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398、姚家的血腥

作者:桃枝妖妖更新時間:
    “她死了!

    “什么他動的手”

    孫可馨搖頭,“葉麗姿就是在我面前死的!

    “不可能!睂O可馨就算是有那個身份在,恐怕也不能這么肆無忌憚,如同,為何單單把葉麗姿關到那個地方,“霍忠朝就算是有這個想法,也不會在今天對這人動手!

    “不是她,不知道什么時候有人在我的褲子上竟然抹了藥,也不知道葉麗姿是不是找死,竟然抱著而我的褲腿”說著孫可馨噤聲了。

    孫藝珍瞪大看向孫可馨。

    毒

    還能抹在孫可馨的衣服上

    能符合這個條件的人,似乎只有一個那就是閣老,只是閣老一直沒有出現,又是如何做到的

    就算是不是閣老,那么還有誰能靠近孫可馨,還不被發現

    兩個女人都沉默了。

    過了許久,孫可馨嘆口氣,把他們最為擔心的事情說出來。

    “如果不是葉麗姿突然死了,張腹夢可能會在今天對霍忠朝動手,還有可能”孫可馨說著,想到葉麗姿最后要說的話,是她想的那樣嗎

    兩人一陣沉默,后來兩人都安靜下來。

    電視還在放著,誰也沒有心思開口。

    孫可馨看到時間都過去這么久了,徐從碩還沒有回來很是擔心,孫藝珍卻覺得不應該。

    她知道今天霍忠朝有動作,卻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風險。

    如果霍忠朝都知道,還能保持臉上的淡定,這到底需要多么強大的心理。

    想著,想著話題太過沉重,不知道什么時候,兩人睡著了。

    清晨。

    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兩人同時醒來。

    彼此看向對方,都跟著笑了。

    兩人同時起身,準備到外面去看看,走出門口的那一刻,孫可馨忍不住從你這孫藝珍打趣,“看,你的新婚夜,竟然是我陪著度過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出現。

    “可馨——”徐從碩背著陽光出現,孫可馨一眼看過去,紅了眼眶,后來快步跑過去。

    兩人一下子抱在一起。

    孫藝珍站在原地看著,很是羨慕。

    看到霍忠朝走來,他停在了孫可馨的不遠處,原本有些激動的心,微微有些冷卻。

    她終究比不上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自嘲一笑,她不能因為已經結婚了,有過多的期望。

    就在她心理努力說服自己,千萬不要嫉妒,千萬不要生氣,一定要用正常的心態面對,不想卻因為霍忠朝一句話,她紅了眼眶。

    “孫藝珍,過來!”霍忠朝招手,這動作,如同叫喚小狗一樣。

    孫藝珍心中腹語,不過,她還是沖著霍忠朝走過去。

    剛走進,卻被霍忠朝一下子抱在懷中。

    孫可馨和徐從碩看到這一幕都笑了。

    真真假假不重要,現在孫藝珍有了那個身份,他們的感情早晚會有,現在就是好的開始。

    后來,四個人一起去吃飯。

    孫藝珍一直紅著臉。

    飯后,孫藝珍實在受不了,逃一般的離開。

    孫可馨和徐從碩兩人再次去了玻璃屋。

    霍忠朝卻是帶著人離開了。

    孫可馨從書中抬頭,看向徐從碩,“事情進展的不順利”

    “那是他們的事情,我們不管那么多,我決定明顯我們回去!

    “好啊,這個地方我也待夠了!

    兩人抱在一起。

    徐從碩沒有說的是,昨天晚上華國死了幾個大人物,都是同一種手法,他懷疑是張腹夢做的。

    對張腹夢一個失去了一個胳膊,能活下來已經很意外了,可是,昨天孫可馨看到的一幕,不知道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不能否認,死的那幾個人都是張腹夢的手法。

    華國眼看著有一場大亂就要開始,他才不會傻傻的留下來冒險。

    當天傍晚,外忙忙碌了一天的霍忠朝從外面歸來,從臉色上看不出什么。

    徐從碩在飯后,開口說了聲明天離開。

    霍忠朝只是一愣,很快讓孫藝珍準備禮物帶回去。

    第二天。

    徐從碩和孫可馨離開總統府的時候,只有孫藝珍一個人送行。

    彼此一番寒暄過后,孫藝珍看著他們就這樣走了。

    回頭看了一眼總統府的某個位置。

    她離開了,他真的能放下嗎

    心理想著,孫藝珍去了客廳,現在沒有了孫可馨在,她不知道怎么和霍忠朝相處。

    不想,霍忠朝從樓上下來,看到在客廳里的孫藝珍,在她抬頭看過來的時候,主動開口,“在這里看書不好,你以后去玻璃屋吧!”

    “好!睂O藝珍不明白霍忠朝是打算把自己當成孫可馨的替代品,還是真的想要放下,總歸,她聽話的在霍忠朝離開后,進了玻璃屋。

    看著她羨慕的許久的玻璃屋,知道是孫可馨曾經待過的地方,看到里面的一切,她似乎只是一個過客,沒有一寸屬于她的地方。

    當天的夜晚,整個華國籠罩在一沉陰沉當中。

    電閃雷鳴的夜晚,幾乎沒有人外出。

    有人在這樣的大雨的夜晚,不需要任何的雨具,直接在雨夜里行走。

    似乎眼前的大雨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可有可無的擺設。

    對有的人來說,這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啊——”

    隨著一陣尖叫聲,整個姚家瞬間陷入到黑暗當中。

    很快,槍聲在姚家響起。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隨著大雨而來的是就是滿是的血水。

    血水混著雨水直接流向了下水道。

    漸漸的血腥味充斥在整個姚家。

    哪怕有大雨的掩蓋,血腥味卻是久久漂浮上上空,怎么也消散不去。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后。

    姚家突然變的一片通明。

    霍忠朝坐在沙發上,看向被人押著來到跟前的姚曼玉。

    郭江一腳沖著姚曼玉的腿踢下去,瞬間姚曼玉砰的一聲跪在地上。

    霍忠朝點燃一支煙,看向眼前的老女人。

    姚曼玉卻滿是憤恨的看向霍忠朝,“霍先生,剛結婚就見血腥不太好吧”

    此刻,姚曼玉滿身是血,不知道是她的,還是別人的,總歸看起來有些狼狽,只是她那眼中怎么也隱藏不住的恨意直接通過眼睛宣泄出來。

    霍忠朝慢慢的抽完一支煙,對上姚曼玉的目光,“說說,你是怎么做到的”

    張腹夢會出現在婚禮現場,他們早就預料到了,能在孫可馨的身上下毒,毒死葉麗姿,這樣的計劃能成功,如果沒有貼心人,根本不可能。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是嗎”霍忠朝笑了,起身來到姚曼玉跟前,一腳踩在她的手上,隨著一個碾壓的動作,有人痛呼出聲,霍忠朝卻是在此跑出一個炸彈,“和她在做那事情的事情,她也是這樣叫的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葉玉倩,你該不會忘記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