著去躲,一面皺了皺鼻子“到底叫什么呀”

    夜同塵抓過唐宓的手,在她手心里寫下一個字,然后笑著抬眸看向她。

    “姝”唐宓問。

    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靜女其孌,貽我彤管。彤管有煒,說懌女美。

    自牧歸荑,洵美且異。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

    若說有一首詩能夠恰如其分地形容夜長安對唐宓的心動,那大概就是詩三百里的這首《靜女》。

    曾經如同楞頭小子一般懵懵懂懂跌跌撞撞的心動,在一個美好的人兒面前搔首踟躕。

    他也,曾是少年。

    唐宓笑起來“說了這么多,還是這個最好,我疑心你是故意拿前面的那幾個來襯托這個的!

    “那便叫這個”

    唐宓點點頭“好!

    “夜姝!币瑰\妝笑道“我們這樣費心思起,等她長大了若是不喜歡怎么辦呢”

    夜同塵暼了她一眼“你想的太長遠了!

    頓了頓,再次毫不留情地下逐客令“你還不走出來這么久,孟韋也不來尋你”

    夜錦妝摸了摸鼻子,厚著臉皮道“他在家看孩子,我特意交代他不用來找我!

    “你在外面胡天胡地,讓孟韋在家看孩子”唐宓笑她。

    她怎么在外面胡天胡地了她是來找他們,又不是逛青樓!

    夜錦妝嘆了口氣,收了滿眼的笑意,認真地看向唐宓和夜同塵“皇叔,你們是不是要走了”

    夜錦妝心里一直有這樣的預感,自從唐宓生下孩子,眼中的疏離越來越重,這種疏離倒不是對人的疏離,而是對整個京城事物的疏離。

    疏離里面,還有釋然與灑脫,所以夜錦妝就猜,唐宓他們是不是要走了

    唐宓他們早晚都會走,這個他們也提過,夜錦妝要走心理準備,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快。

    所以這幾天她總賴在這里,纏著唐宓,就是尋思著大概以后也沒有什么機會了。

    唐宓一愣,緩緩地點點頭。

    夜錦妝眸子一顫“走吧,走了也好,反正這京城也沒什么好的。你們離開京城,記得幫我去看看我想去的江湖,遇到什么好玩兒的也來寫信告訴我!

    夜錦妝覺得自己越說越可憐,這就要哭出來了,被夜同塵打斷“行了,人還沒走,你倒絮叨起來了!

    夜同塵但不是怕夜錦妝哭,他怕夜錦妝一哭,惹得唐宓也要哭,這時候哭一場,有的時候離愁別緒再哭一場,傷眼睛。

    夜錦妝醞釀的情緒生生被打斷,噗嗤一聲笑了“皇叔你真是…”

    “你們什么時候走,我和孟韋來送你們!

    唐宓道“就在近幾日了,正在陸陸續續地收拾東西!

    “你們要去哪兒”夜錦妝問道。

    唐宓看了一眼夜同塵,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就敢跟著他跑,不怕他把你賣了”夜錦妝無奈。

    “賣了就賣了,也不值多少錢!碧棋敌Φ。

    夜同塵打斷“誰說不值錢我這輩子都搭進去了,你說不值錢”

    唐宓笑了一會兒,夜同塵才正色,對夜錦妝道“你皇嬸兒她向往江南煙雨,也向往大漠孤煙,我便想著,都帶著她四處走走,等她看膩了,挑一處最適合的地方,也蓋個這樣的小院子!

    夜錦妝愣了愣,被夜同塵的描述吸引了心神,一時竟有些向往,半晌才笑道“堂堂戰神,竟對小院子情有獨鐘,余生未免潦草!

    實則哪里潦草了

    夜錦妝心里暗戳戳地羨慕,想著回去找孟韋商量商量他們也出去玩一趟。

    夜錦妝從小院子出來,沒能直接回公主府,卻被夜長安叫到皇宮里去了“他們何時走”

    夜錦妝搖頭“沒說,就在近幾日吧!

    說罷搖頭嘆了口氣“皇兄,你去送送他們這又有什么的何必這樣過來跟我打探…”

    夜長安沒有說話,半晌嘆了口氣“你去送吧,朕便不去了!

    夜錦妝說了這么兩句就走了,進宮進的毫無意義。

    空蕩蕩的華陽殿,帝王孤寂的背影立在那里

    “走了也好…”

    正文完。

    ------題外話------

    正文到這里就結束了,明天寫番外,有四個備選《夜長安篇》《唐夜篇》《寧可心唐雩曉篇》《夜姝篇》,打算任選兩個,各位看官想看哪兩個可以在評論區打出來。

    五月一號(就是后天呦)會繼續開新文,一路走來諸多不易,承蒙各位厚愛,唯有繼續背起行囊方才不負,新文《夫人她腰纏萬貫》,我們不見不散!

    簡介“少爺,玉姑娘給您盤了個鋪子!

    陸離沉默不語。

    “少爺,玉姑娘讓錦繡坊給你做了兩身衣服,您試試!

    陸離啞然失笑。

    “少爺,玉姑娘問您吃不吃栗子雞,她給您帶!

    陸離嘆了口氣“我不要,你讓她人來…”

    曾經如云端明月的陸離突然因一場大火雙目失明,本以為世界也就跟著灰暗了,準備好了面對世態炎涼,結果隔壁的玉姑娘隔三差五送東西是怎么回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 北京pk10定位胆技巧 快中彩走势图app 山东十一运选五走势图 江苏11选5前三分布图 上证指数一直跌说明什么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店的号码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昨天 云南11选5中奖助手 急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