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八十九章 兩難的抉擇

作者:袁貳爺更新時間:
    趙諶十分確定,連丹君這個聰慧的女子,一定是嗅到了什么,所以才有今天這一番話。

    “君兒!”

    他剛想說什么,連丹君微微一笑

    “我還有些事沒處理好,去去就來!”

    她說完就翩然離去,獨留趙諶愣在那里,思緒萬千

    他本就舍不得她,今日一番話,更讓他不能獨留她和孩子在此。

    即使有連家護著她,可她的身份……日后終究不好過。

    他亦回想起了,似是兩年多以前,上官戰身邊的玉姑娘與他提到過的

    如有可能,不要太絕情了。

    因為女人一旦絕情起來,男人怕是受不了的!

    她即有本事送你上青云,亦有本事拉你入地獄。

    思及此,趙諶的心里有了決斷,一個關于連丹君的決斷。

    這時候韓元白走了進來,作了一揖

    “殿下!”

    “都妥當了”

    “府中……一切妥當!

    “世子的人……可有信傳來”

    “城外西南,連家的一個莊子上會合!”

    “為什么選那里,難道不是從北城門出城更快些嗎從西南走,還要繞過一座山!

    “殿下,世子的安排,我亦不知是為何,但……他總不會害您就是了!

    “嗯,阿謹一向出色,智計無雙,就依他所言吧!

    “是!”

    “先生可知他們是什么時候到的”

    “前日昭華世子的人……就到了。只是礙于計劃不周全,想再觀察一番,所以暫時沒有動!

    “正巧昨日咱們質子府,出了遇刺之事……”

    “他們不清楚順安府里面的情形,所以……派了人進來……打探,并且聯絡了咱們的人,告知了西南連家莊子的事情!

    “嗯,阿謹辦事一向穩妥!

    “那晚湘姑姑……”

    “殿下,她……怕是回不去了!”

    “嗯!睂Σ黄鹉负罅。

    “觀兒的替身找到了嗎”

    “不知為何,這幾天……盯著咱們的人格外的多,再加上小公子也一周歲了,這么短的時間……!

    “找不到嗎”

    “不敢欺瞞殿下,確實……沒有合適的!

    良久趙諶不知該說什么,一室的沉默。他不說話,韓元白總是要說的

    “即是夫人的婢女,亦不能……”

    趙諶只點了點頭,分明是不想再繼續這個傷感的話題“韓先生決定吧!

    韓元白離開前院后,就去后面尋了連丹君,微一揖后

    “夫人!”

    “韓先生有事”韓先生左右看了一下,連丹君揮退了婢女后,韓先生才湊到她跟前,壓低了聲音說

    “殿下說,想去城南再往西一點的那處莊子,說是那里好躲些!”

    “為什么不是……”北面的

    “小人只管聽從殿下的吩咐!”

    “好!

    連丹君應下此事后,則是裝作無事的處置庶務。

    許久之后……得了個空隙,才裝作想休息的樣子,揮退了眾人,獨自一個人坐于書案前,想寫書信……卻不知該如何下筆。

    她,連丹君,發現……趙諶有些反常。

    往日她的阿諶受了欺負,都只會讓她息事寧人,除非是十分過份的事情,才會勞煩她,借由連家的手,找補找補。

    趙諶遇刺的場面,不像是小打小鬧,那是實打實的搏殺,連他平時從不使用的武功,都亮了出來,只求活命!他的底牌亮了一張,難免會引得一些人的猜忌。

    留在順安府,她的阿諶可以活多久

    現在這局勢,難說呢!

    所以趙諶給自己下毒是為了避出城外,讓她驚覺許是他們分別的日子……就在眼前。

    可她……真的舍不得他。

    她這輩子……所有的感情都給了他。

    可她走了……孩子怎么辦

    帶著個孩子,如何逃回大晉

    放在連家等日后……他們再找機會把孩子接回來

    也只有如此了!

    想到這連丹君,就去尋了趙觀,只見他剛滿一周歲的樣子,抱在懷里軟糯的,一陣陣奶香味闖進她的鼻息,她有些不舍得了,鼻頭酸澀的要命,她怕被人察覺出異樣,硬是忍住了淚水。

    趙觀似是感受到了分離的氣息,抓著連丹君不撒手,在她懷里不安的蹭來蹭去。

    連丹君只有緊緊抱著趙觀,過了好一會兒,才平復了心緒。

    她抱著孩子向外走,到得院門外,瞧見了從面前匆匆而過的晚湘姑姑,她知道……

    晚湘是大晉皇后的人,這些年對趙諶可謂是忠心耿耿,是有恩于趙諶。

    她想著……能救一個是一個吧。

    “晚湘!”

    “夫人!”

    “跟我去連府一趟!”

    晚湘有些不太明白“夫人這是……”

    連丹君解釋著

    “最近府上有些亂,我也無暇顧及觀兒,想托母親幫我看管幾天!

    “可母親又不清楚觀兒的習性,旁人我又不放心……”

    “夫人,我這就去收拾一下!

    “好,我在門外等你!

    就這樣連丹君帶著觀兒和晚湘去了連府,見到了連家的主母,把孩子托付給了她。

    連夫人問她這是怎么了,她只說是

    “母親,府上最近有些亂,不甚安全,我怕觀兒有個三長兩短,還要勞煩您了……”

    連夫人自是知道質子府的情形,二話不說便應了下來。

    還在不停的催促她,趕緊回去坐鎮。

    連丹君不能說即將分離的話,只強忍著淚水,抱著連夫人不撒手。

    連夫人摟著她,含笑輕拍著她的背

    “君兒,你是受什么委屈了嗎”

    “阿娘,沒有!”

    “呵,我量那小子也不敢欺負你!

    “嗯,他不敢!

    “那就是……太難了吧!

    “阿娘……”骨肉分離,何止是難否則就是……終身不能再見所愛!

    不,也許會有相見的機會,可是……她不敢賭,相隔千山萬水,她與阿諶又不是庶民的身份,相見……呵呵!

    “阿娘知道你過得難,可這條路是你自己選的,你早就不能回頭了!

    “阿娘,我知道的,知道,真的知道!

    “知道還這般做什么”

    “沒,沒什么!

    “傻孩子,不管你有多難,人是要向前看的,活著就有機會!”

    “阿娘,我懂!”

    可仍是止不住心痛。

    最后,她磨蹭了足足有兩個時辰,天要擦黑了,才依依不舍的離開了連府。

    出了連府,她依舊是那個世人眼中,堅強的連丹君,常常微笑,事事拿得定的連丹君!

    她不能哭,不能讓人察覺。

    一絲傷心的情緒都不能有。

    到了晚間,太子常凌的人,約有個,悄然落于趙諶的院落里,而屋內的人對視一眼……待那些人逐漸的接近屋子時,屋內響起了聲音

    “韓先生,咳咳!”

    進喜趕緊上前替趙諶撫背“殿下,您這是遭得什么罪!”

    “哎!”

    “嘔!”

    韓元白聽到趙諶干嘔的聲音,焦急的喊著“殿下,你且忍著些,我去叫人!”

    “不!不要!”

    “殿下!毒雖然解了,但是您這也太……”

    “夫人知曉了,怕是又會擔心了!

    “殿下!”

    “這點苦,我還是受得住的!”

    外面的幾個聽到里面的聲音,互相之間對視幾眼后,點了點頭,才走了進去,到得屋內看見趙諶難看的臉色,還有……地上的血漬,更加堅信中毒一事。

    屋內兩個內監,一個管家,人也正常,沒有可疑之處,才高傲的說

    “五殿下可想好了,去哪里嗎”

    “夫人……夫人說城南的莊子好一些!

    “五殿下想蒙我們”

    “不敢!”

    “連家何時在城南有莊子了”

    “此莊子是我家夫人自己偷偷買下來的,無人知曉!”

    “在城南什么地方”

    “玳瑁山南麓的山腳下!

    那幾人對視一眼后,一個黑衣湊近了那個首領模樣的人低聲說道

    “首領,那里背靠著玳瑁山而建,確有幾處小莊子,很不起眼,也不像是大戶人家的莊子,那里沒什么可游玩的,背陰的地兒,種什么也不成,荒涼的很!”

    “這么說是少有人去了”

    “首領說的是!

    那首領模樣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趙諶,刨根問底的“趙連氏為何要買下那里”

    “只聽說,那里原是她的一個友人的,友人落魄了想以此莊子換些銀錢花,便賣與了她!

    “哼!她倒是慷慨!”

    “夫人一向如此,大人若不信,可以在京中打聽,受過她恩惠的……不少!”

    “什么時候的事”

    “大約是去年的事情吧!

    “大約”

    “大人知曉我……一向是管家中之事的,家里一向都是由夫人做主的!”

    “你還真是白長了一副好皮相,竟是個耙耳朵!”

    “大人教訓的是!”

    說到這里,那首領模樣的人已經是信了這翻說辭,但是仍忍不住譏諷

    “哼!五殿下不想去連家城北的莊子嗎那里可是離大晉更近一些!”

    “不不不!我都聽夫人的!

    那人滿意的笑了一下,心想殿下還提心他這個懦弱的想跑,這怎么可能

    很是放心的繼續說道

    “五殿下,您也別挑人了,就你身邊的這幾個,換了衣裳就隨我們……這就走吧!”

    “可是夫人那里……”

    “自會有人安排,無需殿下掛念!”

    趙諶看了看桌上擺著的幾套侍衛服,唯唯諾諾的樣子“我……我要和夫人在一起!

    來人看到趙諶那樣子,嗤之以鼻,輕蔑的哼一聲后

    “趙連氏那里,自然有人接應著,與你同去!”

    “大人當真”

    “真是啰嗦!五殿下,我們在院子里候著,您也快著點!”

    “勞煩各位了!

    韓元白還向幾個行了禮,那幾個常凌派來的人,感覺自己像上位者似的,更得意了。

    趙諶在進喜和進康的伺候下,換了衣裳,不一會兒四個人全都是一副侍衛打扮,走出了屋子。

    常凌派來的人,領著幾個在府里七繞八拐的,到了一處荒廢的院子里。

    質子府人本來就少,又沒什么錢財,有些地方荒廢也屬于正常的。

    因為修繕打理,也是需要不少銀兩的。

    趙諶不禁出聲問道“幾位大人……這是……”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金蟾捕鱼旧版的